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78章/共

教二小姐懂礼貌

发布时间:2013-05-17 11:53

玉娇那天刚从狗洞钻出来就被尿了满脸,根本睁不开眼,哪里看得清是谁,只是依稀瞧了个影子。这会儿视线和那时相同,秦风的姿势也是相似,登时认出来了。那是她这辈子受过的最大的侮辱,原本那天就是要逃走的,想不到遭遇秦风,在墙里面呕吐了很久,不能带着一身污秽出去,又在浴盆里洗了一整天,哭了一天一夜。等到玉家的人举家去了堰城忙碌,才重新又逃出来。这事情是她心底最大的一个疙瘩,忽然被当面提起,而且对方是这么一副凶恶的模样,当真是惊得手足冰凉。

秦风哼了一声道:“四皇子不过是个废物,你也别觉得自己聪明,你觉得皇家会愿意让这种丑闻四处传得沸沸扬扬么?你愿意出去说,那便是找死,听你说过的人也得倒霉,四皇子为了遮羞铁定杀人灭口。你想害谁,就随你的便。只不过如今你要和玉家一刀两断,我便也不需要顾忌玉家的颜面了,定要让人人都知道你不过是个本公子尿过的骚货,你听清了没?那个殷慕白,他没死,我一定会专程去告诉他,看他还是不是觉得你香。还有今天那些帮着你的人,我一个一个告诉他们,他们拼命维护的其实只是一个钻狗洞、喝过尿的骚货。你信不信?”

玉娇将嘴唇都咬出血来,怒视着秦风,恨声道:“你好卑鄙!”

秦风一耳光打在她脸上,留下五道红红的指印子,登时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竟是毫不惜香怜玉。玉娇捂着脸,眼里都是泪花,趴在地上瞅着他,越发像是那天从狗洞里钻出来的模样。只是已然惊呆了,望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

秦风冷冷道:“我卑鄙?你知道多少人因为你这个事情受伤么?玉龙宗被打伤了多少仆役,堂屋都塌了一半,你怎么不心疼自己家?就因为自己家人对你太好,由着你闹?还有你的那些朋友,如今一个个伤在地上,不都是因为你么,你怎么不为他们着想?”

玉娇捂着脸,惊道,那些人明明都是被你打伤的!

秦风冷哼道:“你若是还想要脸,从今天起就给我乖乖地,人前我便给你留几分薄面。现在乖乖地给我站起来,听见了没?”

玉娇胸膛起伏,颤声叫道:“你这恶棍!我纵是死,也不会受你摆布!”

秦风将她揪着抡圆了又是一个耳光,穷凶极恶道:“你以为死了很好看么?你见过死人么?你想找死还不容易,老子这就将你抽死,你跟玉家的人寻死觅活还可以,跟老子说什么要死!你死啊,你怎么不死啊!死了就是臭肉一块,我还怕你死?”

耳光劈头盖脸抽下来,玉娇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虐待,便是玉玲珑也只是把她关起来罢了。哭号道:“天下怎么会有你这么坏的人!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谁知不骂还好,秦风一脚踹在她屁股上,将她拎着腰带提起来,在臀上用力狠揍。玉娇疼得大叫,偏又挣不脱,当下惊惧地想,秦风不是东海才子吗?为什么如此下流凶狠,简直便是恶霸。

之前她天不怕地不怕,便道死也不怕,谁知挨打是这么疼的,突然抱住秦风的腿,咬了一口。秦风一把将她丢在地上,拳打脚踢。玉娇缩成一团心胆俱裂,忽然想到,这人真的要打死我!抱头躲闪,又哪里是秦风的对手,被按在地上一骑,抓住双手,左右开弓地抽。玉娇被抽得涕泪横流,脑中一片空白,什么矜持什么高傲都没有了,哀求道:“别打了,求你了,我听话就是!我听话就是了!”

秦风喝道:“像你这样的贱货我见得多了,你不过就是欠抽。你个小贱货,少跟我装什么高傲的模样。还讲忠义,先问问自己怕死不怕死?现在给老子乖乖起来。”将她放开,只见已经抽得披头散发,双颊红肿。其实他未曾用过一点儿力气,只是响痛,姿势凶狠,吓吓她罢了。他如今的修为,要打死玉娇只消用得一点儿气力,玉娇顷刻间便香消玉殒。

玉娇战战兢兢站起来,秦风让她喘了口气,问道:“六艺是哪六艺?”

玉娇颤声道:“礼乐射御书数……”

秦风骂道:“天道重纲常,六艺礼为先,你这贱人也学过礼么?站好,站直了,挺胸,抬头!行个大礼来看看。”

玉娇一怔,她平素每日习惯的,不过是奴婢向她行礼。这时要她向秦风行礼,自然不能行君臣礼,不能行父兄礼,难道要行主仆之礼么?脑子一乱,真不知道该行什么礼。

见玉娇一脸犹豫,秦风心道莫非不抽不行,立刻举掌要打,玉娇立刻噗通一下跪倒:“主人!奴婢见过主人!”两眼里眼泪哗哗地流。

秦风一晕,心道其实俺只是想让你行个很普通的礼……干咳了一声:“起来吧。以后要叫我秦公子。”

玉娇垂首道:“秦公子。”

秦风见她发钗散乱,双目红肿,楚楚可怜的样子,想着刚才那声主人,当真是有些销魂,不由得邪念大起,慌忙晃了晃头,说道:“对亲长要执至尊至敬之大礼,对兄姊要执互敬之礼,对弟妹要执关爱之礼。可学过么?”

