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89章/共

公主不说话

发布时间:2013-05-25 21:38

东海龙佩中一片寂静,毫无回应。秦风一怔,这倒是极为少见。东海龙佩究竟是什么样的机制,什么时候宝庆公主会听到秦风的声音,什么时候不会,秦风并不了解。仔细看时,似乎此时东海龙佩的光芒很暗淡,不似平时明亮。

秦风皱眉叫了两声,见没有回音,心道,莫不是宝庆公主睡着了?这会儿可来不及找她做决定,对敖福道:“公主不说话,那便是我自己做主。你怕了,回去报信便是。获悉这么大的秘密,也是大功一件。”

“公子!”敖福急得直跺脚,但也只好跟在后面。

秦风和浪家二兄弟抓了两只翔鱼,浪平带路,向着海星沟急速奔去。敖福无奈,也只能抓过一只翔鱼跟着。水妹骑着自己的翔鱼把那些乱跑的翔鱼一只一只带回来拴好,将地上的尸体能用的盔甲、兵刃都扒下捆在翔鱼背上。

秦风和三人一路疾行,那翔鱼在海中全力游动的速度当真是惊人。不久,一道地貌可怖的海沟便出现在眼前。为什么叫海星沟,秦风一看便明白了。天柱崩塌的时候巨大的山峰落入海中,撞击海底。海床被震碎,岩浆都冒了出来,整个海底被巨大的冲击里冲得岩浆裹着泥沙碎石向外翻滚,因此形成了海星形状的裂痕。岩浆冷却后,整块地方都是赤红色的石头,看上去确实像是一个巨大的海星。而在海星的中央,碎裂的天柱已经成了一座海底的山峰,被淤泥覆盖。许多外貌丑陋的凶恶鱼类一见到他们就冲过来,被他们一条条击毙。

敖福惊道:“这里的岩斑鱼怎么如此狂暴?”他认得一些鱼的种类,岩斑鱼应该是温顺的物种,在这里却长着巨大的牙齿,眼冒凶光,体型更是三倍于正常的尺寸。

浪平道:“这里的鱼早就是这样了。你们还没见到可怕的,以前我们都不敢靠近的。以前我们刺探过,那山下有一个大洞,他们便送人进去在下面挖掘。往前都是碧游海的人把守着,我们不能再靠近了。”

秦风道:“他们会从哪边过来?”这海星沟有五条大的分叉,都是通向下面的通道。那些村子在不同方向,未必便是他们这一条。

浪平道:“从我们村子过来的,如果不走弯路,便应该是这一条。”

浪滔道:“他们只要靠近一些,老子便能察觉。不过对面那两条太远了,如果他们绑了赤水村的人,大概在那边。”

敖福忽然道:“我来吧。”他之前对于救人很不积极,所以浪家兄弟对他的感觉不是很好。这时只见敖福深深吸了一口气,放出元神,元神一闪,又放出三条小小的敖龙元灵来。这些元灵跟其秦风所见过的很不一样,不单小,只有一尺多长,而且没有什么光芒,每一个都弱小得感觉不到气息。

浪滔讥笑道:“哈,好猛的元灵。老子今天算是开眼了,不开眼都看不见。”

敖福瞪了他一眼,只见三条元灵都变得近乎透明,向着海星沟对面的另外三条道路绕去。浪滔顿时笑不出,这距离大概有二十里,能御使元灵监视那么远的地方,也是一门了不起的技术。

秦风道:“若是这些元灵被杀了会怎样?”

敖福道:“不妨事。这些元灵所耗的不过是一些心神,不易被发觉,就算被杀了,也不至于让元神重创。”讪讪道,“咱当斥候这么多年,凭的就是这个本事活到现在。但是监视的时候不好分神,我须得找个地方先躲起来。”说着找了个乱石堆,藏了进去。

浪滔冷哼道:“大人,你这手下也太胆小。”

秦风摇头道:“他不是胆小。他是很爱他的妻小。”

浪滔道:“那还不是一样!谁没有妻小?我大哥还不是很爱水妹么?大人有没有心爱的女子?”

