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74章/共

我要去禹都

发布时间:2013-05-13 11:05

九龙云车轰然飞上天空,旌旗飘摆,灯火通明。车上挂着一面庆字青敖旗,一面玲珑玉龙旗。四十挂大灯垂在檐下,每一挂都是五个斗大的铜骨彩绸灯,风吹不动,数十细小的幼蛟盘绕嬉戏于梁柱上,看护风烛。

秦风却不在车上,带着玉珠骑着那新买的魁龙小红跟九龙云车齐飞。

玉珠拍手道:“大姐终于出面啦。看二姐乖不乖。”想到秦风说等下可以去拆房、放火,这种热闹自然不能少了她,不由得欢欣雀跃,恨不得赶紧到达禹都。

秦风心道,之前还觉得这是极为棘手之事,想不到一日之间修成天龙,处境顷刻反转。不晓得殷慕白那小子跑了没有,宝相宗来了多少人。

临近禹都,守军大惊,数十青龙卫骑着青龙迎上来探看,见到是宝庆公主和玉玲珑的旗子,早已得了指示,不敢阻拦,飞速去通报,一面清开空地,为九龙云车开道。

小红本来很怕那些青龙,之前被青龙伤到,有些心理阴影。但是这一路上紧跟着九头玉蛟,自然有一种牛逼哄哄的感觉,紧随在九头玉蛟身后,走起路来昂首阔步,经过牵翔顺的铺面时还特地冲进去溜达了一圈。

玉玲珑极少露面,何况是跟宝庆公主一起。青龙卫在前面开道,九头蛟踏上街头,禹都顷刻沸腾,万众奔走相告。只见九龙云车上立着三个仙子一样的女子,当中正是宝庆公主,姿容华贵,玉玲珑在左,清丽难言,右侧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黑衣美人,长腿大眼,数十发辫缀满玉环,同样有惊世骇俗之美。当下有人猜到,惊呼起来:“是黑黎乌墨琳!四龙天女三缺一啦!”

当下有人正在饭馆里吃饭,听到声音噗的一声喷出来,一窝蜂一样丢下碗筷出来看。只见三个绝世佳人并肩而立,皓月当空,那些光华便似是只照着这三位仙子。看到的人都瞪大了眼,气都忘了喘。

玉珠羡慕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大姐这么漂亮。”

秦风道:“你现在打扮一下,穿一身火红的裙子站上去,我保管就没人喊三缺一了,都要喊,四龙天女全来啦!”

玉珠听得心花怒放,但是总算没有被秦风的糖衣炮弹轰倒,心知自己年纪太小,站上去也不会被人当做炎龙天女的。但是又想,过几天那便说不定了。

前面一阵喧嚣,云龙卫有大批精锐军士出现,将道路拦住。

云龙卫都督名叫云天啸,乃是瑶光派的一代记名弟子,云龙宗里说话极其有分量的人物。虽然与玉玲珑同属瑶光派,但是各属一宗,玉玲珑又不跟旁人打交道,交情就说不上太好。但是同门之谊总是有的。见到街市混乱,听说是在看四龙天女,又听说九龙云车招摇过市,是青龙卫在开道,云天啸便把青龙卫的统领叫来问道:“你们青龙卫又在搞什么?”

那青龙卫统领抱拳道:“见过云大都督。奉我家殷大都督手令,护送玉龙宗玉大小姐前往宝相宗去接人,里面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得阻拦,只负责治安。”

“玉大小姐来了?”云天啸奇道,“你们大都督殷正德呢?他自己怎么不来?不晓得这种大龙是不许入城的么?”

那统领道:“宝庆公主在上面,谁敢拦?”

云天啸想想也是,撤了兵马,想要去向宝庆公主请安,也和玉玲珑打个招呼,忽然看到一头红色的蹬龙蹿到九龙云车前面,探了下头。马上坐着一个公子和一位小小姐,那公子应该是最近风头很盛的东海秦风。有宝庆公主的地方,秦风出现也不稀奇。

云天啸原本不在意,忽然瞥见那蹬龙身上缠着一块厚青布,上面有斗大的云朵。云天啸大惊,他是云龙宗的宗室要员,如何不认得云绣。当下连请安也忘了,站到一边看着他们过去。云绣对于云龙宗的意义何止是一点儿布匹生意,那是祖宗传下的最重要的技艺,在云龙宗手里可以变成武器,变成战衣,变成云龙宗所意味的一切。

玉玲珑和宝庆、墨琳一起望着禹都的夜景,莺声燕语,四处指点。

忽然一匹纯白的龙马金鞍银镫踏空而来,马上端坐着四皇子殷祥。整个禹都都不许行空,能这么干的也就是皇族了。四皇子殷祥白衣如雪,翩翩而至,但是九头蛟实在凶猛,龙马顿了一下不敢靠近,只好盘旋了半周,从侧面靠近云车。

他是皇子,怎么说也是宝庆的堂兄。宝庆公主现在又没扮作青麟公子,自然就不好赶他走。

“皇妹!玲珑妹子!”殷祥叫得满脸亲热,忽然一头蹬龙横插过来,挡在龙马和九龙云车中间,正是秦风和玉珠。殷祥一怔,心中恼怒,但是当着玉玲珑的面总不好训斥她的妹子。宝庆公主很护短这个秦风,那也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秦风拱手道:“四皇子,怎么今天没带护卫?”

