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7章/共

四皇子驮碑传奇

发布时间:2013-06-19 10:17

禹都的才子佳人都面露迟疑之色,虽然他们清楚秦风一定是有真龙以上的修为,但是肯定比不了“四皇子殷祥”在那天晚上所崭露的霸道武功。当中许多人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知道殷祥的气魄修为已经相当了得,比他们都要强上许多。秦风一点儿气魄强大的感觉都没有,人人都为他担心,云正隆也有些后悔,想不到变成这个样子。

只有秦风望着那几个被他抽肿过脸、这时候还在为他忿忿不平的名门闺秀们嘿嘿歉意地一笑,看来玉娇果然没有敢出去说,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威猛霸道的“四皇子殷祥”其实是他秦风秦公子扮的。要论修为,如今的殷祥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只不过别人不知道罢了。咱家玲珑宝贝难道还能胳膊肘向外拐么?

云正隆问:“秦兄可有把握?”

秦风微微一笑道:“天道公允,秦风坦荡。”说着坦荡二字,却是在想如何暗下黑手。脸上却是大义凛然的,惹得那些名门淑女看了都心中一荡,面孔微红,只觉得建极公子仗义极了。

当下有个小美人娉婷行来,对秦风盈盈一拜道:“公子,你赢了我们都欢喜,便是输了也没关系,我们一起请你吃酒,欢迎你来我们禹龙堂作客。”

秦风脸一红,这个小美人当初为玉娇大声疾呼,曾被他一掌打肿了脸倒在地上,因为见她长得好看,又一看就是豪贵人家的千金,葡萄心理作祟,特别打得响了一点儿。现在人家为他来加油了,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当日确实过分了一点。

云正隆道:“不论输赢,今日都当奇文妙趣,把酒言欢。”

这时司礼监仓促寻来两块石碑,众人见了都吓了一跳。只见是两座一丈高的警世碑,上端雕着文龙,做工精细,但是对于寻常人来说,这也太重了吧,至少有五千斤。光是这两块碑,没有过人的修为休想搬得动。便是真龙修为,要抬起这样的碑也是极为费力,何况要背在背后。

司礼监向玉玲珑请示道:“我们一时间只能寻到这样的赤碑,不知道能不能用。”说着眼角却瞥了一下殷祥。这自然是出自殷祥的授意,要展露过人的武功修为。

殷祥一点头,玉玲珑看了他一眼,也点了点头。殷祥暗喜,心道,玉玲珑都没有征求秦风的意见,可见是向着自己的。

一干少年才俊脸都白了,暗自庆幸不是自己去玩这一出。就算是有苍龙修为,不是修武练气的,如何能搬得动这玩意。

秦风却是气定神闲,向着天台上走了过去,对台下一拱手道:“晚生斗胆,在各位大贤、师长面前请示天意。若晚生有幸为今日作序,当不负众望,以日月之心恭请诸位挥毫,共修今日之文事!”说罢躬身一礼,气魄忽如大江大河,滔滔涌现。

他的声音铮铮有力,便是最远的角落也听得清。一身浩气,更是雄浑磅礴。当下许多人都暗自心惊,原来这个秦风的修为远超年龄貌相,怪不得饱受云蒙年青一代推崇。许多第一次见到秦风的年轻人都心神振奋,引为人生楷模。

瑶光派的弟子都凸起了眼睛,这不是玉三小姐的那个跟班么?心中惊异,兹事体大,不敢议论。

殷祥早知道他是瑶光派的弟子,有些本事的,对他的表现并不惊异。

司礼监为他们奉上金笔,殷祥挥手不用,说道:“我以指代笔。”当下对着石碑飞身跃起,挥指划去,石粉簌簌落下。他身影如龙矫健,指尖如刀,所成字体自然更是苍劲有力。一个起落之间,碑上已经出现 “奉天承运”四个大字。殷祥左手抖落衣襟上沾的石粉,扶了一下腰带,飞身又上,运指如飞,不停写去。台下众人看得心中都是一震,这四皇子好精湛的修为。云蒙青帝有四子,传闻四子的修为一个比一个高,大皇子殷洪乃是太师鸿钧的弟子,修为深不可测。想不到仅仅是四皇子殷祥便已经如此厉害了,所言非虚啊。仅仅是“奉天承运”四字,那是饱受了千万年的道统锤炼,将帝王之气与天道一脉秉承,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承天道的话了。云蒙皇室调教皇子的手段,当真是非同一般。

