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6章/共

禹山东峰聚群贤

发布时间:2013-06-18 10:25

秦风哪知道西峰上被玉珠编排成这个样子,撒腿跑到东峰上来。他着急赶路,于是放出龙魂入天飞行,才到东峰入口就被拦下,强制落地,检查身份。

秦风摸出东海龙佩,登时引起一片注目。

有人惊道:“东海秦风真的来了!”声音一开始只是自言自语,渐渐变成一片嗡鸣,顷刻间传到东峰上每一处。

秦风刚刚进去,便看到云正隆和几个人匆匆迎了过来,见到果然是秦风,都一脸大喜过望之色。云正隆怪道:“秦兄怎么才来?”

秦风苦笑道:“西峰上的事也多哩!”

一个禹都的士子笑道:“东峰上今天乃是安国公主玉玲珑参与上祀大典,秦兄不来看,莫非西峰上有宝庆公主么?”

秦风摇头道:“非也,虽然没有宝庆公主,却也是咱惹不起的姑奶奶啊。”见众人一脸来了救星的样子,怪道,“怎么,出什么事了么?”

云正隆哭笑不得道:“还不是四皇子殷祥那个搅屎棍子,又来坏大家心情。”

原来上午乃是非常正式的典礼,由司天监、司礼监的官员主持,许多云蒙皇室、宗室、当朝大员都举家来参与,更是来了举国的名士。只因为之前堰城大典惊动天下,再加上玉玲珑这些日修成天龙,许多人都想要一睹玉玲珑的风采,但其实也有文人雅士不在意修为,只是专程想来会一会东海秦风。

上祀乃是极为风雅的节日,仪式之外都是风雅集会,许多人都会提前打听今年的上祀仪式哪里最有看头,专门要来相聚。之前的堰城大典虽然隆重,但是以禹都和东海十四族的才子为主。这一次,却是几乎云蒙全国的名士都闻风来了。再加上原本瑶光派那里原本堆了好多的人要见玉玲珑,竟是九黎各国名士云集、文武群英荟萃的场面。人又引人,这一来便是全都冲着这里来了,比上朝还要热闹。

云正隆也没有想到有这么大的阵仗,各国名士三五成群,啸聚山林,大有净胜之心,那些仙山洞府的武者也就罢了,在瑶光派的维持下都聚在一边。但是那些所谓名士就不好打交道了,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文事与武事不同,分不出高下尊卑,便是谁做过传世的文章,也不能说他就是天下第一了。大家相互谦让,却也没有人敢出来充头,只是各自小股欢聚,相互串串场。原本玉大小姐在上祀仪式上显出天龙威仪,震惊四野,也还压得住场面,到了中午,忽然蹦出一个人,打着云蒙皇室的名义来牵头;所有的文章合成上祀文集,他自己要来做序。外人疑惑他的才学深浅,禹都更是人人不喜,眼看就要哄场。当着这么多外来的名士,岂不是大大丢人。

云正隆简单说明了情况,对秦风道:“秦兄快去看看吧,这一次我们禹都的士子都说好了,秦兄出面,干得倒殷祥,我们大家都支持的。近来的风骚人物也唯有秦兄才让大家心服口服。秦兄露脸,便是我们云蒙的光彩,大家都开心。”

秦风暗道,这个四皇子怎么越发嚣张了。当下随着云正隆去看。只见原本是个雅致的场所,如今乱哄哄挤满了人,司礼监也没了办法。东峰主场乃是上祀祭坛,名为禹山天台。天台乃是取云蒙各地之土堆成,专供祭天之用。四周有青山绿水,天光垂爱,地气充盈,遍地芳草,桃李芬芳漫山可闻。只是如今为了看玉玲珑人人都挤到了天台周围,再加上殷祥在那里一个劲儿地哄抬气氛,人人在嘈杂中都要大声说话,便愈发乱了。

原来殷祥自从那晚被醉倒之后,只当自己发过酒疯,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玉龙宗的丫鬟们一个劲儿地跟他府里说,四皇子威武异常,仗义出手,整晚如何潇洒的模样,玉大小姐和宝庆公主都欢喜极了。殷祥去了几次玉龙宗,也见过几次宝庆公主,玉玲珑和宝庆异口同声赞他那晚威风八面,帮了大忙。殷祥哪里知道这番捧杀的前因后果,只是觉得两位绝代佳人都承情,从未对他如此青睐,心花怒放之际什么都相信了,纵然走在大街上各种诡异,也觉得是理所当然,反而开心得很。他这时候觉得自己是帮了玉龙宗大忙的大恩人,自然要趁热打铁地表现。玉玲珑来这里祭天,他便要趁机露脸,给玉玲珑翻着倍的壮大声势,顺便好好表现自己。若是天下名士云集的文集由他作序,那便是瞬时间名扬天下了。

这会儿殷祥正在天台上,跟许多人关于署名里谁开篇、谁次之、谁押后的问题来争论不休。这个次序若是定下来,名录里有了名字,便是一定要参与了。许多禹都年轻才俊都私下拂袖道:“狗屎作序,谁要挂名。”殷祥不以为意反以为荣,反正外邦来的名士也是不少,他以皇子的名义又是打着玉玲珑的旗号相邀,人家也搞不清楚他们云梦的文人是怎么回事,总要给面子的。这场面上的事情,自然是外邦的人越多显得越隆重,本国的才子有什么稀奇。

见到秦风来了,场中突然一静,陡然没有人再大声说话,只是不时有极细的声音低声念着:“秦风来了!”