殷祥知道他故意找茬,轻轻一笑道:“禹都便是我皇家庭院,有三卫兵马,还带什么护卫。”

宝庆公主喝道:“休得无礼!还不快请四皇兄登车。”

殷祥大喜,心道,终归宝庆公主是堂妹。瞪了秦风一眼,心里骂了一声,狗奴才,回头再收拾你。龙马越过秦风身前,靠近云车。殷祥翩翩施礼,亲热道:“皇妹来禹都,怎么不叫人去接。这位姑娘是?”明知是四龙天女中的乌墨琳,却也不敢冒昧,明知故问。

却见墨琳向他轻轻点了点头,并不说话,继续观望禹都的夜色。

殷祥听宝庆公主笑道:“皇兄真是,难道人家的闺名还要亲口告诉你?赶紧上车来吧。”

殷祥见宝庆公主娇艳的笑容,四周百姓羡慕的神情,大是得意,自然要去和她们站在一起受万众仰慕,掀起前襟,不待白龙马靠拢便自马背飞身跃上九龙云车。他动作如行云流水,翩若惊鸿。这下马一跃他对着镜子练了无数次,自诩是他最帅的动作之一。玉玲珑也不禁微微一笑,便如春梅乍放,殷祥仿佛坠在云中。

忽听秦风一声大叫:“小心围栏!”

殷祥一脚绊在云车的围栏上,脸朝下伸直了双臂拍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摔得晕头转向,暗道明明跳过了那围栏啊?从地上爬起面红耳赤,左顾右看,心想莫不是自己看玉玲珑走了神。

玉珠却看到那围栏突然多了一截,绊了四皇子之后又消失了。心知是秦风使坏,捂着嘴不敢笑出来。

四周百姓议论纷纷,四皇子看上去很英武,原来也是见到美人脚便软了。

宝庆装作一副关心的样子,叫道:“还不快将四皇子扶起。”两个侍女将殷祥扶起,掸去尘土。

宝庆道:“我们陪玲珑去砸宝相宗的校场,四哥跟不跟我们去?”

殷祥吓了一跳,他是皇子,要靠人支持。宝相宗在军中很有影响,他如何能参与去砸宝相宗的堂口?突然又想,自己适时出面,玉玲珑弱了就帮玉玲珑,宝相宗总要给个面子,这便叫力挽狂澜,到时玉玲珑便要感激自己;若宝相宗居然真的被她们砸了,那便等她们砸痛快了帮一下宝相宗,同时也替她们收拾一下烂摊子,岂不两相都是人情。这才是左右收买人心的好机会啊。

当下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这个,宝相宗得罪了皇妹和玲珑妹子,为兄岂能坐视不理。只是我是皇子……”

秦风焉能不知他在想什么,心道等下你就掉进沟里了。只是不知道宝庆公主做的什么打算。

只见玉玲珑道:“有四皇子为民女主持公道,民女便心安了。”

宝庆公主道:“墨琳最喜饮酒。我们去里面饮酒聊天吧,不知道四哥哥平常喝不喝?”说着竟是要介绍墨琳和殷祥认识的样子。

殷祥心花怒放,这时候哪有男人说自己不能喝的。当时便道:“小王在宫中也常饮佳酿的。墨琳姑娘如果喜欢,小王府中藏有各地佳酿上千坛,哪天到我府上喝个痛快。”

玉玲珑掩口笑道:“我这车上只有一坛自酿的梅清,名唤玉龙春,先说好,这酒虽然清淡,其实后力绵长,醉了可不关我的事。”

殷祥见玉玲珑竟是要同饮自制的佳酿,连声叫好。想起以前玉玲珑从未对自己如此假以辞色,想必是见自己摔了一跤,心有歉意,登时便想,这一跤摔得值,太值了。

宝庆对秦风使了个眼色,故意说道:“秦风,我们陪四皇子饮酒。你来看着车子。”

殷祥走进车里,得意地回头瞥了秦风一眼,暗道,小子,俺是皇子,你就是个泥腿子,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就是再有才,也只不过是个奴才,乖乖驾车吧。

秦风见她们一起进去,不到两分钟墨琳就又出来了,好奇道:“你不陪殷祥那小子喝酒了么?”

墨琳轻轻一笑:“还陪什么,他已经倒啦。我什么酒都不怕喝,就怕喝玲珑酿的梅清,叫什么玉龙春,喝着像水,喝下去立刻就醉。每次一小口还可以细细品,四皇子干了一杯,自然就倒下了。”

秦风惊道:“这是酒还是迷药啊?”

墨琳道:“这就是迷药。本来这酒就是玲珑酿来对付难打发的人的。我们出门在外,老是碰到些讨厌的人。”

秦风恍然大悟,一阵狞笑:“怪不得你们那么默契,原来是轻车熟路啊。”

墨琳笑道:“宝庆要你进去呢。”

秦风将蹬龙的缰绳给了玉珠,自己飞身进了车厢。只见殷祥已经硬梆梆趴在地上,跟死了一样。

宝庆公主道:“秦风,听说你擅长变化,你变成他的样子来给本宫看看。”

秦风纳闷道:“公主要我变成四皇子做什么?”

宝庆公主道:“四皇子义薄云天,帮一下民女,有什么关系。”

秦风顿悟,邪恶地笑起来,躬身道:“公主差遣,属下自当遵命。”

宝庆公主喝道:“少来这套,若是不合你的意,你就不遵命了是吧?”见秦风忽然礼数周到了起来,心里舒服了许多。

再出来时,秦风已经是变作了四皇子殷祥的面孔。望着白龙马,嘿嘿一笑,飞身上马,一道旋风飞上半空,又一阵风飞下来,心道,这马确实是好啊。带着那马左突右进,上下折腾。

众人都心道,四皇子发酒疯么?

 

未完待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