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8章/共

踏平碧游海

发布时间:2013-05-31 16:22

碧游海位于海星沟北部五十里,用不了多久就走到了。

能够被称作四海圣地之一,碧游海自然有它厉害的地方。通天教称霸一方,汇集了大量能人异士,其弟子也大量在四处成为名士。作为国界上难以管束的恶地,一方面藏污纳垢,一方面却吸收了许多人才和绝学,向四方势力广输弟子,或许便是碧游海最大的特色了。不管你在外面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大不了逃回师门,谁也拿你没有办法。所以碧游海的人都特别狠,所修炼的也大都是狠毒的功夫。同样修为的两个人打起来,因为碧游海的招数更不要命、更狠毒,所以往往都是碧游海的人会赢。

经过坎坷难行的裂谷,一片碧绿如同翡翠的美丽海域出现在眼前,天柱崩塌之后所建立的一块海中乐土,令所有的人都眼前一亮。没有了狰狞的鱼类,取而代之的是生机勃勃的美丽海水,各种珍奇的海兽。一座岛屿出现在眼前,平缓的地势逐渐上扬,一道石阶从海底像天梯一样一直延伸到目光看不到的高山顶端,当真是通天的阶梯。从海中望去,整座岛屿便是一座通天的海底山,海面上面便是一座巨大的天台。四周的环境都无比恶劣,碧游海的教坛周围却是如同仙境。水龙游弋,亭台、牌楼布满海底,金碧辉煌。碧游门下过得都是神仙般的日子,奴役着许多从四周村里抓来的美貌女奴。这些女子世代为奴,大都连自己原本是哪个村的都不知道了,只知道自己是碧游海的宫女。原本也有许多男奴,但是三太子这一闹,都送去海星沟挖神器了,都死在里面,没有活着回来的。

浪平恨恨道:“听说碧游海修建这石阶和宫殿的时候,便从我们村中抓了许多人,说是凡人对教尊应有的尊敬,还强迫所有的人信教。我们每年都需要缴纳五成的所得,还有保命珠,才能保得平安。若是有人逃走,留下的人还会遭到报复。”

秦风想起封神演义中曾经有个碧游宫,便是支持纣王的仙门中大反派,首领便是通天教主,心生疑惑,心神默默通过灵虚境向睚眦问道:“老祖宗,这个碧游海的人,和洪荒的碧游宫有渊源么?”

睚眦道:“我也颇为疑惑。要说碧游宫,那可了不得,通天教主有很多名讳,是盘古开天以来便存在于太虚中的大罗金仙,七上神之一,意志影响到无数世界。在洪荒中更被尊为道门三祖之一的灵宝道君。但是我父祖龙神乃是镇守天道之龙神,地位凌驾七上神之上。龙荒乃是龙族诞生的纯世,祖龙神至高无上,不该有七上神的信徒出现。”

秦风道:“但是如今的世界,对祖龙神的信仰已经因为天柱浩劫而失去了,着实没有什么信仰可言。”

睚眦叹息道:“天柱崩塌,崩塌的何止是天道啊。去看看吧,若是外神欲趁虚而入,便是不义之念,对我龙族而言便是邪神,理当灭之。”

秦风大致明白了,灵识退出,带着队伍沿着石阶大摇大摆沿着石阶行去。刚一接近,四周便有许多碧游门下冲了出来,将队伍喝住。

“你们是三太子的人?”为首的是个形容猥琐的老者,独眼中露着凶光,望着他们手里的庆字旗,顿时一怔。

浪平将大旗一举,叫道:“你眼睛瞎了么?我们是宝庆公主派来收复东海的!”

陈水莲似乎认识那碧游海的独眼老者,高声叫道:“老混蛋,你还想作威作福,便是自寻死路!”

浪滔立刻跟在后面摇旗呐喊,大吼道:“对,老混蛋,自寻死路!”

有人看出了蹊跷,对那独眼老者道:“护法尊者,都是女人,都是四周村里的女人!男人没几个。”

那独眼老者眼中凶光大作,一道漩涡随着他手掌扬起泛起毒光,向着队伍撞来。那漩涡顷刻间由小变大,里面漆黑一片,一只鲸鱼般大小的海兽被吸了进去,顷刻间变成白骨,搅在漩涡中。

浪平吓了一跳,碧游海在他们这些村民的心里毕竟残留着难以磨灭的恐惧。陈水莲一把夺过旗子,叫道:“我来!”

这面旗帜的威力她已经见识过,所有的人都坚信这面旗帜拥有至高无上、不可摧毁的威力。陈水莲举着旗子就朝着那毒水漩涡冲去,顷刻间被漩涡吞没。

所有的碧游门下都看傻了,这毒水漩涡一出,人们从来都是见到就跑,没有见过有人居然反而冲进去的。只见毒水漩涡中爆出数道金光,一条毒龙光影在里面发出惨嚎,被金光冲得四分五裂,毒水漩涡轰然炸裂,对着碧游门下迸射过去。那独眼护法七窍流血,这一招乃是他用元神练就,被言灵之力反冲,直接震裂了他的元神。

陈水莲高举大旗哈哈大笑,叫道:“兄弟姐妹们,新仇旧恨一起算,杀了这帮畜生!”

