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3章/共

无法被摧毁的旗帜

发布时间:2013-05-27 17:41

秦风闻言摒除杂念,暗自为自己鼓气,再看那龙骨鞭时,反而感觉更可怕了。那一条鞭子巨大如同山岳,一鞭落下就可以分开大海,他如何可以抵挡?忽然听到睚眦的声音道:“是用天道的时候了。”气海中龙珠放出光华,两道天轮一起驱逐秦风灵识内的邪气。

秦风顿觉心神安稳下来,感受着天轮的力量。第一道不知名的天轮乃是祖龙所赐,散发出金光,为他注入了无穷勇气,第二道天报轮在他体外飞旋,将邪气挡开,他眼中的敌人便渐渐缩回了正常的感觉。秦风高举三尖两刃刀,那刀灵感应到天轮的光芒,忽然觉醒,似乎是遇到了宿敌,散发出瑞彩千条。秦风来不及多想,一声大喝,向着那将军急冲劈去。

那将军眼中血光大作,身影不断涨大,狞声道:“贱民,找死!”龙骨鞭当头挥落,以砸断山岳的威力对着秦风当头打来。四周海流都被那一鞭的威力带动,秦风只见数只巨大龙头结成的巨大鞭梢犹如鼓槌当头砸来,四周海流卷动,根本无法躲避,咬牙用刀去挡。

忽然一道人影骑着翔鱼箭一般从远处冲来,那翔鱼感到血气,忽然便跌落下来。翔鱼背上的人却持着一杆大旗,在一瞬间跃起,疾冲到秦风面前,用大旗挡住了击落的龙骨鞭,正是浪平。

轰然巨响中,旗帜上金光一闪,一道敖龙光影陡然出现,盘绕在旗帜上,将四周的血光冲得荡然无存。那龙骨鞭的鞭影顷刻碎成无数块,巨大的力道反冲,碧游门下七窍流血,身体四分五裂,惨叫中形神俱灭。

秦风从旗下闪出,一刀砍在龙骨鞭的那根骨棒上,连同那将军一起砍成两截。

那将军早已被巨大的反冲力量震得内脏破碎,其实早已死了,被秦风一砍,登时身首异处。龙骨棒炸裂开来,一道血光带着那将军的魂魄仍凝聚不散,对着秦风吼叫道:“你们这些贱民,早晚要臣服于我……”

三尖两刃刀的瑞彩一震,将那血魂冲散了。秦风满头大汗,觉得海水都比以前咸了。三尖两刃刀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刀灵也累坏了,瑞彩散去,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浪平更是吓得手足冰凉,但是验证了一件事,这面宝庆公主的旗帜是不可摧毁的!

秦风喘了口气,一声大吼:“宝庆公主旗帜在此!还不速速投降!”

三太子的士兵战意已经崩溃,被四周爬起来的女子们用刀逼着赶成一团,扒光衣甲捆成一串。那些女人恨透了他们,将他们用最大的钩网围了起来。这些人身无寸缕,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被钩网围住,根本不敢逃走。

陈水莲冷冷道:“不怕死的就往这网子上靠!”

见了之前被钩网裹住的人的惨状,那真是体无完肤,哪还有人敢逃走,都在网中缩成一团,生怕不小心一拥挤就撞到网上,那可是堪比凌迟的痛苦。

丽水村之前被打伤的为首的女子咬着嘴唇来到秦风面前,叫道:“为什么要留他们活命?他们一个一个都该死!”

这女子身材欣长,皮肤白皙,纤秀的面孔上闪动着一双金色的眸子,目光流转如同双月垂影,头上梳了两个环髻,穿着一身水绸衣裙,此刻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捂着被打伤的手臂,一条撕裂的袖子随着水流飘摆,宛如水中仙女,露出整条娇嫩的手臂来。众丽水村的女子中就属她穿得最好,想必地位也是最高。

秦风问道:“莫非姑娘的爹是村长?”

那女子愤怒的面孔一怔:“你怎么知道?”

秦风道:“我胡乱猜的。眼下救人要紧。”回头瞅了那些人一眼,淡淡道,“这些人罪行累累,自有天网恢恢,向他们讨还。”

那丽水村的姑娘怨愤难平,叫道:“好,您是公主派来的大人,我信你,你们打算怎么救他们出来?”秦风不怕那种邪恶的力量控制,这是所有的人亲眼所见。原本她们心里最没数的就是这种可怕的邪力,就算打败了三太子的士兵和碧游海的人,也想不到什么法子对付那种令人屈服的力量。

陈水莲不满她的态度,将一把刀丢到她面前,叫道:“浦明月,自村的男人,自己去救!你看看我们,你好意思靠别人么?”

浦明月仔细一看,才发现所有穿着盔甲的人都是沉水村的彪悍女子,不由得一怔,心道,这个算是什么大人啊。

一边几个丽水村的女孩怯生生咬牙道:“明月,我们不怕,我们也去!”有个女孩去捡地上的刀,结果没拿动,被沉水村的女人看在眼里,都轻轻嗤笑。这么柔弱,盔甲更是没有力气穿戴了。那些丽水村的女孩脸都涨红了,但是想想人家刚刚救了自己,也就不说话。

秦风对网子里的人问道:“说,还有哪些村的人要抓来?”

