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5章/共

抢夺神器

发布时间:2013-05-27 18:48

秦风借着巨石的掩护望向光柱的底部,只见数以千计的东海士兵和抓来的男男女女都中邪一样跪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微弱呻吟声,汇成一片痛苦声音的海洋。四周许多尸体,被累死、受折磨而死的男子不计其数,白骨成堆。邪光的光柱四周都是碧游门下,正在举行一个庞大的仪式,围绕着光柱,手持念珠,不停施展法力。红光笼罩着四周所有的人,又从人群中汲取着力量。

一个头戴金冠、白色战甲的年轻男子宛如一尊巨神,站在红光中央,手中拿着一颗五彩斑斓的石头。那石头像心脏一样在微微跳动,散发出微弱的瑞彩,脆弱得似乎一把就能捏碎。

一个黑袍人对那男子躬身道:“恭喜殿下!”

那男子自然就是三太子了,秦风感受他的气魄,只觉得惊恐之极。在三太子的气息面前,他便如一只蝼蚁。气魄的差距使得三太子的身影高大,若是站在三太子脚下,他连靴子的高度都比不过。之前那士兵的话,他顿时明白了。

三太子哈哈大笑:“有了这样的力量,看东海谁敢跟本太子作对!”

那刑天居士道:“但是太子还不是龙主,龙主的命格乃是先天命盘所致,要逆天改命,就需要凌驾于天道的力量。太子快将天道神器中的神格抹除,用这神器自封为神,过了今天,便是诸神也奈何不得太子了。”

“但是这神器的力量对我没用。”三太子望着掌中跳动的五彩石,嗤笑道,“什么神如此可笑,居然将这么无聊的东西称作天道。”

刑天居士道:“确实无聊。太子将神格抹除之后,自己便成神了,希望变成什么样子,便可以随心改变。”

三太子道:“好,我便要世间万物都臣服于我,我不仅仅是龙主,我要做神,我便是祖龙神后的至尊龙神!从今往后,人人都要供奉于我!”

忽然一大群人冲了进来,正是那些女子,扑向人群,悲声呼唤自己的家人,许多人望着三太子高大的身影,都已经吓傻了。陈水莲手里拿着刀,恐惧地望着三太子,吓得说不出话来,便是想逃走也不能。

三太子扭头大怒道:“贱民,统统跪下!”

所有的人便似是失去了心神一般,呆呆地跪下来,和场中所有的人一样,被红色的邪光所笼罩,发出痛苦的低吟。只有浪平拿着旗子,一声惊呼:“你们怎么啦?”

刑天居士皱眉道:“我说那些人迟迟不回,原来是宝庆公主派人来了。”

三太子道:“没用的东西,杀个女人都杀不掉,还要我亲自去动手。本太子不想背负弑亲的罪孽,怎么就这么难。”

刑天居士道:“让通天尊者亲自去杀就是了。”

三太子哈哈大笑道:“来得正好,你们都将成为本太子成神的祭品。还有你。”望向浪平,“你就做个见证,回去告诉我那可怜的姐姐,我已经成神了!”

说着将五色石高高举起,红色的邪光涌入,将最后一丝瑞彩撕碎。

秦风不顾一切冲过去,撞到那红光,便似是撞到了铜墙铁壁,无法突入。忽然无数幽魂光影发出嚎叫声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秦风顷刻间被淹没在邪光中,发出痛苦的吼叫。

刑天居士道:“好险,居然还有人不受影响。”

三太子轻嗤道:“蝼蚁罢了。”

忽然邪光中一声大吼,秦风放出元神,一道白光将幽魂光影冲散,秦风大吼道:“吾乃华龙,祖龙子嗣!”白光顿时大盛,竟在一瞬间盖过了邪光。

地上的人都清醒过来,许多人认出自己的亲人,都尖叫起来。东海士兵一脸迷茫,许多人倒在地上哭喊:“好疼,身体好疼!”

浦明月叫道:“快,护着他们快走!”背后放出金光,许多丽水村的女孩一起冲过去,和她一起结成光壳护壁,掩护活着的人带着亲人离开。但是死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绝大多数人根本见不到亲人,只能见到森森白骨和亲人的尸体。

陈水莲泪水涔涔,仰起鳍刀,向着四周的东海士兵冲去,尖叫道:“杀了你们!”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们都失去了理智,对着四周的士兵和碧游门下乱杀起来。那些士兵和碧游门下本已失去战意,惊恐中为了自保不得已与她们厮杀。

秦风惊呼道:“不!”这种痛苦、仇恨的情绪所铸就的心魔便是邪光最好的养分。

刑天居士哈哈大笑:“看,那些下等生物就是这样。”

三太子挥手一掌,秦风只看到整个天空都被遮蔽,仿佛被一座山砸了一下,整个人弹丸一样拍到地上。龙魂被迫归体,华光消散,邪光大盛。

三太子叫道:“杀吧!用你们的血来成为本太子成神的祭品。”高举手中的五彩石,那神器已经没有瑞彩保护了,整个被红色的邪光笼罩,无数红芒像毒蛇般涌动着,一丝一丝向着天道神器中涌去。

几个丽水村的少女将秦风拖到光壳护壁后,留着泪水望着场中的景象,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只有逃走。秦风挣扎着要回去,忽见浦明月泪光莹莹,在海中虽然见不到眼泪,但是却能见到眼泪中发含的荧光。

浦明月哭道:“快走吧,带着她们离开。”

秦风顿时惊觉,这些结成光壳的女孩子已经都走不了。若是她们散开,便会被邪光吞噬。维持这道护壁,也不过能支撑片刻,牺牲自己,保护同族离开。或许正是这种牺牲精神令她们能够对抗邪魔,任凭背后海潮涌动,箭石乱飞,始终坚如磐石。

秦风道:“你们走!我一定会有办法的!”

