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22章/共

青帝已经失去耐心

发布时间:2013-06-24 10:36

秦风手一伸,面前开启了一块虚空,从里面抽出一柄奇形长刀,三尖两刃,刀锷下裹着一道红绫,香气扑鼻。迎风一抖,那刀竟又长大了一倍,寒光吞吐。秦风摆手一刀,刀风当头劈落。刀剑侯侧身一闪,刀风贴面切得衣角零落,蝴蝶一样碎起。刀光落在地上,无声无息便是一道沟壑。

秦风冷冷道:“你敢再射一箭,我便还你三刀。管你是谁,我将你三刀六洞。”

刀剑侯仰天哈哈大笑:“久闻建极公子才华绝世,桀骜不驯。朝廷多次召见都不见踪影,想不到本侯有幸,果然寻到了。建极公子不但文采绝世,武功也是如此惊人,当真是个意外的收获。” 突然将脸一板,大声道,“东海秦风听宣!”从怀里掏出一份诏书来。

秦风一怔,刀剑侯也不管他作何反应,是否下跪,是否接受,打开诏书念道:“东海秦风于一个月内向东海卫报道,任纹龙校尉,自募亲兵!”

说罢,刀剑侯将诏书合起,对着秦风一丢,又从怀中掏出一份,对着瑶光派众人念道:“青帝谕下,募兵令。凡青黎治下,真龙子弟,但凡适龄男子,不分长幼,宗族,门派,即日向兵部报道,等候圣谕。抗旨不尊、逾期不至者,斩!”说着将手中的诏书对着真光子一丢,那诏书飞在空中停在众人眼前。众人定睛去看,那诏书果然是真的,上面有青帝的玺印。

刀剑侯傲然道:“你等速速养伤吧。”又望了秦风一眼,森然道,“建极公子,本侯便在琼阳大营恭候大驾了。还望你不要迟到呀,哈哈哈!”大笑中拂袖而去。

四周人群议论纷纷:“朝廷终于要对东海用兵了!”从朝廷的命令来看,一个月后便会在东海和九阳硬碰。

秦风手持诏书,皱眉暗想,这一次真不知该不该出这个头,刀剑侯来瑶光派找茬,原来是冲着自己来了,一下子被抓个正着。四周瑶光派弟子受伤的多达几十人,都是武艺高强的外院弟子被军器所伤。这笔账一时还不知道跟谁算去,只怕是讨不得了。

真光子对众人道:“速速通知宗主。”走过来,对着秦风抱拳道,“禹山仰慕过公子的风采,一别便是大半年了。可还记得我们这些禹山同好么?”

秦风脸一红,其实哪有别过,他还曾经偷学过真光子的功法,三天两头都在眼皮子低下晃荡的。当下抱拳道:“长老伤势可严重么?”

真光子摇头叹道:“老了,不中用了。哪像公子,进境一日千里。”

秦风急忙道:“不要说话。”所幸刀剑侯并未使用真正的箭矢,伤得都不算太重。

秦风忙活了半夜,才在外院弟子们钦羡的目光中告辞了。

玉珠已经等得坐立不安,见他回来才松了口气。她既担心秦风的安危,又不愿意让他看出来,只是冷哼道:“又去这么久。”

秦风苦笑着将那诏书给玉珠看,玉珠登时方寸大乱,急道:“我,我要跟你走!”

秦风道:“你又不是真龙。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好事。你好端端的呆着,听话些。”

玉珠埋怨道:“都怪宝庆姐姐,要你四处去出风头。”如果不是郾城大典秦风出了名,那么现在还是她的私人书童,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秦风笑道:“我正好军中历练,为何要逃。再说,青帝要对东海用兵,人人都跑不掉,瑶光书院只怕也安生不了。”

玉珠急道:“到了琼阳,便是刀剑侯的地盘。他一定会报复你的。”

秦风道:“那也要他报复得了才行。”

玉珠跺脚道:“你,你就是不愿意陪我了!”

秦风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对着小姑娘深深一吻。玉珠痴痴迷迷,良久之后鼓腮气道:“你就会用这种法子来搪塞我。”

秦风笑道:“那有别的法子你要不要试试看?”

玉珠眨眨眼:“什么法子?”

秦风神秘道:“哄你姐姐的法子。”

玉珠登时红着脸道:“好呀。”小脸红扑扑的,心口也砰砰乱跳。她最羡慕的就是大姐玉玲珑,秦风对玉玲珑不知道有多好,每一次大姐和秦风在一起之后都一脸幸福的样子,过去从来都没有。但是究竟是怎么个好法,难道比接吻还好么?

却见秦风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来,横在膝上,伸手在小屁股上用力拍了两下,打得啪啪作响。

玉珠啊啊叫了两声,捂着屁股逃开来,急道:“你、你……”

秦风笑道:“我又没说是哄你大姐的法子,当年对你二姐就是这么哄法,后来你二姐多乖。”

玉珠跺脚道:“臭贼,我要你用哄大姐的法子来哄我!”

秦风道:“你大姐好得不得了,仙女下凡,哪里需要哄。”

玉珠哼道:“我不乖,我就是不乖。”

秦风瞧她撒赖的样子,心里痒痒得难受,一把将她拉进怀里,附耳道:“哄你大姐的法子你真的要试?”

玉珠道:“一定要试!你对大姐有多好,就得对我有多好!不然,休想哄得了我!”

