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9章/共

关西军有烟抽

发布时间:2013-06-11 15:40

秦风想要用手去拉弓弦,田雄和伊斌都叫了一声:“小心!”田雄伸出手,只见手指上伤痕累累,都是弓弦所伤。田雄道:“这叫血魔弓,弓弦极为锋利。”抓起弓,对着一边栓蹬龙的木桩用弓弦一削,竟跟刀子一样刮下一块树皮来。田雄取出两个皮指套,给秦风看:“这是魔龙的爪间趾膜制成的,拉弓的时候须得戴着这东西。否则被弓弦打上一下便是一块肉连皮都没了。那弓胎是乌晶钢所制,不会反光,伏击的时候便不会被人发现。弓弦是幽冥森林里血魔蛛后所吐的丝,唯有这丝勒得住乌晶钢的胎。”

秦风惊道:“这蛛丝当真神奇。”

田雄苦笑:“血魔蛛以飞龙、魔兽为食,便是魔龙撞进血魔蛛后的网里也逃不出去。越是挣扎,便越被蛛网勒紧,甚至被切成碎块。你说厉害不厉害?我们每次去取丝,都不知道要死多少兄弟。惊慌中奔走,忽然脑袋撞到蛛丝就被切掉了。这样的地方,兄弟还感兴趣么?”

谁知秦风更是兴致勃勃:“那岂不是摘下一张蛛网便发了大财?两位大哥什么时候再去一定要叫上小弟!”

田、伊二人满脸黑线,能顺利取下一根丝逃走便已经是天大的运气,需要有人吸引蛛后的注意力,与四周不停袭来的小蜘蛛玩命搏斗,取丝的人又要用一种特殊的油脂抹在蛛丝上,这样蛛丝才能取下来缠绕,否则黏成一团,再也打不开了。与蛛后缠斗固然是最危险的事,那些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蜘蛛也是咬一口便死,往往取了蛛丝逃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看不见的蛛丝上,都还要死上好些个人。为了制造这一把弓的代价,往往便是几十人、上百人的性命。但是威力也是极为可怖,配上屠龙箭全力射出去,据说便是天龙也挡不住。

田雄郑重道:“秦兄弟万万不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自己摸进那些地方去。”

秦风见他们二人如此紧张,也只得点了点头。想想弓弦也不好碰,还是还给了田雄。

二人都好奇问道:“秦兄弟修炼得这么神速,是出自何门?有什么诀窍么?”

秦风支吾道:“哦,玉大小姐教了一半,宝庆公主也教了一半。”这不是瞎说,他的功力大半来自玉玲珑,只是心里自己念了一句,在床上教的。可不敢让人知道。

田、伊二人闻言心中都是释然,原来是两位高手一起调教的。玉玲珑如今是天下第一人,那宝庆公主更是有东海和云蒙两国的资源,说不定便是有什么厉害的法子。秦兄弟居然同时得到她们的指点,其中多少暧昧,这样的秘密自然不能告诉别人知道。不过想来他是盛传的云蒙第一大才子,这些才子佳人的事,他们自然羡慕不来,也不该去妒忌人家。

当下伊斌掏出烟袋来,一边羡慕地撇着嘴,一边掏出一些烟叶,撕扯了几下填进烟枪里。田雄也收了血魔弓,换成大烟枪,跟伊斌讨要烟叶。

却见秦风瞪大了眼,指着烟袋子啊啊几声,似是极为激动。

田雄怪道:“秦兄弟也抽烟?”

秦风点头,连连点头,用力点头,哭道:“烟草啊,想死我啦!”

田伊二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这烟草是关西的特产,别的地方没有,想不到这秦兄弟年纪轻轻,却是个烟民。

伊斌道:“没有烟枪,却是个难处。”他们都是人手一根烟枪,从不外借。这吸烟都是口对口的,用别人的也不合适。

却见秦风眼馋道:“我自己来想办法。伊大哥给我一片吧!”

伊斌便拿了一片烟叶子给他,不知道他有什么法子,都有些好奇。却见秦风找大青拿了一张写字的纸来,撕成整整齐齐的长方形,将烟叶搓得细碎撒在里面,手指灵巧地一卷,在掌中一撮,用舌头一舔一粘,便成了一根结结实实的烟卷。

二人都是一怔:“这样也行?”

“行。怎么不行。”秦风借了个火,吸上一口,只觉得浑身都过瘾,张口吐出一道白烟。瞅得田伊二人都心痒起来,要过纸条来试,却颇为笨拙。

秦风道:“这得练练,卷熟了就好。”

当下秦风帮二人都卷了一根,二人一试之下都连声叫好。这可是个简便的法子,吸起来似乎比烟枪要舒服。关西军里毕竟像他们这样修为高的人还是少数,许多人并未修得灵虚境,也没有本事随手就拿个烟枪出来。但是同袍弟兄,感情是一样好的。关西军不许抽烟,大家都是偷偷抽。烟枪很容易被搜出来,带几个纸片却是谁都管不着的,偷偷卷上几根抽了,谁也抓不到。这法子若是教给他们,管保人人欢喜。

当下聊得更加开心,秦风向伊斌多讨了几片烟叶,说要给钱,伊斌哪里肯要。

秦风把烟叶子像宝贝一样收好,心想,不知道玉白大少爷能不能帮忙买一些来。这东西是很容易生财的,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兴趣。

