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7章/共

龙主之道的答案

发布时间:2013-05-31 16:20

秦风这才松了口气,拿着手里的秘籍,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太子殷洪为什么肯如此下本地笼络自己?是因为宝庆公主,还是因为九阳太子燕丹对自己感兴趣,导致他也感兴趣?或许两种原因都有。收起书和庆字旗,秦风返身查看四周的情势。

此时海底已然面目全非,海星沟整个被岩浆填满,沟不见了,但是更像是个巨大的海星。争斗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巨大的坑洞疤痕,每隔几百米,便有几个幸存的人,三三两两挣扎着站起,仍未能镇定下来,面容惊慌不已。发觉亲人惨死,人人悲愤痛苦。

陈水莲和浪家兄弟花了很大的力气,让所有的人都先到避难所集合。所幸避难所在海星沟偏僻之处,没有受到太大影响。那些留下看护的女人吓得半死,但是总算护得儿童和伤员安全。没有再添亡魂。清点之下,人人骇然。四周的村寨均被碧游门下带领三太子的军士抓捕,全部人口约五万人如今活着的只有不到三千的妇孺,青壮男子加起来都不到一百人。

这些男子原本极为强壮的体格,如今都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被救出来的时候话都不会说了,吃了些东西,休息了大半日,才有人能勉强说话,所说的情况当真是令人发指。

原来有的村子一个月前就已经被抓来做工了,一开始只是找一些青壮,还说会给工钱,半哄半骗,叫了一些村里的男人进去,之后便是强征硬抓。而被抓去的男人在三太子的邪术面前中了邪一般拼命干活,去挖掘天柱遗迹,在下面不停寻找神器。他们其实是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只是从灵魂深处感到畏惧,身体意识都变得不受控制,只是在极度的恐惧中没命地干活。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准备什么食物给他们,先累死的人就会变成食物,这就是四处都是白骨成堆的原因。年纪大的老人自然是很快就累死了,接着就是体质较弱的,一个村接一个村不停有人被送进来。忽然有一天,居然女人和半大的孩子都开始被抓来了。那些人自然更是撑不了几天就死了。

秦风听得咬牙切齿,可惜三太子居然趁乱跑掉了。本以为要了他的命,谁知并非如此。而殷洪和燕丹这两位太子又太过奇怪,完全不在乎三太子的存在,竟让他逃走了。他们要杀三太子的话,难道不是举手之劳么?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他们还要留下三太子的性命,让他祸害苍生?

那些男子躺在地上,眼中都是仇恨的光芒,声嘶力竭道:“我要报仇,报仇……”若不是被强烈的仇恨支撑着,可能也早没了求生的念头。

四周都是女人在放声大哭,特别那些丽水村的女孩,性格相对比较柔弱,有个小姑娘道:“爹,娘,留下我一个人还有什么意思,让我也死了吧!”这话一出,四周顿时哭成一片。

忽然陈水莲擦干眼泪,恨声道:“不许哭!谁都不许哭!”悲痛的感觉若是开了闸门,便止不住了。陈水莲将那些想哭的女人一个个揪住,打她们的耳光,威胁道:“谁也不许哭!我们已经够惨了,你们还要哭得人难过!把小孩看好,把受伤的人照顾好!死?现在死是最容易的事,谁还不要脸说什么想死?浦明月,你想死,先把你们村这些没用的女人管好!”那些温良柔弱的女子被她一吓,反倒是都坚强起来了。

秦风叹了口气,这一夜简直是在地狱里度过,四处派人去村里拿可用的衣物被褥、藏起来的食物、药物,那些村里又怕尸体产生瘟疫,又怕被碧游海的人抓住。三太子跑了,碧游海的人许多在宫里并未过来,这时候很可能都已经丧心病狂,都是潜在的危险。

浪平仔细盘算了一下,愁眉苦脸道:“我们怎么活啊?钱财、食物基本上都被抢光了,幸好还有一些海田有些可吃的东西采摘。但是之前不过是沉水村的少许妇孺,如今这么多人是养不起的。”其他的村相比沉水村被祸害得比较彻底,基本上什么都不剩了。

敖福道:“一下子安顿三千人,还都是妇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最麻烦的还是,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地方。如今的东海,到哪里都不安全吧。”说着望了望秦风,对其他的人使了使眼色。这是朝廷才有能力办的事情,能在上面说话的人,如今就只有秦风而已。

陈水莲和浪平交换了一下眼色,都下定了决心。还未答话,浦明月冲到秦风面前,噗通跪倒,磕头道:“大人,你是公主身边的大人,带我们走吧,叫我们上刀山,下油锅,我们都去。丽水村毁了,我们这些女子家破人亡,活着也没意思了,只求能为父兄报仇!”

丽水村的女人柔弱得很,陈水莲本想讥笑,但是见到浦明月眼中都是坚忍之色,想起之前许多人能活命全靠了丽水村的少女们结成光壳连璧,便不说了,跟上来道:“大人,我们沉水村也是一样。”

她们一表态,四周的能做主的人都出来跟着道:“我们都是一样!”

