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37章/共

女子也能入军营?

发布时间:2013-07-05 10:45

琼阳城外,各色将旗迎风翻卷,如同彩色的海洋翻腾不休,不知有多少大将的龙息聚于一处,冲天而起,让天空都为之色变,云如滚浪向四周翻涌着,肃杀之气笼罩着方圆数百里,就连琼阳城内,都是鸡犬不鸣,家家闭户,生怕受了这些肃杀龙息的余波影响。

虽是军营驻扎,却仍然数之不清的斥候骑着龙马探查四方,不过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肃杀的军营不时有浪潮一般的欢呼声音传来,传奇般人物一个跟一个的来了,特别是听说云蒙四公子几乎是脚前脚后来到琼阳大营,仅仅是私语声,就如同海中的碎浪,一阵接一阵。

军营当中,一众士兵正在不停的争论着,气氛火热,因为派系不同,险些要打起来了。

一名身上穿着重甲还不曾解下的重甲兵高声道:“看看云正隆公子,儒雅英俊,一看就是饱读诗书的状元之材!连城玉,云龙冠,呼人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这是何等的豪气啊!”

“胡扯!”一名穿着轻甲的骑兵不屑地道,“沧九黎公子才是领兵大将,咱都盼着分在九黎公子手下去冲锋陷阵!你们喜欢云正隆,只不过因为云宗的法器擅长防御吧?怕死的玩意儿……”

重甲兵听了自然很不乐意,轻嗤道:“云正隆光明正大,乃是云宗名士,文武兼修;沧九黎哪里冒出来的?藏头露尾,故做神秘,还领兵大将呢!回头你们死了都不知道为谁死的。”

一名刀盾手一边磨着手上的长刀一边道:“还是跟着烬风公子吧,烬风公子看着就有一股子英武气,不简单呐!人家的亲兵队都是牧北侯的精锐军队,四相神器都带来了。依我说,跟着烬风公子,将来东海没得混了,还可以去北方。”

“嘿嘿,你们怎么把建极公子给忘啦!”一名骑兵乐呵呵的道,“建极公子多随和啊,跟我们一起,骑的是小蹬龙!我们有幸和建极公子一起过来,路上别提多热闹了。”

“哈哈,四大公子里头最穷的!”一众士兵哈哈的大笑道,“出身最低,没有一个亲兵,光杆来的。”光杆就意味着没有亲兵,没有亲兵就没有中军配额,只能给人当副将,不能领兵。那么分到谁手下也轮不到建极公子,他也就不重要了。

士兵们倒无恶意,四大公子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想像之外,如今编排几句,也图个嘴上痛快罢了,就算是上头人知道,顶多也就是口头呵斥两句,四大公子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与他们一般计较,无论他们怎么争论,人都已经来了,而且已经进入到了无瑕将军的营帐。对这些士兵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分到哪位将军手下。上战场不可怕,跟错了主将最可怕,还没打就输了。

“大消息!大消息!”一名中军士兵满头大汗冲进营里,跑得太快气都喘不上来了。

“你能有什么消息?你又不是斥候,端茶倒水的。”四周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还当立刻要发兵了呢。

那士兵满面兴奋,喘了口气道:“建极公子有亲兵!有三千亲兵!”

“这么多?”所有的人都兴奋起来,这么说,建极公子不是光杆司令了。

谁知惊爆的消息在后面,那士兵叫道:“名册交上来了,女的!都是女的!三千名册里,两千九百人是女人!”

这便如一颗巨石丢进了湖里,一瞬间,整个营房都要被骤然爆发的喧哗声掀翻了。

无瑕将军名叫泽天,乃宝相宗的一代亲传弟子,身材魁梧英俊,一抹修整得极为整齐的小胡子抹了油,亮光光的贴在下鄂处,此时看着落坐的四大公子,不免眉头微皱。坐在位子上,很明显云正隆和秦风关系很好,一脸兴奋窃窃私语。烬风公子脸色很差,似乎与秦风有仇。沧九黎便如一尊石像,闭目端坐养神,只是似乎对这个督军也根本不放在眼里,令他不爽。

他是军法司的督军,掌权着这几十万大军的生杀大权,四大公子身份特殊,但是,只要敢触及军法,身为军法司的督军,一样法不容情,所以面对四大公子的时候,一样没有给他们什么好脸色,脸上一丁点的笑容都没有,甚至连茶水都欠奉。

别人还好说,烬风公子却很不满意,若不是此时身在军中,早就发作了,不过还是按着规矩,先施礼后,各自提交的亲军名单,申报军旗徽记,几人身份不凡,所报亲军皆是上上之选,递交到无瑕将军这里来,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只要不过份,无瑕将军也不会因为一些亲军而为难几人。

不过当秦风的亲军名单和徽记递交上去之后,无瑕将军的眉头却紧紧地皱了起来,抬头用怪异的目光看了秦风一眼,秦风乐呵呵的一拱手,一派混不在意的模样。

“秦公子,你这是何意?”无瑕将军一抖手上的名单道。

“噢?难道还有硬性要求?”秦风挑眉道。

“没有!”虽然心中不满,但是无瑕将军还是实话实说,微微一犹豫道:“秦公子,你的三千名亲军,只有一百名男子,余者皆女子!女子入军营,于理不合!军营里都是男人,容易出问题!”一拍桌子,厉声道,“你该不会是为了骗取配额吧?”

