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44章/共

从此心心相印

发布时间:2013-07-10 14:28

祖龙神闭上了眼睛,幻象陡然散去,他们二人的元神也被送回体内。秦风愕然中收回华龙珠,睁开眼,只见宝庆公主咬着嘴唇,痴痴呆呆喃喃自语:“原来是这样,是这样……”

秦风叫了几次她都没反应,秦风用手掌在她的小脸上啪啪打了几下,心道,宝庆这妮子的脸当真是滑,真滑。

宝庆公主回过神,发觉秦风在揪她的脸,怒道:“狗奴才,你做什么?”

秦风道:“狗奴才给公主招魂呢。”又在她脸上重重捏了一把,才放手。

宝庆公主又羞又怒:“你,你再无礼,什么都不可以了。”

秦风叹道:“秘密分享了,过河拆桥了,咱又成了狗奴才了。”

宝庆公主脸一红:“你,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风道:“奴才还是跟公主做交易吧。本狗奴帮公主以言灵之力立威,公主也让本狗奴借一下威风,如何?”心想,狐假虎威的典故,宝庆也未必懂。跟这臭丫头做事,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宝庆公主晓得他生气了,方才一声狗奴才出口,只不过是习惯了,这时要做什么交易姑且不说,她也晓得不该再用主子的态度对秦风。“秦风,我……”

“公主觉得如何?”秦风打断了她,亮眼直盯着宝庆公主的双眸。

宝庆公主神色黯然道:“秦风,你别这样。你这样欺负我,我……”

啥?秦风叫道:“谁欺负谁啊?”

宝庆公主也叫道:“你这样跟我说话,就是欺负我!”双目直瞪着秦风。

秦风反倒傻了,宝庆公主素来以主子自居,高高在上,这时反倒一副占了理的样子,难道说要每天被她骑在头上才算是不欺负她么?这也太不讲理了。

秦风道:“我欺负你,你待怎样?”说着又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下。

宝庆面红耳赤,纵是满殿臣子都跟她作对,也没有秦风这么不要脸的。男女大防,君臣之义,这人全然不讲,慌乱中竟向后缩了缩,护住了胸口,叫道:“我,我告诉玲珑!”

秦风翻白眼道:“玲珑是我老婆,你跟我老婆告我什么?非礼你么?”

宝庆扭开脸,不与他对视,心道,我是公主,还是你的主上,你是我结拜姐妹的未婚夫,你跟我对视,还捏我的脸,这还不算非礼么?她这般跟人闹别扭也就只有秦风,心跳得厉害,话也说不出来。

秦风却退开来,沮丧道:“公主不愿意,那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

忽听宝庆道:“你要我跟你毫无保留,可是你自己藏私得很。你有什么想法,也从来不让我知道!就只管逼我,欺负我,强迫我跟你做交易!”

秦风道:“我到处给你下跪,你高高在上往那一坐,张口闭口对我狗奴才,你见过哪个奴才对主子说什么心里话的?说实话,要不是虹都那会儿你救过我,我才懒得忍受你!你当下跪很好玩吗?很伤自尊心的好吗?我不是你手下那帮奴才!”

宝庆公主忽然站起身来,秦风只道她要伸腿踹自己,谁知她忽然扑通一下跪在秦风面前,叫道:“好,我也跪你一次。你满意吗?秦公子!”

秦风登时张大了嘴,这,实在是意外。宝庆这么一搞,倒显得他是个小心眼的人了。

宝庆公主道:“你早就说,给我下跪我是早晚要还的,如今我也还了。要不要我再给你捏捏腿,捶捶肩啊?”

秦风心中一动,脱口道:“那敢情好。”见宝庆公主一脸要杀人的样子,改口道,“还是不用了吧。”

他伸手扶宝庆起来,宝庆将他的手打开,怒道:“别碰我。你嫌我坐的高,以后咱就这么坐地上说话吧。这总不高了吧?”

秦风瞅她的样子,跪坐在地上仰着一张俏脸,凤眼圆睁咬着银牙的样子,倒真是令人蠢蠢欲动,颇有汉风。拉她又不起气来,秦风只好跟她一块儿跪坐在地。

两个人僵了一会儿,秦风道:“要不咱们夫妻对拜吧。”

宝庆公主登时拂袖而起,却听秦风道:“别走。”秦风沉默了半晌,肃声道,“你我二人,同为祖龙神意志之传承。你继承了血脉,我继承了神识。本该同心协力,重铸祖神之威,光复天道传承。却不知道怎么搞的,老是没法好好说话。公主,我好歹也是虹都龙主,身负祖龙神识,如何能随便跪人?我跪了,祖龙神威严何在?那些礼不发乎心的世俗礼节,我原本就不喜欢,礼数周到了,但却是令人觉得受到了侮辱。但是,我不是不尊重别人,我心里其实一直都晓得,你很不容易。收复东海国是你的机会,也是我的,是我们二人共同的机会。公主,你说呢?”

