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86章/共

稀里糊涂打一架

发布时间:2013-05-23 10:03

敖福叫道:“为什么啊!”明明说了这里是很容易送命的地方。

秦风恶狠狠道:“废话少说,公主说得很明白吧,你听我的。”

敖福望着秦风,像是看着白痴一般,但也只好乖乖听话。秦风笑道:“老哥安心啦,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敖福心道,你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还专找麻烦。

秦风跟在敖福身后,只见敖福伸手在水里感受了一下波动,点头道:“没有明显的动静。我们走吧。”

只见敖福跃入水里,瞬间动作灵活了不知道多少倍。秦风跟着他游动,身上怀有定海珠,在水里竟是丝毫感觉不到不适。东海族的衣衫平时感觉不到有什么好,进入海里才发觉在身上很舒适。这定海珠果然神奇,秦风并感不到海水有多大阻力,呼吸也只是觉得气息很潮湿。他如今不必非得依赖用口鼻呼吸,一口气可以在体内流转很久。有了定海珠,更是活动自如,只是泳技跟敖福相比逊色了一些。

两个人出了洞口,仔细认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免得逃命的时候找不到回来的路。敖福带着他向有光的地方游,只见海底的景色光怪陆离,许多巨大的鱼类蛰伏在海底,但是见到他们都避开了。

秦风道:“这些鱼看起来凶恶,想不到如此温顺。”

敖福摇头道:“这些鱼的感觉比人要敏感得多。它们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感到我们的修为,所以不会攻击我们。若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来到这里,就不好说了。这地方人迹罕至,还不就是因为会有危险么。我们还是速速离开此地。”说着,一道光芒一闪,一条白龙元神出窍,在近前急速环绕了一周,将那些原本有些好奇的鱼类驱走,又回归敖福的本体。敖福道,“公子跟着我吧,这边海流平稳,没有异常。”

秦风惊异道:“你仅凭元神在海中这样一探就晓得了?”

敖福得意道:“咱没有别的本事,当斥候要活得久,就得搞得清哪里有危险,处处谨慎。这些年来,我时时刻刻谨慎,别的不敢吹,我的元神一出,方圆十里有几条大鱼,几个活人,什么修为,立刻都知道。除非那些人修有特别的隐匿气息的法门,否则逃不过我的感应。若是再远些,我放出所修的元灵去探路,百里之内也可以窥探。”

秦风道:“我试试看。”学着敖福的样子,将元神放出,在海里一游。敖福见到他的神魂,惊道:“这是什么神魂?”华龙元神的样子和蛟族很像,跟青龙也差不多。但是东海族都是白龙居多,就算是元神经过特殊的修炼,也总该是保留着近似于白敖龙的特征。秦风的元神却是华丽无比,赤红的鬃毛,暗彩鳞片。虽然只有四爪,但表现出来的威势却远不是普通的苍龙修为可以比拟。

秦风不理他,默默利用元神感受海流,渐渐似乎能感到近处鱼类游动带来的水波的细微感触,远远做不到像敖福这样的敏锐。秦风收了元神,叹了口气,佩服道:“果然是人各有长。”

敖福惊道:“公子不是东敖直系么?”

秦风避而不答,笑道:“宝庆公主不也是青龙为元神么。我从没到过海里,元神不似白敖,有什么奇怪。”

敖福道:“怪不得看公子对海里完全陌生。”心里猜想,难道秦风也是先皇和什么异族女子所生,所以元神并非海族。龙主大都有数万年的寿命,在这漫长的日子里,有几百位嫔妃、上千龙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庶出的龙子血统大都不纯,继承不到皇龙血脉,地位也很低下。宝庆公主不被许多东海氏族接受,除了她是女子之外,也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便是她的元神是青龙。纵然地位尊贵,但还是大多数东敖氏族接受不了一位青龙女子坐在东海的大殿上。

秦风一定要去那离天柱崩塌的遗址比较近的村子,敖福也拗不过他,以为有什么特殊的使命,只是小心翼翼地带着他前行。出了这道深渊,来到海岭上,光线便好多了。虽然怪石嶙峋看上去很险恶,但是好歹是人类能存活的地方。走不多远,在乱石嶙峋的掩映下出现了一块海田,上千根凹凸不平的石柱整齐地矗立在岩磐上,养着海菜和东海珠贝。四周都被险恶的巨石围绕,不是从海渊里爬上来,当真不容易发现。

敖福忽然驻足,拉着秦风躲在一根海田的石柱后面。

秦风怪道:“怎么啦?”

敖福道:“有人发现我们,冲过来了!”

