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1章/共

二小姐的新课程

发布时间:2013-06-03 13:12

看看四下无人,秦风将三尖两刃刀藏在假山后,悄无声息跃了上去。趴在墙头上往下看,只见墙后是个院子,玉娇坐在一个秋千上,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魁兔,在那里叹气。小兔子在她怀里挣扎,跳出去到草地上去了。

秦风心道,现在不是不软禁玉娇了么,她还缩在登龙堂这里做什么?难道是被关成自然,不关不舒服了么?

只听玉娇幽幽道:“大家都不喜欢我了。就连那些禹龙堂的兄弟姐妹,都害怕四皇子和大姐,没人敢来找我。我也不敢去找他们,怕害了他们。”顿了顿,望着那被堵死的狗洞,恨声道,“都是秦风那恶棍。他骗了玉珠,骗了大姐,大家都被他骗得死死的,我们玉家就要落到他手里了,我该怎么办……”

秦风差点儿从墙头掉下去,心道,我对你们玉家的财产没兴趣,只对玉家的小姐有兴趣好吧?只听她在那里自然自语:“现在我说什么都没有人信,就连下人都恨我,暗地里嘲笑我。我虽然没有被关着,却依旧和在笼子里一样。小兔儿,现在能跟我说话的就只有你了。你不要跑好不好?你帮我想想,怎么才能把那恶人除掉……”

那兔子根本不鸟她,只管自己在地上吃草。忽然一道寒光闪过,小兔子身首异处,血光四溅。秦风恶狠狠提着三尖两刃刀,出现在玉娇面前。

玉娇一声尖叫,晕倒过去。

昏昏沉沉中有人抽打面颊,玉娇悠悠醒转,突然见到那只小兔子被秦风拎着耳朵在手中挣扎,吓得又是大叫。原来秦风刚才只是用了个幻术。

秦风道:“你的人缘还真是差。这般尖叫,都没有人过来看你死活。”

其实是因为这会儿大多数人都回家过年去了,这院子也不再需要人看守的缘故。但是落在玉娇耳中,自然是分外凄凉,瞪着秦风,见小兔子还活着,知道方才所见的其实是幻术,咬牙道:“你,你想怎么样?”知道刚才的话都被他听了去,各种屈辱、恐惧的感觉袭来,浑身发抖。

秦风冷冷道:“之前教你的都忘光啦?见到本公子,还不行礼?”

玉娇面色惨白,下了秋千,盈盈一拜,说道:“见过秦公子。”

秦风摇头道:“不对,现在没有旁人,我要你最擅长的那一种。”

玉娇向后退了两步,颤抖道:“你要羞辱我,然后再杀了我,是不是?”

秦风道:“看不出你做了几天小姐,胆子又大了回来。我杀你干什么,有这兔儿吃就够了。”

玉娇哭道:“不要……”这小兔子如今是她唯一的心灵寄托。

秦风喝道:“还不跪下,是不是一定要我赏你几个耳光?”

玉娇缓缓跪下,颤声道:“奴婢,见过,主人!”

秦风满意道:“嗯,像模像样。”

玉娇哭哭啼啼道:“秦公子,求求你,放过我吧!玉娇以前没得罪过你,以后也不敢。”她如今打扮得中规中矩的模样,花容月貌,发钗轻摇,哭起来别有一番楚楚动人的风情。

秦风摇头:“不行,你转眼就要跟这兔儿商量怎么除掉我。我须得好好地想想,怎么对付你们。”想了想,“不若剁成块,红烧了我们一起来吃。”

那魁兔是有灵性的,听到秦风这么说,登时吓得吱吱乱叫。

玉娇指着秦风,咬牙道:“你好歹毒……大姐若是知道你的真面目,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秦风故意做出一副凶恶的嘴脸,狞笑道:“大小姐现在忙得很,哪里有空管你。”说着用手捏住玉娇的下巴,哼了一声道,“你这贱人倒是生了一副好相貌,明明里面是一副人尽可夫的骨头,却长了一张小姐的面容,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傲娇的,打上几巴掌立刻什么都可以了,你说你不是贱么?”

玉娇抽噎道:“我不是那种女人……我不是人尽可夫……”奋力将秦风的手推开,拔出头上的发簪顶在自己的心口,红着眼睛咬牙道,“与其被你侮辱,还不如死了。这里是玉府,之前的事我爹娘已经原谅了我,你敢再对我无礼,我便死也不遂你的心愿。”竟是起了以死相抗之心。

秦风摇头道:“你死不死跟我有何关系?死了正好,玉府再也没有人知道我的真面目。你除了寻死还会什么别的么?我看都看烦了,信不信我再抽你一顿。”

玉娇咬牙道:“我现在只恨自己没有好好修炼,不是你的对手。你便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再向你求饶。”突然想到,这恶人说得对,若是死了,岂不是正中这个恶人下怀。想起挨打时的恐怖感觉,不免有些声音发颤。

秦风眼皮都不眨一下道:“原本《玉龙心经》是我的克星,若你有真龙修为,我便得忌惮几分。可惜被你撕了,哈哈。”

