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8章/共

神龙帖前结同好

发布时间:2013-06-20 10:38

玉娇惊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斗魁道:“便是没有玉大小姐的法力,四皇子也拿不动那碑。天地之间,功德无量。这还仅仅是用了那么一丁点儿。”

玉娇转念一想,忽然惊觉:“这恶人之前说要兴办义学,其实是为了积攒功德?”

斗魁笑道:“正是。所积攒的功德应了碑文,便是动用了天道。但是要将功德化作天威,便得靠他的修为了。依为师看来,秦风的修为纵然不到天龙境界,只怕也差不多了。”

玉娇惊道:“怎么会……”心里愈发痛恨秦风,这才是真正的伪善之人,做善事都是带着阴险的目的。

斗魁叹道:“以玉大小姐和宝庆公主的修为,偏偏对此子青睐有加,待为上宾,你没想过是为什么?”

玉娇轻轻咬着嘴唇,恨声道:“这人好狠,故意少写了一点儿,诳四皇子负起石碑。然后再将他压在下面,动弹不得。以他的修为大可以让四皇子知难而退,但是却存心要羞辱于他。四皇子哪里得罪过他,这样做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

斗魁不偏不倚道:“万事皆有缘由。你何时能胜过他,自然知道。此时不妨借着这道功德,冲境成龙吧。”

只见场中精气越来越浓,众人惊骇万分。秦风已然得胜,为何还不放开四皇子?

只见玉玲珑道:“相聚是缘,玲珑便用这些精气来报答诸位的抬爱。”素手一扬,一道精气从功德碑中扬出来,洒满了天台下。

人人都嗅到玉玲珑袖中仙香,如痴如醉之际猛然精神一震,这些精气充斥在空气中,已经被转化为淡薄的灵气,居然他们也可以吸食!

秦风与玉玲珑偷偷对望了一眼,会心一笑。秦风心道,原来天缘轮的奥妙早就被玲珑宝贝在成就天龙境界之后参透了,怪不得老祖宗睚眦当时便说,唯有玉玲珑最具天龙气象。这些天地精气原本修为不够是吸收不了的,却被玉玲珑使用了“缘”法将好处分给了每一个人。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人不心服了吧。

只见玉玲珑袖中挥出道道光波,精气从功德碑上不断被拍散开,飘入人群,洒落尘埃。东峰之上地气充盈,草木润泽,叶片晶莹光亮。空气如空山新雨后一般清新,带着阵阵沁人心脾的甜香。人人都沉浸在那美妙的感觉里,有修为的人坐下来调息,希望能借此机会多吸收一些精气。没有修为的人也觉得精神健旺,神清气爽。当下人人都想,四皇子请多支撑一段时间,让我们多享受一会儿吧。便是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嗅一嗅安国公主袖里的香气也好啊。

之前许多人来一睹玉玲珑的天龙修为,都是存了嫉妒、不平之心。来这里的名士也都是文人相轻,彼此端着架子。东峰之上,真可以说是极不和谐的感觉。此时人人心中都是一片欢喜,玉玲珑肯将如此重要的天龙境界最奥妙的地方向大家毫无保留地展现,还帮大家吸取精气,提高对境界的体悟,便是有什么不满也都烟消云散,只剩下满怀欢喜。

待得精气散尽,风和日丽,人人心情舒畅,神清气爽。除了压在功德碑下的四皇子,人人都是气魄充盈到了毕生最得意的感觉。

只见天台之上,一道金光骤起。

秦风手持金笔,全神贯注回忆《兰亭序》的意境。那可是王羲之最得意的作品,天下第一行书,他练书法时曾经临摹过许多年。此时此刻,他要完完全全地体现出《兰亭序》的意境,不然就是亵渎了他心中最崇拜的偶像。当他的神魂渐渐涌起一种无比洒脱的感觉,华龙珠在气海中猛然一震,放出万丈光芒,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秦风的元神面前,哈哈大笑着扬起笔来。

秦风满腔激情,当空写道:

岁寒辛甲,暮春之初,会于禹山之东天台,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桃林香草。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秦风写罢将笔一掷,哈哈大笑。漫天的金光,都是他神龙一般的字体。他只将《兰亭序》借来改动了少少的一些字,作为今天这个场合的序文。这一篇字写完,才惊觉毕生再也不可能写出更好的字,忽然又觉得有些悲伤。这时候才惊觉,方才神魂面前出现的必是王羲之的身影了,难道说,王羲之也是祖龙的化身之一么?当下心中涌起万般敬仰,真想把那个身影看看清楚。自己借文一用,耗尽元神心力才能重现原文的意境。但是仅仅如此,已经够自己开心啦。要知道《兰亭序》原本丢失,历史上最好的临摹作品就是“神龙本”,咱这次写的总算比得过了吧?不,在书圣的元灵指引下,这幅字应该才算是真迹意境的再现,唐代的神龙本不能相比!