秦风哈哈一笑极其自信地道:“将军尽放心就是,这些女子的安全我们自行负责,若是她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住,还如何做我亲军!至于是不是骗取配额,都是要上战场的,督军大人,难道我们要求过特殊待遇么?男兵女兵,能杀敌就是好兵。别的不说,最近在碧游海,我便是带着她们剿灭了尘坤的军队的,这个督军大人还请明见。再说了,我详细查过军典,没有规定亲兵不许是女兵。”

军典只能约束中军,亲兵是各宗族的地方武装,自然没法规定人家愿意招什么样的亲兵,只关于应征时的基本装备、武器、辎重的数量有要求。

无瑕将军人如其名,不肯让自己背上一点瑕疵。既然秦风如此自信,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但是关于秦风的军旗徽记,无瑕将军泽天也有些不太满意,一面漆黑的大旗上,只有一颗红色的星辰。云蒙的旗帜多以青色白色为主,红色的徽记反倒很像九阳的军队。不过这是家徽,代表着自己的宗族,别人谁都不能干涉,无瑕将军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对于秦风来说,这面旗帜是有着它独特的含义的,黑底代表着自己的血海深仇,代表着龙道陨落,而那颗红色的辰星,则代表着祖龙的意志,也是自己的意志,这条路无论有多么艰难险阻,自己都要一路不停的走下去,哪怕伤痕累累。

倒是烬风公子,轻哼了一声道,“哈哈,御女三千,阁下还真是好身体啊!”

谁知秦风一扭头,正色道:“烬风兄,其实你也不用自卑。据说每五个男人中,就有一个那方面的功能有障碍!”望了望大帐里的几个人,四公子外加督军,正好五个人。

烬风公子虽然听不懂什么叫功能障碍,但是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龙族都是一夫多妻制度,男人什么事都能忍,唯独不能被人说不行,可偏偏在这种场合下,建极公子还不能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夜御多少女。烬风气得险些吐血,听着门口已经有士兵笑喷了。沧九黎原本闭目养神,这会儿听到这个话题都睁眼了。

“岂有此理!”烬风砰地一拍桌子,直接就把桌椅都拍散了架,龙息如旋风一样回荡在这将军营帐当中,可是却偏偏破不开这皮制营帐,无瑕将军那张帅气的脸满是寒霜之色,这个烬风公子把这里当成显自家耍横的地方了吗?

无瑕将军的龙息如同巨山一般的当头压了下来,一道无形的“狱”笼罩在军帐中,越是动用龙息的,压力就越大,烬风公子只觉得自己的龙息倒卷,几乎爆了他的龙珠,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而无瑕将军更是宝相宗的超级高手,什么禹都第一高手殷牧野,少主殷慕白,在他眼里都不过是小玩闹罢了。

秦风一惊,这就是狱,他第一次直接感受到狱的威力,这道狱形成了一个气场,会令施法者遭到反噬,只要是在无瑕将军的狱场内的人,便都得顺从无瑕将军定下的规矩,便是修为高过无瑕数倍,也不见得能破坏他的狱场。

烬风公子连忙敛起龙息,向无瑕将军轻施一礼道:“在下无礼,督军大人见谅,实在是欺人太甚!”

“你们拿军议当什么!”泽天冷冷地道,也不好再多加责备。烬风是牧北侯的儿子,换到东海卫攒军功的,这是不公开的秘密;云蒙四公子个个都是有后台的,他虽然不满,可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留,“既然诸位来我东海卫中,自要为我军中效力,军中效力,首重团结,身为军法司督军,不希望看到诸位内斗触犯军法,否则的话别怪我翻脸无情!”

“是!”四人齐声应是,虽说他们都是高傲之人,可是面对军职在上的无瑕将军,也要首先服从。

无瑕将军对咆哮营帐的烬风公子没有什么好感,可是对秦风这个建极公子一样没有好感,已有若大声名,却还会干出这种骗取配额的事情来,当真是匪夷所思。作为督军,最头疼的不是如何杀敌,而是如何管好自己人。如今云蒙高手汇聚琼阳大营,最麻烦的就是四公子,四公子中最大的麻烦无疑就是建极公子秦风。这么多女人进入军中,会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吗,他从心底感到恐慌。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3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