宝庆公主眸子之中闪烁出光芒,道道龙息在身周流转,在空中凝聚成一道龙魂,竟是一道血色的元灵,正是以她的心血凝成,光芒变化中,渐渐与四周所悬挂的军旗上的图案相似。这军旗上的图案正是秦风和敖福乃至一群手下所设计的华龙徽记,经过云小琪的美化,最终定下来,绣制成旗并制成徽记加在每个人的衣服上。四周的气息忽然汇集过来,那道元灵顿时获得了力量,成为一道印记,随着宝庆公主的手一挥,轰然没入秦风体内。

秦风没有抗拒,他感到了,这正是他所不了解的,老祖宗睚眦也没教过他的龙主之道中最重要的环节。这道印记,性质似乎跟从天道神器中得到的主神印记的本质是一样的。有了这道印记,便可以从军中吸取因这个徽记带来的威望。原本这是宝庆公主用自己的心血炼化的元灵,但是宝庆公主却将这道印记打入了他的体内,他便可以和宝庆公主同样从中获得修为。

然而妙处还不仅于此!

秦风体内的华龙珠迅速的旋转,天缘轮瞬间浮现在头顶上,天空之中蕴含着丝丝龙主之道所汇聚的力量纷纷被天缘轮吸收。秦风心中一动,将所吸收的力量导入自己的元灵,果然,这是可行的,这力量可以用于固本培元,也可以用于支撑灵虚境的耗损,更可以献给祖龙。只是目前这力量还太少了。但是如果将来这道军旗带来无穷无尽的威望呢?等等,他感到了,虽然他从中得到了大量的好处,宝庆公主也是最终的获益者,但若是这道印记受损,宝庆公主岂不是会因为元灵被毁而受到重伤?这不是一般的元灵,是以心血凝练。持有这道印记,岂不是极大程度掌握了宝庆的命运?

正想着的时候,宝庆公主吐出一口鲜血,似乎不愿意让他看到,扭过脸道:“我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些了。言灵的事,我恢复了,会按你说的去做。”她看上去似乎非常疲惫,站都站不稳了,不再说话,也不再看秦风一眼,向着门外走去。

秦风突然冲过去,一下子搂住了宝庆公主的腰身。

宝庆公主惊道:“放开我。大胆!我什么都答应你了,你还想要什么?”今天当真是连做主子的尊严都没有了。

只听秦风道:“我想要你。”

宝庆公主浑身一颤,秦风道:“这道心血印记我收到了,从此你我二人心心相印。你想知道什么,我绝不瞒着你。”

宝庆冷冷道:“你别搞错了,你若是背叛我,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秦风附在她耳边道:“若是我辜负你,那一定早就死透了。”

宝庆公主奋力推开他,逃出门去。门外的侍卫惊道:“公主,怎么了?”

宝庆道:“本宫累了,要回去休息。”

起驾的声音传来,秦风摊开手,一道微红色的龙魂之力升腾出来,在秦风的手中翻滚,一丝丝喜悦和不安的感觉从其中传递出来,被秦风得知。有了这道印记,他可以感受到宝庆的喜怒哀乐。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结盟,秦风轻轻唤出自己的元神,将印记吸取。

宝庆公主在不远处的云车中身躯微微一震,感到了变化。“心心相印?”她喃喃自语,只觉得心慌的厉害。

“主子!”侍卫道,“东海的子民想拜见您!”

宝庆嗯了一声,才想到自己会不会衣冠不整。都怪秦风那贼子,对她又搂又抱,还捏她的脸。宝庆恨得牙根痒痒,这种心情毫无疑问也会传到秦风那里,她偏要让他知道。混蛋!狗贼!宝庆对镜整理仪容,下到车外。

陈水莲来到宝庆公主身前,小心翼翼地行礼。

宝庆公主点点头,对陈水莲这个夜叉族的坚强女子还是很喜欢的,是她的东海子民,与那冒牌的秦风是不同的,微笑道:“我已经与秦将军商议过了,你们好好的努力,必定能战胜那烬风公子的烬风军。”

陈水莲还在忐忑公主会不会追究她们的冒充的罪责,此时公主没有询问那些,反而鼓励她们好好的战斗,心中顿时感激涕零,当下跪下,道:“公主放心,我们一定不会给东海丢脸,不给公主丢脸!”

四周黑压压一片,东海难民都齐声高呼:“庆公主万岁!”

宝庆公主忽然觉得舒服多了,这种受人崇敬的感觉之前从未有过。不安的感觉烟消云散,秦风是对的,如果自己帮助这些可怜的女子胜利了,自己一定会得到巨大的回报。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4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