秦风正在思考这件事怎么处理,老实说,几百人好说,但是几千人就不一样了,他并没有把握说服宝庆公主。毕竟宝庆公主如今的状况乃是寄人篱下,卫队都是并入东海卫编制的,自己是不是有这样的权利还不好说,这个头一开,很可能所有的难民都会蜂拥而入,云蒙国境不可能允许难民入境,堰城是容纳不下那么多人的,何况都是妇孺。忽然被人一跪,秦风慌了手脚,浑身都不自在,何况都是大姑娘。

秦风心道,这么多姑娘跪着求你,不答应绝对不是男人,咬牙道:“好!我尽力而为!宝庆公主一定会收留你们的!”

所有的人原本忐忑不安,闻言顿时跪倒一片,大声叩拜道:“大人万岁!宝庆公主万岁!”

忽然庆字旗哗啦一声打开,上面的庆字亮了起来,光芒大作。秦风一怔,起风了么?不对,海底有暗潮?也完全感觉不到。但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感忽然透过旗帜,传达到了他身上,令他感到消耗的气魄渐渐充盈。这旗帜在吸取人群的力量,弥补在之前剧烈损耗?秦风一惊,难道这同样是个邪物么?但是看所有的人似乎都和他一样充满了斗志,气力都在恢复,连那些受尽折磨、灵魂都已疲惫不堪的男子都爬了起来,似乎心灵的伤痕已经得到了修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敖龙言灵之力甚至可以影响到这么多人么?应该不是的,这不太符合言灵的概念。

秦风想起方才所见到的太子殷洪和燕丹,这两个人的强大远远超出一般高手的概念,在世人面前,他们就是神,不折不扣的神的感觉,令人想膜拜。他们的力量从何而来?为何殷洪说,要教他龙主之道?宝庆公主为何又偏要他执旗来碧游海?这种单纯折辱对手的行为有意义么?

秦风脑中灵光一闪,这便是龙主之道的答案!

宝庆公主和太子殷洪之间的差距并不只是修为,龙主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受到万民膜拜。但是宝庆公主作为女身,东海民众对她的敬仰不够,她也并没有完全掌握龙主之道。龙主之道乃是秘传,天柱崩塌时候八部天龙便是八位至尊龙主,随武皇力战而死,没来得及完成道统传承。九黎当中真正掌握了龙主奥义的,只有当时已经比较年长的赤帝和青帝而已,其他的龙主都差了一截。最不幸的便是东海,虽然东海龙主敖广乃是一位可以与赤青二帝相提并论的强者,但是太子神涛当时死于浩劫,后继无人。东海长期处在皇储不定的情况中,宝庆公主出生并展露才能的时间都比较晚了,没有足够的威望。

秦风伸手摸着旗子,不会错,这面代表着宝庆公主身份的旗帜正在吸取从民众中真心散发出的感激、崇敬之情,这种感情非常强烈,因此能够强化加诸在旗帜上的言灵之力,并转化为强化拥护者气魄的力量。龙主虽然依旧模糊,但是这一点至关重要,所以宝庆公主要他去挫败碧游海,将碧游海的旗帜毁去,将庆字旗插上,这样由此产生的敬畏就会使她强大起来,使其他太子的力量削弱。

秦风心道,宝庆这个女人,为什么不能跟他明说呢?怕他看不起她么?同时也有些纳闷,为什么现在联系不上了?

秦风道:“按照这个旗帜的样子,缝制一些同样的旗帜。我们这就去踏平碧游海!然后我们过个新年!”

当下众女子齐声答应,丽水村的女子原本就很擅长女工,很快就收集了布匹,原样缝制了旗帜,只是尺寸比较小罢了。将余下的伤员、幼童安顿好,纠结了一支两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着碧游海的总坛开去。

敖福跟在秦风身边意气风发,这次跟前天来时可不一样了,这是两千多人的队伍啊,虽然大都是女人,但是已经经历过残酷战争的女兵了,高举旗帜,浩浩荡荡。还有一百名精壮的东海汉子,这些汉子虽然伤痕累累,但都是经历过残酷折磨的强者,可以说,碧游海最精壮的男子都在这里了,一个个鲸背螯掌,凶悍无比。秦风已经指定这些人由他来指挥,他将这些人仔细分组,分配武器、盔甲,没有将所有的男子编在一起,而是将人拆开,将每个伍编入一名男子作为伍长,这样就可以提高每个伍的凝聚力。男人为了保护女人会发挥更凶猛的力量,相对也比较容易沟通,而那些女人之前都合作过,比较有以伍为单位的战斗经验,也可以比较快地让这些男人适应,改去单打独斗的习惯。

秦风看在眼里,虽然是临时编制,但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样很好啊。这个敖福脑子很快,为人很敏感,原本是个人才,但是一直没有熬出头,是因为许多原因吧。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