却见秦风接过那金笔,显然是不打算跟四皇子一样玩什么以指代笔的把戏。众人都想,若是他修为够高,只怕不甘示弱的。仅是这一点,便已经说明他的修为弱于四皇子殷祥了。

却见秦风端端正正走到碑前八步,也不靠近,也不飞身跃起,挽起袖子,忽然挥毫,将金光遥遥洒向碑上。每一划都有如金鞭挥舞,溅落在石碑上,笔势连绵不绝,顷刻间便是两个大字:“功德”。每个字都如同斗大,金色的墨汁泼洒在石碑上道道带着波澜万丈的气势,意境随着笔势连绵不绝,自第一划起直至最后一划止,竟是一笔写成的。

秦风收了笔,恭恭敬敬地向着碑拜了三拜。众人望着那碑上的两个大字只觉得心中无比震撼,便是不懂书法的人也能感到笔划中所蕴含的巨大威力。只是,那“德”字写得太草,跟少了最后一点似的,成了一个巨大的缺憾。

斗魁带着玉娇远远站在一处小山包上,遥遥望着天台。

斗魁捻须笑道:“今日当真是有趣。大开眼界,哈哈。”

玉娇面无表情,但是秦风每一笔挥出,她的面容都是一跳。她心中其实无比惊骇,亲眼目睹秦风的才学才知道是如此震撼,跟她所见的那个流氓完全无法有丝毫等同之处。

斗魁道:“痴儿须得虚心体会,秦风纵有天高的才学,你如今入我罗星门下,只需神魂一念,虚心向学,那便都是你的好处。”

玉娇目不转睛望着那一道道金光笔墨泼洒在石碑上,不知不觉竟有些痴了。心里不停在想,为什么少了一点儿?为什么不写那最后一点儿?少了这一点儿,岂不是“缺德”么?忽然脸一红,抿嘴笑了。

四皇子殷祥身若游龙对着石碑上下翻飞,一篇祭天的檄文便大功告成。忽见秦风早已写完了,吓了一跳,扭头见秦风只写了两个字,不由得直翻白眼,心想,莫不是此人要直接认输了么?忽然发现那德字似乎少了最后一点,哈哈大笑:“秦公子,你那行草可是太草了一点,几乎都要认不出了。”心想不能这个时候说破,要最后他输了的时候才告诉他。心里暗自盘算,过了今日定要让这建极公子变成缺德公子。

当下司礼监官员要两个人交换了位置,抬起对方的石碑。这正是这场游戏中最大的乐子,大家都瞪大了眼睛来看。

四皇子要摆出大度的风范,对着秦风做了个请的手势。心想,说不定他根本就抬不动那石碑。只见秦风却不忙走过去,背对着自己那块石碑,向众人作揖道:“各位,今日秦风有一提议。自来禹都,不知见到多少读不起书、却有心向学的贫寒子弟。若天才困于贫穷,忠良倒卧饥寒,岂不是天大的憾事。今日我等汇聚禹山,祈求天缘,寄情风雅,不可无为,不如便将文稿交付安国公主!”说着对玉玲珑高高一揖,表足了姿态,继续大声道,“刊印成书,广发天下,所得利润全部用于在这禹山脚下兴办一所义学。纵不能添上几多真龙,也要为世间留下百业人杰。不知道各位贤达意下如何?”

自东海来的难民中有上千幼童,没有机会念书。他这一举动,其实便是为了他们。谁也不知他的算盘,只见到他背后晃着两个金灿灿的大字:“功德”,看得人脑袋发热,何况又可以讨好安国公主,又能扬名天下,谁不心动,当下人人都大声叫好!

云正隆道:“秦兄办义学,我愿意去执鞭。”禹龙堂的才子佳人们登时都心里发热,心想,平生所学为何?这样的善事怎么能落后,当下都挥臂响应。

四皇子殷祥目瞪口呆,心想,怎么搞得跟他赢定了似的。正要举手说自己也可以出一份力,忽见秦风从容地走到那块“奉天承运”的碑前,一跺脚,大喝了一声:“起!”

