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0章/共

下副本都组五人阵

发布时间:2013-05-25 21:39

究竟发生了什么?

别说浪平,连秦风都傻眼了。这旗子可以反弹任何的攻击么?难道说,这是一面无法被摧毁的旗帜?

“将军死了!”东海士兵顿时都胆怯起来。有人高声叫道:“别怕,杀了那几个人,三太子会饶恕我们的!带不回这些苦力,我们就得变成苦力!”

四周的士兵闻言,似乎被更大的恐惧击败,一个个挥刀向着几人杀来。

秦风一咬牙,挥手间一片泥浆涌起,形成一道黄沙屏障,将四周的海域视线全部遮挡,暂时阻挡那些士兵进攻的脚步。又一挥手,成堆的兵刃、盔甲出现在地面,有刀有枪,或许对于这些妇女来说,长枪更容易使用。

秦风道:“沉水村的各位姐妹们,没有救兵,没有退路,须得杀了那些士兵,我们才有活路!”

一个悍妇拿起一把大刀,高声叫道:“你这小白脸太罗嗦!姐妹们,杀啊!”

先前拿到兵器的女人都堵在黄沙障前,见一个东海士兵有手摸进来,就直接将兵刃捅进去,将那人捅死,高声叫道:“不能让他们抓走孩子,进来一个杀一个!”

四周不断有东海士兵冲进来,那些沉水村的妇女竟挥刀拼命,毫不怕死。秦风目瞪口呆,这跟柔弱的云蒙女子可不一样,为了老公和孩子,那是随时可以玩命的啊。当下与浪滔、浪平一起带着那些女子几面抗敌,将小孩护在中间。

那些军校都盯准了秦风,冲进来将他团团围住,死命攻击。这些人都是军中高手,修为不低,装备更是精良。秦风手忙脚乱,被人围殴和单打独斗不同,不敢随便放出元神,免得分心时无法两顾,反而不妙。那些人却是练过联手合击的,前后左右不停攻击,稍不留神便有杀招。秦风挥舞三尖两刃刀保护身体,一时还无法取胜。

耳边听到女子惨叫,已经有人受伤倒地。悍妇毕竟是打不过装备精良的军士的。

忽听有人高声叫道:“不要乱,五个人一组,你过去,你们几个跟着我!听好,五个人一组!拿刀的在前面,拿长枪的在后面!我们人不少,分组站好,将孩子们围在背后,排成圆阵!他们冲不进来,不要怕!”竟是之前躲起来的敖福。

一个东海士兵冲进来,敖福和两个女子挥刀挡住那人,三把刀挡住一两把刀很容易,另外两个女子持长枪从人中间刺过去,那士兵无法抵挡,顿时一声惨叫被刺死。

四周的女子见状,都纷纷仿效,以五人一组与对方对抗。为了保护孩子这些女子什么都肯做,一时间竟迸发出极大的勇气。三太子的士兵大都是十人一组的编织,这时一片混乱,从黄沙障中摸出时无法成编制列阵攻击,顿时被痛宰了许多人。

那些围攻秦风的军校慌了神,秦风趁隙闪身进入黄沙障中,他能感到对方的位置,对方却看不到他的位置。那些人刚一追进去,忽然从黄沙中亮出无数爪影,分不清虚实,顷刻间惨叫声此起彼伏,已是数人被凌虚玉龙爪击中,浑身冻僵,头颅破裂,沉尸海底。那些士兵见了更加慌乱,虽然也有人能临时组成战阵,不料却被五人一组的小队切入痛击,完全被动。一组三太子的军士终于结成战阵,掀起一股漩涡,借着水势发起猛攻。谁知那些沉水村的女子丝毫不怕,居然和他们一起乘着水势反击,还胡乱击水乱打,毫无章法,但就是打得人劈头盖脸,居然把战阵打乱了,连番杀了几人。不到一会儿,士兵竟被那些临时武装的女子逼进了黄沙障里。

秦风抓住时机,将那些想要逃走的军校一一击毙,对战况看得惊奇,想不到敖福还有这种才能。敖福松了口气道:“若说战阵,五人一组是最有效的基本编制。虽然这么多年里各位将军主张什么的都有,但是俺还是喜欢上古时候就开始使用的这种编制。进攻的时候谁说自己的战阵好,那就是好了,看谁杀敌多呗。但是溃败逃走的时候,能临时拉来四个同伴,基本上就可以靠这最基本的阵势活命。所以俺就喜欢五人阵。”

秦风频频点头:“很有道理,下小副本的时候都是五人的队伍……”

敖福愕然:“小副本?”

