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65章/共

中军不好管

发布时间:2013-07-26 13:52

秦风来到大营门口,看到了一个身高丈二的巨人,如一座小山一样的站在那里,与大营的门相当高下,背后斜背着两把巨大的斩马刀,仿佛一对巨大的翅膀伸开,辕门都不够宽,两把斩马刀被挡在外面了。

“这门是娘们儿走的吗?马上把这大门改得宽敞一些,让你爷爷我好进来,乖乖的把我伺候好咯,我保他能活着回来!”申葵敞开大嗓门大声地对着辕门内喊着,其身后站着一队队军容齐整的士兵,正是他带来的中军士兵。

中军士兵是朝廷的大军,隶属于各“卫”。

中军和府军凑到一起,象征着的是整个世界的两大整容——朝廷与世家。

每次战事一起,府兵就会被征兆与中军一起行动,每一支府兵都会有中军随同,为的就是监督府兵能全力作战,也不会通敌。

申葵明显不是一个好的监军,一看就是毫无心机的人。

“申将军……”

秦风缓步来到申葵的身前,沉声道:“这里是军中重地,你如此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申葵来到秦风这里,乃是副统领的职位,就是仅次于秦风的职务,除了统领自己的一千中军士兵之外,就是监督秦风。

申葵才不管什么监军不监军的,他此时就想着好好的把秦风这个娘娘腔教训一顿,然后让他好好地听自己的指挥。过去他跟府军合作过很多次了,各家族都想着自己的利益,只想让中军去送死。每一次他都把对方收拾得服服帖帖,这也是大都督越来越看重他的原因。至于什么建极公子一类的传说,申葵一直在东海驻地,连琼阳都没回过,自然也就不当回事。

听到秦风的声音,申葵一双眼睛瞪得如灯笼一般大,盯着秦风,沉声道:“你就是秦风?哼!”他鼻子哼出的气息,仿佛两道火焰一般的向着秦风冲击过来。

秦风一愣,好在反应快,瞬间以护体罡气相抗。这申葵莫不是哼哈二将一类的角色么,定有许多人被他一哼就吃了亏。

这两道火焰一般的龙息接触到秦风的身前忽然自动消失了,申葵顿时一愣,随即面色凝重了一点。秦风比他想得厉害。

秦风也语气不善地道:“申将军,你是大都督派来的副统领,理应听从我的指挥,是我的副将,尊卑上下可知?”

申葵一听便笑了,大声道:“秦风小儿,别以为带了一群娘们儿就了不起了,我来这里不是听命于你的,你想要赢,不想死,就乖乖的听我的,不然,到时候有什么损失闪失,莫要怪我不留情。”

申葵后面的一名副将也沉声道:“我们是申将军的兵,只听命于申将军,更不会与都是女子的血辰军驻扎在一起。”

秦风沉声道:“这里我是统领,是主将,申葵,如果你不听从命令,那我就只有军法处置了。”

申葵一听,却是嘿嘿一笑,道:“秦将军是好气势,听说血辰军有远隔万里之遥、瞬间移动的秘术,如果你肯告诉我你是如何运兵的,我就听命于你也不是不可以。”这却是大都督特别叮嘱的,要他搞清楚了汇报上来。各宗各派手里有什么法器,这可是很重要的信息。当初秦风忽然把远在郾城的三千亲兵送到了琼阳,所以他才派秦风去千龙岛。谁知秦风又不用那法器了,让申隆霆好生好奇。

身后的副将露出焦急的神情,可是也不敢插嘴,他可不想真的听命于秦风与一群女子一起作战。

秦风摇头,心中知道,这或许就是申隆霆派遣他过来的目的了。

行军打仗,抢得先机很是重要,如果能瞬间将士兵运送到万里之外岌岌可危的战场上,这对敌人是如何的打击?

“这是我门派与家族的秘密,无可奉告,在军中使用,已经是破例了,不可能再将秘密告知与你。”

秦风沉声道:“申将军,军令如山,既然你们奉命来到我血辰军,就得守我们血辰军的规矩。我只问你,我这正统领的话,你这副统领你是听不听?”

申葵大声道:“我这副统领是中军!除了日常训练,作战任务,你管不到我!便是要发兵,也得某家同意!”