顿时杀声震天,秦风还没挥手,四周的人早就对着碧游门下杀去。秦风暗道,这些村民毕竟是没有受过严格的训练。不过这倒是省事,不用说话就杀上去了。碧游门下人再多,对于一个帮派而言,一千多人已经是极限了,在海星沟死了很多高手,这时候被两千村民剿杀,领头的护法却忽然死了,几个核心弟子都被言灵之力反噬,登时大乱。

秦风叫住浦明月,说道:“就劳烦姑娘带人放火吧。”这在海中放火的事情,一般的人还真做不到。浦明月叫了几个人,都放火去了。虽然她们法力不高,火苗不大,但是火这东西自己会变大。从山下烧起来,看看山上的人怎么呆。

秦风带着一群人沿着石阶踏上海面,金色的阳光洒落,方才感到一丝温暖。碧游海的水域阴寒,周遭环境险恶,这两日却似是熬了两年一般难受。

望着岛上,秦风惊呆了。

只见整座岛屿一片凌乱,四处都是焦黑的尸体,但却不是他们放火烧的,而是早就被人烧了。通天教坛曾经金碧辉煌的屋宇已经变成断壁残桓,砖石碎片散落在岛屿上,总坛的火焰还未熄灭,整个山头都成了一座火山,在熊熊燃烧,但是却没有烟冒出。

一块巨石在石阶上燃烧,似乎是从山头滚落,原本是大殿的基石。秦风惊骇地望着那石头,这巨石没有任何可燃之物,为何会熊熊燃烧?

浪滔瞧得惊讶,引海水对着那巨石一喷,忽然整块石头烈焰腾起,轰的一声,火焰向四周炸开,吓得所有的人都转身逃走。那巨石便似是被浇了汽油,反而加速燃烧,顷刻被烧成焦黑的一团,碎裂开来。

敖福畏惧道:“这,这是天火。”

秦风顿时想起九阳太子燕丹所施展的火术,不禁面色苍白,这是什么火?只消被这天火带上,那是必死无疑了。五行生克的道理,对天火根本不能适用。想着从地上捧起一些泥土,向着那燃烧的石头撒去,果然,火焰根本不灭。秦风又想了想,打开一道虚门,将燃烧的火石抛入虚空,一瞬间再取回来。那石头上的火焰终于灭了,看来也只有混沌虚无可以熄灭这样的火焰。取回的石块颜色漆黑,秦风愕然发现,这石头成了煤炭,若是在地球,这将是多么令人惊恐的现象,在燕丹的天火面前,一切的物理规则都不成立,元素序列都被改变。

究竟发生了何事?望向岛屿上,已经没有一个活人。秦风忽然想起,太子殷洪和燕丹是凑到了一起对东海三太子猝然发难的,这么说,碧游海实际上是受到了他们二人降下的灭顶之灾。通天教,一个屹立于天下并称十大仙府的强大教派,就这样被毁灭了?仅仅是因为某位太子的忽然驾临?但是,又是什么事情吸引了他们的兴趣呢?对天下人的死活都不是很关心的他们,为什么会横扫了通天教派?

秦风只觉得怀里那本《帝龙武经》重逾千钧,也许,龙太子们的变态只有这本书可以给他解释吧。那么九阳赤帝和云蒙青帝一旦发怒,又该是什么样的恐怖?

通天教的大火忽然熄灭,毫无征兆,也毫无缘故。这似乎比奋力熄灭火焰更令人毛骨悚然,反而吓得人人都尖叫起来。秦风咬紧了牙关,只有亲眼见到了殷洪和燕丹的可怕,才会明白龙太子是多么恐怖的存在。龙荒没有龙神之外的神明,那便是因为龙主和太子便是活生生的神啊。

秦风回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所有的人都吓得跑回了海里,似乎海水里才是安全的地方。

秦风淡淡道:“天火在海里烧得更旺。”一句话又吓得众人连滚带爬逃上岸来。

整个通天教都已经被焚毁,没有一个活人。秦风带着人四处查看,很久之后才确定了通天教被毁灭的事实。但是通天教主和许多教中高手并不能被证实死亡,抓到了一些残留的弟子,审讯后得知,便在一天前,殷洪和燕丹忽然降临,毫无理由地打了起来。其实通天教与其说是被他们毁灭的,不如说是他们打架被殃及的结果。通天教主因为干扰了他们较量而被击成重伤,带着几个弟子逃走了。但是具体的缘故,就不得而知了。秦风曾见到他们抓捕刑天居士,但是又说这只是个分身。可是这些由来,这些漏网的外围弟子完全不知情。他们不过是漏网之后,觉得灾难已过,想要盘踞海下,继续统治碧游海过神仙日子,等待教尊归来罢了。

望着那些漏网之人被众村民愤怒地一个个杀死,秦风摇了摇头,这些人死有余辜,但是接下来又如何是好。

秦风将庆字旗亲手插在通天教坛前,一道敖龙金光直冲霄汉,整片海域为之一震。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这是他们的胜利,这些夹缝中求生存的可怜海民的第一次胜利,了不起的胜利。和秦风不一样,他们对于命运第一次有了希望,是这面旗帜给了他们希望。

东海龙佩中忽然传来了宝庆公主的声音:“秦风!”

秦风一怔,宝庆公主不高兴么?听起来这声音有些咬牙切齿。秦风道:“公主,秦风不辱使命……”

宝庆公主怒道:“你好,好个不辱使命!”

秦风怪道,怎么宝庆公主好像是差点死了一般的感觉。秦风望着身后的人群,想了想,为了这些人,就算是在宝庆公主面前丢些尊严也没什么。当下单膝跪下来,恭顺道:“公主,这些东海的村民已经无家可归了……”

话音未落,宝庆公主怒道:“你自己看着办!”

说罢就没有声音了,秦风心道,为何宝庆公主会如此喜怒无常?究竟又是哪里惹到她了?之前明明有点儿相互信任的感觉了。不过既然她说让我看着办了,秦风胆子一大,心道,管她死活作甚,眼前的人才重要。当下对着人群道:“奉宝庆公主令,由我便宜行事了。大家收拾一下,都跟我走吧!”

当下人群中欢呼声一片。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