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9章/共

宝庆公主受伤了

发布时间:2013-05-31 16:25

秦风命人查验物资、人员,足足花了一周的时间。这段时间,却是新春佳节。

在丽水村临时搭建的避难所,聚集了方圆数百里所有受难的民众,居然除了之前的人外,又有几千人逃了回来。原来还是有一些人像浪家兄弟一样躲了起来,躲过一劫。此时盘点总数,赫然有近万的民众,其中八千多都是妇孺,不足一千精壮男子,但是这些人都是精壮之极的东海大汉,说得惨一些,不够精壮的都死了。三太子一场法事,就让数万人成了生魂祭品。但是灾难之后,这一片水域似乎渐渐恢复了正常,戾气散去,不似之前充满了险恶的感觉。可是三太子和通天尊者未死,碧游海早晚回到通天教的威胁之下,东海不彻底终结战乱,这一片地方是不能呆了。这一万人如何安置,便是个大问题。

敖福却是没有回家过年,始终陪着秦风和满地的难民,表现出了无比的热情。此时任务达成,已然没了送命的危险,他也就不怕了。从通天教居然搜出来大量的财宝,虽然都被秦风拿走,但是给他的赏赐也不少,他就算是跟贫困告别了。秦风说得明白,这是安家费,近期这么多人如何活下来全靠这笔钱,因此大家都没有愁云惨淡,只是忧伤中安葬了死难的亲人,收拾家当、粮草,准备迁徙而已。

丽水村的人最多,因此选择了丽水村做据点。沉水村和周边各村的物资都被带来,还有大量的翔鱼、水鲸。水鲸无法离开海域生活,只能卖掉了。这对于许多村民来说是个心痛的事情,但是也没法子,集中交给了浪平带去东海腹地廉价销售。浪平还带有一项特殊使命,就是把宝庆公主的队伍解放了碧游海的事情大加渲染地昭告天下,这样就可以使得三太子的声望降低,重新奠定宝庆公主的声誉。

在丽水村中,在翔鱼的幽光下,秦风过了一个海族难民营的难忘新年。究竟是如何难忘,可能对于生活在幸福中的人来说是没有办法体会的,但是秦风知道毕生都不会忘记这个新年。就算是海山移位,世代更替,他都不会忘记。

一周后,浪平带着钱赶了回来。所有的人通过秘密传送通道前往堰城,在庆栖海的外围偏僻水域得到了一块定居地。虽然离城很远,地处偏僻,可以说是最穷苦的一块水域,但是对这些边民来说,那里就是天堂了。水域是浅水,赋税也没有“保命珠”那么血淋淋,可以见到美丽的堰城风光和陆地的贸易,一切靠自己对他们来说反而等于是恩典。

终于搞定一切,秦风去向宝庆公主交差。

宝庆公主召他去寝宫,却不肯见面,隔着一道帘幕,远远候在屏风外,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秦风也不意外,施礼道:“还望公主信守承诺。”

一个信封由女官捧过来给他,却不是认识的人了,乃是新入宫的,对秦风眼神冷漠。

秦风道:“多谢公主,东海难民都是公主最忠诚的子民,还望公主妥善安置。不知……”

那女官面色一变,大声呵斥道:“大胆奴才,还不速速退下。”

秦风本想多问几句,但是见女官的态度,似乎宝庆公主正在气头上。反正密信到手,就算宝庆公主不管那些难民,他自己也有能力安置的。他早就有了打算,去找玉白大少爷,他正准备开发的沿岸的许多产业很缺人手,对于这么多低廉优质的人力,他一定会很感兴趣的。要用钱,他也是不缺的。

打开信封,只见里面不是纸张,露出一抹淡粉,秦风一怔,怎么会是一块罗帕?轻轻抽了出来,只见这块罗帕非常考究,绣着一些类似与蕾丝花边的精美边纹。那花纹似乎是某种鸟类,但又不像是凤凰。实际上龙族文化里用到鸟类的花纹的地方可以说少之又少,因为那是异类,而且并没有尊崇感在里面。但是这个花纹毫无疑问是个鸟,而且是凤凰或是孔雀那样的大鸟,看上去非常尊贵威严,是某种有敬仰力量的图腾,绝对不是随便绣制的图案。在罗帕的一角上,用金线绣着一行细细的文字:“绮罗天”。

秦风原本满腔仇恨都被这锦帕搅懵了,宝庆在这个事情上是不会骗他的,“绮罗天”应该就是他想要知道的名字,莫非是个女人么?

秦风很想转身闯进去对宝庆公主问个明白,却见到霸天彪迎过来,拦住了他。霸天彪皱着眉头私下跟他说:“公主受伤了,差点儿挺不过来,你不晓得么?有什么事改日再说吧。”

秦风愕然:“怎么会?她又没出门,遇刺了么?”

