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4章/共

桃林野餐论大道

发布时间:2013-06-16 18:27

沧虹一呆,默默在众人注视中回到桃林里去了。

秦风却明白,这是孤枝,此时聚满了怨气,敬天不雅。若是平时,可能也就无所谓了。今天乃是去浊扬清之时,若做得不好,便会心灵污秽,元神变浊。何况夫子对于沧虹的呵斥,其实是真心严厉,对她的要求比别人的都要高。

沧虹去了许久,夫子不再等她,命众弟子逐一演礼。沧虹回来时,怀里抱着许多孤枝,竟都是那样子的,上面孤零零一朵。秦风一怔,心想,这小姑娘当真是固执。只见她将满怀的花枝与先前那枝合在一起,选了一个口较大的瓶,扶膝跪下来,将所有的花枝一起插进去,一枝一枝反复调整,有的花高一些,有的花矮一些,有的枝向外遥遥探出,有的枝弯弯扶着。不一会儿,那些花竟有了盎然生气,众人心里都在想,不用比了,这盆插得最好看了。就连秦风也不禁在想,这小姑娘莫不是学过花道?当真是好看。

轮到玉珠时,玉珠昂首挺胸,挥舞衣袖,轻声唱词,动作纯朴天真,带着几分羞涩。大家心里都想,玉珠好可爱。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气随着玉珠的衣袖传来,满园桃花都遮不住这香,引得许多彩蝶都从四周飞了过来,围着玉珠翩翩起舞。

四周的人都看呆了,姬家兄弟更是张大了嘴。玉珠唱完了,红扑扑的小脸小心翼翼望着夫子。

夫子面带微笑,心神愉悦,点头道:“因缘际会,不离不弃。汝以此意敬天,甚好,须得一生都记得了。”

说着将手一挥,满枝桃花都离枝飞起来,在空中袅袅向上飞起。在场的少男少女都欢叫起来,顺着飞舞的花瓣看到袅袅上升的清气。玉珠自己也没想到,笑嘻嘻地吐了一下舌头。

轮到沧虹时,她恭敬起身,轻声唱了一首和别人不一样的歌,声音高雅,缓缓合着歌声挥袖曼舞,神态端庄,充满了庄严神圣之感。

秦风不由得看得直了眼,这定是宫廷中的舞蹈了,沧虹果然是之前便学过的。

姬家兄弟低语道:“咦,沧虹会唱《大祀•颂天》,她在家里学过么?”

玉珠好奇道:“什么《大祀•颂天》?”

姬家兄弟道:“这是以前武皇曾经举行过的祭天仪式,军中每年上祀也会唱。这歌可是难唱得很,沧虹做得比那些祭祀还要好。”

夫子却没有说话,只是闭目听着她把歌唱完。沧虹唱完了,恭顺地坐下来,眼巴巴望着夫子。夫子将袖一挥,那满瓶娇艳的花枝尽都枯败,礼器碎裂,发出一声轻脆的声响。众人都吓呆了。

夫子叹道:“此礼难成。可惜了。”对众弟子道,“纵有敬天的心意,未必能够成礼啊。你们须得仔细斟酌其中的缘故。”

秦风暗想,嗯,那是因为孤芳自赏必为上天所不喜,孤枝凑成一团,浊气更盛,所以沧虹反而失败了。

这一次自然是玉珠的成绩又是最好。沧虹面色难看,和大家坐到一起。她是极好强的人,若不是还和大家在一起,只怕便要哭了。只怕她的内心里,也跟这些孤枝一样孤独,希望能为人所欣赏吧。可惜天道是不讲情面的,当真可怜。

野餐的时间到了,夫子一声令下,桃林中顿时便欢闹起来。田雄带着许多厨子将一道道精美菜肴用餐盒装着分到每一个人面前。

姬家兄弟起身道:“今天我们兄弟请客,大家不要客气啊!”说着一起将一份最精美的餐盒恭恭敬敬端到夫子面前,齐声道:“老师请用!”

夫子望着餐盒上的烫金字,笑道:“这当真是好菜肴。”虽然菜肴带着烟火气,但是弟子的孝道是一定要受用的。当下接在手中,欣然受用。

秦风一看,玉春楼的食盒上除了饭馆的招牌外,下面都带着一行“治大国如烹小鲜”的烫金字,还带着秦风的印章。见夫子受用,姬家兄弟高高兴兴回到玉珠身边来,这里人人都有份,就连在后面的随行仆役都有。

玉珠笑道:“这么好的景色,我才不吃那些。”打开餐盒,一道清冽的香气传来,沁人心脾。只见餐盒中都是一些奇珍蔬菜异果,颜色鲜艳,清香扑鼻。忽然看见沧虹落寞,将餐盒推到她面前。沧虹闻见清香,忽然心情大好,伸手拿了一枚果子,羞涩地吃了一口。玉珠将盛有钟灵玉露的瓶子端去倒给夫子,夫子更加喜欢。

秦风见此时这山峰已经清气满溢,浊气荡然无存,她们也开始野餐了,心想多半没什么事了,应该跑去东峰找玉玲珑了。想着正要跟玉珠说一声便离开,忽听有人在一边高歌道:“众小盈林兮群山抱,酒菜我所欲兮正气歌!”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位青衣老者在林间笑嘻嘻地挥袖高声道:“瑶光夫子,酒菜可有小老儿的份么?”他身边垂首肃立着一位佳人,头裹罗帕,长得杏眼桃腮、明艳动人,却穿着朴素的麻裙,娴静地跟在老人身后。

秦风一怔,这不是玉娇么?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玉珠也咦了一声。

夫子拱手道:“这不是司天监斗魁老大人么?不在东峰上主持大礼,跑到我们这些小玩闹这里做什么?”