秦风伸手将她扯到床上,褪下她的小绣鞋,扯下她的小袜子,露出五根可爱的嫩玉脚趾。玉珠怪道:“你要干嘛?”却见秦风捧着她的脚不停把玩,登时扭捏起来,心想,脚有什么好玩?却见秦风捧在嘴边亲了一口。

玉珠啊了一声,将脚抽回来,满面红晕道:“怎么这样?难过死了。”心里奇怪,大姐会吃这一套?好奇怪的哄法,羞死人啦。

秦风道:“难过的还在后面呢。”将她抓回来揽在怀里,魔爪袭上胸前一阵乱摸。

他这样放肆以前从来没有过,玉珠大吃了一惊,只觉得浑身酥麻,整个人都热了起来。忽然玉笋被一只大手轻轻握住,隔着衣服揉了揉。玉珠一声吓人的尖叫,浑身打颤,小腿乱踢。

秦风停了手,等她平静下来,笑嘻嘻地望着她。玉珠自然知道这已经越过了雷池,只是自己怎么了自己也不清楚,心砰砰跳得厉害,浑身都是一股酥软乏力,又难过又舒服的感觉,方才竟无法控制地叫出那些奇怪的声音来,登时羞到了极点,大叫道:“过分!再不能了!再不能了!”挣开来落荒而逃。

秦风嗅了嗅手上的香气,回味着玉珠娇羞的样子,哈哈大笑。

东海龙佩中传来宝庆公主的声音:“哼,你又做什么坏事了?”

秦风道:“青帝决定用兵了?这下那些老臣可满意了吧。”

宝庆叹道:“你来吧,我们一起商量一下。”

秦风道了声好,牵了魁龙小红,前往郾城去见宝庆公主,宝庆公主却忽然又说:“不要来郾城,到你的地方吧。”

秦风有些意外,这个所谓的他的地方,指的便是他从东海带回来的难民营。

郾城这时候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农渔各业都逐渐繁荣,而东海来的那些难民在城外的偏远水域建立了自己的村落,秦风每隔几天都要去看看他们的情况。

因为贝女在郾城的餐饮业带来了很大的人气,所以那个难民营被称作了贝女营。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是按照各村的人比邻而居的,丽水村的人管自己的地方叫丽水村,沉水村的人管自己的地盘叫沉水村,但是贝女因为手工很巧,又在玉白大少爷的饭馆里工作,非常受欢迎,而沉水村的人只从事耕作养贝,一时难见收益,不为外界所知,结果没有多久便遭到了忽视,整个难民营都被称作贝女营。对此沉水村的人再不满,可也没法说什么。

秦风将他们安顿好之后,小孩可以送去禹山读书,这便减轻了许多压力。虽然许多柔弱的女子都去外面做工并照料幼童,但是大多数满怀仇恨的女人和那些侥幸生还的东海汉子都立誓要报仇。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是敖福在领着他们进行军队的正规训练。

听闻秦风说已经得到了朝廷的许可,即将并入东海卫,就连浦明月和许多丽水村的贝女都吵嚷着要加入去报仇。

秦风一个头两个大,虽然贝女有光壳的能力可以组成防御壁,但是战场之上难堪大用。陈水莲她们那些彪悍女子或许可以,但是也不晓得能不能招女子入伍。相对可靠的,也就是以浪家兄弟为首的那些东海汉子,除了必须要留下一些男子当家之外,伤势恢复的精壮可用男子也只有八百人。但是要跟她们说,女人还是留下安心生活吧,那些女人却怎么都不肯听话,陈水莲和浦明月原本总是吵架,这时候却忽然统一意见了,就是要求参军。

正在争吵,忽然一道青龙光影从天而降,宝庆公主携着一股香风飘然而至,见状一怔,皱眉问道:“怎么啦?”

秦风慌忙带领众人见礼,宝庆公主讥笑道:“听说贝女营景色别致,许多人来看东海民风,难道看得就是这股子乱糟糟的劲儿么?”如今宝庆公主神采奕奕,完全不见受伤的样子,似乎修为也更加精进,气息厚重了许多。

秦风只好将这些女人要参军杀回东海报仇的事情说了,陈水莲和浦明月更是见到公主跪下就磕头,大声表示,若是宝庆公主不允许她们参军,便不起来。

宝庆公主雍容道:“不允征召女兵,这倒是没有规定。不过云蒙没有女兵,这倒也是现状。若是用同样的粮饷去养女人,岂不是祸乱军心。但是若是中军以外的府军,因为粮草兵员都是自募,所以不会有严格的规定。”

秦风问:“那么东海卫是算中军还是府军?”

宝庆公主道:“自然是中军。你见过那么大的府军么?但是将领自募的是府军,要你私募的兵员就是你的府军,要你自己负责粮饷、兵器的。数量虽然不限,但是养不养得起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将领依据军功军衔领兵,领兵数量便由军衔军功的高低来决定。中军会拨付粮草、军械下来,自然,只配给中军的兵员。府军的一切都需要自理,除非是特别精良的府军,兵部会酌情配给军械。像玉龙宗的蟠龙卫,虽然是府军,但是因为陆战十分霸道,到了战时兵部会拨付军器大幅度加强其战力,其他的府军不一定有同样的待遇。尽管如此,府军毕竟是各将领的私兵,有私兵,拨付的中军才会更容易指挥。历来用中军的粮饷、军器去装备自家的府军的事情也有得是,拨付下来,就是将领自己来决定怎么使用了。毕竟中军死了是国家的,府军死了是自己的人死了。” 陈水莲和浦明月闻言,都齐声道:“愿为主公府军!”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22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