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8章/共

跟关西军军士称兄道弟

发布时间:2013-06-10 05:08

这种抖衣离尘的功夫至少要地龙以上的修为,司空司徒冷哼一声,身上龙息陡然一震,衣服上的泥浆瞬间都飞溅开来,溅落在地上。他们二人的衣服也同样变得干干净净。

秦风出了气,便不再招惹他们,帮着大青捡了东西,赶紧朝着玉珠那边走去。不然等下玉珠没有课本文具,便要被夫子责骂。

司空司徒忽然一起闪到秦风面前,恶狠狠挡住了去路,身上腾起一道光焰,竟是想要运足气力,全力对秦风出手。地面轰然飞砂走石,那罡风强烈到托起二人浮在空中,宛如两尊天神。

秦风一皱眉,这两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不过这一下打过来,便不是方才开开玩笑了,自己未必受得了。忽然心生一计,并起食中二指,回身对着他们二人一指。地上的泥浆忽然从四面八方飞起来,要回到二人身上。

司空司徒正在全力运气,忽然见到从身上抖下去的泥还带了许多亲朋好友回来,这种变故当真是惊得岔气,出于本能的反应,瞬间将所聚的气力化作护体气盾,向四周猛震。四周的空气被罡风撞得轰然巨响,那些泥竟丝毫不受阻碍,穿透天方气盾,直落到他们二人身上,在衣服上沾得满满,点点滴滴往下流汤。

两人大急,更是鼓足气力猛冲,衣服都被龙息涨得鼓起来,哧哧几声,被罡风撕破了。两个人光着膀子,泥还是在身上。

两人呆若木鸡,怔怔望着秦风,连身上的污渍都不会用手去抹了。

秦风心里暗笑,这只是幻影罢了,如何能震开。脸上装作一副牛逼的样子,大摇大摆带着大青离开。

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老子这才叫,殷慕白那点道道算个屁。

忽听司空咬牙问道:“阁下可是宝相宗殷慕白?”

秦风一脚踩滑,咬着牙,几乎便想承认,想想自己已经够无耻了,他日被人戳穿不好,冷哼一声不理他们,扬长而去。

司徒摇头道:“这人不可能是殷慕白。宝相宗的人断不可能做玉龙宗的仆役。”

司空惊道:“难道玉龙宗已经如此强盛么?”

司徒灰心道:“我们兄弟可能避世太久,孤陋寡闻了吧。”武皇宫的武士被凡间的小书童痛殴戏耍,那说出去还有什么面子。

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四周都是一些少男少女,对着他们围观讥笑,登时面红耳赤,闪身逃走。此时两人都还未发现身上的泥全然没有重量感觉,随着两人闪出几十米外那些泥便自动不见了。

秦风和大青总算在开课前赶到,玉珠一回头不见了他们,正在纳闷,怪道:“你们怎么走这么慢。”

沧虹也在四处张望,瞧不见司空司徒。所幸她的用具都自己带着在蹬龙背上,哼了一声,转身进了课室。

秦风心道,她为何自己不先走?啊,是了,其实她时常跟玉珠拌嘴,那是因为把玉珠当作了自己最大的对手。但是除此之外,她其实是很希望和玉珠交朋友的。最大的对手,也是最好的朋友,果真是别扭得很呐。

玉珠拿着书袋,皱起眉头:“啊哟,怎么脏成这样。”

大青垂着头,这自然是它的过失。

玉珠抖抖五龙镯,一条白龙光影从镯子里飞出来,对着书袋一吸,那些泥水便脱离下来,书袋重新变得干干净净。秦风两眼一凸,这种基本的法术,他却是不会。

玉珠笑嘻嘻道:“秦哥哥什么都会,就是最简单的不会。”

玉珠去课室里,隔着窗子向他挥挥手。秦风便站在窗外对她笑笑,等下便在这里旁听。

屋后宽敞得很,停的都是山魁、蹬龙一类,还有许多伴读的仆役。过了一会儿,姬家兄弟匆匆忙忙也来了,果然带了两个身高过丈,膀大腰圆的汉子,穿着和禹都地方颇为迥异,虽然没有拿着武器,拎着书袋依旧是一脸肃杀之气。

秦风也颇为吃惊,这两个人的气魄之强竟不亚于司空、司徒。天气寒冷,两个人只穿短褂,露出肌肉隆起的一双手臂,上面布满了伤痕。鼻梁和额头上都有长期戴着头盔压出来的茧子,一双大手像是铁钳。秦风暗自点了点头,关西军果然是天下强兵,只是两个精锐亲军也有这样的修为。

姬家兄弟见到秦风,冷哼道:“你改名字了没有?”

秦风道:“两位公子面前,小人哪敢有什么名字。就请叫小人旺财吧!”

