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87章/共

碧游海也不太平

发布时间:2013-05-24 10:03

那哥哥大叫一声:“住手!他们不是碧游海的人!”只是叫得晚了,秦风已经将大汉制服了。

秦风和敖福都晕了,我们就不能是别的地方的人么?若不是有两下子,这会儿已经冤死了。敖福看秦风时眼神已然不同,心道,这公子怪不得是公主的亲信侍卫,还能救公主的性命,原来修为如此高强。

那哥哥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两位,我们搞错了。”

秦风怪道:“怎么又知道搞错了?”

那大哥道:“这不是海里的功夫,是虹都华族的。”

秦风大惊:“你为何知道?”虹都华族对于云蒙来说也是偏远的小族,为何这么偏僻的东海村落却能认得出?转望敖福时,只见敖福释然道:“原来公子的母亲是华龙族。”还是以为他是先皇和华龙族女子所生的东敖子弟。秦风心想,这倒省事,他们自己都能给解释了。秦风如今在东海十四族很有名,为东敖子弟争过面子,又深受公主倚重,一切都是宝庆公主安排到位的。这些人潜意识都认定了他一定是东海子弟,既然身份蹊跷,之前没在东海生活,那便多半是个私生子了。

那大哥挠头道:“以前我们这里所产的最好的珠子,都是卖给一个虹都的华族商人。那人当真是个好人,常带药材给我们。但是去年没来,你们是替他来的么?”

秦风脑中一闪,在虹都经营珠贝生意的,是一个叫秦远足的大叔,当即脱口问道:“是远足叔吧?个子瘦高的,黑黑的,戴个风帽……”

那大哥点点头,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但是我们这里,极少有人来。”

秦风悲伤道:“虹都出事了。远足叔来不了啦。他的生意都由我接手。”当下挥手散去寒气,收了元神。那大汉兀自冻得脸色发青,无法言语。这玉龙宗的冻气,正是海里的克星。

那大哥和敖福一起将这大汉扶起,帮他舒筋活血,对秦风说道:“在下是沉水村的浪平,我弟弟叫浪滔,我们兄弟二人便是这块田的田守,专门负责看这片地。”

敖福望着四周道:“这么大的一块地方都归你们二人看?”这些海田分散在四周的乱石之间,说实话要照看是很不容易的。

浪平点点头,说道:“最近我们这里不太平,搞得我们兄弟二人很紧张。得罪了两位,这两颗珠子便送给两位作为赔礼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小袋子,倒出两个拇指大的血红色的珍珠,递给两人。

敖福惊道:“这,这是买命珠吧?送给我们?当真?”欢喜得声音都打颤了。

秦风好奇道:“买命珠?”

敖福点头道:“此地乃是东海与北海交界,又有碧游海的势力,常有冲突。这珠子本来叫血珍珠,极为少见,产地便在这一带海域。但是一般生长的地方都有剧毒的毒物,据说血蚌便是因为喜欢生在那样的地方,才会结出血红色的珍珠。据说,碧游海掌教通天尊者定下规矩,若是得罪了碧游海,只消献上一颗血珍珠,便可以抵消一个人的死罪。因此便叫做买命珠。商人要经过碧游海的海域,那是一定要带上一颗买命珠的。”

他想到有了这珠子,就算是万一被抓,也可以靠这珠子保命。若是全身而退,这珠子卖掉的钱可以过几年好日子了,登时喜不自禁。

秦风却皱眉道:“为何若是三皇子、五皇子、碧游海的人你们兄弟便都要杀?”

浪平悲戚道:“原本我们只需要每年缴纳几颗保命珠便可以得到碧游海的庇护,但是最近碧游海忽然说要支持三皇子做龙主。而三皇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要到天坑挖什么东西。人手不够,便忽然有一天夜里进村去,把所有的男子都抓走了。已经一个月了,一个人都没有回来。我们兄弟是因为正好在这里看海田,被碧游海的人漏过了。所有的财物都被抢走了,只留下女人、小孩。我们兄弟在这里躲藏,等到碧游海开恩,做完了这件事放人回来才敢回家。之后日子怎么过,再从长计议了,眼下须得保住这片田。虽然想跟你们做生意,但是已经没珠子可以卖了。”

秦风心道,原来如此,那么保命珠便是交给碧游海也没用了。但是为什么五皇子的人也要杀?

浪平道:“五皇子的人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有探子来我们这里,打探三皇子的行踪。见到我们沉水村里都是妇孺,便起了歹心,都是趁夜深摸进家里行凶。我们村里死了好几个女人了,惨呐。有一个被我们兄弟当场堵在家门里抓获,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位快走吧,我们这里如今太危险了!我们兄弟不敢回村,平时都躲在这里,见到人少就杀,见到人多就躲。反正杀了五皇子的人,他们会算在三皇子头上。杀了三皇子的人,他们会算在五皇子头上。”

秦风一笑,这倒是不错,问道:“若是活不下去,何不去云蒙投靠宝庆公主?”

