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0章/共

难怪公主会发火

发布时间:2013-05-31 16:28

秦风隐约听懂了,皱眉道:“那么说,便是言灵如果规定了一件事,便可以无视创世的规则?”所以言灵如果规定“旗帜不可摧毁”,那个旗帜便无论如何都无法摧毁,因为这是暂定的天条,无视一切法则。但是这需要宝庆公主用自身的性命来做担保,有什么问题么?

秦风忽然一惊,急问道:“这个以自身性命来衡量是什么情况?”

睚眦解释道:“如果是比较符合创世法则,那么所付出的代价就甚小。比如说天道原本规定火不能无尽燃烧,那么理应熄灭,言灵也说理应熄灭,那就毫无问题。但是若说火无源而燃,不可熄灭,那么便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要死人复生,那便更不是一个人的性命可以担保,哪怕再强大的龙神使者也做不到。因此言灵并非万能,否则岂不是完全等于神威了。像你所说,如果要用言灵之力保你‘不老不死’,几乎是不可能的,那所需要的代价远远高于无生命的‘旗帜不可摧毁’,因此宝庆也算是聪明的做法了。”

秦风满头大汗,宝庆公主为何发火,他此时已经明白了。临行前宝庆公主说得很清楚,要他直奔碧游海,插旗便是。谁知遭遇三太子尘坤,他们用这面旗帜当做挡箭牌,挡了也不晓得多少次。其中最大的打击甚至有数万生灵献祭的天道神器破灭仪式,外加尘坤的一击,宝庆公主事先一定没有想到会遭遇这么大的纷争,因此言灵消耗了她极大程度的本命,几乎承受不起死掉了,所以一施加言灵仪式,宝庆公主便陷入昏迷,若不是有许多术士帮她一起承担,只怕当时便要没命了。直到后来成功吸取了一部分人望,才过了生命危险醒过来。所以在东海期间,他都没法和宝庆公主取得联络。

秦风心中略带歉意,此时宝庆公主跟他说的,只需要直接去把通天教坛的旗子毁了,将庆字旗插上的涵义他已然懂了,如果只是那样,他定会安然返回,少生事端。居然遇到三太子做那种以村民献祭的邪恶仪式,这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啊。

秦风暗道,不晓得宝庆公主什么时候能消消气,下一次对她好一些吧。

睚眦说道:“你只要努力修为,达到大罗境界,便不再是凡人,更可以借用祖龙神的大能。族人复生便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明白了么?”

秦风点点头,便在睚眦的指点下继续修炼。在睚眦的气息下进行修行虽然很累,但是修炼一天的收获便可以等于好几天。加上有睚眦护法,不用担心出现什么问题。

除了接受老祖宗的超前指导之外,秦风倒也懒得四处乱走。最近获得的进境太多,根本无瑕消化,正好趁这时好好温习。老祖宗的教导太超前,让人没法理解。没法子,秦风长着一颗凡人的脑袋,和大罗龙神之间所差距的不知道是多少层的境界。睚眦不屑于了解的,对他来说却是必须跨越的障碍啊。

谁知不温习还好,一静下来,便想到了无数的问题。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反思下来,最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那就是气魄修为要如何运用。什么都要练,虽然和玉玲珑合修的时候很多感悟都可以直接得到,但是没有练过,便根本不能透彻掌握。而他落下的空缺实在是太多,一纠结起来就没完了。

秦风也不禁哭笑不得,或许其他的龙族修炼的时候要达到他目前的境界需要几千年也说不定,但是他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玉珠这个年纪的孩子所需要掌握的课程上面。

无意中瞥见自己的行囊,秦风想起曾经捡了陆家兄弟俩本非常粗糙的武修教程,心中一动,那是武修课程的基础,既然看不懂《帝龙武经》,或许看看这种基础的《武经》却会有帮助?当下拿了出来,打算随便翻翻。

只见那粗陋的封面上印着两个大字:《武经》。这可不是玉珠她们用的夫子亲传的宝卷,只怕是地摊上都有的廉价货。

秦风翻了一会儿,看了进去,忽然觉得非常入迷。这书是武修的基础,最为粗浅,虽然《帝龙武经》中所提及的大量概念都没有提及,但是却最为适合他这种本末倒置的人。书里说了两种最基础的行气修炼方式,一种是如何利用气魄修为来增强体质,一种是如何释放气魄到体外,形成防御或是攻击,乃至运用气力来使用武器的正确方法。

秦风看得天昏地暗,这就是他最缺乏的知识啊,原来一直就在身边丢着。

如今《武经》当中所说的“最难最难”的关键,那些不停修炼增强自己气魄修为去冲关什么云云,在他来说已经是小菜。依法试了一下,反倒觉得气机不顺,非常落后。跟他悟得的《天魁大法》相比,那些简直就不用练了,练到头也是个平庸的人。但是《武经》中所说的那些最简单的知识非常实在,特别是如何在修炼气力的过程中强健自己的肉体。

