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4章/共

玉娇的决心

发布时间:2013-06-06 10:13

玉珠眼前一变,见到漆黑一片的龙婆草地上有一头巨大的天龙锁在青铜棺里,吓得捂住了嘴,忽然一亮,四周鸟语花香,已然到了瑶光境中。

这时外面已经天黑了,这里却很明亮。玉珠见到金乌在天空飞舞,四周景色秀丽,登时开心起来:“这里好玩!秦哥哥,这是哪里?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玉府有这样的地方?”

秦风笑道:“这可不是玉府。是瑶光境。你看,那镜子不是在那里么。”

玉珠看到瑶光境就嵌在晶柱中枢上,吃惊道:“啊,真的。”

秦风道:“我新学了这个法子,才能进来。以后你就不用嘟着脸了。”

玉珠哼道:“谁嘟着脸了。”有一种想要怎样情郎都一定会想方设法做到的满足感,感觉甜蜜得很。

秦风坏坏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人。”

玉珠噢了一声,用一双笑眼弯起来望着他,娇笑道:“贼人,你说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着这个主意?”

秦风故意道:“来,让情哥哥亲一下。”

玉珠逃开两步,望着天空的金乌摇头道:“这里不行,鸟儿看着呢。”

秦风道:“那我们往那边去!”拉着玉珠跑进林中,玉珠又摇头道:“这里不行,那些小兔儿看着呢。”

秦风便道:“那我们往湖边去!”

两个人拉着手嘻嘻闹闹,到了湖边,玉珠又道:“不行,那些鱼儿看着呢。”

秦风叫道:“管不了啦!”将玉珠抓住,搂在怀里,一下吻到玉珠耳边。

玉珠嘤咛一声,浑身酥软,喘着香气,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秦风见她小嘴红润,娇艳欲滴,心里痒痒的,心道,小妮子早就准备好了,这样好看的小嘴,须得整个吃到。

当下用力吻住她的樱唇,玉珠软在他怀里,一条滑滑的小舌头与他一触便缩回,秦风用力吸吮,终于将玉珠的香舌吸入口中,让那小香舌颤抖着与他的舌头痴缠在一起。秦风猛力吸吮,似要将那香舌的每一滴津液都吸到口中。直到一颗龙珠缓缓从玉珠喉中升起,在两个人的舌尖纠缠滚动,交替往返,不断吞吐津液。秦风只觉得口舌生香,龙珠在舌间滚动,便是神魂也要爽得颠倒过来,水乳交融,妙不可言。

直到良久之后,玉珠才痴痴地分开来,用雾气蒙蒙的眸子望着他,娇羞道:“不行啦……”

秦风故意问道:“什么不行啦?”

玉珠轻轻捶了他一下,娇羞道:“我要回去,我要洗澡。”

秦风情知这般刺激对她已经是很大,想必早已春潮泛滥成灾。不再逗她,说道:“我再带你去个好去处。”在耳边轻轻道,“告诉你个秘密,你大姐灵虚境中有温泉。”

玉珠瞪大了眼睛:“真的?”

秦风道:“我骗你干什么。走,我带你去。”

当下将玉珠带入玲珑妙境中,径直去那温泉。玉麒麟和元灵都迎上来,见到玉珠自然亲近。玉珠嘻嘻笑着骑着玉麒麟,叫道:“哦,原来大姐就是玉麟公子。”

知道了大姐许多秘密,便觉得亲近了几分,见到玉玲珑的元灵也不怕了,拉着玉奴的手看个不停。

玉奴口中响起玉玲珑的声音,嗔道:“秦风,你怎么把珠儿带进来了?”元灵和她神魂相通,有人进来她立刻就知道了。

秦风故意道:“温泉滑水洗凝脂,这等好玩的事怎么能不带着玉珠。”又开心道,“你忙完啦?”之前即使是进来,玉玲珑也不答腔,显然是忙不过来。今天既然元神已经应他了,应该是忙完了。

