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6章/共

武皇宫的打赏

发布时间:2013-06-07 11:34

秦风曾经听说过,天柱崩塌之后,圣武皇和八部圣龙虽然都已经不幸奋战身亡,但是武皇宫还在,那时候还叫做天帝宫,只是天柱崩塌后成了废墟。昔日的天帝宫在这场浩劫过后已经不再是天下的中心,没有能力再统治九黎,名存实亡后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孝仁皇后生有一子,没有什么作为,孝仁皇后更是遣散臣子奴婢、关闭了宫门,谁也不见。但是忠于武皇的一些人依旧护卫着孝仁皇后和武皇的后代,过着彻底隐居的生活,使得昔日的天宫废墟成了一个神圣而又神秘的禁域,便是大家口中的武皇宫。

玉珠叉着腰叫道:“哈,沧虹,你这四匹蹬龙定是染的,是不是?”四匹乌雪蹬上的骑士都面露怒色,秦风暗道不好,慌忙站在玉珠背后,随时准备保护她。

却见沧虹下了车,向玉珠笑了笑:“玉珠,新年好。”转向那车中的美妇,盈盈道,“母后,这就是玉珠。”

玉珠见有长辈在,也规规矩矩行了礼,拜了个年。秦风也松了口气,毕竟是同窗,对方纵然是武皇宫的人,也不会像武英王府那般跋扈的。

那美妇受了玉珠的礼,笑道:“果然是灵池仙葩,我们家虹儿时常受你照顾了。”说着拿出一个红包来,红绸巧线精细缝成,下面坠着一只如意结,穗上一块坠子五光十色,竟是一块价值连城的十光宝玉。

玉珠面红耳赤,收了红包。她哪有照顾过沧虹,两个人时常拌嘴吵架还差不多了。拿了这红包心中有愧,不拿更是失礼。一时便不好意思了。

秦风负手站在玉珠身后,正如同两个金甲武士站在沧虹身后。望着那美妇,暗道,沧虹的娘当真是个美人,比玉珠的娘还要多了几分贵气,沧虹又称其为母后,莫不是什么皇后一类的么?不过武皇宫名存实亡啦,如今只剩下一片废墟禁地,只能算是个江湖组织,和瑶光派差不多。

忽然面上一痛,似是被狼牙棒贴着脸蹭过,秦风一抬头,见两个金甲武士目光熊熊,都在冷冷瞪着他。想必是见他肆无忌惮望着沧虹的娘,怒他无礼。

秦风如今面皮要软便软,要硬便硬,当下厚了脸皮,用青溟气在毛孔中护着,便不在乎对方火辣辣的目光。但也暗自心惊,果然是绝世高手。武皇宫拉车的车夫也有这样的修为,那比十大仙府都要厉害了。秦风心道,出来还不就是让人看的,不让我看沧虹的娘,我便看小姑娘,总不算失礼吧?

转为上下打量沧虹,啧啧赞叹,小姑娘大了两岁就是不一样,水灵灵的青葱手指,纤秀的脖颈,俏俏的小下巴尖尖的,像个青涩的小苹果,还高雅得紧呢。买马看母,看她娘便知道沧虹长大了也是气质美人。

面上又是一痛,那两个骑士加重了魄力,两眼中精光闪闪,若是普通人早就灼伤了双目,倒地惨嚎了。秦风却故意装作不觉,混不在乎的样子。那两个骑士颇为意外,但是也没有法子。

两个美婢从车上抬下沧虹的箱子,美妇望着门口的混乱,皱眉道:“怎么这么乱?”

一个骑士躬身道:“禀夫人,瑶光派玉玲珑修成了天龙。”

美妇哦了一声,没有什么反应。另外几个护卫的脸上也没有丝毫异色,似乎在武皇宫这是很平常的事情,没什么值得夸耀。

美妇展颜道:“瑶光派果然是上古名门。只是这样看起来未免乱了些。司空、司徒,你们留下来保护虹儿。”两名护卫一起躬身答应,从婢女手中接过箱子,放在一头蹬龙背上,给沧虹抬进去。那蹬龙是沧虹常骑的,却不是乌雪蹬,只是寻常的蹬龙。另外两个护卫想必叫“司马”什么的了,都是好大的名,依旧驾着蹬龙,护着美妇调转车头冲天而去。

玉珠骑在小红背上,向沧虹夸耀道:“你看,我也有蹬龙啦,它叫小红,可爱吧!”

