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9章/共

曲水流觞醉沧虹

发布时间:2013-06-22 15:17

秦风笑嘻嘻向宝庆公主施了个礼,元神私语道:“你怎么也来了?”

宝庆冷哼道:“偏你和玲珑在这里玩得开心,都不叫我!”似乎是休养得差不多了,对秦风的怨气也消了,当下持了一杯酒,对众人笑道,“怎么不做游戏?”元神却在私下里对秦风道,“不是叫你去军营里做事么!居然还带了这么多妇孺过来,你当我郾城多少人都装得下么?”

秦风晓得她面恶心热,累她受伤,心里有愧,便抱歉道:“对不起啦。我以为你不想见我了。”

宝庆公主冷哼道:“你没事搞了这么多人回来,那些女子妇孺,就要你来带!改天来走个规程吧。”

秦风大喜,这便是说,那些人都算是他的子民,可以供他驱使。虽然只是一些妇孺,但是也好过孤家寡人。更何况宝庆公主这般说,便是承认他这趟差事的功绩了。看她的气色恢复得很好,想必是这次碧游海一行,所产生人望已经渐渐对她有了帮助。

秦风此时已经明白,太子殷洪和太子燕丹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全国乃至全天下的人都敬畏他们,这种人望便成了他们的力量。玉玲珑强大,是因为瑶光派和玉龙宗的人望作为后盾;宝庆公主如今在东海的威望因为碧游海的覆灭而发生了影响,这些威望便会渐渐积累下来,使得她逐渐强大。这便是帝龙术的根本。而秦风作为一个灭族的龙主,在有了这些最基本的子民之后,便可以逐渐掌握更大的龙主之力。虽然只是一些妇孺,但是从今往后,对秦风来说便不同了。

众人见宝庆公主要做游戏,更是兴奋。寻常时候这样的集会都是百无禁忌,什么行酒令、猜拳、出谜、抓阄、投壶,便是小孩玩的跳格子、丢手绢此时也玩,但是有两位公主在场,又有很多司礼监的官员,便不敢太放肆了。

当下有人提出投壶,便是将新发的桃枝丢进瓶里,丢进去就算赢,丢不进挨罚。但是这种游戏跟四龙天女一起玩,未免要倒大霉。

秦风忽然道:“不若曲水流觞。”

云正隆奇道:“曲水流觞?”

秦风道:“既有觞,如何能没有曲水。”当下在地上勾出龙纹曲水,是一道浅沟,弯弯曲曲布满了一丈长宽的地面,化成吉祥的龙纹图案,正好方便众人围坐。秦风说道,“我们泛斛为戏。酒杯流到谁的面前,谁便要饮酒吟诗,或是其它的歌舞才艺,只要能助兴都行。一停下来,便轮到下一个人。”这样一来比较公平,轮到谁都是天意,而且次序清晰,不会引发争执。

宝庆公主和玉玲珑当下都道:“这个好!”宝庆道:“不要用水了,就直接用酒吧!”

当下众人将一坛坛美酒倒进沟里,玉玲珑将手一挥,汲取天上的灵气化作青光流满沟底,美酒便不会混上泥浆,还会更加甘畅。

此时天下文士济济一堂,这种“曲水流斛”的游戏自然是大受欢迎,当下人人仿效,整个东峰上四处都在玩这个游戏,酒便像是水一样被倒下去,各家的仆人都飞骑去买酒。

云正隆很爱喝酒,喝到酣时曲水中的酒竟然都见底了,当下摘下帽子大叫:“拿去换酒!”他帽子上的宝玉价值连城,都换成酒岂不是要把酒庄买空,引得四方才子佳人齐声叫好。

秦风举杯赞道:“连城玉,云龙冠,呼人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当下人人叫好,气氛更加热烈。等到四处借来美酒,更是佳话连珠,每一刻都有神奇,司礼监四个官员在这里一起记,记得手都麻了。

随着云正隆一起来的一位才女吟了一首赋,乃是超常发挥,平生最佳之作,被众人赞美,说是一定可以入选文集的。那才女自然是美得娇羞无限,将酒一口干了,杯子推进曲水,靠在云正隆身侧,扪胸缓醉。酒杯在曲水中飘荡,缓缓停下来,一只纤细的小手颤颤将酒杯取了起来。众人都吓了一跳,只因那是个未见过的妍丽少女,看着是瑶光书院的女学生,似乎还未成年。

玉珠推了秦风一把道:“啊哟,沧虹被轮啦!”

秦风翻起白眼,什么叫被轮了?是被轮到了,咱们这是正当集会!四周议论纷纷,啊哟,是个小妹妹。云正隆皱眉道,是不是别让小姑娘喝酒?之前那个才女有些醉了,怂恿道:“为什么不让喝?今天百无禁忌,小妹妹,一口干了!”

