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2章/共

再遇云正隆

发布时间:2013-06-14 10:54

姬家兄弟仗着家中势力素来在班里要风得风,原本还是有几个相好的会跟他们争一争,但是这时他们又带了凶狠的护卫,要跟玉珠和沧虹两个小美人同车自然是没有别人敢来找死,得意洋洋说道:“沧虹,看我们姬家的护卫,一点儿也不比你家的差吧。”

沧虹只是望着窗外,便跟没有听见一样不作回答。

姬家兄弟又对玉珠说:“玉珠,听说放假的时候有人欺负你,回头咱们带着护卫去打那些不长眼的。”

玉珠道:“我哪用你们来帮我出气。早都打得跟落水狗一样啦。”

姬家兄弟阿谀道:“听说你们玉家的蟠龙卫威武异常,号称陆上无敌,怎么不带两个来当护卫。今年咱们书院里人太乱,还出了陆家兄弟那样的贼人,大小姐竟也放心让三小姐一个人来。”

玉珠笑道:“贼人我才不怕。我这不是增添了护卫么。”指向秦风,心里甜丝丝地想,贼人我自然不怕,我身边一直都有。

忽然看到秦风捧着一块点心大吃特吃,吃得沿途落渣,很是不雅。沧虹向那边望了一眼,分明嘴角在笑。玉珠打开车窗,对着秦风叫道:“死贼,上辈子没吃过饭么?我在这里饿得发慌,你在外面大嚼。”

秦风翻了个白眼道:“是你去学礼,又不是我!”昨天太累,今天又起了大早,要饿肚子,秦风才不干。

玉珠跺脚道:“不许吃!”

秦风只好将点心收了起来。但是昨晚很多元阳喂了玉奴,现在着实是饥饿。望望天边,忽见发现沿途空中居然漏有一丝灵气,虽然不多,也不是帝流浆那样的上品,果腹总是可以。催动气海天轮宇宙,一张口,对着那些灵气吸了起来。

玉珠刚刚松了口气,忽然见姬家兄弟笑道:“咦,玉珠,你那下人饿得在吃西北风呢。”

玉珠玉面飞红,心道好生丢脸,忽见沧虹猛地瞪大了眼睛,惊愕地望着秦风,玉珠气恼地想,就算是很丢人,你也不用这样吧。想要叫住秦风一顿好说,但是见他吃得起劲,似乎颇为满足的样子,又不忍说了,只是气鼓鼓地说了一句:“随他去吧。”却不知沧虹已经惊愕难言。她是武皇宫的小公主,旁人不知,她自然有见识,这是天龙修为的人才能做的事情。

田、伊二人感到天地灵气都在朝着秦风口鼻中狂涌,自己却是难以吸收,只能略微跟着吸取一些地气,都吃惊中暗道:“秦兄弟到底是什么修为?竟已经可以吸取天地灵气了!”

司空、司徒都紧闭着眼坐在马上,心里都是一般惊骇,当下怂了三分,顿时在想,这人居然给玉三小姐做书童,玉龙宗果然是深藏不露的,又怪不得这厮那般胆大包天,没事还是不要惹他了。

来到禹山时,只见许多禹都三卫的士兵在各处巡视,瑶光派的弟子早早占了好位置,见自己书院的车队来了,便立刻过来接引。

书院的弟子都是未修成真龙的年幼学童,更要悉心保护。为了不跟那些容易生事的高手凑在一起,都被指向西山。而玉玲珑今天将驾临禹山东峰参与上祀仪式的事情,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引来无数文人雅士、各派高手。玉玲珑如今是青帝御封的安国公主,自然惊动了当朝的各位大人乃至天下名士,老御史斗魁执掌司天监,主持祭天仪式、把持国运乃是司天监的本分,当即便带着许多学生、名士一起来了。东峰上层层把守,筛查严格,不允许来历不明的人进入闹事,更不允许衣冠不整的人进入。

那些单纯想凑热闹的人都被拦在山口,不许向东峰上去。见到瑶光书院的车马先是一惊,继而十分惋惜:“唉,只是书院的学生,不是玉玲珑。”

秦风远远听见有人妒忌道:“瑶光派不过是出了个玉玲珑嘛。有什么好追捧的。论到武修实力,还是宝相宗厉害,所出的名将也比较多。”

另外一人道:“出了个玉玲珑,你就是打不过,那你有什么法子。这境界上的事情一旦破了,难保瑶光派会教出多少个玉玲珑来,大家自然趋之若鹜啊!”那人又馋道:“听说四龙天女一样的修为,另外三人也早已是天龙境界了。世上藏着多少天龙高手,就是不让人知道罢了。”

