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1章/共

你怎么连人家的元灵也不放过?

发布时间:2013-06-13 11:25

那些东西饱含他纯正的阳气,玉奴被阳气一喷忽然身躯变得透明,那些东西像是突破了一层薄膜,竟眼瞅着喷进了玉奴体内,变成喷射的光华,散入玉奴全身。秦风瞪大了眼,发现不知何时自己从一处软鳞下凸入了玉奴的身体,一波一波的快感正不断传来。玉奴乃是元灵,并非真正的肉体,变得透明之后便是自己如何运动的、如何喷射的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是何等混乱的情况,偏偏爽得令人欲罢不能。怀中的玉珠也被摩擦得不住娇哼,一股热流猛烈地喷在秦风小腹上,又流到玉奴身上。

玉奴全身都发出光来,竟开始有了动情的反应,手不停抓着秦风后背,浑身抽搐卷动,发出阵阵娇吟。便似是有无数个女人一起搂着秦风,将他紧紧包围。

玉珠泄身后浑身酥软,像是酒醉一般沉沉睡去。秦风觉得平生从未这么累过,一来是因为太过刺激,二来是因为损耗了阳元。他之前跟玉玲珑和宝庆在一起都是相互采补,他每一次都是得益者,所以怎么都不会像今天这样疲惫。

轻轻挽住玉珠的秀发,只觉得湿漉漉的,满手的桃花馨香。抬起头,却看见玉奴那酷似玉玲珑的冷艳面容,正带着一种奴隶崇拜主人的目光望着他。

秦风吓了一跳,但是随之熊熊欲火难以抑制地升起。要知道玉玲珑就算是再爱他,也不会用这种眼神望着他。秦风心道,这样的眼神,真是神佛也要大呼投降的。发生了什么都管不了啦,反正一阵收缩的快感传来,又是一阵怒射。玉奴全身都起了涟漪,整个身体便似是一个温暖的泉眼,下半身更是紧紧缠绕、摩擦,颤动着将秦风的阳元悉数接受,口中竟也发出声声娇吟来,声音比玉玲珑清脆,比宝庆妖冶,直接刺激着秦风的心神,似是要和他的元神一起融化、直到融为一体的感觉。

秦风累得要死,脸旁什么东西微微颤动,扭头看时,却是一条秀丽的尾稍。玉奴似也浑身酥软,秦风轻轻挣脱出来,忽觉浓香袭人,原来是玉珠所泄的元阴,将他肚腹间喷得一片油亮。玉珠的大腿根沾了水,便似是洁白的瓷器,竟映出景来。

秦风暗道好美,轻抚着两只洁白的小莲足,亲了一口,抱着玉珠向着温泉走去。玉珠兀自紧抱着他的脖子不放,直到轻轻浸在温暖的泉水里,才缓缓放松下来。秦风悄悄跑去看玉奴,见玉奴已经恢复过来,静静飞舞在空中,似是在思考问题。

秦风咋舌暗道,莫不是产生了独立的心智?

见到秦风过来,玉奴的神情中闪过一丝欢喜,静静飞过来落在秦风的脚边,竟是颇为依恋。

秦风笑道:“玉奴,我教你飞。”忽然释放出敦煌飞天的幻影,给玉奴看。玉奴立刻跟着那些幻影一起飞起来,她原本便是灵体,又有着玉玲珑特有的仙灵气质,飞舞的姿态有着常人不如的柔美飘逸。一学敦煌飞天,登时美轮美奂的光影将整片地方映得如同仙境。秦风心醉神迷,收了幻影,那些飞天的仙女只不过是画作,一些虚无缥缈的意境,又怎么比得过玉奴这般真实。

秦风怔了怔,忽然想起玉珠一个人留在温泉里,登时心中暗自羞愧,对玉奴说:“帮我们找些冰水来喝。”

玉奴嫣然一笑,便用绝美的姿态飞舞着去了。不一会儿便取了一瓶冰泉甘露来,又有一个精致的餐篮,里面放着食盒。

秦风大赞,这不是玉瓶、甘露都有了么?餐篮里又是什么?玉奴对他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打开,要吃的时候才行。她以前时常给玉玲珑准备这些东西,都已经熟得很了。

秦风点头,忽然有一种很奇妙的心神相通感。玉奴与他的元神竟可以暗通么?凝神对玉奴默念道:“玉奴,你也来洗一洗吧。”

玉奴便轻轻脱了衣衫,钻进了温泉里,趴在平滑的池畔,依偎在他身边。她是灵体,居然经过那些荒唐剧烈的时候之后,发钗整齐如初。秦风见她裸背光洁,忍不住便用手去抚摸。手触之处肌肤弹手,细嫩柔滑,还隐隐透亮起来。

秦风惊讶不已,这果然是有了和人一样的肌肤触感,跟以前不同了。玉奴用崇拜主人的眼神望着他,他顿时感知了问题的答案。元灵乃是用精纯的气魄凝成,玉玲珑修成玉奴时乃是处子之身,因此元灵只有阴元,吸收了秦风的大量阳元之后,便起了变化,产生了许多独立的心智出来。这当真是始料未及,原本秦风不过是想要意淫一下罢了。

秦风暗想,那是不是给自己的元灵提供一些元阴,那家伙就会聪明一些?

