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36章/共

制服诱惑

发布时间:2013-07-04 11:43

云小琪回房里换好了衣服,羞羞答答地走了出来:“公子,你看。”

秦风一回头,登时鼻血差点儿喷出来。云小琪原本有点儿面黄肌瘦,但是最近这阵吃的很好,皮肤白了许多,气色也好了。云巧幽如此美貌,她女儿自然是美人坯子,只不过平时不打扮罢了。现在穿了一身新款的护士服,俨然是综合了洪荒美学和龙族特徵的时尚小龙女,外加制服诱惑。

秦风眼珠都要凸出来了,想不到效果这么好,这跟衣服挂在架子上的视觉感觉可不一样啊,流着口水不停点头道:“对对,这就是制服的诱惑……”

云小琪疑惑道:“制服?”这个词可没有听说过。

秦风摇头晃脑道:“对,制服,哦,制服就是专门穿来工作的统一的衣服。”

云小琪吐了下舌头:“公子觉得合适就好。”一时想不明白为什么人人要穿一样的衣服来工作。

秦风大赞道:“好看,确实好看!”

云小琪道:“是公子画的好看。”

秦风道:“回头我再多画一些衣服样子,你和云姨参考后做成成衣,咱放店里去卖,不怕挤不垮德云纺。”

云小琪笑道:“之前我和娘还觉得那很难呢,做衣服不是有钱就可以和人争的,后来想不到公子还有这个天分,娘说,公子是天生该做这行的。”

“小琪!”云巧幽呵斥道,“没规矩!”女儿把他说过的话说了出来,她自然脸上有些挂不住。

秦风心情大好,对云小琪道:“就一直穿着这个,咱们吃饭去。我可真是饿了。”

云小琪笑嘻嘻道:“公子是吃惯了玉府的锦衣玉食的,我们家的饭菜可不知道能不能把公子填饱呢。”

秦风道:“你穿着这一身,我吃什么都好吃。”

吃饭的时候,又跟云小琪母女聊了一会儿,将几套不同的衣服样子定了下来,要大批量给手下的人装备。这可就不是云巧幽一个人能办到的了,她们只管出样子和制作云绣,纺织布匹。

这些天,贝女族被挑出来不少手工好的女子,由云小琪传授基础技艺。有几十人悟性很高,竟有能力纺织龙息布了。更有几个,传授针法之后,可以尝试绣出云绣的基础图样。虽然很慢,但是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历来九黎当中只有云族和雷族被认为是这个行当里的佼佼者,想不到东海里的贝女在这方面的天分出奇的高。最稀奇的是,有几个沉水村的彪悍女子当时吵嚷着要来补贴家用,谁知那几个夜叉族的粗大悍妇在这方面的天分也是奇高,比纤秀的贝女做得还好。后来才搞明白,她们几个平时是专门负责给村里织网的,那些刀网都是出自她们的手……

秦风暗自盘算,回头干脆拐骗一些云族的织女开个大规模的纺织厂得了。只要人手够,就可以慢慢形成规模。以前西方的纺织工业是如何干倒了旧中国的刺绣,他心里是有数的。只是龙息布的编织都要求织女、线娘有一定的修为,选材、捻线、编织,每一个环节都是讲究修为的,毕竟这是个需要灵气、灌注龙息在其中的技术,不是笨重的工业机器可以替代。什么时候解决了这个问题,那就真的发达了。

和云家母女吃过饭,又跟云小琪玩了一会儿“医生护士”的游戏,测试过密语图样的通话效果,秦风心满意足地带着崭新的云甲离开了灵虚境,心想,下次把玉珠带来,把玉大小姐和宝庆公主都带来,骗她们穿上护士服,那才叫养眼啊。

秦风一觉睡到天光,直到有人来拍门。

石天林兴奋地一夜都没有睡好,好在修为不错,一夜不睡不算啥。身后跟着一大群新认识的朋友,都两眼亮闪闪地望着秦风。

石天林抱拳道:“公子,天亮了,这些兄弟都说想同行,不知道……”