反正今天乃是开学的第一天,夫子不会讲什么深奥的课程,秦风也没啥好听的,便跟两人一直聊起来。关西军姬大帅和玉玲珑是同门,姬家兄弟和玉珠又是同窗,这个关系可以说就是很近了。三个人相互兄弟、哥哥地叫着,只要不是什么隐秘大事便是什么都说。

原来自从天柱倒塌后,所坠之处不是险恶的裂谷就是怪石嶙峋的山峰,环境都极为恶劣,魔兽肆虐,凡人难以穿行。九黎各国好不容易才将境内的吃人怪兽剿杀,使魔龙绝迹。但是那些环境极恶的裂谷、山林中难以行军,却是没有办法进入清剿的。不知道近几十年来是怎么回事,魔兽的数量越来越多,魔龙也重新出现了。所幸龙族各部的实力也在复苏,总能将侵入的魔物杀死、击退。云蒙原本受到的天柱崩塌的影响就比较小,像禹都这样的地方属于大后方,自然是不知道边境的险恶。

秦风惊道:“这样的情况下,为何还要相互争斗。”

田伊二人皆气恼道:“我们前方的军士都私下里说,魔物肆虐复苏的主要原因便是各国相互征讨,没有将心思放在这边罢了。要清剿魔物不知道要多少军队,要死多少人,哪国也不肯的。当初夜摩国倾举国之力清剿魔物,还未怎么样,军队便死了大半。九阳立刻攻来,夜摩国便亡国了,沦为九阳的附属国。其他各国谁还敢浪费国力做这种事。只是如今这个情况不太对头,我们关西军报告了不知道多少年,朝廷只是不当回事。想来一日不压倒九阳,是不会将重心放在清剿魔物上了。”

他们聊了一整日,秦风向二人请教一些武修的技法,二人也都知不无言。但是问道《帝龙武经》里的一些概念,两个人也都一脸迷茫。秦风心里暗惊,这果然是寻常人拿不到的宝典。总之,还是先学习一些武修技法吧。这二人所修习的都是军中的武技,乃是正统实战派的武修技法,军中人人习得,又不藏私,讨教起来大有裨益。这一来,时间便过得极快。

玉珠和姬家兄弟一起放学出来,对他们说:“今天夫子高兴,说明天上祀之日,带我们去禹山野餐,又说要学礼。今天放我们先去准备。”

秦风问道:“那要准备什么呢?”心中有数,定是玉玲珑已经跟瑶光派商议过了,要去禹山驱邪。只是没想到,如此大事,夫子只当幼童启蒙学礼。同时心里不禁好奇,他欺负二小姐是胡搅蛮缠,真正的学礼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玉珠道:“吃的呀,穿的呀,用的呀。你见过野餐不带吃的吗?夫子又说学礼,那便是要沐浴熏香更衣,穿端正干净的衣衫,马虎不得。同时要准备礼器。”

姬家兄弟兴奋道:“玉珠,我们知道最近出了一道奇味珍馐,叫做鱼香肉丝,等下带给你尝尝。”感情已经传到岐山去了。

玉珠笑道:“早吃过啦。”

姬家兄弟道:“我们已经连吃了许多天,到了这里,还是要吃!只因为玉春楼才是正宗。那楼上有大才子秦风的亲笔题字,便连餐盒和用具也考究。今天是好日子,美味佳肴应该请大家共享。”转向田雄、伊斌道:“你们去跟玉春楼定下酒菜,明天送到禹山去。一定要最好的,莫要丢了我们姬家的人啊!”说着丢出一大锭金子,田伊二人都是大喜,这便是又可以趁机在那玉春楼里大吃一顿。他们二人修为虽高,但是军中贫苦,又见不到禹都这样繁华的环境,欢天喜地拿了金子去了。

玉春楼自然是玉白大少爷开的,玉珠也不说破,笑道:“那随便你们啦。”

等他们走了,玉珠满面红晕,悄悄对秦风说:“我想洗那个钟灵石乳的温泉!”

秦风笑道:“不用这么隆重吧。再说明天才去,不是应该明天早上才洗么。”

玉珠撒娇道:“怎么不用,夫子说,学礼首先要心诚,去除污秽,清净心神,以端正的姿态开始新的一年。人家都是提前三日便开始沐浴焚香,陶冶心神,现在去洗都已经晚了。”

秦风翻了个白眼,心道,还不是要在人前媲美,哪里端正姿态了。不过玉珠想去,那自然要带她去。

当下取了干净的衣衫,玉珠叫道:“啊哟,我没有香。”

秦风道:“干嘛还一定要熏香?又不是身上有虱子。”

玉珠道:“熏香是为了去除身上的晦气,又不是为了赶虱子。再说,沧虹肯定也要熏香,我要香过她。”

秦风心道,分明是为了比香,女孩家家的这点儿事,说道:“那你去洗吧,我给你买香去便是。”

玉珠哼了一声:“你又知道了。我可不用寻常的香,不喜欢也不用。”

秦风叫道:“包你满意!”心想小女孩真麻烦,施展兜率法,将玉珠瞬间带入了灵虚境,往玲珑妙境中去。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