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77章/共

我是皇子我怕谁

发布时间:2013-05-16 13:26

秦风怪道,这玉娇这幅模样,倒跟红卫兵要跟四旧封建家庭决裂似的,但是好歹你有点儿觉悟好不好,玉家是由着你的性子把你哄大的,又不短你吃喝,你不是玉家二小姐哪轮得到你在这里要死要活。

忽然一大群文人公子哆哆嗦嗦从里面冲出来,居然还有四五位看上去衣衫鲜亮的富家小姐,一起涌上来将玉娇挡在后面,七嘴八舌叫道:“要带走玉娇先杀了我们!我们不怕死!就算玉龙宗再厉害,也不应该仗势欺人!”一位公子跑到他面前,一扯前襟,撕了下来,叫道:“你这败类,平时跟我们一起吃喝玩耍,言欢作乐,我们帮过你多少忙,今日落井下石,我跟你割袍断义!”

一位小姐向四周的围观群众激动道:“大家听着,玉龙宗仗着权势欺压我们,但是我们禹都的才俊是不怕威胁,不怕权贵的!”登时引起一阵彩声。

秦风翻了个白眼,你们都是权贵子弟好吧,瞧瞧你们穿的衣服,不是豪门公子就是名门闺秀,之前见到人家穿得破就看不起人家,寻常人哪里敢惹你们了,是你们无法无天好吧,怎么话还可以反过来说。不过从这个样子来看,玉娇倒是有点儿可取之处,至少有几个真朋友。

玉玲珑也有些头疼,向宝庆和墨琳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叹了口气,总不能把这些人都打了,那样玉龙宗就真成了邪恶势力了。这都是名门大族、王公权贵家里的少爷、小姐,打不得也骂不得,头疼啊。

一位公子高声叫道:“放过玉娇!”所有的人都一起喊道:“玉龙宗仗势欺人!放过玉娇!放过玉娇!”声势不小,咄咄逼人。玉娇放下匕首,眼中含泪,脸上都是笑意。

玉玲珑正在为难,忽见“四皇子”一个飞腿,将为首叫得欢的公子一脚踢翻,叫道:“偏你叫得欢!”回手抡圆了一个巴掌,将那位大声疾呼的名门淑女扇翻在地,发钗散乱,脸上五个红红的指印,都肿起来了,骂道,“弄不死你!”

四周一片嘘声,被踢翻的公子怒道:“你这狗屎皇子敢尔!”

只见“四皇子殷祥”得意道:“我是皇子我怕谁?”说着又是一脚将一个人踢翻,向四周道,“你们给我听好了,谁敢得罪本皇子,我就抄他的家,灭他的门!”一把捏起一个小妞的脸,又一脚踏在一位公子胯下,哈哈大笑。那小姐花容失色,对着他乱抓乱打,突然逃脱,逃到众人身后吓得大哭。众公子都大叫:“狗屎皇子敢尔!”一起扑上来,被东一拳,西一脚打得鼻青脸肿,满地翻滚。

玉玲珑和宝庆面面相觑,这次四皇子殷祥算是被黑到家了。墨琳藏在她们身后笑得肚子都疼了,不藏着些实在有失四龙天女的风度。

玉娇一声大叫:“别打了!”

所有的人都是一怔,玉娇丢下刀子,呜呜哭道:“我回家就是!”

四周的人趴在地上,都不甘地叫道:“玉娇!不要……”眼瞅着玉娇走到玉玲珑那边,四皇子殷祥还在对他们拳打脚踢,踏在一个人头上。

玉娇咬牙对玉玲珑道:“你还不叫那狗屎皇子住手么?”

玉玲珑道:“今天多谢四皇子仗义相助了。玲珑告退。”

“四皇子”摆手道:“不谢不谢,玲珑妹妹和宝庆妹妹的事情,我殷祥万死不辞。你们先走,我还要去拆房。”说着舍了这些公子哥,飞身进了宝相宗,众人只听咔嚓一声,堂屋的柱子断了,房屋顷刻倒塌。许多人尖叫着逃出来,宝相宗尘烟四起,墙壁倒塌声不停传来。

墨琳看得手痒,叫了一声:“我去劝一下四皇子。”飞身冲了进去。只听墙壁倒塌声加剧,分明是去帮忙打砸的。

殷牧野满眼通红,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言不发。一干男男女女都痴痴看着九龙云车带着玉娇离去,忽然身后一声巨响,宝相宗的大堂终于倒塌了。

殷牧野扶起殷慕白,功力被废,但是好歹留了性命。叹了口气,忽听一个宝相宗弟子慌慌张张跑来道:“那狗屎皇子见人就打,见墙就拆。我们不是对手,他还问我们值钱的东西都放在哪里,将藏宝室一扫而空……”

殷牧野霍然起身,一声大吼:“殷祥!欺人太甚!”冲了进去,得罪不起玉玲珑,难道还收拾不了你么?只见宝相宗墙壁四面倒塌,尘烟四起,四皇子殷祥已经不知踪影,只有一匹一瘸一拐的白龙马,这会儿也跳到空中颤颤悠悠飞走了。四周房倒屋塌,宝相宗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这一夜禹都轰动,狗屎皇子之名固然是在民间不胫而走,玉大小姐修成天龙的事便如一颗惊雷,在军方乃至各门各派疯狂传播。

而九龙云车里,玉娇惊愕地望着地上酩酊大醉的四皇子,说不出话来。

玉玲珑对一直看守着殷祥的两个侍女道:“送四皇子回家。”

宝庆笑道:“四皇子仗义出手,记得要好生谢谢人家。”

两个侍女答应了,将殷祥扶起去了。

玉娇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珠笑嘻嘻道:“二姐,你终于回来啦。”

玉娇忽然转身就跑,玉玲珑将手一挥,玉娇飞回来一跤跌倒在地上。玉玲珑寒着脸道:“你给玉家丢的脸还不够么?”