秦风一呆,想想玉玲珑,又想想玉珠,不说话。浪滔犹在说:“大人若是救了我们村的人,我们村的姑娘一定都爱死你了!大人留下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吧!到时候咱们这几个村的珍珠都给大人拿到虹都去卖,大家一起多快活!”

秦风凄然笑笑:“谢啦。”听有人提起虹都,只觉得泪水往心里流,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们,虹都已经没有了。

浪平对浪滔呵斥道:“说什么混账话,闭嘴!”浪滔委屈地缩到后面,不知道大哥为什么发火。

浪滔忽然眼神一变,低声道:“来了!”

几个人都藏起来,准备好兵刃,望着远处。只见一大队东海士兵,约莫有五六百人,用绳子牵着近千个妇女、小孩,黑压压一片走来。那些士兵已经很不耐烦,见有人哭闹就用鞭子猛抽过去。浪家兄弟远远见到,都咬紧了嘴唇,浪平紧紧扯着弟弟,生怕这莽汉直接冲过去。这么多人,可比之前那几十人难对付。水妹之前没说有多少人,此刻见了那些精锐军士,几个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

秦风道:“他们若用这些人做人质,咱们便得白白送死。须得将他们引开。”

浪平道:“大人说得对,须得将他们大队人马分散开,我们才好解脱绳索将人放走。”说着对浪滔叮嘱了几句,浪滔会意,偷偷向着队伍后方摸去。

那大队人马见就快到达地头,都松了口气。为首的将军早已经被女人和小孩的哭闹烦得不行,毕竟是妇孺,再怎么恐吓,还是会有人哭起来,会有人忽然吓得走不动路。一路上他们又是恐吓又是哄骗,骗她们说只要做完工就会和家人一起被放回来。

秦风眼见那将军走在最前面,到了跟前,忽然停下来张望,忙缩回头去。心道,不会这人也很敏感,已经发现他们的存在了吧?这也有几十丈的距离呢,他们一动不动,屏住呼吸,只见那将军皱眉道:“那些王八蛋追个小妞怎么还不过来?”

一边的人嘿嘿道:“只怕是享受起来了吧。他们三十多人轮流上一次,也得花点儿时间的。”

那将军骂道:“这不都是女人么,非得抢一个做什么?”

秦风和浪平松了口气,原来不是发现他们了,而是在张望失踪的骑兵。

忽然一道人影劈开水流从后面大石后面冲出来,一叉刺死了一个正在望着女人幻想的东海士兵,正是浪滔。顿时人群一片大乱,小孩都哭叫起来:“滔叔!快救我们啊!”更有很多女人尖叫,“浪滔!快跑!”更有人死死咬住士兵的衣服,拖着不让追赶。东海士兵惊怒间一大群追了上去,浪滔已经跑得远了。

那将军惊异道:“沉水村还有青壮男子?你们这些笨蛋!”

队伍骚动,便停下来了。士兵一边对着那些妇孺打骂,一边等追出去的人回来。忽然浪滔跟箭一样从另外一边游了过来,拿着钢叉便似是巡海的夜叉,钢叉挥舞,又刺死一个毫无防备的士兵,向着另一边逃去。登时那一队的士兵都骂起来,又是一百多人恶狠狠追了上去。

那将军忽然觉得不对,叫道:“都给本将军站住!不许再去追了!”就剩下一半的人了,再有人追上去就要管不住这么多妇孺了。那逃走的人看似能够追上,但是攻击过来的速度比剑鱼还快,便是骑着翔鱼也追不上。

秦风和浪平趴在一边,见东海士兵已经被引开一半,但是剩下的依旧有两三百人,依旧不是他们可以击败的。

见机会稍纵即逝,浪平咬牙道:“我去解开她们!”

