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30章/共

无法拒绝的交易

发布时间:2013-06-29 09:53

云小琪的衣角忽然一亮,自己往起一掀,放出一些光芒来。云小琪叫道:“啊哟,我出来太久,我娘急了。”

只见那衣角在地上投出一道人影,渐渐有一个美妇人光影出现在面前,皱眉道:“小琪,你跟谁在一起?”她的眼睛依旧有些流泪,看得清轮廓,却看不仔细。

秦风叹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果真是神奇。晚辈见过云伯母。”

小琪红着脸道:“娘,这就是建极公子。”

云巧幽怒道:“叫你不要去找人家,你偏不听。我们这样落魄的人家,怎么能高攀建极公子这样的豪门。你不回来,跟人家走了便是。为娘便当没生过你这样的女儿。”

秦风道:“伯母,小琪为了给您看病才来寻我,每日在城门等候,晚辈深受感动。晚辈这里有些钱,但是也不是什么豪门。请伯母不要怪罪小琪。”云小琪来找自己跟之前一样,其实根本没有征得云巧幽的同意。怎么能让孤傲的云巧幽接受自己的帮助,却是一桩难事。因为云巧幽饱受磨难,很难相信陌生人。

秦风略微思索,当下说道:“晚辈无意纠缠小琪。也不敢打搅伯母的生活。只是有一块布料,无论如何都希望伯母帮忙看看。”

云巧幽是线娘,自然稀罕的布料会对她产生极大的吸引力。

云巧幽怒道:“我眼睛早就看不见了。不看也罢。小琪,你给我回来。”

云小琪背对着云巧幽,对秦风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她一定办到,要秦风在这里等。她全身的衣服亮起白光,忽然一下子就不见了,想必是被传唤到母亲身边去了。

秦风看得目瞪口呆,云绣果然奇妙,没有修成真龙的人穿了都可以有这样神奇的作用,若是修成真龙又配上云绣法器,该有多大的威力?当初云巧幽一个弱女子如何能从云族的迫害中逃走,他有点儿明白了。这云绣可以达到和瑶光境一样的妙用,无视外界的束缚,更可以藏于衣衫线脚,供平常人使用,只需有最基本的龙息术法的基础便可。

只是片刻,云小琪便又返回,笑嘻嘻道:“我娘请公子到家里坐。”

这里离云小琪家里已然不远,秦风和云小琪一起坐在小红背上,飞了不远就到了一处偏僻的山林,停在一个断崖前。

云小琪道:“就是这里。”秦风一呆,这里只有树,见不到其它。

云小琪将手一伸,竟插入了山石当中。秦风大惊,难道这姑娘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么?却见整块山石连带上面的树木都被揭开,像门帘一样露出一道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有有一个小小的院落,看上去极为简陋。

秦风震惊不已,掀着那帘幕里里外外细看,才发现这山石树木都是绣成的,整个院落被布匹围起,顿时便和四周的环境连成一片,什么也看不出来。风雨不透,便连气息都察觉不到。这也太神奇了吧?比他所施展的幻术还要逼真。

云巧幽已经迎在门口,对秦风施施然行了一礼,面无表情道:“公子请进。”

云小琪乖巧地跑开了:“我去烧水。公子先请坐。”

云巧幽一双凤目清澈如水,只是瞳孔不动,若不是仔细看,谁也不晓得她瞎了。一位仙子一般的美妇人躲藏在这样的山林里,若是山野村夫见了,只怕要惊为山神了。她用龙息感受四周,这院落中的每一块布都是她亲自织成,她可以清楚地感到每一根丝线所散发出来的灵气。只要在这里,她便可以清晰地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比眼睛没瞎的人还要自如。

她手里便拿着那块红绫,用手指轻轻摸着上面的纹路。她的手指又细又长,白嫩无比,便是最细微的纹理也无法逃过她的触觉。

秦风打量着四周,这院落里的所有墙壁、景色都是布匹织成的,并非金碧辉煌,但却不得不说是巧夺天工。若是不知道,普通人进来定然以为是一个真正的院落,有墙壁,有树木,墙头上有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有光线明暗,甚至会随着时间而变化。院子里放满了织机和丝线、布匹,似乎也不会无聊。

云巧幽问道:“这块绫子公子是从何而来,又是为什么残破了?”

秦风道了声惭愧,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云巧幽神情释然,原来是到手的时候便残了。

秦风道:“从字样上看,这块绫子原本是应该叫混天绫的神器,绝非凡品。虽然残破了,我也依旧喜欢,不知道可有机会补好么?”