“好啊!”秦风火了,对付这种不听话的刺头队伍,他经验多了去了,“现在咱就日常训练,我命令你将你手下士兵全部集合起来分成十队,五队为一边,两边对抗,输了接受惩罚,赢了没有奖赏。”

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按照我们血辰军的传统,优胜劣汰,末位受惩。输了的,脱掉衣服,校场跑圈。”

周围血辰军的女兵见有男人来了,都跑过来看热闹,这时候一听都纷纷笑起来。

申葵脸盆一样的大脸顿时恼怒起来,沉声道:“你不要欺人太甚,如此命令侮辱我等,即使你是主将,我们也誓死不从。闹成兵变,就算拿到大将军,大都督那里,我也不惧。”

申葵可是老兵油子了,晓得秦风若是说他们“不遵军令”,是可以打罚他们的;但是若酿成兵变,主将便难辞其咎。闹出去,秦风也一样受不了,所以有恃无恐。

秦风不屑地道:“来人,请申将军和各位兄弟入营,好好招待一下!”

“是!”

刚刚派发了军器的浦明月带着血辰军女兵一声娇喝,齐齐围了过来,浦明月一挥手,贝女们齐齐的放出光壳,将申葵以及其士兵全部围了起来,一个个士兵急忙冲击光壳,可是却纹丝不动,只是光芒闪烁,没有丝毫破碎的迹象。

申葵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一挥手,两把斩马刀瞬间飞天而起,稳稳地落在双手之中,狠声道:“秦风,你如此,就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着,翻身而起,两把斩马刀呼啸着朝着两名贝女的光壳劈下,道道龙息凝聚,炙热的龙息所过之处,空气都呼的燃烧起来。

“喝——!”

两名贝女大喝一声,身后道道龙息传递过来,差不多一百人的龙息凝聚在两人身上,顿时光壳化作一面实质盾牌,上面还有神秘的花纹。

砰砰几声巨响。

申葵到底是不敢全力出手,生怕自己伤了这些女兵,到时候不管是他自己,还是申隆霆都不好看,所以这一击仅仅是五成力道,以他对自己的力量的熟悉,五成力量足够将这两名普通的士兵打得飞出去重伤。

军中动手,动辄就是受伤,只要不死,就不是大事。

可是让申葵没想到的是,两名贝女仅仅是倒退了一步,身前依旧顶着光壳,连光壳都没有碎裂。这时候光壳已经连成一片,稳稳地连接成一个围墙,将他们所有人都前前后后围困起来。

这一下,可是让申葵和他带来的所有中军士兵都愣了一下。

虽然听说那日军中演武,秦风带领一千女兵与烬风军团大战,烬风军团连战龙车阵都出动,却依旧输了,秦风获得了太子亲自颁发的军旗,让几十万大军都羡慕不已。但是,对于这柔弱的贝女顶着透明如同蝉翼的光壳能有啥用,申葵实在是不太相信,总觉得是以讹传讹,给神话了。女人,终究是女人,就算是有不可摧毁的盾牌给她们,又能有多大力气撑着?

说白了,烬风军惨败后的折辱会让人有一丝惧怕心理在其中,惧怕自己真的不如女兵,所以下意识的会将这些女兵的胜利归之于侥幸和运气。

此刻申葵亲自出手,两把斩马刀出击,却是被两个名不见经传的贝女挡了下来。

除了秦风和血辰军的士兵,其他人都不相信。

击败了烬风军,可也没有如此的强大吧?

背后的一个队长更是急眼了,对申葵说:“统领,您就别惜香怜玉了,弟兄们都看着呢!”

靠,老子哪里惜香怜玉了?申葵面色凝重,倒退了两步,身上气息瞬间凝重了数倍,手中两把斩马刀就要再次出击,他丢不起这个人。

可此时,秦风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手伸出,一道龙息一带,申葵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不收控制,两把斩马刀几乎要脱离自己的掌控,当下巨大的身躯微微一震,面色涨红,大喝道:“老子砍死你!”申葵是天生神力,晓得修为不如秦风,却也不怕。巨大的力量,挣脱秦风的龙息,驱使着两把斩马刀,缓慢的落下,一点一点的朝着秦风的头顶上降落下来,比蜗牛还慢,却是不停落向秦风的头顶。

秦风沉声道:“对主将动手,尊卑不分,不听命令,按军法已经当场处置,念你是初犯,就惩戒一番,如果再有下次,就不是如此的轻松了。”

一挥手,磅礴的力量瞬间席卷而上,道道龙息凝聚成一条条巨龙,龙吟之声冲天而起,直接将申葵的两把斩马刀冲击的掉落出去,申葵庞大的身躯也不断的后退,手掌心寒气刺骨,满脸的惊骇地看着秦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秦风沉声道:“血辰军所有人听命,中军士兵分成两部分对抗演习,演习不结束,谁也甭想吃饭。申将军,请吧。”

身形一闪,来到了包围圈之外。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6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