秦风当下起身要阻止,却见沧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扬起杯一把将酒喝了一半下去,登时一张白梨花般的小脸变成粉桃花。

沧虹只觉得天地都有些旋转,哪里还能做什么文,晕了一会儿,忽然摆了一个婀娜的姿势,挺腰起身;腰肢如水涨船高,摇曳升起,挥袖唱道:“江山梦里画,乾坤世上歌……”

声音竟是高昂婉转,是一首调门很高的歌,声音饱满,直送到云霄里去了。有人惊道:“啊哟,这个小姑娘要唱《世尊》!”这可是失传了的歌舞,谁想到一个喝醉了小姑娘忽然唱了出来。她的舞姿起势一看就是非常高超的技艺,寻常人没有这样的腰力。

沧虹眼波流转,满面酡红,忽然一个醉卧,又惊鸿般跃入空中一个弓腰劈腿,边舞边唱:“凌霄为君舞,但求同路行!”

玉珠对秦风惊道:“沧虹喝醉啦!”以她平时的高傲,哪会当众跳舞给人看。谁知喝多了,竟乘着醉意起舞。

秦风这会儿哪还管沧虹是不是喝多了,和四周所有的男子都是两眼放光,一般的心思,恨不得一起上去给她斟酒。这小腰,竟然可以在空中完成那样的弓起,啧啧,了不起。

沧虹便似是一只骄傲腼腆孔雀,第一次要在人前炫耀自己的羽翼。动作时而刚健有力,像是军中演武,杀伐果断,大气磅礴;时而婀娜柔美,像是娇羞的花朵,细碎的浪花,但求君怜。那歌词大气而婉转,妩媚而不乏英气,男女都可以唱得。沧虹唱得好,身段更是柔软惊人。

秦风看得两眼放光,一字马,凌空飞燕,倒折腰,都出现啦!这是武皇宫的小公主还是舞伶?那个小腰啊,怎么这么厉害?

沧虹唱罢忽然浑身一酥,向地上一软,四周的人都惊叫了一声,旁边的佳丽都伸手要去扶她,却见她笑嘻嘻举杯将里面剩下的酒一口喝了,原来是舞蹈中本有的动作。她那么激烈的舞蹈,杯中的酒竟然不洒,当下人人叫好,一大群无良男子冲上去给她倒酒,图谋不轨道:“小妹妹,再来一个吧!”秦风也要去,被玉玲珑和宝庆一瞪,讪讪地坐下来。

司空、司徒忽然挤过去将手一拦,那些要去敬酒的人登时知道不好,乖乖地回去了。玉珠过去将沧虹扯起来,见沧虹已经烂醉如泥。她一开始喝了半杯已经醉得迷迷糊糊,后半杯下去登时浑身都酥了,搂着玉珠笑道:“玉珠,我跳得好不好?”

玉珠叫道:“好,你明天就知道好啦!”

沧虹往她脖子上一搂,打了个酒嗝,说道:“玉珠,我要跟你一起睡!”

秦风心道,这会儿好多人都想跟你一起睡。

玉珠被她揪着,知道得送她回去了,她手下护卫都是男子,自然不能随便摸她的身子。玉珠其实还想在这里一起玩的,但是之前还拿了人家的红包,总不能丢下沧虹不管,叫道:“你真没用!”回头跟玉玲珑道,“大姐,我送她先回去啦。”

玉玲珑甜甜笑道:“快去吧。”见到妹妹有个好朋友自然是很开心的,谁知她们俩一点儿也不好。

这一场酒只喝得天昏地暗,人人都是尽兴之后,乘醉而归。

云正隆还要再喝,秦风已经不行了,拱手道:“秦某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聚。但愿天地人久,不叫乱世离分!”

云正隆醉眼惺忪中一呆,这话如何不击中许多人的心事。云蒙乃是乱世中的岌岌乐土,一时安逸,很快就要回到血雨腥风里去。他作为云龙宗的重要成员,早晚也无法独善其身。潇洒能得几时?只怕是不多了。禹山这一次尽欢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这样的机会,只怕是再也不会有了。但是秦风的话里,莫不是在话别么?

刚刚惊觉的时候,秦风已经拱手告辞,忽然就遁入灵虚不见了。

玉玲珑和宝庆也喝了不少,但是她们有修为在身,又不会让自己喝醉露出丑态,都是很清醒的,只是疲倦。见秦风喝得晕头转向,不由得又是心疼又是好气。见秦风已然离去,自然也起身告辞,各自离开。

宝庆有车架,玉玲珑却是遁入灵虚境。但是其实,她们的灵虚境和秦风的灵虚境都是通过瑶光境连在一起,别人自然是不知道。

玉玲珑在瑶光境中找到秦风,伸出手,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牙根痒痒地问道:“你想对人家小姑娘做什么呀?”

秦风道:“我要酒后乱性!”说着一把将玉玲珑也抱起来。一直都没有机会来个鸳鸯浴,今天却是大好的机会。

玉玲珑红着脸对秦风笑道:“就这一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吧。”又嘱咐道,“玉珠还小,不许对她做这种事,听到没有!”

秦风大笑着抱着玉大小姐,向温泉里跑去。俯仰天地之间,一时无憾。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