玉玲珑呸了一声:“你等着,我这就来。”

玉珠做了个鬼脸,自从发现秦风和玉玲珑的关系,便觉得大姐也不那么严厉可怕了。待见到那奇妙的钟灵石乳和雾气袅袅的玉乳温泉,开心得顿时叫起来。

秦风笑道:“你大姐等下就来陪你一起洗啦。”

玉珠要洗温泉,自然是催他快走。这里是玉玲珑的灵虚境,秦风自然也不担心出什么事情。

秦风退出去,到瑶光境中寻了一块空地,取来《地坤武经》仔细研读。

蟠龙族的体质、血脉和常人不太一样,但是秦风研究之后自然明白,他们身材高大强壮和时常吸收地气有关系。吸收地气要修成地龙境界才能做到,但是修习这个《地坤武经》却可以提前做到,难怪那些蟠龙族的武士一个个力大无穷。不过,作为代价,便是得保持着那半龙人的身躯。

秦风没花多少时间就明白了其中的诀窍,他如今修炼《天魁大法》之后全身经脉都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试着挑出相应的经脉运行气血,不消一会儿便感到筋肉都在鼓涨颤动,龙息从毛孔中喷出,萦绕成了龙首龙尾的形状,手脚都有要长出爪子的麻痒感觉。秦风吓了一跳,赶紧收功,改回天魁法,将龙息吸回。

若是继续练习《地坤武经》,只怕就会长成蟠龙族那副模样。秦风试过一次已经晓得,只要多吸收一些地气锻炼经脉,自然会长得高大,也没必要非得死抱着《地坤武经》不放。不过《地坤武经》中提到了一些很重要的要点,如何发力,如何使用兵刃时将气力发至极致,这可是比那粗陋的《武经》要精妙许多了。

《地坤武经》是不讲究花招的,就讲究出手的时候如何又快又大力,下盘要稳,最大限度得到地气相助。地气不绝,蟠龙族在地面便是无敌的。

秦风得到启发,将三尖两刃刀拿出来,挥舞练习。气力贯透兵刃,刀光大作,化作气芒在刀头呈三尖状吞吐。以前他曾经看到墨琳出手时的刀光威力,这时终于摸到一些窍门,暗想,若是教墨琳教我势必被她嘲笑,我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练成比她还厉害的武技,让这小娘心服口服地爱上老子。

玉玲珑莲足轻移,出现在一旁,面带笑意,望着他发奋练武。

秦风见她发丝湿润,浑身香气,知道她定是和玉珠一起洗过澡了。问道:“玉珠呢?”

玉玲珑道:“送回去啦。”她眼波似水,杏眼含春,平生也是第一次和亲妹子这么亲近,有一丝甜蜜的感觉,不由得便也想起玉娇,嗔道,“你怎么又欺负玉娇?”

秦风道:“我这也是为她好。总得有个恶人不是,不是你便是我。我来了,难道依旧让你受那个委屈么?非得叫她知道好歹不可。”做个鬼脸,“玲珑宝贝,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

玉玲珑被他一把抱起来,白了他一眼:“我自然知道,可是玉娇实在可怜……”

秦风方才跟玉珠在一起早已心猿意马,但是玉珠年纪太小,不能过早让她知道男女之事,这时她姐姐却送上门来,软玉温香,岂能放过,当下便心痒道:“你还有空管她,先和为夫温习一下天道吧。”手已经不规矩起来。

玉玲珑自然知道他要干什么,只要和这人在一起便是没日没夜地做那些事,究竟有多少次自己都已经数不清了,羞赧难言。秦风最爱看她这般白里透红的模样,抱起来便急匆匆朝着玲珑妙境中奔去。这一番胡天胡地,也不知道要多久。

清晨,天空方亮起鱼肚白色,斗魁自混沌中神魂归来,忽听门庭枝上青鸦叫了两声。这青鸦乃是孝鸟,主恩义。斗魁不由得冥神静思,是谁来了?神魂向府外一照,陡然一惊。

玉娇跪在门口,满身都是白霜。

斗魁命人打开府门,只见玉娇已经冻得嘴唇发紫,磕头道:“玉娇昔日狂妄无知,已然知错了,求老师开恩,让我重归门下,学习六艺!”