前面便是关卡,所有的人都要接受检查。瑶光书院的车队自然是没人多看,一路放进去了。

秦风忽见一人儒衫端正,一身浩气,自拎着一个大大的食盒。四周莺莺燕燕,聚集着许多名门闺秀,都有意无意地跟在他身后,显然是个极受欢迎的人物。那人也正向这边望来,目光相接都是一怔。

“云正隆?”秦风暗道,他也来了,看来上祀之日当真是个隆重的日子,特别吸引文士。

却见云正隆已经迈步丢下那些女子,走了过来,向他拱手笑道:“秦兄。耍得我们好惨。”

秦风知道他说的是之前戏弄禹都众多才子的事情,但是玉娇那事情已经算是过去了,他跟禹都的才子又没仇,自己也知道不应该的,拱手笑道:“得罪得罪!那日小弟轻狂,开了个玩笑,应该择人向大家赔礼的。”

云正隆道:“风雅玩笑,有什么好赔礼的,当我们禹都的年轻人气量小么。我们私下谈论的时候,都是对秦公子的才学佩服得很。再说他们已经不怪你啦,现在都恨另外一个人。”

秦风问:“谁呀?”

云正隆道:“还不是四皇子殷祥那狗屎!秦兄没有听说么?”

秦风支吾道:“也略有耳闻……”

云正隆道:“玉家姐妹的事情谁也说不好对错,所以我从来是不参与的。不过殷祥那般做法,便是错了。”说着对秦风一笑,“如今禹都同好人人都说,谁再和四皇子走一路,便是没有骨气的渣滓。秦兄只消在大家面前好好修理一下殷祥,帮着出口恶气,大家定然尽释前嫌了。”

秦风顿时大义凛然道:“这个好说,狗屎皇子人人得而喷之!”他原本想说“人人得而诛之”,但是临口又觉得“诛”未免有点儿过了,唾弃一下也就行了,所以改为喷之。

云正隆听在耳中有些奇妙,不觉笑道:“好,人人得而喷之!”

他在这里跟秦风说话,早就引起了四周众人的注意。那些名门闺秀早就轻轻议论起来:“啊哟,是东海才子秦风!”也有人恼道,“哼,这位‘建极公子’是个坏人。上次让我们当了好一阵子的蠢驴。”立刻便有人调笑道,“你不是说,坏得惹人爱么?”这时听见他们说话,登时四周都是闺秀们的叽叽喳喳的嬉笑声:“嘻嘻,人人得而喷之!”

瑶光书院的车马原本已经走在前面,玉珠忽然不见了秦风,又听见后面许多莺莺燕燕的声音,都探头出来看。忽然见到秦风和云正隆在说话,都吃了一惊。

姬崇文道:“那不是云正隆吗?那小子认识云正隆?嗯,也不奇怪,云正隆肯定常去玉府的嘛。”姬崇武也说,“嗯,也就是云正隆身边会聚着这么多大妞儿了。不过跟云正隆相比,咱还是崇拜秦风。”想着两兄弟得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嗯,如今你们玉家的面子真是太大啦!一个下人都能跟云正隆聊起来。”

玉珠瞠目结舌,心道,我都不用说话,你们就都自己解释了,这倒也好。

云正隆对秦风道:“秦兄今日可准备了酒文么?一定要与我等同赏啊。”

秦风奇道:“什么酒文?”

云正隆奇道:“秦兄不知么,每年上祀都是文人雅聚的时机,一觞一咏,岂不快哉。专门有人收录其中的佳作,合称文集,供世人赏析。这便是《上祀文集》,每年都会出一本的。今年是岁寒辛甲年,合集便当叫《岁寒辛甲上祀文集》。”

这“岁寒”是九黎龙族通用的记录世纪百年的方法,以太、岁称呼两仪,交替十范,也就是正、虚、混、沌、乾、坤、阳、寒、古、宇;依次更替,一百年一换。太寒后一百年便是岁寒,岁寒下一百年是太古。古指过去,宇指未来。龙族将之称为十范,再乘以太、岁两仪,认为囊括了混沌开天以来诸界的一切法则。

秦风知道他说一觞一咏便是边喝酒边吟诗一类的风雅游戏,心道,联欢会开过,春晚看过,啤酒卡拉OK唱过,这种风雅的游戏却是第一次有机会来见识,当下笑道:“好啊,等我忙过了再来找你们。”看看瑶光书院的车队已经走得远了,赶紧告辞云正隆,追了上去。

云正隆和一干佳人怪道:“他到底在忙什么?”

有个美人笑道:“素闻秦公子跟玉三小姐关系最好,形影不离,原来是真的。想来,是不爱牡丹,独爱青梅吧?”

更有佳人抿嘴笑道:“人家喜欢小妹子,有什么可奇怪了。怎么,碍到你了?”当下嬉闹起来。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2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