云正隆高声道:“今天有‘建极公子’在场,为我们云蒙年青一代龙首,当首推他来作序!”

秦风心道,什么时候又给我起了绰号。这“建极”二字原本是出自他在堰城大典所书写的“建极绥猷”,如今这个绰号一说,人人都知道是他。之前许多人管他叫东海秦风,但是这个称呼听上去像是外族,让人不舒服。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将秦风算做是云蒙的才子了,再叫“东海秦风”感觉不舒服,所以禹都这边又出了一个新的绰号,便是“建极公子”。这样一来便是云蒙的才子在相互开玩笑,便是说起禹龙堂门口的笑话也只当是风雅趣事,不能算丢人。

云正隆本来就是在年青一代里一呼百应的人物,登时四面八方都有人大声叫好。殷祥顿时变了脸,这不是公然给他难堪么?

当下殷祥说道:“这,建极公子虽然是才华横溢,但是今天在场许多大才大儒,以建极公子的弱冠之龄来作序,只怕不太好吧?”

当下有一位北海来的长者,好奇道:“这位秦公子多大年纪?”

殷祥道:“听说还不到十八岁呢。”

四周许多人都唏嘘道:“当真是年轻得很。古之贤者以文论贤,不拘泥长幼,但是十七岁也太……”

自然也有许多官员是要巴结四皇子的,都逢迎道:“我们还是请四皇子作序,比较合乎礼仪。”

殷祥得意忘形道:“安国公主,也是同样的看法吧。”在他想来,玉玲珑一句话,自然大家都老实了。如今他是玉龙宗的恩人,云蒙皇室又刚刚册封玉玲珑为安国公主,跟他算是干兄妹,关系正是好到不行的时候,玉玲珑一定会向着他的。

忽见玉玲珑嫣然一笑:“这可难办呢。”

殷祥一怔,四周一片寂静。

只见天台之上,玉玲珑素衣玉颜,轻声漫语道:“今天乃是上祀佳节,德高望重者与少年才俊齐聚禹山,乃是举天之福,共求同欢。倘有绝妙的文字流传于世,那便是拜天所赐;修葺文事更是为了祈福,为之作序更要天地认同,玲珑也不敢因为四皇子是皇兄而擅专亲好。谁来作序,自当顺从天意。”

众人都点头,有的人自认为是德高望重,年青一代自然便是少年才俊,德高望重不应该欺压少年才俊,少年才俊也不应该失了对长者的尊敬,所以还是交付天意吧。只是不知道这个顺从天意,是怎么个法子。

在玉玲珑的说法里,秦风自然算作少年一派,殷祥自然被划入德高望重那一派,又说明四皇子是亲戚,感情好啊,所以应该避嫌。殷祥听了飘飘然,心想,原来我在玉玲珑心中已经是德高望重了,关系又亲近,她自然是要避嫌的。当下也连连点头。

玉玲珑道:“天道有轻重。轻者轻于鸿毛,重者重于泰山。便请四皇子与秦公子各书一碑,交换抬起。玲珑便将天道轻重化作天意,以秉承天道重者当此大任。不知道可否?”

两个人各自写个碑文,然后交换石碑抬起?玉玲珑将碑文所蕴含的天道转化为重量,看看谁的石碑更重?

这个主意实在是新奇有趣,其中的奥妙又是极为惊人,人人心里都清楚,玉玲珑只怕是要展现天龙境界最奇妙的地方给大家看了。心中却又是各自惊疑,难道说,天龙境界可以将天道展现出来转化为力量么?虽然之前玉玲珑展现过惊人的神魂气魄,但是天龙境界实在奇妙,平时气魄内敛,根本感觉不到威力。而且真正奇妙的地方究竟是怎么样的,还没有完全感受到。当下都齐声叫好,但是又想,这不是变成考武功修为了么?纵然秦风写得文字再好,明摆着年纪大的修为便会高得多,四皇子殷祥至少比秦风多修炼了一千年,绝不可能修为比秦风低。如果两个碑的重量差不多,那还是四皇子占了老大的便宜。

殷祥也是一下就想到这个关键,大喜,心想玉玲珑果然还是打心眼儿里向着自己,立刻叫道:“这个主意妙!就这么办!”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