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83章/共

愤怒的炎龙天女

发布时间:2013-05-20 12:50

门口传来脚步声,宝庆急道:“嘉璃!”

嘉璃笑道:“宝庆!”

人影晃动,三女都出现在室内,瞪大了眼,望着温泉里的情况。

嘉璃笑着逐一叫道:“墨琳!玲珑……”

哇的一声尖叫,向后退开,惊慌道:“你,你,你是谁啊!”

秦风流着鼻血道:“我是玲珑的元灵!”这时候也只能努力扯谎了。

嘉璃方才因为玉麒麟乖顺,里面满地都是玉玲珑的衣服,又有三女的香气,所以没有想过别的。这会儿想起方才的异状,怎么可能被秦风骗过,登时恼羞成怒:“淫贼!”

一掌下来,正中面门,秦风登时被打得恢复了原型,在水中逃逸。

嘉璃眼前发黑:“是你!”洞渊归元气顷刻在她掌间化成一条巨大的炎龙,将泉水灼得滚烫。嘉璃眼中泪水横流,不停叫着:“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双掌向外一吐,炎龙陡然长大了十倍,怒号中带着烈焰向秦风扑来。

秦风被烫得大叫着从水里跳出来,背后炎龙绝杀已然轰至。三女一起出手,宝庆挥舞青溟气结成一道青光将炎龙攻势挡住,墨琳一把抱住嘉璃的腰将她拎起,玉玲珑轻轻在嘉璃气海上一按,将她的龙息拍散,让她提不起气来。

嘉璃在水里大哭大闹,怎么也劝不住,搞得所有的人都是一身的水。

秦风红着脸跟玉玲珑解释道:“我没法子,没地方躲藏,又不敢出声,本想变成你混过去跑出来。”

玉玲珑叹道:“我一感到嘉璃来了,就知道要糟。”

嘉璃哭道:“你们怎么可以带了男人进来!我……呜呜……”

墨琳皱眉道:“你也不看清楚就扑过去了,想男人想疯啦,事情也不能都怪秦风。”

她和农嘉璃素来喜欢拌嘴,嘉璃闻言更是生气,穿上衣服,叫道:“你们有了男人不要我啦!好,我再也不理你们了!从今天起你们是你们,我是我!”

说着一道火光冲了出去,几人阻拦不及,一直追到瑶光镜里,轰的一声,嘉璃的虚门消失了,她将灵虚境断开,竟是下定了决心要和三女决裂。

三女面面相觑,虽然嘉璃经常会耍性子,但是每一次都是过几天就好了。这一次不同,想必是怒极了。

秦风红着脸道:“呃,我也是无意的。”因为急切间衣服却是没拿来,他还是穿着那些混搭的衣甲。

宝庆道:“这会儿嘉璃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没有用。”望了秦风一眼,恶狠狠道,“狗奴才,我们姐妹被你害死了!”

玉玲珑叹道:“你和嘉璃当真是前世冤家。”

墨琳幸灾乐祸道:“这个大麻烦交给你们了!现在没事了,我要回家啦!”

事已至此,怪秦风也是没有用。几个人相互埋怨着,离开瑶光镜,又回到了玉龙宗的房中。这一次虽然气跑了嘉璃,但是收获也是颇大。

玉玲珑头疼道:“改日我们教嘉璃一些好处,或许她就气消了。”

宝庆摇摇头:“过些时日吧。嘉璃的性子,你上赶着去,她还要越发得理不饶。”

玉玲珑点头道:“也是。”

“解铃还须系铃人。”宝庆公主将秦风踢了一脚,气道,“你去让嘉璃杀了,她便气消了。”

秦风面有难色,心道,去了真的会被农嘉璃砍死。好歹乌墨琳已经不为之前的事情生气了,在这件事情上还在为他说几句公道话。

几个人和墨琳依依惜别。墨琳招出墨麒麟,依旧穿了墨麟公子的甲衣,脱了绣鞋,坐在麒麟背上,晃着一双天足向秦风叫道:“嗳,把我的靴子还来!”

秦风猛然想起:“你们不是去给我拿衣服的么?”

宝庆哭笑不得:“我们刚到那里,玲珑就说,不好,嘉璃跑进来了……”

秦风拎着靴子,光着脚走到墨琳面前,感激乌墨琳为他说话,将她的脚捧起道:“我来给你穿吧。”先在脚背上亲了一口,再轻轻地将袜子拉好,最后捧着小腿将靴子套上,一道一道将鞋带拉好。

墨琳也不躲闪,问道:“你不嫌我的脚大啦?”

秦风正色道:“这样漂亮的脚,自然是越大越好!”

墨琳一脚踹在他胸前,留下一个清晰的靴底印子,一声娇笑,骑着墨麒麟纵入天空。数十发辫在脑后扬起,玉环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咚之声不绝于耳,转眼就消失在天际。

秦风捧着心口,只觉得心在砰砰地跳,心道,乌墨琳当真是好辣。要是有一天能讨来当二房,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宝庆白了他一眼道:“心动了吧?记在心上了吧?”转向玉玲珑道,“玲珑你看看,这就是男人的嘴脸。”

玉玲珑却道:“秦风和墨琳看来很投缘。之前墨琳对秦风不是那种感觉,这会儿感觉不一样了。”龙族三妻四妾是寻常事,何况她们玉龙宗这样的大族,都要娶有本事的女人来壮大本族的实力。乌墨琳无疑是符合条件的,又是同修姐妹,玉玲珑巴不得秦风能把乌墨琳搞定,玉龙宗就更强大了。

秦风冷哼道:“公主想破坏我和大小姐的感情,只怕要失望了。”

宝庆公主忽然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你确实很能干,明天到我这里来吧,有重要的事要你去做。收拾好行囊,我会要你出远门。”说完,不管秦风是不是答应,转身离去。她这次说得郑重,语气和从前不同,不像是讥讽。

秦风怪道:“她不是见拆散我们不成,要我去送死吧?”

