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75章/共

大小姐来带二小姐回家

发布时间:2013-05-14 17:04

不一会儿便临近了宝相宗的堂口,青龙卫早已在殷正德的指示下驱散民众,不许人靠近。

只见许多宝相宗的武士都已经闻讯等在了门前。殷牧野冷冷望着九龙云车上宝庆公主的旗子,知道来者不善。青龙卫奉命清场,殷正德下了严令,一句话也不许多说。殷牧野不由得暗怒,此事之后,须得给殷正德点儿教训。

殷慕白道:“叔父不必担心。按玉娇的说法,我的功力应该与玉玲珑不相上下。如今我已经看过了《玉龙心经》,那凌虚玉龙爪也伤不到我。玉玲珑还有什么好怕的。”

殷牧野却有些疑惑,沉声道:“我在玉府所见玉玲珑,气魄修为不过尔尔。若四龙天女都是差不多的修为,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说话间,九龙云车已经到了跟前。玉玲珑和宝庆、墨琳轻轻下了云车,谈笑着向这边走来,玉珠留在云车上看热闹。在场的宝相宗弟子皆都心神动荡,口舌发干,心想,天下竟有这样美貌的女人,而且一来就是三个。本以为玉家二小姐已经是人间绝色,想不到大小姐更加冷艳三分。众人正在沉醉,忽然一匹白龙马从天空像流星一样冲下来,四皇子殷祥在马背上疾声喊道:“都给我让开!”马蹄直踢在宝相宗的匾额上,登时轰的一声,匾额碎成无数块,连门楼都塌了。尘烟四起,那白龙马一瘸一拐爬起来,四皇子殷祥满身是土走出来,骂道:“你们宝相宗想死是吧?居然惹我玲珑妹妹生气!惹我宝庆妹妹生气!”一脚将还没倒的门板踹下来,“都想造反是吧?本皇子驾到,还不统统跪下!”

宝相宗的人晕头转向,不知道为什么四皇子殷祥要插手这件事。但是皇子就是皇子,见他发怒,稀里哗啦赶紧跪倒,动作慢了的已经被他一脚踹翻。

这“四皇子殷祥”自然其实就是秦风扮的,几脚踹出去,感觉这个爽啊。打人不用考虑后果,拆房不用赔偿,挨着个的抽耳光,一面骂着:“犯贱!惹我玲珑妹妹!惹我宝庆妹妹!”见一个宝相宗弟子向玉玲珑她们瞅了一眼,立刻两丈开外奔过去一个飞腿,“王八蛋!宝庆公主的玉颜是你能看的吗?”一阵拳打脚踢,打得那宝相宗弟子连声惨叫,又不敢还手,别提多爽。

殷慕白目瞪口呆,叫道:“殷祥兄,有话好说……”

忽然殷祥凌空一掌,抽在他脸上,打得一声脆响,虽然不是很疼,但着实是响。那一掌远在一丈外,掌影却突然出现在脸旁,竟无法躲避。只听“殷祥”骂道:“跟我称兄道弟你也配!我是皇子!你他妈知道我最倾慕玲珑妹子,还敢找她的麻烦,分明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殷牧野也是连连皱眉,这四皇子来捣乱,而且一副泼皮模样大打出手,全无皇家风度,实在是没想到。难道说宝庆公主答应自己不出手,却专门叫殷祥来搅局么?殷祥的功夫倒是有些长进,居然打到了殷慕白的脸,不过不痛不痒,没什么真材实料。

几女在九龙云车上听得开心,都以袖子掩口而笑。墨琳啧啧道:“宝庆,你太坏了。你这样作弄你那皇阿哥,就不怕在云蒙混不下去么?”

宝庆公主冷哼道:“混不下去又怎样?你想嫁皇子么?里面就有一只。”

墨琳道:“车厢里面趴着的就算了。”目光追着秦风那假皇子,觉得秦风在那里打人好生过瘾,一时手痒,恨不能冲进去跟着一起打砸抢杀。

只听“殷祥”叫道:“玉娇那小贱货呢?怎么还不出来?”

殷慕白冷哼道:“四皇子,今天不关你的事,你我好歹也是同族兄弟,公然羞辱于我,再不住手,说不得,兄弟要还手了。”

殷牧野望着宝庆公主,又看了看“殷祥”,沉声道:“公主,之前我们有言在先,就请玉大小姐自己来和妹妹对质,看看是我们拐带良家女子,还是玉府自己的问题。请玉娇小姐出来吧。”

他一拍掌,几个宝相宗的弟子护着玉娇,匆匆出现在门前。

玉娇见到玉玲珑,竟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大声说道:“玉府那个鬼地方,我就是死也不回去了!《玉龙心经》是我拿的,也是我送给殷慕白的。瑶光镜被我藏起来了,玉玲珑,你想要瑶光镜,就得听我的,你要拿爹娘来压我,没有用!”

玉玲珑微微一笑:“区区瑶光镜,还威胁不得我。”

玉娇道:“你不在乎,我便叫人将瑶光镜打碎便是。”

玉玲珑问:“那你想怎样?”