但见一个个斗大的金字,每个字都是一头金龙在空中飞舞。这二百九十八个字,便是二百九十八条金龙跃然舞空的雄浑姿态。这东峰之上原本浊气便已经被驱散,精气汇聚。但是金光一出,整座禹山大放光明,直冲霄汉。云蒙国运昌隆,便是在地下极深之处,邪障也被冲得不复存在。

天台之下人人如醉如痴,有的人垂下头,忽然觉得一生原来就是这样。有的年长者已经活了几千年,经历天柱崩塌的大乱而不死,对于喜怒的感觉早已麻木,此时突然垂下泪来,感叹道,是啊,死和生是不同的,我怎么会忘了呢?那些曾经感动我的人,曾经感动我的声音、文字,我怎么会忘了呢?人群之中不停有人仰首望天,又有人垂首沉思,老泪纵横。有人呆呆默问苍穹,我们所做的事将来后人究竟会如何看待,应不应该?

忽然云正隆大声道:“请秦兄题下自己的名字,留下印鉴!”

秦风拱手道:“文章天成,偶然得之。秦风不敢留名。便要提名,也和大家一起提在目录里吧。”他是真惭愧,但是别人只当他谦虚。

当下有人慷慨激昂道:“好!拿笔来,我要具名!”具名就是确定参与这场集会,要当众发表自己的作品。这说话的自然是极有分量的大豪,当下禹山之上、天台之下群起响应,人人兴奋。

司礼监也是松了口气,请人群散开,各自言欢,由司礼监负责收集与会的作品。都挤在天台下实在是太乱了,一点儿也没有雅致的感觉。当下整个禹山东峰但有景色清幽的地方都坐满了人,兴高采烈地喝起酒来。

秦风悄悄向玉玲珑挤了一下眼,意思是,这样可满意了吧?这是何等文字,可比那什么“建极绥猷”要写得好多了。最起码,字也多啊。

却见玉玲珑当着许多人的面微笑着走了过来,秦风心道,啊哟,大小姐,你要淡定,这里人好多,你要干什么?

玉玲珑却只是从他身边走过,同样要向大家来致意。秦风松了口气,忽见玉玲珑在那身影交错的一瞬间,伸手在他屁股上掐了一下。这一下动作极小又极快,在他和玉玲珑身体遮挡之间,那么多人注视着玉玲珑和秦风的一举一动,却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只是见到秦风忽然爽得咧了一下嘴。

秦风半身酥麻,只觉得说不出的爽,心道,大小姐果然厉害,原来凌虚玉龙爪还有这样的奥妙!屁股这里莫不是有个什么穴位,可以捏一下这么爽的?忽然惊觉,老子莫非有受虐的潜质?不好不好,大大不好,等到今日事毕,一定要找大小姐捏回来。

当日禹山之上纵情欢乐,无数人依次来请秦风相会,饮下好酒几万坛,得佳作四千余篇。原本半日的欢愉,竟一连折腾了三天。人人都来拓取秦风所写的文字,回家珍藏供日后临摹之用。

秦风交下无数朋友,所有的人都是一般。与会者不分老少,皆以“禹山同好”相称。纵情声色,挥洒风度,人人都挥发出平生最好的感觉,做出最得意的文章才肯罢休。

秦风自然是和云正隆等人聚得多一些,才喝了两杯,忽然玉珠和许多瑶光书院的朋友都闻风跑来了,四周去看热闹。有人奇道:“咦,这里有一个人压在碑下。”登时一干少男少女争相围观。

玉珠鼓着腮,顿足道:“死贼人,你又丢下我来自己玩耍!”正好应了之前云正隆和许多佳丽私下议论秦风喜欢“青梅”的话,当下那些名门佳丽都窃窃私语,偷偷笑了起来。

姬家兄弟捶胸顿足、涕泪横流道:“天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跟偶像失之交臂啊!”依旧没有明白此秦风就是彼秦风,跑去看那金光闪闪的序文,四周寻找秦风的去向。许多人望着他们,都在想他们的偶像到底是谁。

沧虹却是望着那序文在空中一个个金龙一般的字体一言不发,便是连玉珠叫她一起来玩也听不见,惹得玉珠哼了一声,不理她了。沧虹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发现对面山上,有个年轻的女子静静躲在林中也在看。心里好奇,为何不离近些看?偏要躲在那么隐蔽偏僻的地方。那女子身影忽然一晃,背后腾起熊熊的气焰,一道真龙魂魄徐徐从她体内出现,在光焰中随着序文的字形不停舞动,模仿着幻化出道道光影。

沧虹心道,啊哟,那个女子修成真龙了。瞧她的样子,年纪也不大。原本修成真龙是极为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现在禹山东峰之上万龙云集,谁也不会当回事,甚至都没有人察觉到。

却见那女子御使龙魂将所有的字形逐一演过,颤抖着收了龙魂,目光不再望着那些字,却是望着人群里。沧虹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一大群人围坐在草地上,欢声笑语,赫然当中是安国公主玉玲珑,身边一个小女孩,却是玉珠。

沧虹忽然惊觉,这女子长得和玉家姐妹有几分像,莫不是玉珠的二姐么?如此可喜可贺的时节,为什么不下来跟她们一起?

她却不知,玉娇望着的不是玉玲珑,也不是玉珠,却是当中的秦风。

人群分开,那里又发出欢叫声:“啊哟,宝庆公主来啦!不得了啦,宝庆公主也来啦!”当下人头攒动,又是一阵拥挤,将沧虹也挤得站不住脚了。司空、司徒护着她从人群里退出去,低声道:“公主,这里太乱,我们还是回去吧。”却见沧虹向往地望着人群当中玉珠那里,呆呆地站着不肯走。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