玉娇面色惨白,心中后悔至极。忽然想到,自己撕的不过是一本书,但是家中尚有几本秘本,这恶人毕竟不是玉龙宗的人,一定不知道。若是练了来,就可以战胜他。

秦风继续羞辱她道:“玉龙宗上下一心,大公子挣钱,大小姐持家,便是小珠儿都天天想着怎么为家里好。你对玉家原本没有任何贡献,便似是个蛀虫,吃喝拉撒都在家里,还要作威作福,便是下人也看不起你,有什么好奇怪的。你死成臭肉一块,你看看哪个玉龙宗的人会为你伤心么?信不信,我叫些人过来,当面打你一顿,他们之后还要叫好。”

玉娇一言不发,心知秦风说得乃是实情。这些天她无意中听到过很多风言风语,人人都讨厌她,看她碍眼,盼她倒霉。就连丫鬟都没有人愿意来服侍她,偶尔来一个,都是不时流露出鄙视的眼神,不然她何必自己躲在这里。只是听秦风说她吃喝拉撒都在家里,不由得玉面飞红,心道这人将我说得跟猪狗一般,再也没人像他这么下流。

忽听秦风拎着兔儿道:“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若胜了,这一日我便放过你。你若输了,便是我的奴婢,我要你做什么,你便得乖乖地用心地做。你若能连胜得我三日,我便饶了你,从此再不纠缠。”

玉娇愣了愣,不知道他耍什么诡异。听秦风道:“你放心,我捡你做得到的来玩你。”玉娇咬着牙点了点头。明知这恶人想要玩弄她,她也没有别的法子。

秦风道:“礼乐射御书数,你先选。我出题。你胜了一次,便算你赢。这可以吧?”

玉娇松了口气,咬着牙鼓起勇气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一个危险,红着脸说道:“但是,不能做那种事,坏我清白。你若逼我,我立刻自尽。”

秦风道:“你放心,你道本公子是什么样的货都上的么?我要的女人,那便得是色艺双绝,名门淑女。最喜欢大小姐那样的名门闺秀和小珠儿那样听话的小姑娘,你这样的贱货,撅起来趴着本公子都没有兴趣。”

玉娇对他的言语侮辱已然没什么感觉,只盼这人说话算数。此时她已经深深认为玉大小姐和妹妹都是被这恶人所欺骗,原本以为秦风会出什么阴谋诡异,心中升起一丝希望,暗道,这大恶人自负才学,或许是个机会。六艺他总不可能什么都精通,射、御是男人的天下,她才不选,她最擅长弹琴、吟诗、画画。以近日来所知的有关秦风的传闻,心知若是书法、诗文极难是秦风的对手,所以“书”不能选。沉思了一小会儿,说:“我选礼。”

她心想,我最擅长音律,这个大恶人不可能不知道,定然有什么陷阱等着我。说不定他也精通音律的,我不知道便上了当。“礼”乃是他羞辱过我的,但是我自幼学习礼乐,其实是精研过礼法的,他未必比我强。仔细想来,这厮其实乃是无法无天之徒,我不该在礼上怕他。纵然他叫我给他行奴婢之礼,叫我管他叫爹,叫皇上,行三叩九拜之礼,我也忍下做了,他日叫人知道,自然晓得他是无礼之徒,叫他原形毕露。

果然,秦风颇为意外,本以为她会选最擅长的“乐”,谁知她敢选曾经被羞辱过的“礼”这一题。沉思了一会儿,其实他对礼是不熟的,他根本就是鄙视王权,鄙视封建礼教的,又哪会专门去习礼。骑术其实他也是不会的,上辈子也没练过,搞不好玉娇一下子就能赢他,只不过算准了玉娇不敢选的。

玉娇冷冷道:“先说好,若是什么房中之礼,我是不做的。”

秦风嘿了一声:“你倒是想做,我也得要。”转念一想,有了主意,说道,“你来给我来一盘鱼香肉丝盖饭。”

玉娇大惊:“什么?”

秦风道:“鱼香肉丝啊?你没吃过?嗯,这是一道家常菜,既然是说好考礼,我来告诉你这道菜是什么样子的。将菜炒出来盖在饭上,就是盖饭。”

玉娇俏脸煞白:“这怎么能算礼?”名门闺秀,哪有当外人的面吃饭的。纵然男子有用餐、祭酒之仪,可没听说过做饭算是六艺的。

秦风立刻跳脚骂道:“你大爷!吃饭都不讲究礼仪,那还有什么算礼。一日三餐便是礼。此乃上敬天,下敬地,孝敬父母、爱惜食材、尊重劳动人民最重要的礼仪。糟蹋粮食死全家,懂不懂?”拎起魁兔一指,“一只兔儿长这么大,用它的身体血肉来满足你的肚腹,你不将它做得美味,对得起它么?猎手杀掉猎物尚心存敬意,有三刀三屠、不虐生灵之礼,难道你不知么?”

那兔子在秦风手中挣扎,吱吱乱叫,玉娇方寸大乱,虽然知道又中了秦风的刁难,也只能呜咽叫道:“你别杀它,我做,我做就是。”

秦风将兔子往地上一丢,兔子顷刻间跑得无影无踪。秦风将鱼香肉丝的菜色要求用一根小棍写在地上,说道:“给你两个时辰。记得,这道菜要有鱼香味。如果没有,哼哼。”

说着拎起三尖两刃刀晃了晃,哈哈大笑着离去。

玉娇看了看,突然惊觉,这菜里没有鱼,如何能做出鱼香?这恶人定是用最卑鄙的法子骗他。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1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