里面的人畏惧道:“没有了,其他村的早就抓来了。这两个村的女人最顽固,所以最后才抓的。”

陈水莲急道:“事不宜迟,我们快去救人吧!”

秦风道:“且慢,我们得搞清楚一件事。”对那些人问道,“你们如何不受那力量的影响?”

那些人道:“我们早已喝下刑国相所制的符水,据说不但可以不受影响,等到神器出来,还可以从中汲取力量。”后面有人大声道:“不要说!”但是总有人是怕死的,叫道:“我说了,各位大人,各位姑奶奶,放过我吧!”忽然那些面色一变,喉头哦哦作响,口鼻流血,从眼中冒出一些蛆一样的东西,在眼眶中扭动,样子恐怖难言,吓得四周所有的女人都尖叫起来。那些人用力抓挠自己的口鼻眼睛,甚至用力掐自己的脖子,不一会儿就死了。

有个军校光着身体,在网中哈哈大笑,叫道:“贪生怕死,你们敢背叛三太子,这就是下场。”对秦风瞪眼道,“你们不要得意,等你们见到三太子,一定会跪下来求饶的。”

秦风吐出龙珠,一道光环一闪,正是天报轮。那军校有些见识,大惊失色:“你有天龙修为?”秦风不答话,只是让天报轮的光芒罩向网中的人群。那些人呆呆望着那光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秦风大声道:“清扫战场,我们走!”

“就这样放过他们?”浦明月急道,“他们都不是人,是畜生!到我们村里将老人和婴儿都杀了!你让我杀了他们!”

秦风摇摇头:“走了。”

浦明月攥紧了拳头,对着网子里恨声道:“呸!你们这些畜生不得好死!”

众女子分发衣甲兵器,搬运物资,将伤员和小孩放到翔鱼背上,向着避难所转移。秦风带着队伍走出不远,见浦明月和那些丽水村的女子都忿忿不平,停下来对她们道:“我已经施加了报应在他们身上,他们若是该死,一个都活不了。我只是不想平添杀孽,不想让你们看到,更不想脏了各位姑娘的手。”

浦明月冷哼一声,扭头不理他。显然并不信他所说的话。

秦风皱眉,从沉水村的女子手中取过一柄长叉,向浦明月一丢道:“姑娘执意要报仇,回去便是。”浦明月若是心中不服,丽水村的人便不会老实听话。

浦明月拿起长叉,一言不发带着几个女孩子回身去报仇。秦风叹了口气,这也不是不能理解。

那些士兵原本见他们走了,当真留下自己性命,都在庆幸。忽听那军校说道:“还愣着干什么?等三太子来救我们么?”

所有的人心里都咯噔一下,三太子见了他们这副丢人的模样,只怕谁都活不了。那军校狞笑起来:“还不扯开渔网冲出去。看她们的去向,一定有安顿那些孩子和伤员的地方。等她们一去救人,我们就突袭那里。”

有人畏惧道:“这网不能碰……”话音未落,那军校一脚将他踢得飞起来,撞在钩网上。那人挂在网上,大声惨叫。那军校道,“将这些死人的尸体都丢上去!”

但是死人并不多,这时所有的人想的都是一件事,脸上都挂起了残酷的笑意,站在外围的人忽然便觉得不好。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动起手来,里面的人向外猛推,将外面的人硬生生挤到钩网上。

浦明月和几个姑娘气喘吁吁刚跑回来,忽然见到钩网里的人打了起来。不断有人惨叫着挂在钩网上,挣扎扭动。钩网被近千人冲撞挤压,登时无法保持原本的形状,整张网子被撞得变形塌落,却没有散开,只是头顶也罩落下来,随着挂在网上的人死命挣扎、拥挤,所有的人都在惨叫。忽然从那些尸体中钻出一些恐怖的蛆虫,长着锋利的牙齿,见人就咬,越长越大。那军校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他一把将一个人举起挡在头顶顶住钩网,但是近千人在拼命拥挤,他哪里能站得住,转眼被人踩在脚下,大叫起来。一条尸虫蠕动着锋利的牙齿,从他口中钻入。整个钩网里便似是一个活生生的血肉地狱,状况惨不忍睹。

浦明月哪还想报仇,扭头往回跑了几步,趴在石头下面就吐了起来。几个小姑娘都是一样,吓得手足冰凉。等到吐得差不多了,只见钩网中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死得苦不堪言,钩网里只有一些粗大如蛇的尸虫还在蠕动,但是碰到钩网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叫声,也逃不出来,很快也死掉了。

浦明月头皮发麻,强忍恶心想吐的感觉,背后亮起光壳,手臂轻挥中将苍炎播撒在网中,将那些蛆烧死。这苍炎乃是白色的火焰,在海中也能燃烧。

一个女孩轻声道:“那位大人真是高深莫测。说不定真能救大家出来。”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