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7章/共

天报轮的威力

发布时间:2013-06-07 11:37

瑶光书院的学生陆续返回,自有一番欢闹。

姬家兄弟过了个好年,拿着好些礼物来找玉珠,就连秦风都得了一个大红包。

“玉珠,还你钱。”姬崇文意气风发,看来是过了个好年。他们的爹如今是镇西将军,正是受到重用的时候,又是瑶光派的重要弟子。忽听玉玲珑修成天龙,瑶光派声威大壮,登时大喜。师门召唤,但他是一方领兵大帅,不能返回,派了数十名军中高手齐下禹都,为瑶光派壮势。

关西兵将名唤“关西军”,乃是百战雄兵,地处“混阳关”以西,环境极其恶劣,北有九阳,西有蛮族,最可怕的是临近天柱崩塌的地方,时常遇到魔龙魔兽成群出没。这样的环境铸就了关西军勇悍无比的战力,数十人便是一支精锐小队,一起出手结成战阵,便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天王老子也不怕。

姬崇文恶狠狠道:“陆家兄弟不出现便罢,敢露头,我们兄弟定要打得他们肠子都吐出来!”

姬崇武也得意道:“回头请他们操练来看,我爹操练的关西军是天下第一的雄兵,那一套西风狂杀阵嚣张极了,我们在关西的时候遇到西夷的蛮族,我们姬家的大旗一举,只这五十人,杀得上千蛮人屁滚尿流!蛮人的酋长是个大怪物,有三丈多高,肚子上还有一张脸,落进阵里,屁都放不出一个就被砍翻啦!”

玉珠笑道:“那可要看看啦。”

姬崇文望着秦风哼了一声:“小子,之前借你的钱,我们兄弟可是三倍还啦!”

秦风财迷心窍道:“很好很好。”虽然其实已经有了很多钱,但是还是很开心的。心里暗道,自己莫不是守财奴转世,为何看到钱就开心。

姬崇武怒道:“我们说话,你一个下人,点头就是。莫要以为我们兄弟承过你的情,以后就可以放肆了!”

姬崇文点头道:“啊,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秦风道:“小人秦风。”

姬崇文道:“我呸!云蒙第一才子秦风如今是我们兄弟的偶像,知道什么叫建极绥猷吗?一语惊群臣,这是少爷我毕生的志向啊,你一个小厮也敢叫秦风,不要出去跟人说了,免得被人笑话。”

秦风愁眉苦脸道:“这个,名字也不是我自己起的,没法子啊。”

姬崇武道:“总之你不能再叫秦风!玉珠啊,给你的伴读改个名字吧。回头出去一说,一个书童都叫秦风,这说起来,这多不谦虚!”

玉珠笑嘻嘻道:“我才不管。谁叫你们非得问。”

秦风心道,得,这下我真的成书童了。

忽听姬崇文道:“刚才碰见沧虹,带着两个凶神恶煞的保镖,吓了我们两兄弟一跳。明天我们也带保镖,看看谁横得过关西军!”

第二天一早,秦风舒舒服服从自己柔软的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忽然发现旁边卧着一条小蛟龙,吓了一跳。仔细看时,果然是玉珠的龙魂在睡梦中跑了出来。既然龙魂在,人也应该在。轻轻将龙魂抬起,只见玉珠娇小的身躯穿着肚兜,撅着小屁屁在龙魂下缩成一团虾米一样的样子,好梦正酣。竟是不知何时跑到了自己床上,拿龙魂当被子盖。

秦风微微有些脸红,不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是因为自己睡得太死了。这个有人跑到自己床上都不知道,这可是有悖于高手的风范的啊。

“玉珠,玉珠,起床!”秦风在她耳边唤了几声,那龙魂光影渐渐缩进玉珠躯体里,便是玉珠要醒的先兆了。慵懒地坐起身,轻轻拉扯着自己的小肚兜,揉着眼睛,玉珠渐渐睁开了眼,啊哟一声:“我怎么在这里啊?”

秦风道:“我可啥都没干。”

玉珠想了想,好像是有睡到半夜迷迷糊糊跑过来的感觉。敲了自己的头一下,让自己清醒点儿,突然统统怪到秦风身上:“死贼人,定是你的床太舒服啦,我总想着在上面睡一觉。”

秦风知道她有这个睡熟了神魂有时候会出窍的怪病,不忍告诉她,只是催道:“快去洗脸,今天要早早去课室,向夫子请安。”

玉珠慌张起来:“是了!”突然想起姬家兄弟说要带保镖去威风,心想自己也不能丢人,便对秦风叫道,“贼人,你也穿精神一点儿好不好?”