只见一道海波像左右分开,一道龙影像是箭雨一般疾冲而至。敖福和秦风都大吃一惊,这是海族常用的龙游术,乃是用元神护住本体在海中游走,在海中可以像真正的海龙一样急速。但是像这个人一般冲得比海龙还快,快得将海潮都劈开了,这确是极难的。以敖福的敏锐,刚才感应到这个人的时候还在一里外,就这么一转眼,这人已经杀到近前了。

元神归体,露出本体来。只见一个身着海龙皮的大汉手持一把钢叉立在水中,大喝道:“两个龟儿子,别躲了,给老子出来!”感知竟是比敖福还要敏锐。

秦风和敖福无奈,只好从石后出来,警惕地望着眼前的大汉。这人虽然没有蟠龙族那么高大,但也是身高过丈的壮汉了。一脸胡子,眼神凶恶,叫道:“将你们偷的珍珠交出来!”

“什么珍珠?”秦风一怔,忽然明白这人是守海田的人,将他们当做偷珠贼了。这田里的珠贝并不是用来吃肉的,而是产珠的。与海菜合养在一起,便可以长得很好。

敖福拱手道:“我们不是偷珠贼,只是路过!”

那大汉凶恶道:“不是偷珠贼为何要躲!分明是狡辩!”

秦风和敖福心里都清楚,以这人的速度,在海里他们绝对逃不掉。秦风道:“这位壮士,你跟箭一样冲过来,我们不知道是什么,着实吓了一跳,自然要躲。”

那大汉道:“废话少说,你们是不是偷珠贼,我大哥过来自然知道。”

敖福皱眉道:“那边半里外那个小个子莫非就是你的大哥?”

那大汉一怔:“你能感应到那么远?”

敖福道:“没有你远。这位壮士,我和我们家公子一看便知道不是偷珠贼了啊。”

那大汉道:“你带着兵刃,行踪诡秘,又擅长水波遥感之术,经过海田还探查我的行动,不是贼是什么?”

敖福一时语塞,心想也是,这都是贼的特征。

大汉道:“什么都不要说,俺只负责动手,你们是不是贼,由俺大哥来决定。等一下俺大哥说你们是贼,你们就得死。”

敖福对秦风使了个眼神,意思是,现在只有一个人,好动手。另一个人游得很慢,不如趁这会儿把眼前的大汉做掉。

秦风却道:“等等看吧。”大汉虽然强壮,但是动起手来他并不怕。纵然不擅长水战,但总不会被眼前的莽汉伤到。

那大汉的兄长好一会儿才气喘吁吁游到,只见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男子,如果不是脸却有几分相似,实在不敢说他们是一家的,反倒像是那大汉的儿子,便是说弟弟也觉得很难相信。

那人喘了一会儿,对着秦风和敖福仔细打量,跳起来对着大汉脑袋里用力一揍,骂道:“笨蛋!这两个人不是贼!有贼来偷珠不带篓子和小刀的吗?”

秦风暗道,这大哥果然是个精明的人。上前拱手道:“一场误会,我们只是途经此地……”

话音未落,却见那大哥对他一指,大声道:“这里一片荒野,哪有什么客商。从他们来的方向,毫无疑问是五皇子的探子,赶紧杀了他们!”

敖福忙道:“慢着!我们不是五皇子的人!”

那大哥道:“三皇子的人更不能活着!”

大汉一声怒吼,挥舞钢叉旋风一般刺了过来。他动作独特,刺之前先用钢叉的长柄在水里搅动了一下,敖福只见海水一旋,急急在被漩涡拖住之前向后避开。却见秦风在他身前一挡,正好被拖进漩涡里。敖福大吃一惊,这秦风怎么在海里动起手来跟傻子一样?忽听一声金铁交击,一把三尖两刃刀从虚空中出现,挡住了钢叉。秦风被震得手发麻,这大汉是天生蛮力,纵然修为不算高,气力还是大得吓人。

秦风道:“住手!我们也不是三皇子的人……”

那大哥一惊,脸色都变了:“这人有神兵!碧游海!他们是碧游海的人!”

大汉闻言,更是满脸惊骇,瞬间化作狰狞之色,元神瞬间出体,化作白龙在秦风身后掀起一道漩涡,拖得秦风东倒西歪,挥舞钢叉跟疯了一般猛刺。叮的一声,钢叉刺中秦风的身体,却似乎是刺中了一块坚硬的冰块。秦风原来早已放了一个幻影,待钢叉刺入便将其冻结。只见那被钢叉刺中秦风的身影渐渐泛起了白光,变成刺骨的寒气,将钢叉冻在一个巨大的冰块里。那大汉冻得浑身打颤,元神也顷刻僵硬起来,仍一声大吼,将冻在海底的钢叉奋力连着一个房子一样大的冰块举起,见到后面露出秦风的本体,也分不出是幻影还是真身,只能勉力向前挥舞带着巨大冰块的钢叉,像个巨锤对着秦风砸下来。秦风瞬间元神出体,华龙元神放出转眼将大汉的白龙元神抓住,那大汉登时钢叉脱手,被按在地上。秦风的龙爪便捏在颈后要害,只消凌虚玉龙爪一抓,那大汉顿时便会倒地身亡。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8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