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33章/共

前往东海卫报到

发布时间:2013-07-01 11:53

秦风安顿好云小琪母女,自贝女营中精选女红活计好的贝女,到玉龙庄里学习纺织和刺绣。云小琪每天为那些贝女传授云绣的秘传技艺,余下的时间都在摆弄秦风想要的东西。

半月后,一家大布庄便在禹都开张了,就开在云纺街上,和德云纺一南一北。这家铺面乃是玉白大少爷以雷霆手段进行收购,铺面极大。原本德云纺靠南,所以品质优良的铺子都靠南,靠北的铺面都是经营普通人穿的衣衫布匹,一连被玉龙宗收购了十几家小铺,连成一片,大肆装修后就开始营业。玉龙宗居然要大规模投入布业?这把整个云纺街的同行都吓坏了,德云纺自然也紧张得不得了。谁知一开业,才发现虽然装修很体面,但实在说不上有多好,店铺里都是很普通的布料,是原来兼并的小铺子里的存货。

玉白大少爷在一片鞭炮声中喜气洋洋跟所有的人问好,一群云族的店东涌进来看了没有几分钟,一哄而散,都放心了。德云纺的店东出了店门“呸”了一声,哈哈大笑:“我还以为玉龙宗要干什么呢。跟大东家说去吧,都是一些破烂。”身边德云纺的伙计们都笑道:“玉宗喜欢赚些穷苦钱,咱也没法拦着。本来就是,玉宗哪里懂什么纺织啊。”回头看时,果然进出之际吸引的都是一些穷苦百姓了。里面衣服布匹都很便宜,似乎是要将一些积压的破烂甩卖掉,吸引了许多老百姓。

秦风暂时不用为这些开布庄的事情操心,首要的事情自然还是要到东海卫报到。

东海卫的大营在琼阳,乃是东方沿海的一处军事重镇,屯兵数十万,战舰万艘,水龙十万,城池更是依着海湾修建的巨大要塞,整个云蒙东部防线都在东海卫的势力笼罩之下。

秦风自郾城出发,原本带领队伍的话需要半个月的长途跋涉,耗费不少的辎重。但是因为有瑶光镜,只需要届时将人从瑶光镜里带出就可以了。所以秦风只需要孤身出发,骑着蹬龙小红,沿途浏览云蒙的河山。

天柱崩塌之后,许多地方仍是不毛之地,荒坟遍野,云蒙也不过是比其他的国家稍微好上一点儿罢了。沿途所至,贫困吃不上饭的人比比皆是,像秦风这样的行色,有蹬龙,穿着又得体,便俨然是个贵公子了,在沿路村民的眼中,那便是从禹都来的大人物。

还有一天便到琼阳,秦风在驿站里休息。反是有修为到兵部备案后要向琼阳大营报到的人,都可以免费住在沿途的驿站里,但是只限于有真龙以上修为的人。这也不光是为了省钱,同时也是为了获得更多的信息。从四面八方来的人大半都要经过驿站,经常可以听到许多其他地方听不到的信息。而因为离琼阳是最近的驿站,这里被称为驿县。

秦风刚走进驿站所在的大街,就不停见到有牵着坐骑的人经过,都是去琼阳大营报到的。许多人结伴而行,更有很多人身份较高,带着大队亲兵,打着旗号。

秦风略微感受了一下驿县的气息,方圆十里内有真龙修为的人密密麻麻,数不胜数,不由得暗自心惊。未来一个月内云蒙的高手大规模向琼阳集结,总兵力将逐渐达到百万。

身后传来狂龙的咆哮声,一头巨大的魁龙拖着战车疾驰而过。龙背上的甲士手持长鞭,大声驱赶街上的民众。

秦风一侧身闪开,拉着小红站到街旁。那魁龙体格魁梧,和玉府见过的不太一样,相貌凶悍,浑身覆盖坚甲,身上骑着的骑士多达十人,龙身上覆盖着巨大的盾牌,那些骑士手持长矛,背着长弓,盔明甲亮,装备精良。魁龙身后拖着一辆豪华的战车,当前站着一人,银盔银甲,大红披风。身后站着四个侍从,为他带着四色不同的武器。战车后面魁龙成群,亲卫骑士多达千人,各个耀武扬威,背后背着巨大的宣花大斧。

魁龙在战龙中是体型较大的龙,这一经过声势浩大,将所有的人都惊得向两边躲开,议论纷纷。

一个衣甲破旧的魁梧男子向秦风攀谈道:“敢问兄台,也是去大营报到的么?”

秦风点点头,那人便道自己也是,羡慕地望着眼前经过的大队,说道:“这是牧北侯的小侯爷,烬风公子,来东海卫攒军功的。”

秦风大感意外:“兄台怎么知道?”

那人指着已经快消失的战车道:“看这坐骑、装备,难道还不清楚么?这么好的战龙,如此强悍的亲兵。”

秦风不以为然,之前听牵翔顺的掌柜说过,魁龙海战的能耐很普通。要说装备好嘛,似乎是很整齐的。

那人道:“兄台看那战车上的四色兵刃,都是军器,想必是传说中的四相神兵了。雷霆枪,炽火弓,霄云剑,裂风盾。只有牧北侯才有一将四神器的恩宠,这一次为了攒军功,竟都让小侯爷带来了。瞧那火红的箭囊,里面装的都是屠龙箭。”

秦风奇道:“牧北侯不是四大都督之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儿子到东海来攒军功?”