斗魁垂涎道:“东峰喧闹,老夫素来不喜。此间好,有佳肴玉露,更有醒世恒言,老朽素来最馋,如何能不被引来。”

夫子一怔:“醒世恒言?”望了望餐盒上的字,想必是说这个了,笑着将手中的餐盒奉上,“这是我的弟子孝敬,我还未尝,却将老大人引来了。”

秦风仔细打量那名叫斗魁的老大人,记得是二小姐的授业老师,原来也是司天监御史。斗魁身后远处密密麻麻站着许多官员、弟子,都一脸恭敬,静静地候在较远的林中,不敢过来打扰。但是从这个阵仗来看,司天监对于净化禹山浊气是极为重视的。把持国运,这是司天监最主要的职责之一。

斗魁打开餐盒盖子,只见是一道色泽艳丽的菜,热气腾腾盖在饭上,飘着鱼香。菜丝肉丝都切得工工整整,交错有致,用料却是最简单不过。扭头问向身后的玉娇:“娇儿,当日东海秦风做的便也是这样的么?”

玉娇看了看,低头称是。

斗魁赞道:“果然是人间功夫菜。”转问玉春楼来送餐的伙计,“你们这玉春楼,近些日子当真是火得翻天呐!连餐盒都做得这般考究,啧啧。”

那伙计不是玉家的重要人物,不认得二小姐,只知道今天瑶光书院的人里有三小姐,更不认识秦风。听见斗魁老大人问,当下意气风发道:“老大人,我们玉春楼学这菜都是大才子秦风手把手教的。我们掌勺原本就是玉府厨房的,那天有幸给秦公子打下手。这道菜乃是我们的招牌菜,只卖三十个大钱,每一刀切得是诚心诚意,炒得是童叟无欺。您尝过了再夸吧!”

“这样的菜只卖三十个钱?”斗魁拿起筷子,吃得满嘴油光渍渍,“嗯,怪不得全天下都在吃了!以前可没听说东海有这样的名菜。”

瑶光书院的众弟子望着斗魁,都心道,这老头乃是个吃货,居然是当朝司天监御史。姬家兄弟大是得意,重新给夫子献上新的饭盒。四周不知何时多了一些文人,都在后面静静旁观。只有秦风心里清楚,斗魁只怕是有意而来的;心中不安,偷偷望着玉娇,见她丝毫也不望向自己,似乎也打算装作不认识的样子,稍稍松了口气。那斗魁老大人在堰城大典上是见过自己的,如何不认得他,这时也定是故意装作认不出。

斗魁突然问那伙计:“治大国如烹小鲜,这话,究竟是作何解释?”

伙计本来正在得意,差点儿噎死。心道你一个老大人,好意思问我吗?但是当朝御史向他一个小伙计提问,乃是大大有面子的事情,毫不怯场,大声道:“老大人,您问对人啦!不下厨的人,是根本不能明白的!”

斗魁两眼放光:“哦?”

伙计得意道:“治国,做菜,要的都是诚心诚意,不可操之过度。盐多放一勺,那就咸了;火大一分,那就糊了。须得油盐适量,火候一分也差不得,那才能炒出美味佳肴。治国也是如此。这是通常的解释。”

斗魁道:“那还有不寻常的解释咯?”语气活脱像个小孩。

伙计道:“为何偏偏说是烹小鲜?不是煮饭,不是大鲜,而是小鲜。这其中就又有学问啦。便是俺们大厨,也不见得比咱明白。”

斗魁顺手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很自然地递到伙计手中:“愿闻其详。”

伙计原本没敢跟他要钱,大喜,红着脸收了银子道:“咱常做厨中的杂役,这小鱼和大鱼的区别是这小鱼做的时候不去鳞、不去肠,如果小鱼也要像大鱼那样一个一个收拾,那鱼太小,立刻就烂了,没法吃了。一锅小鱼虾米,便是一国百姓,要管好岂能逐个料理,外面客人都是饥肠辘辘又岂有那个功夫,只有一锅烩了才是办法。老大人,您说是不是道理?”

斗魁连连点头、抚手道:“嗯,果然是妙。”

伙计道:“所以呀,莫看不起我们这些下面的人,厨中也有治国道,便是大才子秦风也亲自下厨呢!”说得昂首挺胸,大气凛然。

秦风暗道,咱可没想这么多,这莫不是所谓的过度解答吧?记得这个话,是有个“不可操之过急”的典故的,其重点并不是这些细节。

斗魁转向夫子道:“夫子是当世大家,不知道有什么看法?”

夫子从容道:“小菜不小,大国不大。意有上解、中解、下解,适才不过是下解,老大人自然知晓,却来考评我的弟子。”面向众弟子微笑道,“老大人这是借题考你们呢。众小儿,还不速速道来。”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