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29章/共

赤凶就该死

发布时间:2013-06-29 09:52

秦风一声大叫:“慢着!”

那人冷笑道:“怎么,想法变啦?”似乎对秦风的反应早已司空见惯,一点儿也不意外。

秦风道:“你纵是杀了她,也拿不到华龙珠。那东西在我灵虚境中,已是拿不出了。”

那人道:“胡说八道,你用元灵取出,否则我将这小姑娘的手臂、腿脚一条一条撕下来。”

秦风道:“是真的。你看我修为进境如此之快,都是得了华龙珠的益处。华龙珠支撑着我的灵虚境,华龙珠一动,虚境便塌,华龙珠坠入太虚混沌之中,再也找不到了。”

那人哈哈大笑:“你想框我进去你的灵虚,然后将我抛入混沌,是也不是?休拿这种伎俩来骗老子,告诉你,老子便是掉进混沌,也有法子爬出去。”

秦风对天赌咒道:“你进去一望便知。”

那人手中亮起一道乌光,乃是拘魂术,一把将秦风扯过来。秦风只觉得神魂被那爪风拘住,没法躲闪,凌空便被抓了过去。这样直取神魂的招数面前,什么幻术、障眼法都没有用。那人捏着秦风的脖子,同时也是捏着秦风的神魂,说道:“打开灵虚境吧。你若是骗我,自己也别想跑。”他其实心中自有计较,他们这些有修为的人,将东西藏在灵虚境中那是很普遍的行为,并不奇怪。等到拿到华龙珠,他便直接遁入自己的虚境,斩碎对方的元灵,让秦风死在混沌中便是。这样不露痕迹,便是最好的杀人方法。

秦风道:“你这样我没法施法啊。”

那人松开秦风的脖子,一把拎起地上的小琪,叫道:“这样行了吧。你敢耍花样,我一刀便可以取你性命。这小姑娘也得死。”他为人谨慎,竟是一点儿破绽都不露给秦风。

秦风道:“你一望便知。”说着,在身前凌空打开一道虚门。

那人道:“你和我同时进去。”说着将云小琪丢开,又一把扣住秦风的神魂,往里一带。

只见一片漆黑的旷野,无数红色的龙婆草亮了起来。那人皱眉望着,这是什么诡异的灵虚境?忽然一股巨大的气息直压过来,那人大惊,想要逃走已经晚了,一头巨龙怒吼着在黑暗中拖着锁链升了起来。

秦风一把推开那人的手,淡淡道:“对不起啊,我把你骗了。”

那人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望着秦风:“你到底是……”也会有人在灵虚境中设下机关陷阱,但是没听说有这样的。他武艺再高,手中的兵器再厉害,境界修为始终不够,在大罗天龙的气息面前顿时动弹不得。他猛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黑血,一声尖啸,神魂欲脱离肉体借着血光遁走,但是刚脱离肉体就发现整块空间都被大罗天龙的气息笼罩,根本无法离开。

秦风一脚将那人踢得朝着睚眦飞去。睚眦张口一吸,那人顿时被吸入口中,惨叫声都未发出,就被几口吞食。

睚眦舔了舔嘴,似是对味道颇为满意。这样的一个高手的神魂,也相当于一头猛兽的元灵,难得有鲜肉,总比干巴巴的元灵珠要好。

秦风惊道:“老祖宗,那把刀呢?”那可是一把上好的军器啊!叫什么蚀魂刀的。

“什么刀?”睚眦吐出一块废铁,完全不像是一把刀的东西,说道,“这些东西都是由元灵淬炼的,元神已经被我吃了,元灵自然也没了。那样的东西,你拿了也没有用。想要神器,就最好是自己来锻造。拿别人的东西,始终是借人家的力量,发挥不出多少威力的。这块铁还凑合,是一块地元铁。”说着又从口中吐出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来,说道,“这人的灵虚境里有不少破烂。”

秦风大奇:“居然连他灵虚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了?”

睚眦道:“他用元灵铸造的这把刀,就同时也是他的灵虚境。因为绝大部分元灵的力量都被用在刀上了,所以灵虚境就很小,也就储存一点儿东西。”

秦风暗道,原来还可以这样?只见四周地面洒满了箱子、袋子,秦风打开来乱翻,赫然发现许多金子、珠宝,登时心花怒放。

睚眦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秦风道:“看了就高兴。”再翻开一只箱子,里面都是一些奇怪的铁锭,还有水晶、宝石一类的东西,似乎都是些原材料。看来都是花了很长时间收集起来的,很宝贝的样子。再翻下去,赫然发现了一本名册,竟是赤凶在云蒙境内的联络人,以及联络方法。这个赤凶的副统领名叫摩奇,在赤凶中的地位显然是很高的,拥有如此多的枢密联络人。

秦风看得大惊,赤凶竟有如此多的成员埋伏在云蒙,难怪来去自如,四处作案。

睚眦见他看得入神,问道:“那是什么书?”