霸天彪摇摇头,要是再有刺客闯进来,他还用干么?自己死了去就是了。霸天彪道:“言灵仪式出了问题,就连举行仪式的术士都死了大半。公主昏迷了两日,偏偏赶上过年,可把我们折腾惨了。”

秦风一怔,言灵仪式出了问题?怪不得都无法与宝庆公主取得联系。但是言灵之力还是正常而且强大啊?

霸天彪道:“那都是皇家的秘密,咱就不清楚了。总之主子现在还很虚弱,说话都不容易。之前主子有交代,那些东海难民我会帮你安置。这几天,就不要再让主子伤神了。”

秦风叹了口气,只好将心中的疑惑放到一边。自从在东海见识到殷洪和燕丹的可怖,先前修为上取得的惊喜和自信都土崩瓦解了。有大罗天龙助阵又怎么样,有玉玲珑帮忙又怎样,他的修为连一位太子的一根手指头都抵挡不住,何谈对天下最强大的龙主九阳赤帝去复仇。太子燕丹若是将天火放在他身上,他便除了落荒而逃、遁入虚空别无他法。

和霸天彪简单说了事情的经过,说到三太子尘坤居然跑了,两个人都一起叹气。殷洪为什么不杀尘坤,反而放走了他,只能用天威难测来解释了。

秦风便交了令牌,回玉龙宗过年去了。

这几日就在各种昏乱里度过。

新年期间,云蒙四处张灯结彩,玉府更是热闹非常。但是年夜过后热闹已经变少了,许多侍女、佣人初二都要回家去看望自己的父母兄弟,就连专门伺候他的俏丫鬟雨荷都跟他告假回家去了。所以秦风归来之后,玉府相当冷清,玉玲珑和玉珠都见不到。玉府上下探亲访友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便是玉珠都要依次去给长辈拜年,没有时间陪秦风了。

秦风反倒觉得松了口气,安置难民是一件很耗费精力的事情,但是好在玉白大少爷还找得到,采办上面给了他许多人手和帮助。玉白大少爷对于廉价的劳工总是感兴趣的,答应等新年过了给这些妇孺找些差事,这样就帮了大忙了。

秦风看了《帝龙武经》之后,疑窦丛生。这本书所说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颠覆《息念诸法龙经》,和瑶光派的经典背道而驰。从第一页,秦风就已经看不懂了。那上面说,以“威”铸“场”,以“场”炼“狱”,以“狱”成就帝龙之息,以帝龙之息化武功。坦白的说,没有一句话他能看懂。即使以目前的修为、对龙族修炼之法的领悟,也丝毫都不明白。看来武修和文修的差距实在太大,根本不是一个系统。这件事逼得秦风甚至起了偷偷混进宝相书院去学习武修的念头,但是很快就打消了。

想要找玉玲珑求教一下,却是死活见不到大小姐,听说了是去祭奠先祖了。新年这样的吉庆时刻,却是一个熟人都找不到,秦风觉得意外之极。

想来想去,便只有向老祖宗求教了。

秦风向睚眦阐述了当前的种种困惑,为何殷洪和燕丹可以强大至此,武修又是怎么回事,谁知睚眦对于如此“基本”的理论并不熟悉,因为这都是后代子孙所创造的武学,它不屑于考虑那些下等的问题,对于如何定义的更显得极不耐烦。若是有一万个世界都有这个典籍,那便可以有一万种定义和名字啊,它如何可能会关心。问了一圈,反而睚眦对宝庆公主的言灵之力很感兴趣。

睚眦对秦风说:“聚望成狱,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怎么称呼其本质都是一样。一国之道,如何能跟创立万宙的天道相提并论?你现在觉得可怕,不过是属于未开悟的螟蛉才会有的感受罢了。你胸中有天轮宇宙,何以对这样的微末伎俩感兴趣?还是尽快掌握天龙上乘境界才是正道。”

但是对于言灵之力,睚眦的兴趣则完全不同。

“这是近似于制定天条的力量啊。”睚眦仔细回忆道,“听闻祖龙神每一次创立一世,都会埋下一条言灵血脉,作为龙神使者,代天宣道。与华龙血脉不同,言灵之力仅有一人一脉相传。究竟祖龙神的用意如何,我并不是很了解,须知祖龙神的境界还要高于我。我只知道,这条血脉可以暂定天条,也便是‘言灵’的真实本质,代价便是施法者需要以自身的性命来衡量。那个小姑娘还没有什么能力发挥言灵的威力,所掌握的不过是一知半解的皮毛罢了。真正的言灵威力,那是宛如祖龙神降临的天威,可以决定一个世界的命运,一切凡人都不可以违拗。”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