姬家兄弟一起点头,满意道:“嗯,小子,懂事啦。”跟身后的两个人道,“你们就跟他一起在这里等吧。”

那两位军士一起抱拳道:“遵命!”还留着军中的习惯,动作整齐划一,声音洪亮。

四周的人都惊羡地望过来,姬家兄弟自是得意洋洋,留下那两人到课室里去了。秦风听着他们在里面聊天:“沧虹,你那两个保镖呢。我们兄弟今天也带了护卫来啦。”

沧虹哼了一声,不理会他们这般无聊的举动。姬家兄弟更加得意,和玉珠诸般炫耀。忽然夫子来了,所有的人都恭恭敬敬站起来,向夫子请好,拜年。

夫子重新见到各位弟子,神清气爽,逐一问询这一个月来归家的心得。

秦风忽听身后有人轻声道:“这位兄弟,借几步说话。”

秦风见是那两个关西军的军士,语气谦和,一脸窘相,知道没什么恶意,便跟他们退到后面,以免说话声音干扰了授课。

只见那两人松了口气,其中一人年纪稍长,说道:“方才两位公子多有得罪,请兄弟不要放在心上。”说话声音大了许多,还舒畅地吸了几口气,想必是书院里临近课室都不敢大声说话,憋了很久了。另一人也说:“其实我们家两位公子的为人是很好的。颇有义气。只是年少轻狂而已。”

秦风道:“明白。两位放心,小人断然不敢得罪二位公子的。”

那两人面有愧色,年纪稍长那人说道:“兄弟莫要小人小人的了,我们二人也不是什么大人。别人看不出兄弟的修为,我们二人还是有些见识的。兄弟你今年多大?”

秦风道:“我十七。”

两人相视一眼,神色骇然:“兄弟的修为已经破了地龙境吧?”

秦风奇道:“你们如何能够得知?”他虽有境界,但是气魄修为尚虚,只如同苍龙境界的修为,再加上修得“天魁大法”后气息内敛,多少人都看不出来,这两个人的眼力定然很不一般,所以也没什么好隐瞒了。

那人恭敬道:“我叫田雄,他叫伊斌。都是关西军跟着姬帅的亲军,敢问兄弟的名姓。”

秦风哭笑不得道:“就叫我旺财吧。”

田雄道:“这定然不是兄弟的本来名姓。”

秦风道:“我叫秦风,如今自己也不敢跟人说这个名字了。我们家三小姐管我叫贼人,更不好听。”

田雄和伊斌都道:“原来如此,莫非就是东海来的那个秦风么!”

秦风点点头:“两位大哥莫要跟人去说。”

田雄惊叹道:“我们兄弟依仗军中历练,修成地境都花了千年。兄弟的成就可以说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怎么会跑来给玉三小姐做个书童?”

秦风道:“你们俩不也一样在做书童么?”三个人都尴尬地笑起来,想来田雄和伊斌也不喜欢跟着姬家两位少爷胡闹,何况还要被人围观,但是又不能不听从两位少爷的命令。他们想来,秦风这个举动只怕也是玉玲珑或是宝庆公主的命令了,一定也是身不由己,觉得三人心境有些相仿,聊得便更开心了。

秦风又问:“你们怎么看得出我的修为?”

田雄道:“我们关西军三天两头就要跟人打仗,还要提防凶兽魔龙,那幽冥森林、浑天裂谷都是死地,里面凶兽成群,吞食血肉,残酷无比。活人进去,纵有天高的修为也难活过三个日夜。我们却得时常进去猎杀魔龙凶兽,采集军器。日子久了,我们便生出了一种直觉,对手厉害不厉害,近身一望一嗅便知。若不是对手,扭头就跑,这才能保得住性命。”

秦风一听那里都是魔龙凶兽,登时竖起耳朵,一脸向往:“什么时候带在下去见识见识。”

田雄和伊斌都哭笑不得道:“这是好玩的地方么。我们关西军每一次去都有许多死伤,能不去就谢天谢地啦,谁想去那里见识。”

秦风怪道:“那为何还要去?”

田、伊二人见与秦风谈得来,又正好打发等待的闲暇时间,便大聊特聊起来。原来关西军有许多军器,都是用凶兽魔龙的皮革、元珠、筋骨等许多材料制成。军器的威力,那是普通兵刃难以想象的。比如屠龙箭,一支屠龙箭,可射杀魔龙,同样也可以杀得地境至尊的高手。但是制造一支屠龙箭,需要的材料、时间都是相当惊人的。云蒙能雄踞一方,与九阳分庭抗礼,靠的就是军器精良。关西军需要为整个云蒙提供大部分的军器材料,乃是比守疆还要重要的任务。

田雄一挥手,从灵虚中取来一把大弓,给秦风欣赏。但见那弓和秦风一般高,乌黑的弓背看不到一点光,弓弦更是神奇,细如鱼线,若不用心几乎看不到。这样的弦竟可以勒住这么硬的弓背么?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