沧虹点点头,突然道:“玉珠,去年我功课输给你,今年不会了。”说完径自带着随行走了。那两个名叫司空、司徒的金甲武士手持金枪,跟仪仗队一样跟在后面,经过秦风身边故意撞了他一下。

秦风一下退出好几步,肋下火辣辣地疼。玉珠没看到,只是望着沧虹的背影叫道:“哼,威风什么!你今年肯定也比不过我!”

秦风等他们走出几十步外,忽然施展华龙族的幻术,在两个武士脚下一起变出两根香蕉。这一手他已经玩成了习惯,已然有了很多技巧。滋溜一声,司空、司徒的脚下一滑,都是一个趔趄,但是瞬间便端正了身形,竟然没有摔倒,只是肩膀相互重重撞了一下。沧虹在前面也没有看到,两个人看不到脚下有东西,都是铁青着脸,回头望向秦风。但是这么远的距离,又没有感到有东西飞过来,不知他如何做到。

却见秦风扭头望着天空的白云吹着口哨,玉珠在那里捂着嘴笑。还有一个山魁大青,在后面跟大马猴一样拍手。两个人狠狠转过身跟着沧虹走了,秦风心道:“任你有天高的本领,老子都有香蕉皮一根。看你脚底滑不滑。”

重新回到了熟悉的棚屋,里面却是多了一只蹬龙。小红走了一路有些累了,一头扎进干草堆里,撒娇不起来了。大青挠着头,秦风目瞪口呆,这让老子去睡哪里?

玉珠揪着小红的脖子道:“小红,这是秦哥哥的床,起来啦!”小红却是不肯,用鼻子拱着玉珠的手,玉珠也没法子。

秦风道:“无妨,我再找一些干草来,在这里挤一挤就行了。”

玉珠红着脸道:“这怎么行……”

这时她和秦风已经不是刚认识的时候那种关系,秦风又已经成了名士,怎么好意思再叫他睡在棚屋里,拉着秦风的手道:“秦哥哥还是跟我一起睡在屋里吧。”

秦风面有难色,那房子虽然还算宽敞,但是没有隔间。当初这个小院子只有玉娇和大青,自然是足够大的。现在多了一个男子一头蹬龙,便有些小了。秦风岂能因为贪图这点儿舒适,拿玉珠的名节来开玩笑。万一有同学来访,发现了男人的东西,传出去便很不好。玉珠年纪小不懂,他却是要为她考虑的。

只见玉珠抱起一堆干草,跑向屋里,往门内的地上一摊,叫道:“这不就行啦!我们在中间垂个帘子……”

秦风翻了个白眼,你真当我是猪啊?

看看这棚屋里的空间,其实顶子是很高的,上面还有一排架子,是为了给骥马放草料的。他们骑的不是马匹,便都空着。

秦风想起之前很羡慕人家住的小别墅,心中一动,干脆就把这棚屋改造一下吧。凝神仔细想着别墅的样子,一道楼板凭空出现在墙中间,还得有个梯子,嗯,要铺着地毯,有宽宽的扶手,可以骑在上面像滑梯一下滑下来。

大青和小红都吓了一跳,瞪大了眼,望着一道梯子一节一节出现,连到上面的楼板上。

秦风走了上去,跳了两下,哗啦一声,楼板塌了,大青和小红都一溜烟从棚屋里跑了出去,秦风一跤坐在地上,那些东西也都消失了。这个建筑原本是很深奥的学问,木板和木板之间如何契合,如何不会移动变形,是有许许多多的细节的,不然要建造一间房屋,何必花费许多时日。

秦风心想,要是有个图纸就好了,可惜自己没有学过建筑。

心中刚想到图纸,突然华龙珠一震,一道灵光便从华龙珠中释放出来,正是一个越层房屋的建筑过程。

秦风大喜,华龙珠中关于建筑的知识不停流入他的脑海,令他激动不已。原本华龙族就是擅长建筑的民族,不然如何能构筑虹城那样宏伟的建筑物。而华龙珠放出的,竟不只是这个世界的建筑知识,前世的知识也有!这是海洋一样的知识宝库啊,秦风一时间都花了眼。

抑制着颤抖的心情,秦风将注意力锁定在自己喜欢的越层户型上,吐出了华龙珠。一道精美的光影从华龙珠中出现,像个投影仪一样映射在棚屋里,所有的结构便连一根小钉子都不缺。秦风并没有花费几分的气力,只因为这个结构样子乃是华龙珠本来就记忆着的,他只是将这个样子像海市蜃楼一样映照了出来,投影在棚屋里,使得四处尺寸吻合,严丝合缝。华龙珠光芒一闪,那些光影都成了结结实实的实物。