玉珠轻轻一哼,迷糊道:“秦哥哥,我口渴……”

秦风怕冰露太凉,含在口中轻轻用舌尖揉开玉珠的朱唇,将水喂进去。见她面色渐渐恢复如常,放下心来。

玉奴忽然自水中飞起,迎向门口。只见玉玲珑白光一闪,出现在面前,看看玉珠已经无碍,对着秦风娇嗔道:“你这人……怎么连人家的元灵都不放过!”

原来她正在跟玉龙宗里诸多长老议事,忽然出了这么个事情,她不好过多分神,便不管了。谁知突然元神酥麻,阵阵快感从灵虚境中传来,心知秦风定是对玉奴做了什么不轨之事。她面上丝毫不露,依旧和许多人一起议事,心中却是暗暗承受着不知何时便会突然袭来的快感,当着众多族中长者,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极端刺激的感觉。这无疑是超出了她的底线,但是又不敢让人发现。等到散会后她一直等到所有的人都走了才敢起身,裙下、座上已是一片湿淋淋的景致。

秦风哈哈大笑,惹得玉玲珑咬着嘴唇举手来打,此番当真是羞死人了!

秦风给她看玉奴的变化,不禁都有些欢喜。一起又歇了一会儿,说起第二天只怕要有许多事发生,将各自的衣衫收拾好准备休息,秦风也带着玉珠回到了瑶光书院的寝室当中。

玉珠一觉睡到天光,秦风腰酸背痛,却是不敢晚起的。早早将玉珠叫醒,玉珠犹在赖床。

秦风怪道:“是谁说要沐浴更衣焚香静气一整日的?”

玉珠登时醒了,小脸红酥酥地笑道:“昨晚洗温泉的时候睡着了,做了个好奇怪的梦。又奇怪,又荒唐。”

秦风翻了个白眼,原来她都不记得了,心想这倒是很好。催道:“起来准备吧。”

玉珠将他赶出去一边自己穿着衣服,一边笑嘻嘻道:“你不想知道我做了什么梦么?”忽然想到,“啊哟,是不是你把我从温泉里抱回来的?那,那,岂不是都被你看光了……”登时羞赧道,“大坏蛋!”

秦风赶紧在门外咳了一声:“今天要神光清明,不可有半丝杂念!”

玉珠不忿地哼了一声,知道又被他占了便宜。

今天的禹山乃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嫩草新生,桃花满山。凡是知书达理的人家,都想要隆重地举行上祀仪式,以礼宾天。因此这一日,乃是学礼、观礼最讲究的日子。

瑶光书院从清晨开始就一片忙碌,所有的人都天刚朦朦亮便起身,沐浴更衣,焚香静气,陶冶心神。这一天是不能吃早饭的,但是要准备很多野餐、祭祀的用具。衣着要素雅端庄,不可有任何首饰俗物破坏了自己的天然气质。

玉珠打扮停当,从门里一走出来,外面便是一片惊叹、直眼的声响。秦风暗道,这不就是另外一种攀比么?

忽见沧虹在司空司徒的护卫下走了过来,身着水蓝色的素裙,长发披肩,一条芙蓉软巾低束蛮腰,眼神清澄如若明空。四周又是一片赞叹声,秦风也不禁暗道,这小姑娘好会打扮,想必是下了一夜功夫的。这不光是打扮,当真要清明心神,使得气质由内而外焕发出来。为了压过玉珠,沧虹当真是什么事都认真得很。

玉珠和沧虹、姬家兄弟坐在一辆云车里,秦风便和司空、司徒、田雄、伊斌各自骑着坐骑护卫在两旁。司空、司徒瞪了秦风一眼,忽见田雄、伊斌鲜衣怒马,迎上来和秦风凑到一处。那两人身材高大,和司空、司徒一般的剽悍,身上又藏有军器,和司空司徒气魄碰撞,都不免有些惊讶。

田伊二人猜到这就是两位少爷一心想要他们二人压过的沧虹家的保镖,也不禁暗自心惊,心想,这是哪里的军校?除非是身经百战的,否则哪能有这样的军中霸气。

田伊二人的坐骑是魁龙,和秦风走在车队左侧,司空司徒不愿意跟秦风一起,所以走在右侧。

经过山门时,见到外面空空荡荡,秦风心知定是都去了禹山,见玉玲珑去了。想起跟玉玲珑的约定,不免心里痒痒的。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1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