秦风一把将他抓住,示意他往后站。浪平一怔之间,只见身边瞬间多了一千多人,吓得一声大叫,引得路中间的东海士兵都向这里看来。只见盔明甲亮的云蒙士兵站在海岭上,周身光芒闪烁,穿得都是上好的军甲,手中长枪林立,胯下都是大青龙,战甲披挂,目露凶光。

秦风学着之前火元鹰的样子,很嚣张地将手探进虚空,从灵虚境中取出宝庆公主的庆字旗。在海中一抖,大旗飘扬。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秦风将旗子交给浪平,要他拿好,一声大吼:“我们是宝庆公主派来解放东海的!”

浪平又惊又喜,将旗子高高悬在海岭上。只见远处人影闪动,似乎还有大队人马正在赶来。

只见海岭上千军万马一起杀了下来,东海士兵都吓呆了,纷纷弃了妇孺向主将靠拢。秦风从海岭上跃下,扬手间,凭空出现一把飞刀向着人群飞去,削断了捆着一个女子的绳索。飞刀如同银鱼一般一转,迅速将临近的几个女子都解放了出来。但是控制一把幻化出来的刀毕竟太慢,要同时控制几把刀又做不到分心时那么精准。秦风干脆换了个法子,忽然在地上幻化出一大堆刀,把把都用华龙珠的力量实体化。

那些女子又惊又喜,纷纷从地上捡起刀,将身边的人放开。

秦风叫道:“你们快走!”

不料那些女子齐声大叫:“跟他们拼了!我们要把自己的男人都救出来!”居然转眼间一大群女子持刀跟着那些云蒙士兵的幻影杀过去了。

秦风大惊,那些云蒙士兵都只不过是幻影,他可没能力把千军万马都变成真的,变成不动的雕像可以,要千军万马厮杀,那便得有一千个脑袋才行。秦风急道:“别过去!你们快跑!”

只见一大群空着手的女人红着眼将他围住,叫道:“大人,还有没有刀,我们也要去!”

秦风急道:“快给我逃走!这只是个幻术!”

说着已经晚了,浪滔气喘吁吁逃了回来,见到这场面不由得一怔,他身后远远地甩下那些三太子的追兵,都正从另一边追回来。

那些东海士兵本以为千军万马杀来一时将死,谁知千军万马都只是从眼前忽闪着过去了。这景象很异常,又没有声音。东海士兵结成战阵迎敌,想不到都迎了个空,晕头转向望着穿体而过的人影。

那将军脸都气歪了,奇耻大辱啊,嗡的一声尖啸,抽出一柄水龙刀,一声暴喝,对着那些幻影挥刀一砍,一道银光一卷,一头水龙自刀光中带着浪滔涌起,对着那些人影一撞,千军万马忽然就不见了。

浪平原本扯着旗子在高处正在威风,忽然想到不对,若是真有这么多人马,何必辛辛苦苦要浪滔把人引开?忽然想起,华龙族是擅长幻术的种族,汗都下来了,只不过直接流进海水里看不见罢了。

那将军扭头看着那巨大的庆字旗,气得双目都鼓了起来,从地面箭一般跃起,秦风离得远,看到已经晚了。那将军在海中便似是一头狂鲨,一声大吼,水波自刀风涌出,变成一头巨大水龙,向着旗子斩去。

浪平吓得连逃走都忘记了,忽然一道金色的敖龙光影在旗子上一闪,那巨大的水龙斩径直打在旗子上,发出一声巨响。巨大的震动从旗子上荡漾开来,庆字旗竟然丝毫没有损伤,水龙斩碎成无数细小的波痕,带着十倍于从前的力道反弹回去,在海中如同千万道利刃激射。那将军被万刀分尸,护身罡气瞬间破碎,顷刻间被切碎的甲片乱飞,血光骤起,全身上下中了不知道多少刀,惨叫声中血肉横飞,从庆字旗前坠下来的时候,连人样都没有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8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