秦风踏上楼梯,跳了两下,结实的复合木板发出沉闷的轻响,纹丝未晃。摸摸扶手,光洁的大理石台面直通上去。这就是以前的梦想啊!秦风跟大爷一样走了上去,嗯,要有波斯花纹的地毯,在扶梯上面拐弯的柱子上来个罗丹的思索者雕像。要卢浮宫式的吊顶,上面绘着敦煌的飞天仙女大尺度海报。当中来一张奢华的大床,柔软的高弹性床垫,一躺下来看着天花板就好像被许多仙女包围。旁边再来个真皮的大沙发。可惜这里没有自来水和电力系统,就算搞个电视机出来也没得节目可以看,不然就彻底实现了他的别墅梦想。往床上一躺,这次真的是柔软的床垫了!

秦风吞回华龙珠,激动不已。但是又暗想,不会睡着了之后就从上面掉下去吧?默默将魄力释放出来,仔细将整个结构加固,觉得足够让这里支撑几个星期都不会消失了,这才放心地躺下来。

大青和小红重新将头探进棚屋里,新奇地望着这些新出现的家当。棚屋里竟多了个半个二楼出来,但是也完全不影响之前的格局。

玉珠本来正在房间里研究怎么能挂个床单当做隔扇帘在自己的床和秦风的草堆中间,许久没有秦风的动静,回到棚屋里去看。一走进去,忽然发现已经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登时目瞪口呆,望着一个豪华的台阶沿着墙壁升向二楼,秦风正在床上爽得发出幸福的声音。

玉珠大叫一声:“我也要来玩!”冲了上来,也不脱鞋,朝着秦风床上一跳,忽然发现脚下很软又很有弹性,竟将她弹了起来,在床垫上弹了几下,登时大叫好玩,拿这床当作蹦床,不停跳起来。

秦风只见雪白的床单上都是脚印,惨嚎道:“脱鞋啊!”

玉珠才不理他,反正都是变出来的。一面跳,一面叫:“臭贼人,你真有法子!这些东西又是从哪里偷来的?”

秦风将她抓住,将两只小鞋儿揪了下来。玉珠笑嘻嘻在他怀里扭动,用手一扯,将自己洁白的小袜儿也褪了下来,露出一双可爱的白莲般的小脚丫。秦风在她臀上轻轻拍了一下,放了她:“接着玩吧。”

玉珠一声欢叫,跟小云雀一样继续跳起来。秦风心道,我的小珠儿当真是美得紧啊。忽然见到玉珠胸前竟也有一丝微微的颤动,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发现,暗自欢喜,小珠儿也开始长胸了呢。小珠儿,快长大,秦哥哥已经等不及啦。忽然又盼望玉珠不要长大,就这样一直天真烂漫,做世上最纯情的少女。这种童颜巨乳的事情自然有嘉璃去做,早晚要将她收拾得服服帖帖,让四龙天女可以凑一桌麻将。想起嘉璃秀丽的容颜和那对骄人的大胸,不由得想象她若是这般上下乱跳会是什么模样。

忽然玉珠啊的一声,跳得太高撞到了头,委屈得要哭起来。秦风慌忙停止了幻象,将她抱过来揉揉。

玉珠吐了下舌头,突然见到思索者的雕像,怪道:“秦哥哥……”

秦风问:“怎么啦?”

玉珠道:“那个人在……大不出么?”

秦风一晕,这个怎么跟她说才好,总不能跟她说,你仔细看他那认真的表情。

忽然见到一个红艳艳的东西从玉娇兜里掉出来,原来是沧虹的娘给的红包。

玉珠打开来,见到是一张金灿灿的叶子,不由得和秦风一起咋舌。金子虽然值钱,但是更难得的是那手工,每一条叶脉都呈现了出来,上面趴着一只小小的瓢虫,是一块红宝石雕成,栩栩如生。这样的手工放到金店里去,卖个一千两金子是不成问题。

玉珠家里有钱,也没见过这么大方的红包,哼了一声:“沧虹家里挺阔气的嘛。”

秦风好奇道:“她没说过她家是做什么的么?”

玉珠摇头道:“问她也不会说的。沧虹最讨厌被人纠缠,从不跟人说一句家里的事,一问她就甩脸子,搞得大家都不喜欢带她玩。也有很多稀罕她的男生,她又不稀罕人家,偏偏想跟我们扎在一起,别扭得很。”

秦风心想,这沧虹小姑娘何其孤独的人生啊,想跟人亲近,却不敢说自家的事。谁跟她走得近了,她还要把人家赶跑。似乎便只剩下逼自己用功,只盼早日修成真龙。不过比起二小姐玉娇来,那是好得太多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