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20章/共

玉大小姐的相公

发布时间:2013-06-22 15:20

禹山上祀便似是一坛陈酿喝得人醉,直到十几天后才在九黎各国掀起万丈波澜,便是与云蒙敌对的九阳,最偏远的北溟、南极都听说了。这一本《岁寒辛甲上祀文集》最先流传的乃是手工拓本,是司礼监官员十几天没睡觉整理出来的第一个范本,还没来得及交付就被盗版,卖向那些不允许流传的国度。因为手工拓本基本上是无损意境的第一版,质地是最好的,可以作为母版,在北溟甚至卖出了五十万金的高价。

这件事成了云蒙开国以来关于侵权的第一大案,数十名官员获罪入狱,所罚没的赃款竟高达两百万金,但是已经无法阻止文集的外流。无奈之下,云蒙发行了更为精致的第一版,称为“金龙卷范本”,由云正隆做旁叙,将所发生的故事、所说过的话都详实地在杂录里做了叙述,并加以批注、评论。云蒙文风大盛,九黎都惊叹云蒙的文化鼎盛,遣使购买书卷。

在范本之外,不久之后又出现了珍本,乃是各地名士以当日的见闻用自己的灵识化作光景,呕心沥血制成的法卷。这样的法卷是不会随便出售的,打开后不但有文字,还有许多重现出来的精彩影像。因此所制成法卷是每一卷都不一样的,因为在每个人眼中、心中的感觉不一样,多少会有偏差,而且所耗的心力、时间都颇为巨大。自从禹山上祀欢闹了一场之后,所有的人都醉了几天,之后便都在回味当日种种,制作各自的法卷留作回忆,兼做私人收藏。

许多人都想要再去拜候秦风,但是这人就这样消失了,不管是堰城还是玉龙宗都没有他的踪迹。这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人是行踪不定的,没有固定的居所,也不知道啥时候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姬家兄弟听到瑶光派弟子的传闻,终于明白之前的秦风便是真的秦风,一连追在玉珠身后哭丧着脸好几天,不停地说:“玉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们啊!”

玉珠便哼道:“上天都是这样对你们,我又怎么不可以这样对你们了。”

自从禹山会后,玉玲珑忽然对父兄禀明已经和秦风私订终身,外面无人知晓,玉府内却是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私订终身是很大的过错,被人知道会很丢人,玉尊发了老大的脾气。但是玉玲珑态度很坚决,玉尊也没法子。玉白是原本就很看好秦风的,只不过想不到是玉玲珑跟秦风有关系罢了。但是玉玲珑要嫁给秦风,这跟玉珠可不一样,玉玲珑是长房长女,在玉龙宗地位太高了,嫁给秦风不是一件小事,秦风要入赘才可能被接受的。吵到热闹的时候,玉珠又爆发了,凭什么啊,又哭又闹好几天,饭也不吃了,搞得整个玉府都知道了。

而罪魁祸首的秦风自那之后便在外面跟云正隆折腾义学的事,加上又被宝庆公主叫走,玉珠便有些怨气,都发在姬家兄弟身上。

沧虹却是极以那天的事为耻,那天醒来之后脑中一片空白,后来武皇宫派人送来一个法卷,里面说她在当众跳舞,使《世尊》绝舞重现,忽然都想了起来,便是一声尖叫。不但当众给人唱歌跳舞,还跟玉珠说出要一起睡的话,简直是平生最大的噩梦。每次一有争执,玉珠就提这个事嘲笑她,沧虹就会当场翻脸。

而禹山之上天台旁多了一块功德碑,还有一处名胜,时常有人去看,指着地面凹陷的人形说:“这便是四皇子驮碑处。”那碑因为不能立在天台上碍事,所以移到台下了。但是四皇子后来走得急,地上留着一个坑一直没补。后来起了一所义学,叫做“禹正书院”,那些孩子最喜欢的便是去看四皇子驮碑处。

四皇子殷祥被压了好几天,一直昏迷,等到人都走光了才醒过来。但是福兮祸所伏,他居然是这一次收获最大的,功力大增。只因为灵气蕴含在碑中,碑下最便于吸收。他虽然被压得晕倒了,但是居然被压得功力大增,确实是始料未及。殷祥大喜之下还当是玉玲珑特地青睐于他,居然往玉龙宗跑得更加勤快。这算是一桩无奈吧,但是他也帮了玉龙宗不少的忙。但是要命的是,他居然找人来向玉玲珑提亲。玉府里本来就吵得晕头转向,四皇子来添乱,赶上玉尊和玉玲珑都火大,把提亲的人吓得屁滚尿流逃走了。

终于,这件事闹到了族会。

玉龙宗召开了长老会,所有话语权的长者都来了,在宗祠表决。举族哗然,整个玉府的上千号人都在宗祠外等待结果。族会表决着半截变成了两种完全不相干的争吵,一半的人在议论,秦风是否符合入赘的条件,这个人已经被宝庆公主改姓敖,回头又要改姓玉,不入赘又不合规矩,但是他确实是名动天下的才子,对玉龙宗有恩惠;另一半的人在议论,玉玲珑私订终身应该怎么处理,开了这个头大大不好,就算是玉玲珑也不能破坏祖宗的规矩。

玉玲珑忽然大声道:“今天当着列祖列宗的面,玲珑才敢说一句。玲珑没有破坏祖宗的规矩,你们也不必争吵了,我要嫁给秦风,这是我娘的意思。”

顿时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一位长老皱眉道:“玲珑,当着你娘的牌位,不许乱说。”

玉玲珑大声道:“爹,各位亲长,你们没有想过么,无缘无故我为什么要嫁给秦风?”玉尊也是一怔,确实,玉玲珑原本跟秦风没有打什么交道。玉玲珑道:“自从秦风来了玉府,我就在梦里见到我娘。我娘跟我说,要我替她报恩。”

玉尊皱眉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你娘死的时候,那小子还没出生呢。”

玉玲珑道:“我说了不算。娘,您跟大家说吧。”

祠堂里上千令牌一起震动,一道风卷起香炉里的青烟,在众人面前凝成了一个少女的影子。玉尊神情激动,一声惊呼:“玉真!”