云巧幽道:“公子的直觉是没错的。这是神器,而且灵性仍在,若是能补好,便可以恢复往昔的威力。只是,若贱妾的判断没错的话,这是我们云族传说中的浑天绣,而且便是绣样原件,乃是云龙始祖万云龙的法器。对我们云族来说,这是无价之宝,便是云族最鼎盛的时候也没人会绣。贱妾有幸摸上一下,已然是足慰平生了。公子当真要将这样的宝物交给妾身么?实话说,贱妾没有把握能修好,不要说研究这个图样需要多久的时间,便是研究透了,也可能需要的纺线材料是根本找不到的。”

秦风笑道:“那也无妨。不要落入宵小之手便是了。”

云巧幽淡淡道:“公子这样信任贱妾么?或者,公子其实是对我们母女有别的念头?”最初拿到混天绫的时候,云巧幽惊得浑身都发颤了,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让小琪带秦风进来之后,她又冷静了下来。为什么素未谋面的秦风从一开始就对她们母女这么好?这世上的人相互便只有利用,对她们母女来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秦风却差点儿被自己的唾沫呛死,郑重道:“绝无恶意!同是天涯沦落人,伯母就当做是缘分吧。”

云巧幽却不会随便被人糊弄,颦眉追问:“同是天涯沦落人?建极公子名动天下,从何说起。”

秦风叹了口气,将自己的事如实说了,苦笑道:“我看起来风光,其实不过是虹都孤魂罢了。”

云巧幽点头道:“原来如此。”听他什么都说了,不知不觉便信了他。这四周的织锦便等于是她编制的结界,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秦风毫无半句虚言,心胸坦荡,乃是正人君子,她已然不再怀疑。想了想,云巧幽道:“果然是同为天下沦落人。只是这笔账,贱妾却不知道该怎么算了。之前便已经得了公子的恩惠,令贱妾不安。这次小琪又去公子那里要钱,当真是令贱妾无地自容。这块混天绫乃是无价之宝,若是补好它,便等于学了浑天绣,贱妾便是一辈子给公子做工也还不起。哪里还能要公子钱财。”

秦风怪道:“哪有这样算的?手艺学了是您的,怎么能算是我的。您为我做了活计,自然是该我给钱啊!”想不到云族的人对于绣样的偏执到了这个份上,当真是意外。

云巧幽摇摇头:“贱妾生如浮萍,本打算今生今世就这样过了,只是放心不下小琪那孩子。”顿了顿,面上一红,柔声道,“那孩子,她,喜欢公子。之前便将公子挂在口上,一回来便总是说,建极公子又做了什么,我不叫她说了,她便时常独自发呆。”

秦风更是脸上一红,难怪云巧幽对他芥蒂很深了。

云巧幽道:“贱妾相信公子对小琪没有恶意,是个正人君子。公子得玉家小姐垂青,更深受宝庆公主倚重,小琪如何能比得了。但是为娘的不能不为她打算,既然怎么说都劝不了她,贱妾只能祈求上苍,不要让我那饱受磨难的女儿再受更多的情债。所幸公子是个好人,今天贱妾斗胆,想跟公子做个交易。”

秦风一怔,莫非是补好混天绫,以后便两不相欠,不要再见小琪么?

却听云巧幽道:“小琪跟玉家小姐相比,那便是泥地里滚出来的野丫头。贱妾不敢高攀,只望能给她个名分,做个填房的丫头,将来服侍玉家小姐也好,能让她留在公子身边,能为公子生下一男半女更好,叫她快快乐乐地过下半辈子,不要再受委屈。贱妾做牛做马,报答公子。”

秦风张大了嘴,这样的好事,让人如何拒绝得了?拒绝了便是虚伪。这个世界里不讲究一夫一妻,真拒绝了,对云小琪才是巨大的羞辱,搞不好上吊去了。只听门外水壶掉在地上的声音,云小琪慌慌张张逃走了。云巧幽不去管云小琪,直望着秦风,等他答复。

秦风肃容道:“伯母,须知在下日后所行之路是一条血路。伯母忍心叫小琪跟着我么?玉龙宗大少爷是个好人……”

话音未落,云巧幽打断他道:“她愿意跟着你吃苦,那是她的事。公子说,同是天涯沦落人,贱妾才斗胆向公子这样提。风雨路上,尚能为公子挡风遮雨。若公子本就是豪门大户,我们母女有何颜面在公子面前摇尾乞怜?”

秦风心中一暖,整理衣冠,对云巧幽肃然一拜:“请伯母放心,便叫小琪跟着我,我为小琪挡风遮雨,决不叫她受半点委屈。只是如今秦风出征在即,不能娶亲。他日秦风侥幸大仇得报,自忖能安定下来的时候,八抬大轿来娶她过门。”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3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