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24章/共

云族内幕

发布时间:2013-06-24 11:28

宝庆公主颦眉道:“你若是能在加入东海卫之初便树威,那么便对今后大大有利。若不能尽快树立军中的威望,便会被踩在下面,翻身就难了。军中的事情,绝非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倒是希望,你可以有机会好好学一学。但是这会儿,已经有点儿来不及了。”

秦风道:“多谢公主关心。”这次是发自肺腑。

宝庆公主俏脸一红,怎么都不习惯,思索道:“坤溟侯乃是东海名将,你若能得到他的指点,那便强别人百倍。”

秦风顿时想起那个东海朝堂上态度异常嚣张的华服男子,心中一凛,思忖道:“粮草容易购置,兵甲也有一些,但是坐骑便很短缺,还有许多辎重物品,都需要采购。”

之前曾经缴获了许多三太子的军队盔甲,但是毕竟都是男人的,女人穿了很不像样。特别是丽水村的贝女们,根本就穿不动那些沉重的玩意。何况此番是去东海作战,盔甲在水中更为累赘,远比陆上消耗体力。

和宝庆公主商议了一会儿,浦明月、陈水莲和敖福、浪家兄弟都来了,可以登名造册的人约有三千多人,其中一百名精壮男子,五百夜叉女子,却有两千五百的柔弱贝女。说实话,这些贝女已经是丽水村和周边村落里精选的了,体力耐性都最好,性格最坚强,但是毕竟是贝女,擅长缝衣做饭,体质天生就是比较纤秀的。

宝庆公主大声激励,说明日便派出教习来传授青溟气,在众人山呼的崇敬声中离去。秦风却分明听到宝庆公主在偷笑,心道,这坏公主,骚妮子,回头定要让你知道我的本事。只是今天和宝庆合计过之后,发现很多事都要慎重考虑。要带着一支娘子军加入东海卫,势必会引发巨大的轰动。当务之急,却是要为她们准备衣甲,统一着装。

盘点之下,有两百只翔鱼,可以作为水中坐骑,在东海战场上发挥一些作用。其他的翔鱼并不适合作战,要留下来作为村民生活的依靠,并且满足配种繁殖的需要。

沉水村的夜叉族都可以穿东海缴获的兵甲,男子先行挑选最合适的兵甲,一人两身。夜叉女子则需要将那些兵甲进行修改,好在不缺裁缝。但是贝女就不好办了,一来她们需要更加轻盈的布甲或是皮甲,二来她们只能使用一些轻盈的武器,敖福已经训练了她们一些时日,但是她们始终不适合使用刀盾。

敖福提醒道:“主公,咱们要进入东海卫,作为府军,须得有旗帜、自己的标识。如今穿着乱七八糟缴获的盔甲,若再无旗帜,到时大大丢脸。”他没说都是女人如何丢脸,只因为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情。他训练这些女人,只不过是为了让她们不受欺负,能保护自己的孩子,可没想过要再次带着她们去冲锋陷阵。

自从碧游海归来,他老婆孩子都是大喜。原本以为这一去生死难料,而且过了预定的日子都还没有回来,只道他死了,新年无比凄凉,老婆孩子抱头痛哭。不料到了初七敖福忽然回来了,还成了大才子秦风的副手,当真是鲜衣怒马,骑着翔鱼,带着好多赏赐的金银。还有几个贝女带着小孩,是说好住到他家里愿意当佣人的。他们家可是从来都没有过佣人,何况是靓丽秀美的贝女。这一下大大吸引了邻里的眼球,敖福全家瞬间咸鱼翻身,成了周围羡慕的对象,小孩还被安排去新成立的禹山福利书院念书。这可都是来自主子秦风的好处啊!敖福已然下定了决心,世世代代为这位主子效忠。

东海之争乃是无可避免之事,听闻要带领这些女子去东海卫,敖福心里咯噔一下,但是也知道报答主子的时候已然来到了。

经过商议,敖福作为府军副统领,全权在秦风不在的时候进行指挥。浪家兄弟作为夜叉族正副百夫长,带领那些精壮的东海大汉。那些汉子是碧游海方圆数百里最强壮的男子,又经历了残酷的经历,其心性和能力都达到了平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虽然只有百人,但却是极为重要的力量。陈水莲作为夜叉营统领,总管夜叉族。浦明月自然是贝女营统领,主管贝女。

秦风将琐事全部交给敖福,如何在东海卫中立威,这确实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当务之急,便是去采购军需物资。

秦风对蹬龙小红招手道:“小红,走啦,咱出去买东西去!顺便带你回家看看。”

小红顿时欢快地叫起来,叼起鞍子,大青识趣地接过来,帮着把龙鞍在它背上绑好。还有那块青色的白云裹布,那可是罕见的云绣啊。自从有了这么一块布,飞行再没有半点儿雨淋一类的苦恼,也不会因为受凉而生病。

秦风不禁想起那个绣这块布的小姑娘来,不知道小琪和她的娘好不好,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秦风很多时候喜欢骑蹬龙小红出门,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算太招摇。

城门的军士本来正在悠闲,见到东海龙佩,一怔,对着秦风仔细端详,突然一声大叫,吓了秦风一跳。

那军士飞也似的跑开了,过了一会儿,带着一个云龙卫的军官回来,脸红道:“抱歉,让公子久等了。”

秦风怪道:“怎么啦?”