随机另一道青烟在玉真身边凝出了一个人,赫然是秦风。秦风身上的光芒逼退了魔龙,两个人在乱石中救人。

一位长老惊呼:“是!当年我是被玉真和这个人从石堆里拉了出来!当时我半死不活,尘烟四起的,看不清那人。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难道秦公子是恩公转世的么?”

青烟随风而散,玉尊失神道:“玉真,玉真,你别走!”

祠堂里静寂了片刻,门外也是上千人在等待。终于,传出了统一的声音。

“列祖列宗在上,玉龙宗接纳秦风为玉族宗室子弟。”

等到秦风过了好几日回到玉龙宗,意外地觉得大家看他的感觉不太一样了,不知道为啥更亲了。玉尊专门请他吃饭,说话慈颜悦色,令他战战兢兢。后来才知道,玉玲珑和他之间的关系已经被默许了。这在玉龙宗已经是个不公开的秘密,玉府上下俨然已经拿他当半个主人了。要知道三小姐的相公不过是个普通的玉家女婿,大小姐的相公可就只比大少爷差那么一丁点儿了。

秦风和玉玲珑都对玉珠一通好哄,直到秦风答应陪她去瑶光书院多呆些日子才作罢。玉玲珑不知道悄悄对玉珠说了什么,玉珠忽然不生气了,又开始死贼、臭贼地叫着秦风。

一晃便是旬月。

东海的局势迅速恶化,因为云蒙介入了东海事务,公然表明宝庆公主的立场,反对东海三太子登基,又揭发了刺杀宝庆公主的罪行,所以三太子的优势在许多地方都渐渐消失;而五太子居然得到了九阳的支持,与三太子分庭抗礼。但是三太子有绝大多数东海氏族以及碧游海强大势力的支持,又持有大量东海军械,东海南北割据,相互征伐。这两位太子一个暴虐,一个投靠九阳,名声都不好,越来越多的人不满,许多东海氏族以及皇子不是被杀了就是逃了出来,投奔堰城,向东海后以及宝庆公主血泪控诉。

“公主啊!”逃出来的老臣匍匐在宝庆公主的脚下,“殿下没有见到东海的惨状!殿下才是东敖正统,如果殿下向云蒙借兵平乱,我们都愿意拥戴殿下为龙主!恳请殿下,赶紧让动乱平息吧,再不结束,我们东海就要亡国啦!”人人都已经是这样的说法,但是宝庆公主始终无动于衷。

“公主究竟在等什么?”老臣已经磕得头破血流,哭号道,“难道公主已经不在乎东海的存亡了么?”

宝庆公主忽然冷冷问道:“你们都说我应该起兵,但是我起兵之后,东敖百族乃至现在拥戴三太子、五太子的那些旧臣,有多少会听我的话?只怕还是会对我刀兵相向吧?你说的你们,究竟又有几个人?多少兵?若我不顾一切起兵了,两相割据岂不是变成了三足鼎立?东海还不是更乱?到时候又要说本公主引狼入室了。”

老臣一怔,半晌之后,才顺服道:“殿下明见。只是,只是……”

宝庆喝道:“下去吧!我自有主张。”

老臣哭哭啼啼走了,却有人在屏风后笑道:“公主还真是沉得住气。”

宝庆公主冷哼道:“还不是你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不逼得超过半数氏族向我主动接触,本宫为何要急着动手。再说,青帝没说话,我能怎么样。云蒙的军队可不是我的。”

秦风问:“依你看,他们不向你接触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宝庆郁闷道:“自然还是因为我是长公主,不是太子。大多数敖氏的族长不会愿意有外姓介入东海的朝廷的。”叹道,“若我生为男子,哪会有这么多乱子。”

秦风笑道:“怪不得公主总是爱扮作青麟公子。以你的说法,你不可能被这些势力接受之前,是很难打破现状了。”

宝庆叹道:“就算我将他们都杀了,也不会让人心服的,或许东海的境况更差,还不如三太子或是五太子吧。有时候我也想,还是做我的太平公主吧,只是那些弟弟却个个巴不得我死。我身边的臣子,你也都看到了,我的处境若是好,还轮得到你在这里耍嘴皮子。”

秦风怪道:“你就没有不想你死的弟弟么?你这姐姐也太失败。”

宝庆笑道:“有呀,辛酉弟就不想我死。也不想当太子。”因为皇子的数量太多了,所以超过十的时候便通常用这种方法来排序,听起来比几十几皇子要好听一些。

秦风问:“为何?”

宝庆道:“他才八岁。自然不想了。我走的时候还去给了他糖吃,他舍不得我,哭得很厉害呢。”

秦风默然,若是东海龙主健在,宝庆公主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可是那老爷子偏偏就死了,搞得东海大乱。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蹊跷?宝庆公主不说,他自然也不能问。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2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