玉玲珑摇摇头,嫣然一笑:“不是的。宝庆对你的看法改变了。之前她觉得你是个麻烦,现在她真心觉得你能帮她了。今后,她会把重要的事交给你做。”

秦风道:“合着之前她一直在逗我玩啊?当真欠扁!”

玉玲珑道:“你莫要怪她。宝庆很难相信人。”

秦风道:“那她相信什么?”

玉玲珑悠悠道:“命。她相信命。”

秦风一大早收拾了行装,去看过玉珠,玉珠还没起床,昏昏睡着。玉玲珑早已起来忙碌了,本想跟她见个面,却被告知一早就去宗祠了,似是有要事。玉府上下都一片忙碌,许多飞骑都急匆匆离府飞去,似乎都是要出远门的样子。

秦风怪道,今天是出远门的日子么?大家全都要出远门。不过想想玉大小姐如今修成天龙,这是多大的事情,玉龙宗有大举动也不奇怪。门口来拜访投帖子的人都排成队了,玉龙宗自己肯定更忙活。

宝庆公主是个难伺候的主子,秦风这次很早就动身了。使用东海龙佩,说了声:“奴才求见主子!”

宝庆公主也没有讥讽他,应了声:“准。”

东海龙佩打开一道光门,秦风便立刻穿行到了宝庆公主身边。

只见眼前一亮,已经立身在太和殿上。宝庆公主一身华服,端坐在龙椅上。左侧一个凤目含威的美艳妇人,正是她的母后殷庆云,如今的东海后。阶下只有五个人,服色各不相同,有文官,有武将,还有一人不着官服,只是一身东海贵族的服饰,一个个霸气外露。

秦风吓了一跳,幸好今天行为比较恭顺,不至于惹事。

宝庆公主示意他站到阶下右首,向所有的人介绍道:“敖秦风我的侍卫,相信你们都认得了。”说罢对东海后恭敬道,“母后,以后便让他旁听吧。”

阶下那些人目光熊熊一闪,都在秦风身上扫了扫。

东海后点头道:“宝儿信得过,母后自然放心。”说着示意秦风不必多礼,郑重道,“秦风,你的事情公主都对我说了。你救过主子的性命,又是极有才华的人,有你这样的后辈,敖氏总算气数不绝。虽然侍卫不得妄议朝政,但是你是我东敖子弟,若是有事问到,你便但说无妨。”

秦风心道,东海太后庆云主子也将我当成敖氏的子弟了啊,宝庆公主对她老娘也不说实话。想不到是个很正式的场合,只是垂首认真听上面说话,心里好奇,这样的场合居然没有让他下跪。

只听东海后继续说道:“我们东敖氏族自天柱崩塌之后便陷入大乱,与其它三海的关系不复从前,如今又内乱,只怕国运到了最危难的时候了。哀家虽然是云蒙的长公主,但是在东海生活了几千年,早已拿自己当东海人了。先皇早有密旨,以国相托,要传位给宝儿。谁知先皇蹊跷身死,东敖氏族人心离分,我们母女也迫不得已逃了出来。辛亏有十四族的人追随,不然只怕是没命离开东海了。今天我们母女是落难之身,但是哀家若不能平复东海,换位于东敖正统,哀家没脸去见先皇,死也不瞑目。离开东海时,不幸死了那么多人,只剩下你们了。他日若能复国,你们都是元勋。我们娘俩感恩戴德,先在这里谢过了。”

阶下的人纷纷鞠躬道:“太后何必多礼!我等受先皇大恩,说什么也要还位于东敖正统!”更有一老臣直起身冷冷道,“公主乃是上古血脉相传的敖氏正统,何止东敖,待我们收复东海,定要叫其他三海也臣服!碧游海竟敢有人行刺,眼下便叫他们知道厉害!”

秦风晓得他们是在说宝庆公主拥有敖族的言灵血统的事,心道,宝庆公主被人追砍的时候,这些人都不知道在哪里,这会儿一个个都很牛气,说大话不腰疼。不过宝庆公主的血统当真是厉害,又有四海国最尊贵的言灵血脉,又有九黎中皇者才具备的帝龙息,东海后所说的话,只怕不是杜撰。此时也不禁好奇,言灵究竟是怎样的?之前曾经见识过一些,宝庆公主一用那力量,大家都不知不觉便听话了,好像事情会朝着她希望的方向去发展。只是她那时不过是用于一些小事,不知道这力量若是大用时会是怎样的威力。

宝庆公主还未说话,阶下那个只穿着东海族服饰的壮年华服男子突然哈哈大笑,惹得其他四人都瞪着他。那人大声道:“公主大难不死,但求多福便好了。还说什么制裁碧游海,制裁其他三敖海皇。每天把这些话挂在嘴边,也不知羞。”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8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