浪平摇头道:“公主哪管得了我们这些人的死活,再说她自己都跑到云蒙去了。再说公主没法子了嫁人就是,我们去投靠她,当陪嫁岂不是二等国民,还不如浪迹天涯。过去咱沉水村见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是个驿长,送送信都不知道能不能到紫京,从来没人理会。如今先皇驾崩,就算要告状,驿长都不知道上奏该给谁,我们能找谁去?送信去云蒙?只怕连云蒙的关隘都进不去。兄台这个主意,当真是痴人说梦。”

正说着,忽然浪滔和敖福都扭头望向一边,只见一只暗光翔鱼鼓动翅膀一样的一对肉翼,急速游来。一个女子没命抓在翔鱼背上,离着很远就叫起来:“平哥!救我!”

这翔鱼乃是海中体型巨大的鱼类,身体扁平,因为长有一对巨大的肉翼,在水中游泳像是鸟儿在天空翱翔而得名。虽然体型巨大,但确是以海藻、微生物为食,性情非常温顺,见到了极难相信这么大的东西是吃素的。因为力气很大,游泳速度很快,背部又宽阔,海民广泛驯养此鱼作为代步、运货的坐骑。翔鱼也有很多品种,在此处的暗光翔鱼有个特点,体表灰暗,平时趴在海底,不容易被发现。但是求偶或是寻找同类的时候,又能在体下以及肉翼边缘亮起几排光斑,还能照明。当地村民生活可以说离不开翔鱼,家家户户都养翔鱼。夜晚停在高处,便是灯光来源。

此时那女子神色慌张,背后一群同样骑着翔鱼的兵丁远远追过来。翔鱼身上的光斑连成一片,至少有几十人。那女子显然对浪家兄弟有极强的信心,竟引着这么多官兵逃来了。

浪滔顿时红了眼,但是他此刻刚被秦风打过,关节都被冻伤,动作已经没法像从前那么灵活。一声大吼,奋力向着那边游去。动作歪七扭八,像个青蛙。

敖福变了脸色,道:“公子快走,我来断后。”扭头一看,身边站的却不是秦风,是浪平。

却见一道身影箭一样冲在了浪滔前面,背上一对和翔鱼一样的翅膀鼓动水波,正是秦风。他原本泳技稀松平常,得到翔鱼姿态的启发,在背上幻化出一对肉翼,果然在海里如同翔龙在天。

一个东海士兵就要追上那女子,口中狞笑着:“小娘子哪里去!”手中一甩,一道数丈长的鞭影直奔女子背后,竟是一条细长的海蛇,张口向女子咬去。

忽然一道奇特的身影破水而至,一刀将海蛇斩作两截,正是秦风。四周的士兵都吃惊地叫起来,因为那海蛇名叫铁鳞海蛇,又细又长,鳞片非常坚硬,刀剑难伤。来人一刀将其斩断,已经是非常意外的事情了,那人背上居然有一对肉翼,像翔鱼一样在游泳,岂不是怪物么?

秦风一刀横扫,将那人砍成两截,登时血染海域。几十名士兵见状,都弃了女子,大叫着冲上来,挥舞长枪从四面八方急冲,对着秦风猛刺。秦风一交手立刻就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士兵,动手配合极有章法,三人从不同角度依次冲刺,其他的人围堵,营造水流使秦风动作困难,乃是久经训练的精锐军士。

秦风避开一人冲刺,立刻有另两个人从背后、头顶或是脚下刺来,攻击不断。想要冲开包围,立刻便会撞到水墙,被一股很大的水压弹回来,失去平衡。一个冲刺的军士看准时机一枪刺中秦风的肉翼,狞笑着本以为得手,谁知却忽然刺了一空,反倒撞在水墙上,惨叫声起,长枪被水压弹飞伤到了后面的人。

秦风只不过是想搞清楚他们的合击方式,这会儿已经颇有所悟,他们施展水法,围困敌人,同时营造水流加强冲击力。每个冲刺过来的人都是乘着一道高压水流,攻击力远比平时一个人高许多倍。秦风之前领教过武英王世子他们的阵法,那不过是一群小混蛋,就可以困住山魁。正规军的阵法合击,威力便可以使修为极为寻常、甚至还不成真龙的军士困住一个修为极高的高手。特别是这种合围攻击,极为影响呼吸。对手修为再高,只要一喘起来,耗到龙息断绝,任你有再高的修为也施展不开。

浪平和浪滔兄弟接到那女子,和敖福一起瞪大了眼睛,望着秦风在里面险象环生,却偏偏不会受伤。浪滔惊道:“这兄弟好俊的身手!比俺可强多啦!”

敖福心道,那是,这是宝庆公主的近卫,救过公主性命的。但是被这样围着困在阵里,高手也受不了啊。

浪滔想要去帮手,忽然被浪平一把拉住。

浪平捡起一块石头,向着那些人丢去,忽然石头被看不见的水压挡住,瞬间被卷着流入阵里,向秦风打去,吓了秦风一跳。原来这阵法周围水压都是流向阵内,若是外面的人靠近,便会被卷入阵内。一方面可以保护自己,一方面跌入阵中的人便会慌乱中相互影响,容易被击杀。

忽听敖福沉着道:“两位兄弟,你们看清楚,这个军阵叫困龙海光阵,那些人是差不多十个人一组,分三面站着,依次交替位置准备冲刺,水壁的压力便会从那里开口向内。那时那人要集中精力向里冲,水压都是向里,背后便有空挡,我们便杀那人。”说着拿出一把浸了毒的弩箭出来,仔细观察那些人的波次,忽然叫道,“这个人!”一弩射去,果然一箭命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8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