秦风终于明白自己最大的障碍在哪里了,境界是火箭一样在提高,但是他的肉体依旧很平庸。或许这就是太子殷洪所说的“瑶光书院出来的都是那个毛病”。虽然《天魁大法》使得灵敏程度大大提升,但是肉体的强韧却是不够,未能脱胎换骨。

秦风依法开始在院中修炼,武修可不能在房间里了,释放出的气力会打坏四周的东西。

先是按照《武经》的图谱来打了一趟拳,翻一页就动两下。

他固然如今聪敏异常,看一下图,便可以将动作做得丝毫不差,但是要不停思索求证,这趟拳便打得很拖沓。

几个没有回家的婢女跟蟠龙卫的力士从隔壁院子走进来,一边走一边在聊天:“二小姐如今也不知道怎么了,见人就客客气气地行礼,对二夫人更是恭敬。当真是奇怪啊,之前还把大小姐气得说不出话来,如今这般恭敬了。还好,那个事情没有闹大,老爷知道的时候已经都压下去了。”

另一个婢女之前受过气,说道:“就是!要我说,就把二小姐一直关到死。但是好奇怪,大小姐也不关她了,二小姐也变乖了。就是总叹气。”

先前那个婢女道:“她后悔了吧。她活该!依我看,是靠山没有了,才变乖的。之前我拦着不让她进大小姐的房间,还打我呢。怎么可能一转眼就变乖了。要我说狗改不掉吃屎……”

她们聊着天,突然扭头看到秦风在院子里练拳,叫道:“啊哟,秦公子在练武。”大家只听说秦风乃是东海才子,又是三小姐在瑶光书院的同学,年轻才俊,早早修成了真龙,但是练气和炼魄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看秦风的样子就知道是修文炼魄的,不料突然看到他在打拳,大家都来了兴致,在一边围观。见秦风每打几下,就要去翻书,摆了姿势又要停顿思考很久,都笑起来。

“秦公子武艺却是不行的。”那些蟠龙卫和丫鬟们都纷纷摇头。

说着见秦风朝她们摆了个姿势,远远问道:“帅不帅?”

众婢女齐声叫道:“帅!”叽叽喳喳都笑起来。秦风在玉府的人气那是没话说,又有礼貌,又和气亲善,搞不好将来娶了三小姐,就是半个主子了。

在场的也有蟠龙卫力士,当下走过去和秦风打招呼攀谈。蟠龙卫是专门修武练气的,能入选蟠龙卫便都是武道的行家。和秦风说得开心,见他正开始对武修起了兴趣,有心帮忙,便道:“一个人打拳是没意思的,可以大家一起来耍耍。”

于是几个蟠龙卫的壮汉和秦风一起打拳,那些最粗浅的《武经》里东西他们自然是很熟悉的,带着秦风一起练,喊得声势滔天。一群美婢在旁边助兴叫好,引得玉府许多人都来围观。

动手的事情凭的都是经验,《武经》里是没有的,这些蟠龙卫的汉子能教闻名天下的秦公子习武,自然是兴致勃勃,很快就交了朋友。见秦风学习速度惊人,确实对武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些蟠龙卫力士就约秦风有空的时候到蟠龙卫的校场去,那里高手众多,一定可以帮到秦风。

秦风欣然应允,这《武经》太过粗略,完全不够看。听说蟠龙卫有一套自己的练气方法,乃是蟠族世代相传,自然是要去见识一番。

蟠龙族是个小族,因为隶属地龙一脉,身材高大但是却不喜飞行,在天龙至上的观念下饱受歧视。族中多出战士,但是因为只能做些力气活,吃得又多,生活便很艰难。幸好后来与玉龙宗结下血盟,玉龙宗有着他们蟠族所不具备的优势,头脑聪明,财力雄厚,但是偏偏都是体质纤弱,以修魄为主的。两相结合,蟠族依附于玉族,才成就了势力强大的玉龙宗。多年以来,两族俨然如同一族一般安好,蟠龙卫在玉龙宗带领下英勇善战成就了一方威名,获得了荣耀,终于能够抬起头来做人,当真把玉龙宗当作了自己的家。

秦风吃过午饭,高高兴兴举着三尖两刃刀去蟠龙卫的校场。经过那座假山的时候,不免心中有旖旎回忆,探头去看那个狗洞,发现狗洞已经被封死了。秦风忽然听到墙后面有玉娇的声音,幽幽地说着:“小兔儿,你也讨厌我吗?”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