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28章/共

到底有多少人想杀我

发布时间:2013-06-28 10:49

秦风只觉得眼前一黑,已被牢牢裹住,锦帕里浓雾弥漫,龙息气魄均不能散出体外,登时所有的幻影也消失了。他慌忙改用《天魁大法》进行内息行气,但是那锦帕上的龙影牢牢将他缠绕,一时竟挣脱不开。

秦风暗惊,云龙卫竟有这样神奇的宝物,难怪可以成为禹都三卫之一。当下运足气魄,一声大吼,要强行将帕龙挣碎。他刚才看得清楚,那锦帕上的龙是要靠那军官的龙魂来指挥,他气魄比对方强数倍,说不定便可以挣脱。

那军官龙魂被他冲击,一声闷哼,凝神倾注气魄,所有的云龙卫见状都停下来,将自己的龙魂灌注进锦帕当中。

秦风只感到一道道龙魂扑了过来,登时锦帕收缩,压得他大声惨叫。这便像是一条绳子容易扯,七八条拧成一股,便怎么也扯不动了。

那军官气喘吁吁,他们合起八个人的龙魂,才能压住秦风一个人,心中惊骇难言。要知道这锦帕乃是云龙宗的特制法器,叫做锦龙帕,能随着施法者的气魄伸缩,修为越高,威力越大。那织成的丝乃是用军器才能动用的云蚕的丝织成,只有他们云龙卫知道怎么使用。云蚕的丝不但可以完全兼容龙魂的威力,本身是极其坚韧的,收缩力非常可怕,更重要的是密不透风。一旦被锦龙帕裹住,对手完全窒息,从来没有人能够反抗。光是那巨大的收缩力,就足以让对方昏迷了。这建极公子到底是什么修为,居然还能在里面反击。

那军官面露狠色,捡起云弓,就要搭箭射向秦风。这样可怕的对手,须得一箭射死。损坏了锦龙帕,也是顾不得了。但是那锦龙帕上都是云龙卫军士的龙魂,须得找不碍事的地方射进去。秦风在里面奋力挣扎,不停滚动,一时没法瞄准。

忽然一道黑影当头袭来,蹬龙小红从天上扑下来,将弓箭打飞了。那军官原本不会在乎这样一头小蹬龙,但是这会儿他龙魂出窍正在控制锦龙帕对付秦风,本体气魄空虚比较柔弱,反应也比较慢。那小蹬龙的时机把握得正好,一下将他的弓箭扑掉。

云小琪拿着剪刀从龙背上跳下来,一刀剪在锦龙帕上。那刀剑难伤、无法挣脱的锦龙帕,竟登时嘶的一声,裂开一道口子。这究竟是什么剪刀?

那军官的龙魂正在锦龙帕的龙纹里,一声大叫,喉咙也裂开一道口子,鲜血狂喷。云小琪剪刀不停地剪下去,将锦龙帕上的线一根一根挑开。动作又快又准,丝毫也未伤到秦风,云龙卫的军士却连声惨叫,浑身溅起一道道血光。

“你这小婊子!”那军官捂着脖子,拔刀赶开小红,恶狠狠向云小琪砍过来。忽然从那锦龙帕的破洞里伸出秦风一只手,迎风一晃,一把奇形兵刃出现在手中,一刀劈下来,砍得那军官不得不后退躲避。刀风在地上砍出一道深深的裂痕,那军官心惊胆战,这是什么样的功力?

秦风一声大吼,挥刀在身体周围乱舞,附在上面的龙魂登时一条一条被挑下去,遍体鳞伤逃回自己体内。秦风龙息暴涨,锦龙帕瞬间炸裂,变成一块块碎片。

那军官不顾一切拿起云弓,搭出一支龙形的利箭瞄准了秦风。只消一箭射出,秦风再高的修为也扛不住。

秦风刚从锦龙帕里挣脱,便见到一支利箭对准了自己,见到对方嘴角的狞笑,心中咯噔一下。那支箭顷刻便到了自己身前,一股寒意直逼魂魄。秦风一瞬间想要躲闪,却感到龙魂似乎已被钉在原地,无法躲开。纵然身体躲开了,龙魂也躲不掉。

这一瞬间,秦风竟然想到了死字。

箭射在心口,好不容易学会的护身罡气瞬间破裂,秦风一声闷唔,却见怀中透出一道红光,只是撞得心口剧痛,那箭遇到了什么东西,居然没有刺进去。箭燃起烈焰,炸裂开来,继而成了灰烬。秦风捂着心口,倒在地上。

云小琪一声惊呼,扑了过来:“秦哥!”

