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6章/共

忽然来了两个太子

发布时间:2013-05-31 10:39

整个海星沟里红彤彤一片都是还未冷却的岩浆,冒着充满硫磺气味的白烟。

殷洪道:“你倒是爱惜业火。”

燕丹道:“我这业火乃是天地间至纯,为了尽消邪煞,不得已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都焚尽了事。”向着四周望了望,见许多人未死,微感惊讶,“殷洪兄,那天道神器你毁了?那可是关系天运的重器呀。”

殷洪怒道:“是神识自毁的。若不是你乱来,怎会如此?”

燕丹哈哈大笑:“反正影响不到我九阳。云蒙若是撑不下去了,投来便是。殷洪兄的本事,我燕丹是佩服的,一定诚心接纳。”

秦风咬牙切齿,望着那人,愤怒和无力的感觉同时袭来。又是这么多人一瞬间就被杀了,而且都是些无法接受,无法原谅的理由。

忽然三太子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惊怒不已:“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破坏本太子的大事!”方才那道火山喷发其实真正是对着他,将他冲得几乎出了海面。

殷洪冷哼了一声,燕丹哈哈大笑:“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太子。吾乃九阳太子燕丹,那边是云蒙太子殷洪。倒不知道阁下是哪里的太子?”

三太子怒道:“我是东海太子尘坤!你们在我东海做什么!”

燕丹道:“这倒奇了。东海太子神涛在许多年前就死在天柱崩塌的浩劫里了。你说你叫尘坤,那应该是三殿下,什么时候成太子了?”

殷洪大声道:“东海正统乃是宝庆公主,此乃东海龙主遗诏钦定,尔不过是沐冠而猴也。”

燕丹也道:“殷洪兄,此言差矣。五皇子缙海德披四海,支持者甚重,方能当治海大任。”

三太子尘坤气得面目狰狞,叫道:“你们当我东海是什么地方!在东海中,我东敖氏族是无敌的!”说着一伸手,亮出一把方天画戟,左掌伸臂向前一握,整片水域都凝滞起来,被他的力量所左右。三太子一声厉喝,挥戟向着两人横扫。海水似有千钧之重,被长戟破开,浪开出宛如一只睁开的魔瞳,涌出无数奇形怪状的邪龙,扑向两人。

殷洪一声大喝,面前的海水被他一吼,泛起青光,荡起无数涟漪。扑向他的邪龙顷刻被那涟漪剿灭,涟漪荡漾开来,整片海域中没有一丝死角,顷刻间所有的邪龙一个不剩,不留一丝痕迹。

那九阳太子燕丹根本没有动手,只是等着殷洪出手,嘴角泛着笑意,在一旁观赏罢了。殷洪一拳击出,一道狂龙般的帝龙息从拳风溢出,在海中带起一道直勾勾的狂澜。海水鳞裂,向四周退开,久久不能平复。三太子尘坤已被击得水箭一般向天空飞起,面目狰狞中一声嚎叫,在空中聚起怒涛,托住身体,强盛的邪光从他的体内涌出,尘坤怒吼道:“都给我跪下!”

海域忽然翻腾起来,出现七道巨大的白色龙魂,周身红光缠绕,带着所有的海流都随着尘坤的手掌卷起来,在上空成了一柄红芒缭绕的巨槌,对着当中两人压下。

秦风和所有的人都被掀入空中,随着海流当头向中央汇聚。眼见那整片海域的重量都被挤压成一击,人人都要被巨大的压力压成肉饼。秦风连呛了几口水,情急中掏出定海珠,奋力灌入龙息。定海珠顷刻间撕出一块无水的空间,将四周的水定住。秦风飞速将身边的人都拽出来,落回海底,见浪平被旗帜拖着卷进海流,忙龙魂出体,将他飞速扯了出来。眼见那巨槌落下,方圆百里无处可逃。秦风一咬牙,唯有盲目相信这面宝庆公主的旗帜是不可摧毁的了,对周围的人叫道:“全都趴在地上!”

这旗子虽大,也不过是丈方的尺寸,绝无可能护住所有的人。秦风举起大旗,跃入空中,直迎向那砸落的巨槌。

相碰的一瞬间,从庆字旗上升起一道灿烂的金光,一道金色的敖龙光影怒吼,海水登时散去,巨槌化作无形。三太子所放出的七道龙魂皆反噬本体,若不是一道邪光在身前一挡,只怕他已在这反冲之力下尸骨全无。饶是如此,三太子也被那言灵之力撞得直飞出去,仰天喷血拍落海面。

太子殷洪哈哈大笑:“如何,继承言灵之力的东敖正统不可欺。”

太子燕丹赞道:“第一次见,确实不同凡响。难道你我的突然到来,都是冥冥中受到了言灵气数的影响么?”

这两人似乎对三太子不屑一顾,对秦风和周遭的人的死活也一点儿都不关心。此时海中已浮满尸体,秦风和浪家兄弟四处寻找幸存者,秦风望着满目疮痍手足冰凉,心里不停地想,这些人到底会在乎什么?人的生死,甚至天道是否沦亡,他们都不关心。

殷洪道:“你我数次交手,都不能分出高下。今天我也不想跟你多说,把那人交给我。”

燕丹摇摇头:“这可不行。”说着身后的业火中飞出一个火障形成的牢笼,里面关着一人,赫然是刑天居士。

殷洪皱眉道:“这么说,今天非得有个高下不可了?”