秦风道:“这是好东西,记载了一些该死的人。阿弥陀佛。”说着拿出一根笔,在上面最后一页寻了一个地方,添上了一个名字,云天啸,代号“潜龙”。嗯,回头有合适的人得到这名册,那便有意思了。

谢过老祖宗睚眦,秦风拎着一只装满了金子的箱子,离开灵虚境回到了原地,云小琪依旧晕倒在那里。

秦风召来小红,笑嘻嘻将云小琪带上,重新找了块安全的地方给她疗伤。龙息喷在云小琪身上,轻轻捏开她的小嘴,渡入龙息,将她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探查了一遍,疏通淤血。云小琪身材很娇小,皮肤容貌都甚好。秦风给她疗伤,倒似是在怀中把玩了一番。虽然没有动她的衣服,但是通过龙息将她全身上下探得一清二楚,心道,将来长大了又是一个小美人。不知道她和她娘在云龙宗是什么遭遇,看起来那些云龙卫的军士是认得她的。

那副统领摩奇已经死掉了,云小琪神魂所受的禁制也就随之散去,受了些伤害,也就悠悠醒来。睁开眼睛,发现秦风没事,自己躺在秦风怀中,又惊又喜,但是浑身又都酥软无力,一声呻吟,扶着秦风的胸口道:“秦哥,我们逃走啦?”

秦风道:“逃走?什么话?刚才本公子大显神威,将那刺客揍得满地找牙。”吹牛不带脸红的,反正这慌也戳不破。

云小琪脑子清醒起来,起身惊道:“那些云龙宗的人都被那恶人杀啦。”

秦风点头道:“是。这样一来便是云龙卫和最先的刺客自相残杀。不管怎么查都可以不露马脚。”

云小琪道:“吓死我啦。那时我看到一箭射在你胸口,想不到公子居然没事。”瞥向秦风胸口,只见衣服都烂了,被射出一个大洞,里面露出一抹红色。心想,难道秦公子还穿肚兜?

秦风突然想了起来,是哦,被屠龙箭射中还能不死,这是什么道理?摸向怀中,掏出一块破布,是那半块混天绫,碎得只剩下一块布头了。

云小琪瞪大了眼:“这,这是什么布……”她本以为是哪家小姐送给秦风的香帕,不然哪有这么破的布还揣在怀里的。看清楚之后不由得愣住了。

秦风道:“对啦,原来是这个挡住了屠龙箭。本公子当真命大,不然铁定被屠了。你帮我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能修好么。”

云小琪拿起混天绫仔细观看,越看越是震惊,叫道:“没见过。这针法像是我们云绣的路子,可又不一样。这绫子也稀罕,难道便是雷绢么?公子你从哪里得到的?”

秦风扯谎道:“我们家祖传的。但是到我这里已经是这样子了,原本叫做混天绫,是一件神器。”

云小琪皱眉道:“这料子太复杂了,看不懂是怎么织成的。这刺绣的针法我得好好研究一下,但是就算是搞懂了,只怕也没地方找一模一样的料子,只能试试看有没有可以替代的线。或许我娘可以修好的。”咋舌不好意思道,“公子,我的水平是不行啦,嘻嘻。”

秦风拖过那一箱金子,打开来向她道:“你看这个。”

云小琪满眼都是金光,看得心花怒放。秦风道:“这个给你们。看看能不能治好你娘的眼睛吧。”

云小琪大喜,用力去拖那箱子,发现纹丝不动,登时涨红了脸。

秦风笑道:“这重的很。还是我帮你送过去吧。”

云小琪红着脸点了点头。她为了给母亲看病一时欢喜,忘了不可以随便受人恩惠,这会儿忽然想了起来,扭捏不安,吞吞吐吐:“公子,我……怎么报答你……”

秦风道:“你们相信我,莫要再跑了。”

云小琪咬着嘴唇,点头道:“我们怕被云龙宗的人找到。藏在山里。其实,就算他们抓到我也不怕的,我们有法子逃走。”她娘不让她告诉别人,一再叮嘱,她还是忍不住说了。

秦风好奇道:“你们也是云龙宗的人?为什么搞成这样?”

云小琪道:“我娘以前是有名的线娘,名叫云巧幽,被唤作纤手云娘。原本我家的绣坊是云龙宗首屈一指的,据说是曾经专门为武皇宫刺绣呢,可惜天柱崩塌时败落了,除了我娘全都死了。我们家有几张祖上传下来的图样,宗主看了垂涎,要娶我娘,我娘不愿意,跟了我爹。宗主就伙同云天啸,把我爹害死,又说我娘偷学了禁绣的图样,触犯了族规,把我娘的眼睛刺瞎了。我娘怀着我逃进山里,不知吃了多少苦才活下来。”

秦风问道:“云龙宗的宗主不就是德云纺的东家云致和么?”红着脸,把今天在云龙卫将云绣卖给了云天啸的事情说了,不停向云小琪道歉。若非如此,绝不会被云天啸盯上。

云小琪呸了一声,叫道:“卑鄙小人,他们就是拿了图样,不懂针法也根本就绣不出。那时候他们以为得了图样就可以了,欢天喜地,后来才晓得还有我家的独门针法。一个图样千针纵横,不知道针法,谁也别想绣得出来。所以这些年来我娘都不敢露面,就是怕他们为了针法再来害我们。我娘当初不让我卖那匹布,便是怕惹事。既然卖了,公子自然要拿出来用的,这怪不了公子。”

秦风点点头,说:“叫公子多别扭,还是叫我秦哥感觉舒服一些。”

云小琪吐舌道:“我有时候想叫秦哥,但是又不好意思。有人的时候,我还是叫你公子吧。”

秦风笑道:“随你。我拿你当小妹妹。”想了想,心道难怪她们那般谨慎了,禹都四周都是云龙卫的地盘;但是又有些奇怪:“你们为何不躲得远一些?离开禹都到更安全的地方去呢?”

云小琪道:“我娘说,我爹葬在这里,她不想离他远了。”

秦风心头一热,原本以为有什么缘故,想不到却是如此单纯的原因。世间的事情,原本许多存在就是为了单纯的感动而已,可是世人却偏偏搞得复杂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2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