忽然一道巨大的青色龙影从天而降,对着邪光一喷,一道青光将冲天而起的邪光阻断。那龙魂盘山踞海,一爪便将地面撕裂,碧游门下正在专心举行仪式的数十人一起毙命,仪式也被阻断。

三太子一声怒喝:“什么人!”

忽然一道火光从地面裂开,这次是真的海底火山爆发了,一瞬间所爆开的一道巨大的冲击力将场中所有的人连带地面的一切都推得向四周飞溅。秦风和一群丽水村的女子一起惊叫着,被灼热的岩浆喷着向外飞去,巨大的灼烫压力下,光壳护壁也无法维持。三太子和刑天居士也都被火山爆发的力量冲得向后倒去,事出突然,五彩石忽然一跳,从三太子的手中坠落了。

睚眦的声音道:“快将我带到神器旁边!”

秦风为自己幻化出鱼翅,逆流奋力游向五彩石。岩浆裹着火红的石头激射,如何能接近得了。被那灼热的气浪一冲,幻化的效果登时消失了。秦风一咬牙,龙魂出体,顶着岩浆的灼烫拼命向前冲去。在九龙壁的龙腾九式中,有一式是火龙吐珠。秦风瞬间灵光一闪,一边用华龙元神喷吐龙息开路,一边奋力向前寻找热浪的间隙钻腾。这一式一使出,忽然在火海中便快多了。那五彩石似乎也偏偏迎着他飞来,秦风一声大喝,华龙元神舞动中开启了虚门,一道属于大罗天龙的龙息喷涌而出,浇灌在五彩石上。忽然便从那五彩石中迸发出滔天瑞彩,将所有的人都护了起来。那五彩石光芒消散,成了一块灰暗的普通石头,碎裂开来,消失在海潮中。

秦风惊异地望着保护在他身上的那道瑞彩,一种亲切祥和,仿佛在母亲怀抱中的感觉。不知为何,脑海中回想起儿时所背咏的三字经,母亲一句一句地教他念:“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一个柔和的声音对他说:“人性本善,永远都不要忘记了!”

睚眦道:“成了,印记已被我取走。”

秦风惊道:“神器呢?”

睚眦道:“那神器没用了,那位主神已经感应到自己的神器被激活,她选择将神器的力量用来保护这里的生灵,神器的神识力量已经被耗尽了。但是只要神识印记保留下来,他日便可以重铸天道神器。虽然会有一些影响,但是总比被篡改好。”

秦风急道:“那位主神,叫什么名字?”

睚眦道:“女娲。这位主神和我龙族有很深的渊源,她已经同意由我们来保管印记,直到将来还给她。”

秦风顿时明白了一切,这是与人类至亲的善神啊。秦风急道:“这么说,所有世界的新生婴儿难道会失去良善本性么?”

睚眦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但是只要重铸天道,时间不过也是天道中的一项规则罢了。主神可以忽略时间的差距,弥补误差,但是没法改变不可能的结局。”

秦风望向四周,只见海中四处都是尸体、幸存的人和巨石凌乱漂落。追随三太子的士兵和碧游门下几乎都死了,四周几个村的村民几万人只剩下极少熬下来的男子和几千妇孺,这些都可以弥补么?

一道巨大的声音怒道:“燕丹,你想连我一起杀了,是不是?”

秦风望向场中,只见一道天神般的身影徐徐落下,靠在那青龙元神上,因为气息过于庞大,人和龙魂都呈现出压迫视觉的巨大。秦风震惊得几乎要喊出声来,是太子殷洪。传闻太子殷洪的功力深不可测,亲眼所见,竟如此可怖。那青龙元神浑身罩着一重青色的麟光,轻轻游动间大海为止起伏。猛烈的火山喷发无法对青光造成任何影响,四周海水沸腾,太子殷洪却恍如不觉,只是咬牙切齿望着对面的人。秦风默默观察,那青龙元神拥有八爪!揉揉眼睛,仔细看看,真的是八爪!太子殷洪早就修成天龙了!只不过天下没有人知道罢了!

在喷发的火山对面,一团彤红的业火似乎比火山还要灼烫。随着业火徐徐落下,海水被分开,整片海域都被数十丈高的巨大业火映得彤红,火山喷发也变得悄无声息,似乎大地之威都要臣服在那力量之下。业火分开如扇,在中央现出一个和太子殷洪一样巨大的身影,九龙环绕,赤甲金冠,对着殷洪回道:“若是太子殷洪连这点香火都受不起,云蒙的气数尽了也罢。”说着将手一挥,大地轰然合拢,火山喷发被生生中止。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