秦风瞅瞅其他的房间,烬风公子的房门大开,武英王府的房间也早就没人了,都识相地先跑了。秦风当下欣然应允,众人都欢呼起来。

驿长战战兢兢准备了早饭,直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才松了口气。

“小六子,你说,这次咱不会掉脑袋吧?”驿长对身后的伙计问道。

那叫小六子的一脸兴奋地说:“建极公子这样的人,怎么会为难您呢?您就放心吧,我看他们都挺高兴的。”

“哼,建极公子这样的人……”一声不满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吓了两个人一跳,只因这声音乃是女子所发。

一袭杏黄裙,明艳照人的玉娇不知何时坐在了驿站里,身后跟着几个司天监的官员,手里捧着礼器。

小六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一瞬间眼都直了。驿长小心翼翼道:“不知姑娘……”虽然这次的募兵令牵扯很广,但是女子还是未在必须之列的。

一位司天御史走过来大喝道:“大胆!敢对祭酒大人无礼!”

祭酒乃是钦天监下的要职,专门负责主持重要的仪式,尤其是发兵前的祭天仪式。气运对龙族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从职权上来说,没有祭酒的祈福,是不可以发兵的。如果发兵而没有得到祈福,士兵会很不安,而缺乏气运往往是战场失利的重要因素。如此重要的职务,如此重要的时刻,历来都是由钦天监派遣非常重要的官员来担任,一般是由斗魁老大人亲自来主持。而眼前的祭酒居然是个女子?如此年轻的女子?

东海卫百万大军的祈福,这一战关系到云蒙是否能在与九阳的战争中占据优势,这样重要的仪式的祭酒是眼前的少女?

驿长惊呆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那女子颦眉道:“这里的空气真是污浊不堪。”

一挥衣袖,一道清冽的金光拂过,整个驿站的酒气、汗味都一扫而空,屋里所有的人都觉得神清气爽,呼吸的都是清气。

那女子不理会他的惊讶,悠悠说道:“便麻烦驿长将所见所闻都说一说吧。”她所以不能忍耐的并不是驿站中的汗臭和酒气,而是屋子里残留的龙息。烬风公子火辣辣的龙息耀武扬威,令人厌恶,但是比不上那道熟悉的气味,秦风的气味。这道龙息她永远也忘不了,精华内敛,像是天下至纯至正的气息,但更像是藏锋的剑。在她心里,这是潜伏在黑暗中的猛兽,最可怕的恶鬼,一嗅到,便从神魂深处令她恐惧,她不能忍受这龙息一丝一毫。

驿长不敢怠慢,不管这女子是不是真的军中祭酒,来头之大,都不是他惹得起的。这一日所见便如同一场鹬蚌相争的游戏,武英王世子怕烬风公子,烬风公子怕建极公子,但这女子将他们全不放在眼里。驿长当下垂着双手,恭敬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一一道来,女子的面容仍然如此前那般清冷,不过颦眉微挑,变得有些疑惑了起来。

玉娇招了招手,身后的司天御史微微倾身,玉娇道:“如今情况紧急,让驿长多备些酒食,路上边走边用吧,去得晚了,怕无瑕将军等得急了!”

“这……大人,咱们一路赶来,风餐露宿颇为辛苦,还在这里歇一天吧!”司天御史小心地道。

玉娇却没有说话,只是望着空无一人的门口。秦风那大恶人便刚从这门口离去,一天里会发生多少事?玉娇冷哼了一声,龙息在不经意间汇成光焰,四周的人顿感呼吸困难,畏惧地跪了下来。

玉娇悠悠道:“你不晓得这位建极公子的本事。我怕去晚了一步,就什么都晚了。”

司天御史额头冷汗直流,汗湿后背,不敢再多言,连忙招呼着一众手下在这驿站里收集些食水,女子也不再停留,赶上了骥马,腾空而起。让驿长还有一众客人遥望着消失在天际的金光,心中微叹,这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突然出现,又快速离去,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如置身梦境之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3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