那云龙卫的军官先是满面喜色,继而一呆,因为这支箭的表现跟他印象里不一样。他发觉不好,想要再搭上一支箭,但是军器何等珍贵。刚才那支屠龙箭已经没有了,他只有普通的箭矢。配合云弓的威力,一样可以取秦风性命才对。

秦风心口剧痛,勉力持刀站起,挡在云小琪身前。由军器云弓发出的箭,他也没有把握能挡住。

忽然眼前一花,那持弓正在射他的云龙卫军官从肩头斜下断成了两截。上半身露出诡异的神情,还在发箭,却已经从腰间滑了下来。那支箭擦着秦风的脸飞过,溅出一道血痕。

秦风眨眨眼,只见一道剑光鬼魅一般在场内穿梭,一剑挥落,便有一个云龙卫军士被劈成两截。那持剑的人身法快得便是他的修为也看不清,转眼间满地都是尸体。

剑光一停,一个赤甲蒙面的武士陡然出现在场中,回过头,蒙面巾上绘着一张狰狞的龙形脸谱。

秦风只觉得四周都是血腥气,这人的剑法一点儿花哨都没有,什么光芒、龙魂都看不到,什么气息都感不到,只是杀人,杀人。

秦风脊梁上寒气直冒,心想,若是这人一剑砍下来,他们谁也挡不住。刚才原本死定了,还好有这人救了自己。

秦风深深吸了一口气,抱拳道:“多谢前辈相救。”

那人在面罩里闷唔问道:“你是华龙族的?”

秦风一怔,点了点头。他刚才所施展的华龙族的幻化分身法术对方一定是看到了,隐瞒也没有用。

那人突然桀桀笑了起来,秦风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那人冷冷道:“华龙族居然真的有余孽,古火罗龙神将说得原来是真的,怪不得华龙珠怎么也找不到。”

秦风便似是听到了世上最可怕的声音,汗毛倒竖,握紧了三尖两刃刀,惊怒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道:“赤凶,听说过么。”赤凶乃是九阳最可怕的刺杀部队,也是普天之下最可怕的杀手集团。传说九阳遇到难缠的对手,便会派赤凶去刺杀对方的主将。几乎没有人遇到赤凶还能活下去。

秦风默不作声,心中却是呼天抢地,天啊,外面太危险了,才刚出来一天,到底有多少人憋着想杀我,这地方没法呆了,我要回瑶光书院去。

那人冷冷说道:“当初九天龙神将居然没截住人,又看到辰星降世,便知道多半有人帮忙,留有欲孽。有人见到一团清气裹着人向云蒙去了,我们便一直在找。只是想不到你这华龙族的小子当真狡猾,深入简出,又善于变化,居然怎么也找不到,我们几乎以为是不在云蒙了。但是古火罗神将在庆栖海玩耍的时候,却意外见到有人使用了华龙珠的力量。这可比打打青帝的脸要有意思多了,却害得老子在云蒙这种湿漉漉的地方呆了这么久,你知道老子有多不爽么?”

秦风惊心道,原来那赤龙神将名叫古火罗,在庆栖海那般大的动静,并不是因为奉旨做事,只当是玩耍而已。而眼前的人大概就是之前的风七、火元鹰等刺客口中的副统领大人了吧。火元鹰已经很难缠,但是看这人的凶狠,确实还在火元鹰之上。

那人道:“把华龙珠交出来,我便饶你一命。”

秦风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扭头往往四周的树林,大声喊道,“还有没有人要杀我?不出来没机会啦!”这会儿倒是真希望再出来一拨帮他把这位副统领料理掉。

那人随便他叫嚷,淡淡道:“这次没有了。你这小子当真是招人恨。”

秦风冷哼道:“你既是赤凶,便应该知道,我们华龙族是宁死也不会交出华龙珠的。”

那人笑道:“那是因为去虹都的军队里没有赤凶。”他伸手一抓,一道乌光将云小琪拘住,向身前拖去。

秦风大惊,凌虚玉龙爪随心而动,截向乌光。那人随手一刀,凌虚玉龙爪的攻势土崩瓦解,秦风若非用手中的三尖两刃刀挡住,只怕性命不保。饶是如此,也被刀风撞得向后猛退了几步。方才一爪击出,忽然遇到那刀风,顿时什么力道都使不出了,神魂麻痹,几乎被刀风砍断手指。方才那些云龙卫的军士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便像是砧板上的肉一般被那人砍成两截,原来有这样的蹊跷。

那人一把将云小琪抓在身前,冷笑道:“你这把三尖刀倒是不错,不然沾到我这把蚀魂刀的刀风,现在已经死了。”

秦风道:“你不敢杀我的。杀了我,天下再也没有人能拿到华龙珠。”说着摆开驾驶,高举三尖两刃刀,喊道,“你挟持女子,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冲我来!”

那人不为所动,冷冷道:“我们赤凶本来就没有什么英雄。有的都是虐杀妇孺的冷血禽兽。”将手在云小琪脖子上一捏,云小琪大声惨叫,疼得眼泪横流。那人松开手,云小琪已经半身都没了感觉,跌在地上缩成一团,只是不停抽搐。

秦风惊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得到华龙珠?”

那人道:“那是主子的事。我们只管听主子的吩咐。能把主子要的东西拿回去,就是好奴才,就可以全家都活下去,还可以活得很久。”言语间,竟是丝毫没有什么自尊之类的东西。那人伸手扯住云小琪一只手,啧啧道:“这小姑娘的手真好看,是做针线活的是吧?当真是灵巧。不知道骨头粉碎了,会不会更灵巧。有句话说女子的手好看,是叫做柔弱无骨,是吧?”掌中亮起乌光,冷冷望着秦风。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2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