无限时空

  • 当前:第73章/共

究竟算不算天龙

发布时间:2013-05-12 17:35

天龙之道,返璞归真。夫子搅起瀚海漩涡化作潜龙升天,已经无比接近天龙境界,但是终究不是。天龙之道,乃是要漩涡常在,宇宙无极。并不是要凭借大力将沧海吸干,而是因为宇宙不停旋转,无边无际,就算是北溟海也可以轻轻松松被纳入。这个改变说起来容易,但是谁能维持气海一直呈现漩涡?要修成漩涡,就必须先将气海排干,又有谁敢拿自己的修为的开玩笑?

秦风不一样,那个漩涡是祖龙直接给他的,约束着这漩涡的光华其实便是天轮!天道循环,天轮乃是天道所成,漩涡其实便是个由秦风的意志所支配小小的宇宙!秦风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其中的奥秘,却已经拥有天龙才拥有的境界。虽然他依旧只有苍龙的修为,却已经在体内诞生了天龙才能修成的天轮宇宙。虽然那小宇宙只不过是混沌初开的苍茫样子,但是已经使得秦风感受到了芥子纳须弥的奥妙。

秦风急急问道:“墨琳,你气海内的漩涡还在么?”

墨琳怅然道:“还在,我的修为都被那漩涡吸干了……”虽然平生第一次感到了轻松舒畅,但是失去辛苦千年修成的修为,总是一件令人惆怅的事情。此时气海空空荡荡,一丝气也聚不起来的感觉。

秦风想了想,天轮随着他的神魂离开墨琳的气海,墨琳要自行修成天轮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而玉玲珑和他分享过许多华龙珠的奥秘,欠缺的却是这个漩涡。

秦风此时已明白,墨琳的血脉流转方向代表的是阴,而他是阳。因为墨琳的至阴体质激发出了他的阳性,那么同理,他应该也可以激发玉玲珑的阴性,在她体内诞生这样的漩涡。玉玲珑和墨琳的气海都已经排空,已经变成了混沌状态,离诞生宇宙只差一步了。

秦风对墨琳道:“墨琳,你的修为并未完全失去,只是一时填不满气海罢了。”张口吐出华龙珠,天轮从华龙珠中放出,一道光环映得室内华光大作。三女都看得花容失色:“这,这是什么?”

秦风道:“大概就是天轮吧!”

宝庆公主叫道:“不可能!”她曾听父皇说过,天轮是天龙境界的标志,不同的人修成的天轮都不同。

玉玲珑却惊喜道:“没错,这就是天轮。”她曾经领悟到许多修炼天龙的关键,这便是阻碍她的最后一个瓶颈,只是做不到罢了,睁大了眼,望着秦风,秦风没有天龙修为,如何体内却能生出天轮?

秦风道:“天机不可泄露。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还没有彻底搞清楚。大小姐,我心中有个疑惑,你帮我一起来印证一下吧。”

宝庆公主哼了一声:“哼,很稀罕吗?”她们四龙天女结拜时便早有约定,若是一人先有突破,定要将心得经验都告诉另外三女。如今玉玲珑正处在破境关头,难道这小子区区修为,反倒能指点她了?

玉玲珑好奇地跟着秦风走了。宝庆公主立刻对墨琳问道:“到底你们做了些什么?”

乌墨琳涨红了脸,将方才的事说了说,自然略去了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宝庆公主惊道:“这小子可以召唤出祖龙神灵?”

乌墨琳点点头,那一瞬间,她确实是感到了。

宝庆公主自然自语道:“那就难怪了……”为什么九阳赤帝不惜一切代价要拿到华龙珠,为什么大罗天龙居然会栖身在秦风的灵虚境,以她的聪明,一下子都明白了。只是越想,越觉得秦风有更多的秘密。这些秘密只怕只有玉玲珑知道,她们都被排除在外了。当下宝庆公主咬牙道:“可恶的小子,把玲珑拐跑了。”

乌墨琳皱眉道:“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很复杂。

宝庆公主气道:“墨琳,你把那个行气的法子教给我,她们研究他们的,我们研究我们的!”

当下宝庆公主吐出龙珠,墨琳轻启樱唇含了进去,带着宝庆公主行气,忽然一呆,心想,方才秦风的气息充满了她的身体,她们一合息,岂不是宝庆公主体内也都是秦风的气息?

