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73章/共

一鼓作气挤垮德云坊

发布时间:2013-08-01 13:47

诸多才子才女纷纷拿出自己的佳作,在此展示,为的就是能够得到玉衣坊赠送的衣服。好多才女就看上一套衣服,明争暗斗,更有公子哥们不惜呕心沥血来献丑,就为了帮心上人抢衣服。

秦风暗道,这灯会也太特么热闹了吧?赶上春晚了。好在云巧幽和玉白大少爷轮流主持都还拿得住场面,不然就成雅俗共赏了。今天这是得纯雅,必须雅,这是做高端品牌,“霓裳”以后就是玉衣坊的高端招牌。

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时辰,都半夜了,才子才女们才纷纷说完自己的诗词,十名获得好评的被玉衣坊赠送了一套衣服,而且是建极公子亲手赠送。更惊喜的是,随衣服送了每人一个精美的手提包,挎在手臂上别提多漂亮了。

以前名媛佳丽谁没事拎着袋子啊,那都是下人干的。

但是这些皮包实在太漂亮了,根本舍不得给下人拿着啊!

而且,在普通的装衣服的纸袋子上更是精美地印着玉衣坊的“霓裳”标志,袋子内装衣服的纸盒子写着“只有女人最懂女人”,“贴身呵护,钟爱一生”等话语,让在场获得衣服的女子都是心中暖暖的。每一件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摆在盒子里,用硬纸板撑着,看着就干净,跟以前把衣服卷起来用纸一包用麻绳拎着相比,那完全是两个档次的感受嘛。

值!为了这个尊贵的感觉,就是贵十倍都值!

秦风微笑着看着所有人,笑道:“感谢大家今晚赏脸,最后,在下得为大家隆重的介绍两个人。”目光扫视一周,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继续道:“这两位就是我们玉衣坊的首席设计师,各位看到的,和得到的所有漂亮的衣服,都是出自这两位设计师之手,就像是那位才女得到的衣服包装盒上写的,只有女人最懂女人,因为,两位设计师就是女人,她们最懂得,女人应该如何才能最美!”

“大家欢迎!”

秦风带头鼓掌起来。

对这些衣服喜爱至极的才女名媛们都纷纷鼓起掌来,掌声如潮之中,两个娇俏的人影走了进来,正是云巧幽和云小琪母女俩。

周围的才女名媛们纷纷围了上来,向两位设计师问东问西,除了问她们是如何设计出这些美丽的衣服的,就是问是否还有更美丽的。

这种感觉本来云巧幽以为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拥有了,想不到幸福来得太快。作为线娘,还有什么比所做的衣服得到肯定和好评更幸福呢?

这服装发布会就在热烈的气氛之中结束了。

在秦风所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有两个女人在远处静静地看着。

一个是玉娇,曾经禹龙堂是她的,大家的中心永远是她。如今不是了,玉玲珑的笑容,和所有的人前所未有的热烈欢闹,令她困惑不已。与其说是被夺走了一切的愤怒,不如说是一种疑惑。

她恨秦风,但是她没法解释人人脸上的笑容。

这时候她注意到了另一个女人。

戴着面纱,静静坐在偏远的角落里。一双美目不时盯着秦风,露出憎恶的表情,也不时望着玉玲珑,露出怅然的神情。

这是谁?居然不认识。

玉娇有一种神奇的感觉,这女子恨秦风,但是却跟大姐玉玲珑很好。

玉娇忽然起了一个神奇的想法,难道,这女子和她一样是被秦风欺侮过的受害者?

而对方也忽然感受到了她刺探的气息,瞬间望了回来,龙息若有若无地反逼过来。玉娇浑身一颤,好高的修为!

目光犹疑了良久,两个女人都有一种找到了同类的感觉。

玉娇起身向僻静的地方走去,那女子静静跟了过来。

“你是玉娇?”那女子先开口,“我听说过你的事。”

玉娇颦眉道:“你又是谁?”

“直说了吧。”那女子比玉娇还直接,“秦风是个畜生,他定是使用邪法,控制了大家的心神。我要杀了他。但是我们谁也不是他的对手。若是联手的话,或许有机会。”

玉娇淡淡道:“我若不同意呢?”使用邪法控制了大家的心神?玉娇砰然心动,或许是的!不然大姐玉玲珑凭什么任那恶人为所欲为?她是何等高傲的人啊。

那女子眸子里闪烁着无穷的智慧,娇笑道:“那你以后再想找我联手,就得求我同意了。”

面纱随着素手一揭,火红的指甲油映着一张娇艳的面孔。玉娇浑身一震,这张脸比她的武功更加恐怖,她从没想过世上能有女人的脸生得比玉玲珑还美,只是这张脸上带着杀气。

这样的女人,难道也被秦风……玉娇想起自己受到的侮辱,不知不觉攥紧了指甲。两个女人都从对方的眼里得到了回答,会心一笑。

第二天,整个禹都,甚至是大半个云蒙帝国,都在讨论这次玉衣坊举办的服装发布会,服装展示会上的细节都在民间传播,各种版本都在传诵。

服装发布会上玉玲珑亲自穿着的衣服已经成了传说,大家都在猜想着样子,见到玉衣坊的衣服就说“可能是那样的”。拿着新款的包包,成为各位佳人私下里一心想要模仿的潮流。普通百姓以及才女们也都羡慕血辰军女兵所传的衣服和军服样式的衣服,羡慕那些女孩充满勇气的感觉,想买来穿。