玉娇浑身发抖,她是极为聪明的人,心里明白,见到了这个秘密,只怕今生再难走出玉府了。

忽见又一个四皇子和墨琳一起走进来,哈哈大笑:“发达了,发达了!”衣服面容瞬间都是一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宝相宗的金银珠宝都被他们二人洗劫,正说着如何分赃,忽然看到玉娇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秦风道:“你睁这么大眼睛干嘛?岂不闻非礼勿视么?”

玉娇道:“你们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一逃出去,就将这事说出去。”

玉玲珑冷冷道:“回去自有家法等着你。你以为你还能有机会说出去么?”

“大小姐,不要动不动就请家法。”秦风忽然摆手道,“难道大小姐还能杀了二小姐么?家法没用的。要管教,就得实际点儿。”

玉娇叫道:“狗贼!不用假惺惺的说些风凉话,你又是什么人?”

秦风抱拳道:“在下秦风。”瞅了瞅玉娇,别说,这二小姐瞪眼咬牙的样子,还是很性感。

玉娇一怔:“你是东海秦风?”随即想起禹龙堂落成时遭到的羞辱,更加愤怒,“我哪里得罪你了!你对我们这般羞辱!故意跟我们过不去是不是?”

秦风道:“本人最是看不惯欺师灭祖、不敬父母之举。纵然你有天大的委屈,看你对家人、老师的态度,就说不得要教训教训。”

玉娇呸的一口喷在秦风脸上,眼中冒出都是怒火,扑过来恨不得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被玉玲珑衣袖一掀,一股寒风将她卷起来,丢到角落里去。玉娇在角落里哭道:“狗贼!畜生!少在这里装好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玉玲珑颦眉道:“秦风,你何必刺激玉娇。我不关着她,她出去乱说怎么办?玉娇的脾气任意妄为,什么都做得出。若是你假冒四皇子的事传到外面,整个玉龙宗都难做。”

玉娇叫道:“你这个些道貌岸然、卑鄙下流的禽兽,我定要将你的丑恶面孔公诸于世,还世道一个朗朗乾坤!”

秦风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禽兽?”

宝庆公主、玉珠、墨琳一起点头道:“说的就是你。”

秦风指着宝庆公主道:“是你让我干的好吧?”指着乌墨琳,“拆房的时候你最起劲。”又指着玉珠,“你笑得最开心!”玉珠吐了一下舌头,躲到玉玲珑身后去了。

玉娇呸了一声道:“你们都是一样!什么玉家大小姐,什么公主,什么天女,背地里不过是不知道忠义的荡妇!玉家受云蒙皇室恩典,不知思恩图报;宝庆公主,你是皇室公主,怎么可以做这种自降身份,有辱皇家的肮脏勾当!你要谋逆是不是?云蒙瞎了眼,引这种忘恩负义的虎狼女子入室!”

宝庆公主目光一寒,几乎就想一掌劈死她。

玉珠道:“二姐,你怎么这样说话?太难听了。”

玉娇道:“你也好不到哪去。那天禹龙堂前,你和这贼人一起来伤我,是不是?你小小年纪,就跟这种恶贼厮混,要不要脸?知不知道廉耻?”

玉珠哇的一声哭了。

秦风见人人都恨不得一掌拍死她了事,伸臂拦住道:“各位姐姐妹妹,都请出去,给我一点儿时间,让我来开导开导她。”将几女强推着撵出去了。

几女用怪异的眼光瞅着他,秦风对玉玲珑道:“大小姐放心,我不会掐死她的。”

玉玲珑点点头,扯着哭哭啼啼的玉珠出去了。里面只留下秦风和玉娇两个人。

玉娇警觉道:“你要做什么?”

“叫啊,让爷听听你的嗓门儿。”秦风一转身,走到玉娇面前,轻鄙地说道,“你听好。你以为你是天之骄女么?其实你啥都不是,只是个欠揍的小骚货。”之前玉娇骂他,骂宝庆公主,他都没有什么感觉。忽然连玉珠也骂哭了,登时心头火起,非得教训这二小姐一下不可。

玉娇怒视着他,见他逼近,惊慌起来:“你,你要干什么?我要叫啦。”

秦风道:“怎么,不记得了么?你这个狗洞里进出的小贱人!说什么廉耻,吃里扒外,天下最不要廉耻的女人,不就是你么?”

玉娇望着他的身影,脑中轰的一声,失声道:“原来是你!”

 

未完待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