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3章/共

禹山学礼

发布时间:2013-06-16 18:25

瑶光书院所去的西峰上来的大都是文人雅士,也有许多其他书院的学生。山溪清泉流淌,道路两边都开满了桃花。所有的人都要下车步行,夫子带着他们沿途一览春光,在西峰上早已备好的桃林里席地而坐,给他们讲解上祀敬天之礼。漫天浊气,寻常人却是看不到的,只见到满眼春光。

“万物受天地灵气而生,懂得欣赏并感叹上苍造物的神奇,便是礼。”夫子说着,轻轻折下一支桃花,持在手中,“懂礼天地知,无礼百花残。”那枝花果然在风中微微摇摆,像是在点头一般,娇艳如同含羞的女子。众人都忽然感到,这枝被折下来之后竟然比在枝头要美得多。这花枝在枝上时,有千条万条花枝在一起,便显不出它来。夫子将它摘下,顿时人人都觉得这花枝好美,便像是满山桃林最美的一枝。

夫子道:“这便是礼的作用。小礼显露于人前,大礼显露于天地间。无礼人人厌恶,为天地正气所不容。武功纵然重要,射御者三四,礼却是六艺之首,通礼者方可得天地真气。尔等可悟得了么?”

所有的学生都齐声答应,认真看着。夫子取出一支花瓶,将花枝插入,说道,“这原本是个净瓶,因为有礼,有人观礼,才成了礼器。礼器的作用,是展现自身的修养,与天地沟通。”

他用手轻轻将那桃花扶了扶,摘去两片枯黄的叶子,将枝条盘了盘。那桃枝便像是听话的孩子,他要怎样,桃枝便保留那个姿态不动。等到他停手,桃枝的姿态便像是有了生命正在轻舞的佳人,连带整个净瓶都在众人眼中带着一道光晕,当真是好美。

夫子挥袖唱道:“我以此意上敬天,乾坤听我把歌唱。一敬灵台扶桑树,太虚境里万气开;二敬长虹穿日月,青天化雨养众生!三敬……”

众弟子都如痴如醉,只见一双粉蝶踏歌而来,围着那玉瓶花枝上下翻飞。花枝随风舞动,似是在与蝶同欢共舞。一道浓郁得化不开的灵气便这样萦绕在礼器内外,花枝之上,随着歌声蝶舞缓缓升起,又随着夫子舞袖的动作挥洒进长空。浊气遇之便化,竟被净化为浩然正气。

秦风听他朗声歌唱,声音如同洪钟撞耳,苍空响应,迫得元神共舞。心中惊骇道,这是天威,是什么气魄都无法相比的真境界、真修为。到夫子的境界已经可以与天地同生、日月同辉了吧,气魄什么的都已经是没用的东西了。这样俯仰天地的大造化,去浊扬清的大功德,武修再高也是做不到的,非得夫子这样的大贤们来不可。瑶光派能名动天下,甚至武皇宫都把公主送来学习,果然是有缘故的。

却见玉珠他们一干小儿女只是听得如痴如醉,并没有他这么大的反应,顿时明白,只怕是修为越高,所引发的共鸣也就越高。扭头看看几位高手,果然都是一副心惊肉跳的样子。司空、司徒一脸恭敬,都心道,怪不得主人要把小公主送到瑶光书院来修行。田雄、伊斌都瞪大了眼睛,满脸横肉耸动,忽而望望天,忽而低着头,一副惴惴不安的样子,似乎在想,唉,我们这样的粗坯子难怪只能当兵,真是应该一头撞死重来啊。

夫子唱罢,整座山头都充满了天地浩然之气。山风呼喝,蛇蝎退避,万花怒放。秦风心里此时方敢偷偷摸摸地想,等你们走了,就由我来把这些浩然正气吃掉吧,让哥从此做一个正直的人,面朝美女,春暖花开……

夫子又讲解了一阵,什么是修养,如何不同于修为,什么是演礼应有的仪容姿态,怎么才算是成礼,之后便让众弟子分去不同的方向寻花,做成礼器,等一下便可以逐一演礼。

玉珠他们四下分到不同的方向,沧虹唯有这种时候是绝对不肯跟他们一起的,玉珠也不跟姬家兄弟一起纠缠,叫着秦风一起去采花。

玉珠到了没人的地方,便道:“贼人,你替我来选。”

秦风道:“这哪行?你不见满山都是夫子的浩然正气么?你敢偷懒,夫子立刻知道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是考礼,要的是心诚。”

玉珠吐了吐舌头,望着满山的桃林,早已花了眼,望着这枝好看,忽然又觉得那支也好看。选了一支,忽然又怕摘下来就不好看了。

秦风道:“你觉得跟哪支花有缘,便采了。难道方才夫子曾经挑个不停么?他只是随手采来,这便是缘分。”

玉珠突然脸色一变,哼道:“随手采的也算是缘分么?那你是不是随便看到谁都可以啦?”

她和秦风乃是在山头上突然撞见,便一见钟情。少女情怀又是倾心相恋,总要有个让自己安心的理由。所以对于一个缘字,那是不说则已,一说就要较真的。

秦风心里咯噔一下,真想打自己的嘴。想说“缘分二字存乎一心最是奇妙”云云吧,无奈自己跟玉珠的大姐、跟乌墨琳那是都有暧昧的,说这个很没有说服力。若是说得不好,便会伤害玉珠。

一犹豫,玉珠不满道:“怎么,说不出啦?”