玉娇点点头。

秦风道:“现在当我是你姐姐玉玲珑,施礼来看看。”

玉娇抽噎着擦擦眼泪,做了个歪歪斜斜的万福,呜咽道:“见过姐姐。”

秦风翻起白眼道:“马勒戈壁的,还没让你叫爹呢,给你姐姐行礼都不会,叫主子磕头磕得那么顺畅,你他娘就是个天生的贱货!当什么小姐真是糟蹋了你的天分,就应该直接把你送到窑子里去伺候人。”

玉娇闻言浑身都是一颤,激起了她心底的尊严,但是刚一看到秦风凶恶的眼神,便没有了反抗的勇气。只听秦风骂道:“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行个礼都歪歪斜斜,怎么出去见人?你这么多年一直丢人过来的么?再来!”

玉娇一声惨叫,屁股上重重挨了一下。用手捂着,屁股肿了一半,站都站不直了。

玉玲珑和玉珠不停听到车厢里传来打耳光和玉娇的哭号声,夹杂着秦风的痛骂,不由得坐立不安,好在后来声音就小下去了。玉玲珑想,秦风将来要做自己的夫婿,教训一下玉娇也没有什么不妥。玉珠这会儿不哭了,暗自咋舌,心想,这下二姐遇到比他横的啦。

墨琳和宝庆好奇地趴在门缝偷看,可惜什么也没看见。墨琳听着声音笑道:“原来秦公子不提倡将人关起来,却是提倡打耳光么?”

宝庆公主哼了一声道:“最无礼的人去教别人懂礼,这世道当真是不行了。”

忽然门一开,两个人吓了一跳,赶紧闪到一边。

秦风瞅了她们一眼,向身后说了一声:“出来吧。”

只见玉娇哆哆嗦嗦走了出来,先向宝庆公主请安:“公主安好。”再向玉玲珑万福,“见过姐姐。让姐姐为我费心了。”再向墨琳问好,“这位姑娘好。”再向玉珠问好,“妹妹越发漂亮了。”虽然脸色发白,声音发颤,但是姿势中规中矩,言语恭敬。

秦风点点头:“嗯,还不错。以后孝顺父母,特别是你娘,晓得了没有?”

玉娇点点头,强应道:“奴婢……玉娇记下了。”她平时从来没有跟家人讲究过礼法,一味飞扬跋扈,一被打就更加紧张,一下子全都忘了,最熟悉的就是平时让人伺候的样子,所以惊慌之下就总是先想起那些奴婢的话来。羞愧难言,当真想死。

玉玲珑知道她吓坏了,招手道:“玉娇你过来。”捧着脸看了看,对秦风怒道,“你怎么舍得下这么重的手,把玉娇打成这样!”

秦风翻了个白眼:“大小姐舍不得打,只好由我代劳。”

玉玲珑道:“我自有家法,你动手算怎么回事。”

玉娇忽然觉得有了救星,哇的一声躲到玉玲珑身后,呜咽道:“大姐,这人是坏人!”相比之下,秦风才是坏人,其他的都不算什么了,玉娇叫道,“这个人是天下最坏的人!”

秦风道:“真正的坏人你见过么?啊,是了,你见到的时候都当是理所当然,是恩义。嗯,老百姓只有在你讲大义的时候是人,平时都是不懂礼法的贱民。往后面躲什么躲!之前六亲不认,现在就以为你姐姐护得住你啦?”

玉娇满心恐惧,却躲在玉玲珑身后不出来,颤声道:“大姐我错了,你不要不管我!”她已经吓破了胆,此时此刻,只有玉玲珑才是她最大的依靠,只有玉玲珑才有能耐制得住这恶人。这个秦公子什么都做得出,若玉玲珑不管她了,不知道将来会多凄惨。

宝庆公主和墨琳在一边暗笑,心里自然清楚秦风的法子是奏效的。唯有有人做足了黑脸,玉玲珑才好做红脸。

秦风知道已经不需要再吓玉娇了,走到一边,向宝庆公主悄声道:“劳烦公主,给二小姐疗伤。”

耳中听到宝庆蚊虫一样的声音传过来:“再打就是整容了。”

宝庆公主走到玉娇身边,伸出柔弱无骨的一双玉手,用青溟气在她脸上身上滚了滚,发觉她并无丝毫内伤,只是看着可怜。玉娇的脸上淤青红肿瞬间淡去,将来不会留下伤痕导致容貌受损。宝庆公主想起她方才可恶的时候,冷哼了一声,故意不给她治完全,在脸上留了一些淡痕,要几天后才能消肿。

秦风向玉珠使了个眼色,玉珠原本不高兴,被秦风一推,到玉娇面前道:“二姐我给你梳头。跟我来吧。”拉着玉娇回到里面,找玉玲珑的梳妆台。

玉珠其实哪里会伺候人了,她自己也很少打扮,梳来梳去,却也只会梳成自己这种小女孩的垂髫发髻。想想不合适,又给玉娇结成双环发髻。脑后梳的乱七八糟,玉娇是看不见的,玉珠自己不由得满面通红,暗想,这咋整?

却见玉娇肩头颤抖,玉珠咦了一声:“二姐你怎么哭啦?”

玉娇颤声道:“姐姐从来没关心过你,姐姐对不起你。刚才骂你,对不起了。”

玉珠怪道:“二姐都不像二姐啦。”心想,难道秦风有什么法术,让二姐转性了?

玉娇害怕地瞅瞅门口,怕被秦风听到,小声急急对玉珠说:“那个秦公子不是好人,你要躲他远些。”

谁知玉珠笑嘻嘻道:“秦哥哥自然不是好人。他是贼人!我一早知道的。”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