燕丹道:“也可以有商量。”指着秦风道,“把那个人给我。”

殷洪一怔,不晓得燕丹为什么居然愿意用秦风来换刑天居士。但他乃是极有天慧之人,自然不会上当,大笑道:“用你老婆来换,倒是可以考虑。刑天居士给你便是。”

燕丹手一攥,火牢收拢炸裂,刑天居士一声惨叫,被业火焚尽,从躯体中出现一团扭曲巨大的影子,尖啸道:“没用的,你们都将沦亡。这个世界就算再给几千年的时间,也注定要被毁灭。而我,将统驭你们!”

殷洪皱眉道:“又是一个分身。”

燕丹指着秦风眨眼道:“君无戏言,用我老婆来换,当真可以吗?”

殷洪似乎扫兴之极,破口骂道:“滚你妈的吧!”

燕丹哈哈大笑,似乎拿殷洪寻了开心才是他最有兴趣的事情,高声叫道:“好玩,好玩!”业火冲天而起,顷刻消失不见。海水被业火焚尽,顷刻间上方出了一个无水的天渊,四周海水填涌,砸得人抬不起身。普通人都似是倾巢下的蝼蚁,吓得四处躲藏。

殷洪转望秦风,秦风下意识退了一步,想到自己的身份,毕竟不是敌人,太子殷洪总不至于对他出手。当下上前抱拳行礼道:“多谢太子搭救。”

殷洪的气息渐渐收拢,身影也越来越小,终于恢复如常人,与秦风平身说话。“你是东敖才子秦风?”殷洪点点头,“不错,想不到宝庆手下有这样气机的人。你命中绝非平庸之辈,愿不愿意为本太子效力?”

秦风一怔,上来就如此直白,实在出乎意料。

殷洪倨傲道:“本太子素来不强人所难,你所不愿意说的,本太子也绝不会问。但是你跟着宝庆实在屈才,恐怕也难有发展。你道兵家之事是凭借武力修为,死点儿人就可以了事,那便大错特错了。来我这里,我会教你如何成为龙主!你与九阳有仇,燕丹已经盯上了你,跟着我,你才能活得久。”

秦风一惊,很显然殷洪早已看出他根本不是东敖氏族,而是华龙族遗孤,而且是继承了龙主之命的人,他不愿意明说,只不过是不屑于自降身份,也给他留些面子罢了。

秦风望望四周漂浮的尸体,和颤抖着的那些村民,咬牙道:“太子殿下,这不是一点儿人命!”死在这里的,今天至少有五六千人,以太子殷洪的功力,如果他愿意是可以阻止的。但是他根本没有关心过。

殷洪不怒反笑,望着秦风,深沉道:“我像你这般修为的时候,也跟我父皇说过同样的话。时至今日,才知道感叹。你不愿背叛宝庆,很好,我这未过门的妻子虽是女子,却颇有雄心。她要你来东海做什么我是知道的,这便去吧,莫在东海久留。若是回到云蒙改了主意,随时来找我,我自会关照于你。”

说着,太子殷洪转身便要离去。

秦风忽然高声问道:“敢问太子,太子方才说从来不强人所难,不知道迎娶宝庆公主,可是她心甘情愿?”

太子殷洪颇为意外,回身看着秦风,若有所悟,却没有发怒,反而似是好笑一般哈哈大笑起来,连声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秦风却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太子殷洪的涵养好得令他不得不承认失败。这个人不会冲动,不在乎得失,聪明得令人无法揣摩他的心思,修为强大得难以想象。或许激怒太子殷洪,不是一件聪明的举动。

太子殷洪沉声道:“我提出迎娶宝庆,不过是为了给出兵东海有个借口。这正是宝庆希望的,她因此不会反对。但是其实,我并不是很在乎这门亲事,这一点宝庆也很清楚。如果你愿意为本太子效力,他日收复东海,我可以解除与宝庆的婚约,随她高兴,我也高兴。大家开心,有何不可。”

他声如洪钟,但是听他言下之意,似乎对东海这点儿地盘的占有欲并不是太强烈,反而对延揽秦风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殷洪道:“天下沧海桑田,何其脆弱,帝统江山,放眼太虚,不过是社稷尘埃尔尔。”

秦风能隐约感得到,他们所在乎的层面,根本就不是争霸天下。天下不过是个附属物,是个工具。若是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天下给谁都是一样。但是这个话,他再也不敢问出口。

太子殷洪道:“你敢问出这个话,我便要奖励你。”说着随手丢出一本秘籍,落到秦风手里,“你如今的修为,武修实在太差。瑶光派出来的,都是这个毛病。这是我云蒙皇族的秘典,练了对你大有好处。”

秦风见那秘籍上写着《帝龙武经》的字样,心里砰砰直跳,这莫非是只有皇族才可能看到的秘籍么?抬头看时,太子殷洪已经化作一道青光龙影,消失不见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