秦风忽然说道:“今生的不经意间,谁知不是千百个前世里刻骨铭心,天作之合?”

玉珠感动得哇的一声扑进他的怀里,哭道:“你个死贼人,大坏蛋!总是要人家哭!”

她问出那话,自己也觉得心里砰砰直跳,后悔不已,因为秦风若是说得不好,今生这份爱便再没了那完美无缺的感觉。

秦风搂着她,忽然觉得痴了。谁能说,前世里便没有一个这样的女子,与他倾心相恋过呢?气海中那一道祖龙所赐予的天轮忽然猛然一震,放出神光来,照亮了天轮宇宙。

秦风一惊,心中狂呼,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道天轮的名字——天缘轮!万物因缘际会,宇宙因缘而生!太虚之内,混沌之中,再也没有比“缘法”更强大的法则!只因为,一切是缘!

便似是一道天雷将他劈醒,秦风只觉得自己的任何意念都是气海中一道滚滚的天雷,天轮宇宙猛烈爆发,无穷无尽的力量熊熊涌起。而怀中扬起的那一张雨带梨花的笑颜忽然长大了,这张脸是那么令他魂牵梦萦,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曾同生共死、白头偕老,在无数个平行世界里见过,在无数个最黑暗的时候见过。这是他心底的光,他要一直护着她。他忽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世界,因为有玉珠为他无数次轮回,所以他才能在这个世界重生。

玉珠怪道:“你怎么啦,这样看着人家。”

秦风眼一花,幻觉退去,忽然发现玉珠在用奇怪的目光望着他,脸一红,方才他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但是其实只不过是神光闪念的一瞬间。“玉珠。”他喃喃道,“我方才看到你长大的样子了。”

“哈?”玉珠奇道,“我长大的样子?什么样?”

秦风道:“哭得啊……稀里哗啦……”

玉珠只道他戏弄自己,追着他要打,秦风抱头鼠窜,忽然叫道:“且住!缘分来啦,你现在立刻找到你最喜欢的一枝带回去,保管夫子表扬。”

玉珠奇道:“真的吗?”

秦风正色道:“因为你第一个回去,夫子自然要表扬。”

玉珠拍手笑道:“言之有理!”

当下望着最近的一棵桃树,指着那正向她迎风颤动的花枝道:“就是你啦!”

轻轻地采下来,果然怎么看都是觉得这枝最好。心花怒放跑了回去,别人都还没回来。玉珠当下叫道:“夫子,我选好啦!”

夫子微笑点头,闭目凝神。

玉珠取出玉瓶,将桃枝插了进去。这玉瓶口很开阔,桃枝插在里面左右倾倒,瓶子便立不稳。原本挺好看的桃枝,偏偏摆不好。玉珠面红耳赤,忽听夫子道:“时间还早,不如去换一枝?”

玉珠摇摇头,这枝花是秦风教她采的,如何能弃?心里奇怪夫子又没睁眼,如何能知道她的难处?一面摇头一面说道:“不换啦。我喜欢这枝花呢。”

夫子微微一笑,那花枝忽然枝条一软,随着玉珠的手一插,在花瓶里卧进去,便像是蟠龙一般卧住了,稳稳朝天,有升龙之势。

玉珠开心道:“咦?成啦!”

秦风心中一动,便是凌虚玉龙爪再惊天动地,也没有这悄无声息的一刻奇妙。夫子用了什么法门?他纵然没有天轮,却是精通天道演化。自己那便更应该做得到。这一刻不经意间的受用,当真是觉得奥妙无穷。

玉珠记得夫子说过,有礼才成礼器,于是在桃枝后端端正正坐好,眼观鼻,鼻观心,静静体会这一刻的收获。落在夫子眼里,又是微微点了点头。

秦风暗道,成啦,夫子的印象分已经打了十足。我家小珠儿那是天生有慧根的,原本不用我多操心。当下自己也闭目养神,体会那天道转化的奇妙。

四周陆续有学生回来,都认真坐好,修理自己的花枝。姬家兄弟各自捡了一大捧,将花瓶里插得满满当当。沧虹却是只取了一枝细细的孤枝,上面数个花苞,都不肯开放,只有枝头一朵娇艳异常。司徒司空打开竹篮,里面赫然有十几个瓶子,有白有艳,有陶瓷也有紫砂琉璃,沧虹一个一个试过,最后选了一支小口的长颈白瓷瓶。她身材纤秀,手指欣长,小指微微翘着,轻轻将桃枝插进去,这就叫一枝独秀。姿态优雅,说不出地好看。那桃枝原本孤单,与她洁白的手指相映生辉,顿生娇艳。

四周的人都偷偷来看她,就连秦风也不禁多看了几眼。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却自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个性,优雅孤傲中透着一股子韧劲,不愧是武皇宫的人。

夫子却将眼一睁,放出一道精光,望着沧虹所成的礼器,神色不喜,喝道:“沧虹,回去重做。”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