那云龙卫的军官接口道:“公子勿怪,我们云大都督有令,见到公子进城就请到都督府相见。我们都督仰慕公子已久,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说话。公子若能纡尊降贵,我们也好交差。”

秦风心里奇怪,也没什么事,便跟着那军官走了。沿途随便聊天,那军官心中仰慕他的才华,更是无话不说。

原来云龙卫是云龙族的子弟组成,乃是青黎最大的三个氏族之一,跟东海的敖族差不多,都是由许多宗室组成。云龙宗以法器防御的能力闻名天下,以前不但有许多厉害的锦绣法器,更是每个将士的盔甲上都绣有云纹,可以抵挡攻击、降轻伤害。最特别的是,通过最高级的“连城绣”,他们可以实现将许多将士的龙息气魄融为一体,使战力、防力大增,甚至可以抵御顶尖高手的攻击。在历次大规模会战当中,云龙卫的伤亡都是最低的。

但是,云龙族因为是以织绣闻名天下,并非是以武力为主,而是以绣法的不同从古代发展出了许多宗室。虽然有百家争鸣的繁荣,也有相互鄙视的陋习。这些拥有绣坊的宗室之间竞争很严重,独创的针法和图样就是那个宗室最宝贵的东西,一旦被人模仿,便会闹出很大的事情来。

原本管理是很有序的,一旦有人发明了最新的绣法和图样,就要在云龙宗祠登记,一来可以作为自己的独门手艺,向祖宗炫耀,光耀门楣;二来也是防备失传。如果被宗祠审判,确定是抄袭,那么不但要罚没财产,还要给予极重的刑罚,最严重的就是刺瞎双目、砍去手指,终生不得刺绣。即便如此,争吵也从未停止过。更倒霉的是,天柱崩塌的那一年云龙宗祠居然首当其冲,先是死了大半的人,尤其是绣坊的人,手艺虽高,修为低下,不善打斗,几乎全被怪兽吃了;然后混乱中宗祠塌倒又被洪水淹没,所有的图样全没了,只剩下许多传说了。这样一来,云族很多事情如今都说不清。

秦风跟那军官聊了一路,才算是对云族有了一些了解。云天啸虽然作为云龙卫都督在云族有很高的话语权,但毕竟不是掌握族内大权的人。那些在云族中最尊贵的,还是拥有绣坊和手艺传承的人。说到最尴尬的地方,其实秦风也接触过的,居然是德云纺的主人云致和,才是如今云族的族长。拥有最大的绣坊和成衣店的人,自然是云族最有权势的人。而他是破落户翻身的,对于霸占图样有着异常的贪婪,从德云坊的霸道就可以看得出来。

这样一来,秦风也算是明白为什么小琪被德云纺的伙计各种欺侮了。如今的云族内部,那真的是一点儿人情味都没有。这军官家里没有绣坊,只是军户,说白了在云族就是破落户,所以也就有啥说啥,说到很多事,心痛得不得了。

说着就到了云龙卫的卫所,云天啸早就收到报告,穿戴得整整齐齐,在门口迎接秦风。一双眼睛见到小红身上的那块裹布,就移不开了。

秦风见了他的样子,刚才又听云族的军官说过很多事,心里自然有数,这云大都督一定是惦记上这块云绣的手艺了,只怕未必好心,看他看得失神,笑道:“云大都督有请,晚生不敢不来。”

云天啸如梦初醒,干咳了一声,惭愧道:“建极公子到访,云龙卫蓬荜生辉。早想请公子一见,只是一直寻不到机会。”

寒暄了好一会儿,秦风还没吃早饭,自然是大吃大喝。云天啸逮住机会,终于问道:“不知公子坐骑的裹布是从哪里来的?像是我们云族的云绣。”

秦风道:“那个啊?意外捡到的,起初也不知道是好东西。”

云天啸登时沉下了脸,四周踱步,喃喃自语:“捡到的?怎么会是捡到的?”冷哼了一声,眼中有凛然寒意。

秦风暗道,咱这不是瞎说,以这匹布的价值,那确实是跟捡到的差不多。故意问道:“怎么?”

云天啸寒着脸问:“公子,那块布是不是有挡风御寒的奇妙?”

秦风点头:“是啊,我还想多买几匹的。谁知再也找不到了。怎么?”

云天啸道:“这针法是当年天柱崩塌时,云族传下来的图样所记载的云绣,未经宗祠许可,是不可以绣的。所以公子这块云绣是违禁品,对于我们云族来说,是不可外流的。不知道公子可愿意将此物还给我们云族?”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2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