一时间玉衣坊风靡一时,不时传说哪位佳人过府作客,外出踏青,身上穿的衣服,手里拿的袋子就是带着玉衣坊“霓裳”的标记。

德云纺此时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做,千百年来,他们都是照本宣科的做生意,此时面对玉衣坊各种狙击,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应对,因为他们从没有碰到过如此的对手。

此时,人们都在流行一个词汇,叫做潮流。而似乎女人们关心的才叫潮流。

原本令德云纺松了一口气的是,玉衣坊表示只做女子衣服。

可是没两天,许多公子爷都去各家成衣铺里问秦风那个样子的衣服能不能做,什么都讲究个搭配嘛。而玉衣坊忽然表示,那天建极公子穿的也是玉衣坊随便做的,当时被几位才女们表示想买几件回去送给父兄,谁知一传开来想要的越来越多了。玉衣坊“勉为其难”,只好推出了几个样子的男装,以满足大家模仿建极公子的追求,现在已经摆在了货架上。

登时云宗所有的成衣铺都没有了顾客。

所有人想要买衣服,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去玉衣坊购买。女子衣服精美而吸引眼球,男子衣服有风度又结实。就算买不起“霓裳”,总能买那些便宜的吧?

更加风靡的是,一夜之间,几乎所有的名门闺秀都穿上了打底袜,高跟鞋,拎起了皮包。高跟鞋和皮包就像是名门淑女的必备物品,而打底袜这东西只要不是什么昂贵的丝织品就很便宜,很多大小姐都富于分享精神,自己穿不好意思,迅速让自己的姐姐妹妹乃至贴身丫鬟都穿上。于是没有几天,订单就跟雪片一样丢给玉衣坊。

玉衣坊忙疯了,存货固然瞬间变空,大量的单子正好发给云宗已有合作关系的布庄、成衣铺进行半成品加工。自然,客户资料和成品的诀窍完全不肯泄露。

而德云坊此刻既然没有生意,大量云宗的绣坊、布庄都只能私下里接玉衣坊的委托来作为活计。

而这些加工半成品的生意,也是秦风专门吩咐玉白大少爷刻意给他们去做的,不然以玉白大少爷对对手毫不留情斩尽杀绝的风格,绝对会让他们真的拿不到一点生意而直接饿死。对于玉龙宗的大度,许多云宗的店铺都是非常感激的。

公平竞争,人家独霸订单,还能把生意分给你,感激去吧。有本事你别接,回家饿着去。

不过,按照秦风的要求,很多订单太大了,单独的加工作坊做出来的东西总是质量有差距,于是就渐渐变成了标准统一的劳务合作,许多小作坊都直接让他们的织女和线娘来玉衣坊工作。

短短几天的时间,大量手艺超群、拥有相当修为的织女和线娘都来到了玉衣坊之中,学习先进的制作经验。很快她们意识到,单打独斗的手工小作坊,可能不会有生存能力了。在玉衣坊面前,你有再好的手艺,以前一件手工衣服卖的是天价,如今只能卖白菜价。你想模仿超越玉衣坊,那是不太现实的,从包装到价格,你都做不到超过玉衣坊。而且现在那些才女佳人都红了眼,就认“霓裳”这个标记。

秦风现在,却是和云小琪一起在用玉白大少爷动用玉龙宗的力量收集过来的高阶的蕴涵灵力的玉石做实验,用华龙珠的威力尝试幻化并制造出可以用龙息为能源的纺织生产线,以此大规模织造龙息布,装备自己的军队。

可却不是这么简单的,云小琪已经试了很多法子,秦风也已经脑细胞都快死光了。

就在这时,云宗却是面临了最大的挑战。

云宗的祠堂里,已经快吵翻了。

云宗的宗族权利不在军队,而在于绣坊。可是如今,许多绣坊已经名存实亡,陆续关张。因为大家都给玉龙宗打工去了。

许多在云宗有影响力的织女和线娘都留在了玉衣坊,表示暂时不想再考虑自己单干,因为玉宗已经提出了丰厚的提成,甚至可以凭技术入股成为合伙人。那些没有什么权利的小绣坊更是人都跑光了。早过去的早得益,分的钱可比在云宗一直被德云坊压着要好。而德云坊下面的工人、店伙计更是偷偷跑了一大半。如今在玉衣坊当伙计,那可是牛逼多了。

还有一点很重要,主事的云巧幽其实也是云宗的人,便是当年的千手云娘。所以给玉宗打工不丢人,从他们的角度来看,玉龙宗不过是一个投资方罢了。

听到云巧幽的名字的时候,云致和就已经瞬间明白了全部的事情。

玉衣坊一开始就是冲着他们来的,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玉衣坊每一步都是以德云坊为打击目标的,一步步的将德云坊挤垮。

作为宗主,云致和非常清楚,赔了多少钱并不重要,关键是人。云宗的利益和传承都是由绣坊里的人决定的,特别是那些线娘,她们才是云宗所在。如果她们都跑了,那云宗便名存实亡。多年以来,他也是一直用同样控制生意的方法来巩固自己的地位的,而玉衣坊断了他的根。

德云坊此时在失去了市场之后,在此失去了自己立足的根本。

看着吵成一团的人群,云致和颓废的坐在自己的宗主位置上,这就是云龙宗,一盘散沙。即使明白这样下去,云宗将被玉宗压过,甚至被玉宗所控制,他们也拿不出一个一致的意见,因为他们云宗是由一个个小作坊的利益形成的整体。

“吵个屁!”云致和一声暴吼,让人群安静下来,“不过是玉宗那些门外汉!不过是一个女人投靠了玉宗再给他们出主意!”

他沉声对下面的人吩咐道:“去给玉衣坊传话,我要和他们进行绣坊对决!”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7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