秦风道:“我哪一天不精神。”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是打算借着书童的身份四处去旁听的,说不得也应该穿得体面一点儿。

玉珠梳洗干净,回到书院就都要穿得朴素,穿了一身很寻常的蓝衫衣裤,首饰不许戴,化妆自然也是不许的,依旧是简简单单的挽了两个垂髫发髻。秦风对她竖了下大拇指,一起出门去课室。玉珠骑着蹬龙小红去和姬家兄弟夸耀,沿途获得不少羡慕的声音,大青的背篓也装满了同学从各处老家带来的礼物。玉玲珑修成天龙,讨好玉珠就等于间接讨好玉龙宗,许多礼物都是家长有心所为,登时份量见长,搞得大青都快要背不动了。

秦风一脸财迷相,暗道,收的越多越好,大半其实都是本公子享用的。

沧虹身后果然跟着那两个护卫司徒和司空,只是褪去了金甲金枪,穿了寻常的武者装束。沧虹也穿了寻常衣衫,梳了两个长长的辫子,一脸傲气,偏要驱赶蹬龙超过玉珠,显示自己的蹬龙比较快。小红不服,在后面猛追,两匹蹬龙在山路上连飞带跑。

这下大青和秦风就跟不上了,沧虹的那两个护卫司空和司徒没有马匹,也不着急,忽然将路一拦,双手齐齐在身前一推。

秦风和大青本来正在追赶玉珠,一头便撞上一堵气墙。大青是山魁,体重比寻常人要重好几倍,又背着个沉重的背篓,忽然撞到气墙上,登时龇牙咧嘴跌倒在地,背篓里的书包、礼物落得满地都是。秦风也是一头撞得向后倒去,跌倒瞬间本来迅速凌空一翻找到了平衡,那气墙忽然一震,爆出一道气劲,将秦风直接撞得跌进泥里。

秦风本来穿了新衣服,心情很舒畅,这一下浑身是泥,登时恼了。站起来,看见司空、司徒相互击了一下手掌,哈哈大笑着走了,知道两个人是报复昨天的捉弄。这两个人功力深不可测,仅仅举掌凝结龙息铸成一道气墙都有一种坚不可摧之感。

若论气魄,秦风的修为连对方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但是秦风就是天生不畏强、不吃亏的主,气海中天轮宇宙猛烈爆发,秦风想起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天报轮的威力,当下便飞身跃起,拦在两人面前。

司空、司徒一怔,看这人身材并不高大,修为虽说在这个年纪算是颇高了,但是跟他们比那就差得远,想不到居然敢拦住他们,难道刚才被他们的气劲撞了一下还不知道天高地厚,要自己找死么?

却见秦风也双手平举在胸前,和他们刚才的样子一模一样。两个人不禁莞尔,他们是两个人,刚才根本没有用力出手。秦风要一个人挡住他们两个人,就算是用同样的招式,也得所耗的修为比他们高一倍才行。这个小子才多大,刚才那招乃是武皇宫的禁军绝技天方罡气,可以化气为盾,凝魄伤人,绝不可能看上一眼就学了去。当下只当秦风在装模作样,只当他不存在,一起迈步向着秦风撞去。

秦风神魂引动天报轮,怒气尽灌注在其中,在掌中一闪。天报轮乃是“睚眦必报”之物,一报还一报,有多少仇就存多少力,有多大的怒就产生多大的反噬倍数。适才挨了一下天方罡气凝成的气盾撞击,便可以还上一击。秦风身前顿时出现了一道一模一样的天方气盾。

司空、司徒二人一头撞在上面,都惊惧地感到这正是武皇宫从不外传的天方罡气。还没说话,天方气盾化作一道气劲爆开,将两个人撞得倒飞出去,和秦风一样跌进泥里,还多打了几个滚。

狂风忽起,司空、司徒从泥里站起来都是又惊又怒,他们是武皇宫的人,从来没人敢将他们打进泥里。更吃惊的是所发生的情况,当今天下有几个人能将他们两兄弟一起撞翻?难道说秦风的功力比他们高很多倍么?他不就是一个玉三小姐的小书童么?

秦风也是暗自惊喜,想不到睚眦所赐给他的这天报轮竟有这样的威力!用了一次才知道其中的妙处,这天报轮是天道法器,跟普通的法器不一样,只要合乎道理,便可以应了那“天道循环报应不爽”的结果,将报应立刻实现。秦风只要不被对方一下打死就可以了,气魄修为上的一些差距是不考虑的。所谓天道,就是不会因人而异。就算对方气魄强过自己一百倍,一旦撞上天报轮,自己吃的亏对方依旧得原样还来,甚至依情况有所加成。司空、司徒根本没有应对的余地,便跟秦风一样跌进泥里。他们两人欺负一人,天报轮的威力反击回来,便同样是加倍的报复,所以两人更加狼狈。

司空司徒二人自然是不明白将他们摔倒的是自己的力量,只道是修为不如秦风,又惊又怒,正在想是不是全力出手再来试一试,却见秦风拍拍身上的泥,那身衣服忽然就干净得和新的一样。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