她们此时心念互通,宝庆公主登时明白了她的想法,一口血几乎要喷出来,登时和墨琳分开,两个人都心慌慌的,哪里还能专心修炼。

天空中不知何时堆起霞云,忽然析出华彩,变成丝丝袅袅的光幕垂下来,淡薄几乎难见。

宝庆公主咦了一声,打开窗子,和墨琳一起惊骇地望着那些霞彩,那些淡薄的霞彩流入院中,渐渐浓密,变成丝丝条条的金色雾气,就像许多金枝垂落,萦绕在她身体周围,又缓缓没入门窗,流向隔壁的室内。

墨琳轻轻吸了一口,精神大振,体内的漩涡瞬间壮大了许多,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地精华么?她想起乌族自上古遗留下来的传说,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什么晚霞,这是金风玉露!天地间最精纯的精华!只消吸上一点儿就可以修为大增!难道说?

宝庆公主咬牙道:“找他们去!”

两个女人冲进屋里,只见秦风和玉玲珑面对面坐着,都在调息行气。那些金风玉露缓缓流入玉玲珑的体内,那些金风玉露是被她从天空中吸取下来的!萦绕在她周身上下,缓缓被她吸入。继而秦风身上也被金风玉露缠绕,缓缓吸收。

宝庆公主惊道:“玲珑修成天龙了么?”

墨琳道:“不管了,先跟着沾些好处再说!”

宝庆公主和墨琳当下坐在门口,对着金风玉露狂吸。吸了两口,就觉得金风玉露太浓,呛得喘不过气,消化不掉。

神识中忽然传来秦风的声音:“墨琳,像我们刚才那样行气!大小姐将天地精华引来,你只需要在旁边行气就可以吸收。”

墨琳心中一暖,慌忙依法行气。随着气海中漩涡流动,周身血脉向着那漩涡流动的同时,金风玉露析入皮肤,沿着不计其数的血脉末梢汇进漩涡。那漩涡渐渐壮大,之前空空荡荡的气海,渐渐不再发空,让她感到有了气力。这一天里的际遇,突破了她之前几百年无法突破的瓶颈,心中自然是狂喜。

秦风的声音道:“这下不气了吧?”

乌墨琳哼了一声,不回答,只是专心吸收天地精华。

宝庆公主却无法将金风玉露顺利吸收,心里将秦风骂了无数次,为什么玉玲珑可以,墨琳也可以,只有她不可以?

玉玲珑张口吐出龙珠,只有米粒大小的龙珠却发出十倍于从前的光芒,从龙珠里迸射出一道光环,正是和秦风一样的天轮,绕着宝庆一转,将弥漫在宝庆周围的金风玉露悉数冲淡。宝庆公主顿时觉得吸入都是甘露,急速充盈在气海内,喜道:“我就知道,还是玲珑对我好。”不一会儿,气海竟满得鼓涨起来。宝庆公主急速充实气魄,稳固元灵,冲破之前修为不足无法攻克的关隘,损耗了便再吸取,不管耗费多少,气海竟都充盈至满溢,到了最后,不要说本体,便是元灵都吃不下了,唯有全都转化为最精纯的青溟气。这一次所收获的修为,几乎相当于她多修了百年。但她心知四人当中,她的收获只怕是最低的,因为气海里没有那个和墨琳一样的漩涡,更没有秦风和玉玲珑那样的天轮。不停骂着秦风,奴才真是可恶啊;又感激玉玲珑,心想,还是玲珑靠得住。

天空的霞彩渐渐淡薄,金风玉露悉数被他们四人吸取。墨琳只觉得气力充盈远胜从前,毛孔关闭时气息内敛,没有一丝外漏,顿时明白为何方才秦风的气息突然消失了。原来不是气魄没有了,而是内敛了。

墨琳起身望向屋里,只见玉玲珑已经起身,浑身上下萦绕着一层风回舞雪的光华尚未消散,身姿婀娜,如松生空谷;顾盼生辉,如月射寒江。

玉玲珑望了乌墨琳一眼,关切道:“墨琳,好些了么?”

墨琳却急急问道:“你们做了什么?难道,玲珑,你已经修成天龙?”

玉玲珑静静立在窗前,望着窗外的红梅,那树上的花苞突然开了,一朵红梅从枝头滑落,轻轻随风飘来,落入玉玲珑掌心,便似是有生命的一般。玉玲珑对着那朵梅花轻声道:“委屈你了!”纤指将梅花夹起,轻轻一抖,梅花带起一道寒风轰入天空,云端一声巨响,白云被击出数十丈宽的梅痕,映着落日镶起一道红彤彤的轮廓。

玉玲珑望着她们,嫣然一笑。

禹都城里,殷正德正在对着数十位青龙卫的大小统领骂街。他们当中有人默不做声,有人一脸不忿,有的昂着头,有的低着头。

有人大声道:“都督,玉龙宗算个屁,我们青龙卫在禹都便是阎王,想怎么横着走都可以。玉龙宗再横,难道还横得过我们?都督为什么要怕一个女人掌家的宗族?难道一个大小姐的修为还能高过我们总教头么?我们学的都是宝相宗的武艺,若是我们都撑不了师门的门面,那玉龙宗还不翻了天?叫兄弟们以后怎么做人?连个女人都干不过,还能上阵杀敌么?”