那人瞅了秦风一眼,得意道:“兄台这就不懂了吧,自己提拔自己的儿子,岂不是招人非议。让小侯爷到东海来攒战功,他日刀剑侯的公子也去北方找牧北侯积攒战功便是了,这叫‘易子提拔’,兄台一看就没有在军中混过,这些都不懂。”说着叹了口气,“咱们这些没有后台的人,都是单枪匹马进到东海卫,做个小队长就不错了,多半连个正职都不给,队正一般是东海卫的精英军官,咱们只能做队副,给他人当炮灰。要是倒霉犯了规矩,说不定就直接拿你安插到这种世家子弟手下当小兵使唤了,危险的时候冲在前面,死活没人管,功劳却是他们的。”

秦风愕然,还可以这样?

“是啊,牧北侯是宝相宗的大弟子,和刀剑宗相互换门下,是常有的事情啊。”

秦风心里咯噔一下,之前听说是“四相神兵”便有不好的预感,果然应验了。宝相宗的势力在军中比瑶光派要大得多,看来东海卫不好混。

那人抱拳道:“咱叫石天林,世代都是军户,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

秦风笑道:“我叫秦风。”

石天林道:“哦,好名字,和建极公子同名。”

秦风一晕,笑道:“你怎知我就不是建极公子?”

石天林道:“建极公子就穿你这个穷酸样?哈哈,兄台怕是经常被人误会吧。”

秦风道:“是啊。不过,建极公子应该是什么样?”

石天林一脸向往道:“牧北侯的小侯爷烬风公子这个排场你看到啦?但要是跟建极公子比,那差远了。建极公子那是什么名头?你总该知道什么叫建极绥猷,那是天下人的典范,说一句‘名动天下’丝毫不夸张。听说还没有报到,兵部就已经先有‘纹龙校尉’的军职了,听说是圣上钦点的。人家之前是宝庆公主身边庆字营的精锐,不是咱们这种白身入伍,能一样么?如今有云蒙四公子的说法,已经不是说名姓都不知的四龙公子了,乃是说咱们云蒙最厉害的后起之秀,建极公子排在最前,烬风公子只能排在最后。但是大家都说,若不是仗着牧北侯的势力,烬风公子给建极公子提鞋都不配。建极公子发个话,要投靠他老人家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光是瑶光派、玉龙宗、东海十四族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吧?烬风公子这点儿威风算个屁,这是没有遇到其他的人罢了。”

秦风很晕,问道:“另外两位公子是谁?”

石天林道:“自然是凌云公子云正隆,还有沧海公子沧九黎。”

秦风点头道:“云正隆很厉害。”

石天林道:“岂止是厉害啊?人家是云宗的大人物,有钱有势,云宗的高手都是他的亲卫。云宗法宝又多,云正隆又舍得花钱,听说前几天已经过去了,亲兵队和押运的车马排了几里长,这种小地方人家根本就不住。”

秦风问道:“那沧海公子又是什么来头?”

石天林道:“听说是突然出现神秘高手,独领兵马,之前便已经是南阳军的将军。四公子中以他军职最高,传说武功也是最高。前一阵爆发了南军暴动,沧九黎一个人将叛军杀得干干净净。这人特立独行,跟谁都不亲,跟谁都不好。只是在南军中极有威望,手下亲兵各个都是绝世高手,凶悍至极,镇南大都督都怕他。听说这一次他是自己请调的,原因没有人知道。怎么你都不知道?兄台啊,你这样不行啊。”

秦风笑道:“我这人比较闭塞。”

石天林叹道:“唉,专心修为是没错,但是到了最后,总还是发现修为再高也没用,功劳都是别人的,咱就只能当替死鬼。”

秦风道:“石兄也不用这么悲观吧。”

石天林道:“不过也不用怕,我还有些经验,兄弟就跟着我一起去报到吧。”拍拍胸脯夸耀道,“真要是能分在一起,你看我这身战甲,别看旧,这可是真正的军甲,祖传的。我爷爷乃是随青帝征战多年的老兵,有军功在身。跟着我,保你死不了。”

两个人说着向驿站走去,他手里牵的是年幼的蹬龙,石天林牵的是骥马,还不如他。两个人穿戴都很普通,牵得是最寻常的坐骑,石天林好歹还有一套旧一些的战甲,乃是军户祖传的军甲,秦风却是连战甲都没穿,自然不会受人重视。

临近驿站,才发现之前烬风公子的大队已经被带到附近安营,而整个驿站的空房都被烬风公子包下来了,已经住进去的人也被赶了出来,正不高兴地往外搬行李。

有人不高兴,骂了两句,立刻被一脚踢了出来,轰的一声直飞到大街上。那被踢的人也有真龙修为,这一脚将元神都被踹伤了,倒在地上就爬不起来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3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