玉娇道:“我和玉家一刀两断。你只需发誓,从此再也管不到我的事,我就将瑶光镜还给你。”

玉玲珑冷冷道:“你偷了我的东西,反倒来要挟我。你整天说我不通才情,说大哥和爹爹满身铜臭,说玉龙宗限制了你的自由。如今你这般作为,莫非就是你的道理么?”

玉娇道:“你有千年修为,我没有。你用武力欺我,我自当智取。玉玲珑,遇到比你横的,比你修为高的,你便怕了,搬出公主来,搬出四皇子来,是也不是?”

玉玲珑微微一笑:“这些人便是你的依仗了?”言下之意根本未将这些人放在眼里。她没有丝毫气息外露,整个人如同一朵含苞带露的娇兰,轻轻立在夜风中,便是风大一点儿都怕将她凉到,谁能想象她有多大的修为?

玉娇笑道:“听说你收到战书,可也不敢应下。不知道是也不是?你所依仗的,不过是玉龙宗的凌虚玉龙爪。”大声道,“玉玲珑,没有武功,你什么也不是!”

玉玲珑嫣然一笑:“玉娇,你不认玉龙宗,可我还得认你这个妹妹,还得带你回去。”

玉娇有恃无恐,傲然道:“你要动武,就堂堂正正地跟殷慕白较量一下吧。赢了,我便将瑶光镜还给你。还是说,你不敢么?”

玉玲珑叹道:“你为了自己的事,便可以利用别人。却不知道,你也不过是被人利用。”

玉娇哼了一声道:“你怕了便说怕了。从此不要再管我就是。”

殷慕白踱到两姐妹中间,伸手一拦,向玉玲珑大声道:“玉大小姐,令妹自己不愿意回到玉龙宗,慕白不过是看不得娇妹被软禁罢了。伤了几个玉府的奴才,也不过是替二小姐出口气罢了。但是我们都知道玉龙宗断然不会善罢甘休,慕白仰慕大小姐的名声,所以答应令妹和你切磋一下。大小姐放心,慕白纵然侥幸胜得一招半式,也绝对不会下什么杀手;若慕白落败,从此不再插手玉娇的事便是。”

玉玲珑淡淡道:“听你的口气,倒似是有十成把握。若你没有这么高的修为,还会替玉娇出头么?”

殷慕白微微一笑,浑身衣衫向外微微鼓起,道了声:“多说无益,接招吧!”

说着,一股浩大的龙息猛然从他体内爆发出来,面前十丈轰然巨震,寒风刺骨,顷刻间地面结满白霜。九头玉蛟一声怒吼,用头颅挡着玉珠,后退了几步。近处的宝相宗弟子都冻得簌簌发抖,向后面退开来。

殷慕白大笑道:“慕白就用《玉龙心经》跟大小姐切磋一下。”

他修习宝相神功,龙息精纯,便是一法通万法通,任何宗族的修为技艺只要知道行气之法都可以瞬间模仿,就连龙珠的秉性都可以随时改变。说话间,从口鼻中呼出的已是凛凛寒气。

玉玲珑冷冷道:“你就学来给我看看吧。”

殷慕白见玉玲珑答应动手,大声道:“得罪了!”

双臂向前一挥,一道冰山一样的冻气碎成茫茫风雪,向着玉玲珑当头袭去。面前十丈都被暴雪掩埋。只听寒风呼号,十数丈里雪片夹着冰雹横飞,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几个宝相宗弟子离得近了一些,顷刻间浑身冻僵,倒在雪中。殷牧野挥手掀起一道狂风将这几个人卷出来,都感到袍袖上全是冰冷的寒气,不由得暗暗点头。

秦风被那风雪一撞,只觉得寒气惊人。殷慕白所释放的寒气竟是如此霸道,比玉玲珑之前的功力还要高上一些。但是秦风如今不需要依赖口鼻吸气,龙息内敛,又可以调节肌肤血脉,寒气根本无法进入。再稍微呼出一些青溟气,体内外的寒气一扫而空,漫天风雪便是与自己无关一般。但是按理来说,四皇子殷祥可没有能力在这寒气中自如进退。当下后退了两步做出一副抱着手臂的寒冷样子,免得让人看出异状。

玉玲珑没有丝毫声音动作,殷慕白与人动手多少次自己都不记得,从未有过这种情形。漫天风雪都充满他的气魄,玉玲珑被覆盖在其中,却偏偏感觉不到气息。难道玉玲珑没有运功抵抗么?殷慕白自己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寒气,不要说寻常人,哪怕修为稍微低上一点儿也会逐渐冻僵。《玉龙心经》最可怕的就是这一点,拼的就是修为,修为稍逊就会被寒气侵袭,渐渐冻僵落败。但是那也得较量啊,玉玲珑若不用修为相抗,岂不是瞬间就会冻毙么?

感应不到玉玲珑的气息,殷慕白自己也没法确定结果,唯有收了功力看看结果,顷刻间风息雪停,青砖冻裂,瓦下垂棱,大地一片苍白。却见玉玲珑静静站在原地,头发也不曾飘起一丝。她立在漫天风雪中,身前身后都是雪,身上却没有一个雪花。

 

未完待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