当下群情汹涌,人人都气势汹汹叫嚷起来。

突然一道红光破空而至,将一尺厚的辕门打得四分五裂,轰的一声中击中了校场阶前的青龙石像。整个校场轰然一震,罡风爆起,数十丈内人仰马翻,原本趾高气扬的大青龙全都趴在地上,屁滚尿流。

“什么东西?天上的星陨么?”众人急忙去看,只见石像入地三寸,那青龙的胸前镶着一朵冰封的梅花。

殷正德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寒冰顷刻间化作水雾消融,一朵红艳艳的梅花吐着金色的花蕊从水雾中轻飘飘飞下来,落到众人面前。高两丈、长五丈的青龙石像轰然碎成一滩渣滓。四周的人吓得齐声大叫,纷纷后退,许多人坐倒在地上。

殷正德轻轻捡起那朵红梅,只见花蕊含露,花瓣细嫩柔软,没有一丝缺损。

殷正德浑身大汗淋漓,良久,对身边众人道:“我说了半天也是无用。你们谁自诩是宝相宗弟子,想要跟青黎玉玲珑一较高下,就脱了青龙卫的衣甲,随便去吧。我敬他是条汉子。明年此时,我给烧纸。”举目四望,再无一人吭气。

殷正德心道,殷牧野狂了那么久,其实今天在人家眼中只怕跟个虱子似的。在玉府的时候丝毫感觉不到玉玲珑的气魄,殷牧野还敢猖狂,此时看来,当真是可笑之极。玉玲珑已经发了最后通牒,只怕立刻就要来了。今晚还是喝些酒捂上被子睡吧,只盼玉玲珑不要迁怒到青龙卫。

玉龙庄里,所有的人都望着那天空中的梅痕指指点点。方才金风玉露突然降临,许多玉龙宗的高手都沾了光,但是见到那些天地精华都是进入大小姐的院落,都知道必是玉玲珑引来天地精气。难道玉玲珑修成了天龙么?只有天龙才可以吸取天地精气。

秦风何尝不是舔着嘴唇望着天空,心道若是这金风玉露再多些便好了。龙荒已经两千多年没有天龙,大量精气都无人汲取。方才他成功在玉玲珑体内种下天轮宇宙,玉玲珑很快便领悟到了天龙境界感应并吸取天地精华的方法。他们刚一尝试感应天地之气,便感到玉龙庄四周山峦高空中有浓厚的一大片精气,他们自己也没想到是金风玉露。要凝成金风玉露,至少需要一千年天地精气的积蓄,还要地气充沛,日月光华纯正。这一次被他们吸过,之后一千年此地都不会再有了。

玉玲珑轻轻将手一拂,那梅痕合拢,又是一朵整整齐齐的白云。她的凌虚玉龙爪俨然已经是到了更高的境界,挥洒自如,收发由心。这样的天威,却没有丝毫霸气外露,若是她不动手,便像是没有一丝修为的普通人一般,当真令人惊叹。

秦风贪心道:“大小姐,我们是不是应该周游列国,把所有的金风玉露统统吸干?”

墨琳笑道:“你当金风玉露哪里都有么?此地是沾了禹都的地气,尧山的灵气。玉龙庄当真是块风水宝地。你放心,一时间不会有人修成天龙的。没人能和我们抢。”

宝庆公主顿足道:“玲珑,赶紧将那天轮修成的法门教我!”

玉玲珑玉面一红:“还是让秦风教你吧。我教不了。”

宝庆道:“我才不要跟狗奴才学!”

秦风故意道:“人家是公主,哪有跟狗奴才学本事的道理。再说,我也教不起。”

宝庆公主哼了一声,不去理他。

玉玲珑起身,整个玉府一草一木都在她气息念想掌握之内。一念将行,千门叠开。数十侍女跟着玉大管家鱼贯走进来,玉伯躬身施礼,齐声道:“恭喜大小姐!”

玉玲珑轻声道:“更衣备车。我要去禹都接玉娇回来。”

 

 

未完待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