斗魁顿时心感宽慰,纵有天大的不是也原谅她了,叹道:“痴儿,快进来吧。”

只见玉娇面容坚毅,心性沉稳,双目中透着一股执着的光亮。暗自惊道,是遭遇了什么变故,让她一下子成了这个样子。她其实天分极高,只是自恃聪颖,一味地轻骄狂傲,不肯虚心。被秦风欺负得狠了,忽然间沉下心来,无数潜能爆发,竟有了几分玉玲珑昔日的模样。

斗魁听她说了被秦风欺负的事,心道,这秦公子其实做了件好事。以他的修为,何必跟玉娇较劲,只怕是有意为之了。之前听说秦风看破他所写的无字碑,已然是心惊不已。他虽然武功修为算不上登峰造极,但是论起文心雕龙的工夫无愧是当世大儒,上知天时,下晓地理,学问之高早已窥得天道,返璞归真。朝堂上有造福万民的模样,不惜阿谀奉迎的世俗之相,无人看得破他的真境界。

这时忽然听到玉娇说秦风的事,陡然一惊,喃喃自语:“治大国如烹小鲜,治大国如烹小鲜,圣心高远,微言大义,这果然是圣人的风范。”向玉娇问道,“那秦公子可说过作何解么?”

玉娇摇摇头:“只是吹捧那些厨子的吧。这样的话也有道理么?”

“自是大有道理。”斗魁惊道,“帝王听了有帝王的理解,厨娘杂役听了有他们的理解,这才是至圣哲言。那秦公子做了菜,是人人都爱吃,还是只有他自己爱吃?”

玉娇道:“人人都抢着吃。”

“这就是了。”斗魁精神大振,仿佛品尝到了一道稀世佳肴。突然将脚一跺,地动山摇,浑身亮起一道火焰般的白光,光焰中无数龙魂飞舞。

玉娇见了,惊得说不出话来。人能修成一道神魂已是不易,如何能出现这么多龙魂?斗魁的身躯再不是那个普普通通的老人,身形暴涨,光轮怒起,龙魂扬首怒吼,数百龙首竞相崭露,姿态各不相同,喷吐光焰凝成莲华,凡人顷刻间如同蝼蚁,只得仰视。玉娇一跤坐到在地上,才知道自己昔日是多么肤浅。

斗魁喝道:“痴儿勿怕。六艺皆可成龙,各有世法六十行,为师修有真龙魂魄三百六十条,倾囊传授,定叫你修成世尊,赢过那秦风!”

玉娇喜道:“多谢恩师!”

斗魁喝道:“你须得忘记成见,见到他人的诸般长处。那秦风乃是何其厉害的角色,张口便是圣言,你不清清楚楚见到他有滔天的才干,今生休想赢得了他。”说着挥手在空中写下“治大国如烹小鲜”一行金字,背后光焰中百龙沸腾,争相吞噬,竟将那字吞食了,继而光焰大涨。斗魁哈哈大笑:“这句话中所含的圣哲大道,老夫先享用了!”

玉娇虚心道:“老师,玉娇愚钝,尚不解其意。求老师指点。”一改昔日狂傲,不耻下问。

斗魁微微点头,说道:“不急。”玉娇一怔,斗魁颔首道,“现在说给你听也是无用,你还不晓得圣言大义的厉害,这样的话岂是轻易问世的。一个月后,你看看这样一句话在世间带起多大的波澜,那时你自然知道惹上了多厉害的人物。”

他却是不知道,被他誉为厉害人物的秦风此人正跟玉玲珑抱在一起,刚洗过一夜的鸳鸯浴,说着去瑶光书院当书童的事。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