秦风支吾道:“哦,没啥。”

他使得四周的黄沙障缓缓向外散去,沉水村的村民便可以向外追击。幻术原来在战争中有着这么大的作用,秦风渐渐开始有了一些领悟。本以为华龙族只会一些幻术,都只能做些骗人的把戏。但是现在却觉得,取胜的方法有很多。秦风控制幻化出来的黄沙障一直将三太子的士兵笼罩在其中,遮蔽对方的视野,只露出对方的一点躯体就停住。等到那波敌人被杀死,再散开一部分。原本是那些士兵从四面乃至头顶攻过来,但是利用黄沙遮蔽对方的视野,加以诱导,敌兵便会出于对视野的追求而跟着挤成一团。渐渐地,就变成了敌兵被包围。那些女子五人一组向内合围,长枪不断地刺进去,竟把这些精锐的军士都杀死了。

秦风收了幻术,松了口气。要幻化之前那些千军万马,花了极大的气力。谁想到只是幻化一些黄沙障遮蔽敌人的视野,根本不费什么气力,却可以将敌人悉数歼灭。

那些女子将最后一个东海士兵围拢杀死,七八支长枪一起插在对方身上,都解恨地大叫起来,劫后余生,又想到还有许多亲人被抓走生死未卜,许多女人哭了起来。

望着那些沉水村的女子,秦风感到非常惊异。想不到他觉得训练有素的军士,这么容易就被这些女子杀败了。

“敖福。”秦风好奇地问,“你说为什么这些女子可以轻易杀死三太子训练有素的士兵呢?”

“这个嘛。”敖福沉思了一下道,“一来这里环境恶劣,那些女子原本就半以渔猎为生;二来,她们是深海住民,对于水阵的攻击天生比别人要适应。若是到了岸上遇到其它的攻击,那就不一定了。”

秦风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浪平一直扯着那庆字旗,吓得尿都要出来了,这会儿带着旗子游了过来,后怕地将旗子还给了秦风。

秦风散去幻术,那些女子身上的盔甲和手里的兵刃就都消失了。那些女子惊异地望着所发生的一切,最先与秦风接触的悍妇跑过来,在秦风面前跪倒:“大人!我们还要兵器!我们要去救我们的男人!”秦风这会儿才看清那悍妇的样子,虽然骨骼很强壮,身材颇为高大,但是面目却是很端正清秀的,看上去非常顺眼,只是常年操劳,皮肤粗糙罢了。看穿戴,像是猎户家的女儿。

浪滔叫道:“妇道人家一边去,这是我们老爷们的事。”刚说完被那悍妇一瞪,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那悍妇道:“小滔滔,凭你可救不了我们。你腿再快,也就是逃命的本事。”说着放出一道龙魂对着浪滔一撞,将浪滔吓得向旁边一闪。这悍妇竟是有真龙修为,力气比浪滔还大。浪滔高大的身材,粗犷的面容,却被悍妇叫做小滔滔,连个屁也不敢放。

秦风道:“是要赶快。用不了多久,三太子得到神器,就会杀死所有的人灭口。我们现在杀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军士,在碧游海的高手面前,还是没有胜算的。”

那悍妇道:“大人,我们都听您的。宝庆公主是女中豪杰,您也是大英雄。方才那家伙厉害得很,杀了我们村里好多人。您为我们报了大仇,又救了我们出来,我们做牛做马报答您。我们这些女人,心里唯一牵挂的不过是村里那些男人,俺爹就是村长,现在不知死活,若是您能帮我们救出我们的男人,这里我们不呆了,我们都跟您走!”

所有的女人闻言都跪下来,叫道:“对,我们都听您的!您让我们怎么做,我们绝对不怕死!”这时沉水村的人心里都很明白,三太子不死,碧游海不根除,这里再也不能呆了。四周所有的村寨,处境只怕都是一样。

秦风点头道:“好!请问大姐叫什么名字?”

那悍妇道:“奴家叫陈水莲。”跟沉水村的名字倒是很合,只是这朵莲花未免大了点儿。

秦风道:“那好,莲姐,我这些盔甲兵刃实际上都是靠我们华龙族的幻术做出来的,若是我的气魄耗尽了,这些兵刃便会消失,因此只能作为一时应急,现在还不是很可靠。莲姐你组织大家把这些士兵的铠甲兵刃都收拾起来穿上,敖福,麻烦老哥把她们编制好。”

敖福愕然:“还是五人组?”他就只会这个。

秦风道:“五人组没什么不好。这时候正是最适合我们的阵型。老哥,你方才挺身而出,当真令我刮目相看。”

敖福不好意思道:“谁家里都有老婆孩子,我老敖福打了一辈子的仗,还没见过三太子这么不要脸的。见到这场面,哪能还往后缩。话说回来,俺别的不会,但是保命的本事还是擅长的。”

秦风道:“就要靠老哥这个本事。打今天起,老哥就是咱的副官,以后有事我都找老哥帮忙,您可不要推辞。”

敖福心头一热,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如此器重他,四周都是冷嘲热讽,想不到人过中年,却遇到秦风,当下便发狠道:“好,咱就为公子卖命了!”

秦风对浪平、浪滔道:“你们快把水妹接来,那些翔鱼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们需要坐骑去救援其他的村民。”

浪平道:“好,我立刻去。”

浪滔却畏畏缩缩道:“我还是留下来帮她们吧,这里没个村里的男人不行。再说,我速度快,还是有用的……”

秦风见他不经意间望了一眼陈水莲,心中顿时雪亮,心里暗笑,这莽汉和这悍妇倒是绝配的。秦风当下道:“那么这样,滔兄赶紧去四周寻个可以扎营的地方,我们这么多人聚在路中间,恐怕很快就要被三太子发现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