地面轰然一震,那石碑平地飞起,落在秦风肩头,秦风稳稳接住,那巨大的石碑在他身上便似无物。

他这一手,其实是从《地坤武经》中所学到的。蟠龙族很擅长利用地气,五行亲土,有许多借地传力的秘法。这一手正是其中的精妙招数,叫做“震山击”,可以借足下四周地气之力从地面下传导龙息魄念,攻击对手下盘。虽然不是很高深的功法,但是此刻用来非常好看。若不是这样,便得伸手蹲身去负碑,岂不是很笨拙难看。

四周人人叫好,殷祥冷哼一声,一样走到那块“缺德”碑前,将脚一跺,将那碑震得飞起来,一样轻轻松松抬起。他故意显露高强的功力,轻轻松松将那巨碑在肩头掂了掂,表示这东西很轻。

这时候便该玉玲珑施法了,人人都瞧着玉玲珑,希望她显露出惊人的天龙绝学,让大家开开眼界。

玉玲珑环顾四周,轻声说道:“今日禹山群贤毕集,天地精气应运而生。就看一看谁的字更得天独厚吧!”

说着凝神静气,缓缓放出天龙元神。一道宝光从她头顶升起,在空中盘旋,方圆数十里内的精气顿时开始向禹山东峰的天台流动,在上空形成一道巨大的青气漩涡。

玉玲珑口中念动真言,天龙元神从云端落下,围着秦风和殷祥穿插游动,那两块巨大的石碑渐渐发出光来,丝丝袅袅的灵气渐渐垂下来,都向着石碑所发出的光芒流动,汇成两道精气湍流。

人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心道,原来天龙境界可以吸食天地精气的传闻是真的!忽见殷祥双腿一沉,额头微微见汗。秦风闭目不语,胸膛起伏,猛烈地喘息。那两道精气湍流已经压到了石碑的尖端,越来越浓,还是秦风头顶上那一道要粗一些。

人人登时心中都明白了,只怕还是殷祥所写的“奉天承运”更得天道,所以精气顺着这边下来的便要多一些。精气原本散落在日月光华、草木空气之中,没有什么重量,但是像这样聚集起来,那便是天一般的重量压了下来。这“缺德”,怎么说也赢不过“奉天承运”啊。

殷祥心中暗喜,抬头看看天空,又瞧瞧秦风头顶巨大的精气云团,还有秦风大口喘气的样子,心道,瞧你小子能支撑多久。

秦风哪管他怎么想,其实这会儿正爽,这么多精气涌下来,还不玩命地吸。当下天轮在气海中嗡鸣旋转,吞入口中的精气都被吸收。秦风一面猛吸一面心道,玲珑宝贝真坏,我怎么可能被这点儿精气压倒,有多少下来吃多少便是了,不过四皇子根本无法吸收这些精气,那就,嘿嘿……原本不管我写什么,玲珑宝贝都会让我赢的。

不过总不能什么都靠玲珑,秦风心道,刚刚从夫子那里见到了缘报之间的奥妙,正好在这里试试看。

众人只见秦风忽然张开眼,扭过头,似乎万分惊讶地望着殷祥那边,啊了一声:“不好意思,少点了一个点儿。”气也不喘了,腰也站直了,腿也不抖了,居然还腾出一只手来了,满脸笑容,从裤兜里抽出那杆大金笔,对着殷祥头顶一挥,一道金光闪过,那“德”字便完整了。

殷祥只想大叫,你这人要不要脸?

忽然凭空一声惊雷,那石碑瞬时间似乎有十万斤的重量当头压下来。殷祥哪里还撑得住,轰的一声被压在下面。满天的精气汇成巨大的漩涡,都被“功德”二字引了下来。

秦风笑嘻嘻看看自己背后那块碑,上面竟是一丝精气都得不到了,当下轻轻向旁边一丢,顿时碎成无数块,里面所含的精气也重新流了出来,向着功德碑汇聚。

斗魁远远地唔了一声:“四皇子只怕要在这里驮着这石碑趴几天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