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74章/共

十大商会想趁火打劫

发布时间:2013-08-02 11:03

云宗的议事厅内一阵沉默。

绣坊对决,可是真的将德云坊推到了没有退路的位置上了。可是如今玉衣坊风头正盛,挑战他们真的明智吗?输了云宗在布业可就真的名誉扫地了。有人便说:“或许等一等?玉衣坊就那么几十套衣服的设计,充其量上百套。现在大街上人人都买都穿,很快就会因为一样的衣服太多而厌烦的。”

云致和说:“放屁!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推出新的系列?只要他们不停推出新的衣服样子,一年以后,布业就没有我们云宗什么事了。我们一个个都得去给玉宗打工!”

“但是云巧幽太有心计了!”有人表示忧虑,玉衣坊的许多想法都是震撼性的,虽然简单,却以前从来没有人干过。在设计方面,他们没有信心能赢云巧幽。

“我们不比脑子。”云致和说,“就跟他们比人手,比修为!”

这话让那些长老眼前一亮,对啊,趁着还能控制大半的人手,集合所有修为精湛的线娘,就织布,织龙息布!刺连城绣!毕竟先跑掉的都是小绣坊,虽然人多,但是修为有限。

只是,如此情况下,德云坊什么都没了的情况下,玉衣坊还会答应和他们绣坊对决吗?

可是让他们意外的是,玉衣坊很快就回话了。

玉衣坊同意绣坊对决!而且要公开公正,昭告天下。如果输了,玉衣坊的一切都归德云坊。反之亦然。

云致和惊呆了,是什么让玉衣坊如此信心满满?她们不可能有比云宗还多的高级线娘啊。就算听说她们有什么缝纫机,但是机器不可能代替手工的啊!

云致和一咬牙,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来人。”云致和恶狠狠道,“釜底抽薪的时候到了,让老家伙们都去吧,谁再给玉衣坊打工,就开出云宗祠堂!”

为了保险起见,双方共同请邀请十位商会首脑作为裁判进行仲裁。这些人是云蒙布业最大的主顾,手下的商队每一家都有着完全超过玉龙宗的实力,控制着九黎所有的商路。因为商业利益,没有人会傻到在这件事情上玩什么手段,商会之间相互监督,只有真正的胜利者才是他们期待的合作者。

实际上不光是布业,所有做南北生意的大商人都被惊动了。

将从来没有见过的好东西拿到能卖出高价的地方去卖,这就是他们所掌握的真理。玉衣坊的衣服就是这样的货物。然而在玉衣坊的逼迫下,德云坊又能拿出什么呢?赢家势必会得到巨额的订单。不光是禹都,云蒙乃至整个九黎,甚至敌对的九阳,都会开始贩卖赢家的商品。

而对决的题目也由十大商会和双方东主共同来定。

玉白大少爷一脸无耻的样子去了,连饭都没吃,一肚子火回来了,一直在砸手里的扇子:“卑鄙!无耻!什么十大商会,云致和一定是给了他们好处!”

云巧幽担忧道:“怎么会呢?”

玉白大少爷说:“我说,谁的衣服受欢迎,谁家的自然就好。谁知他们说,考校布业的产品,是有几个指标的。”

首先是织布,谁家的布结实,谁家的布舒适,是两个考量点。因为结实的布用于军需、帐篷、船帆;舒适的布才是用于平民的衣服。

玉白大少爷当时一听就骂街了,绣坊对决,我们又不是卖船帆和帐篷的!

然后是成衣,有布甲和衣裙的区别。

不管比什么,都是以一个月生产期为限,以十大商会的竞标总价值来决定胜负。

秦风听到最后也差点儿疯了,见过无耻的,没见过比十大商会还无耻的啊!这么一来,竞赛物品没人能跟他们抢购,参赛的都是两家倾尽全力制作的产品,质量一定是最好的了。而且不见得出高价,肯定是按最低价,要低于市场价,除非是稀罕物。

连采购货单都发出来了,十大商会目前比较需求的货物。这他妈哪是当裁判来了,这是来打劫的啊!

比赛一周后开始,这一周是备料的时间。很显然,十大商会希望他们生产能力开足……

云致和拿到采购单的时候笑了,拿出了算盘。

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精于纺织的人,他能谋夺别人的产业,当上宗主,靠的是算盘。

十大商会所需要的货物里,哪些需求是迫切的,他们会出高价,他都在算。

其实并非最昂贵最费时的商品会赢,一件云甲或许惊天动地,但是十匹连城绣或许一家买一匹就比这个总价值高。与正常的竞标不一样,他们其实不会抢着竞标的,反而会联手压低竞价,以谋求共赢。所以有些他们会出大价钱但是费工的,就未必要做;采购量不大的,也不做。一个月里能生产多少布匹衣服,只要算盘上加起来那个数字是最大的,他就赢了。

虽然比赛是一周后开始,但是对云致和来说,今晚就已经开始了。后面的时间,不过是跟着算盘珠子走的。

云致和瞪大了眼睛,彻夜计算着每一个商品所需的人力、物力和价值。

玉衣坊,一个多月以后就是我的了。

玉衣坊里也冥思苦想。

做什么可以使价值最大化?这太多了啊。每一个商会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他们有的做军需,有的做床单窗帘,有的行走于海上,有的做生意的地点是在沙漠戈壁。

玉白大少爷差不多粘上毛就是胖猩猩了,一下子就想通了其中的诀窍。但是布业在云蒙以外的门道他不懂啊,立刻发动玉龙宗旗下所有的饭馆、商队,开始调查信息。但是一个星期,那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的,只能尽快决定。玉白气急败坏地跑去发号施令了。

云巧幽则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仔细思索着每一样可以做的东西,要让十大商会肯出高价,那就必须得是奇货可居,让他们不惜血本进行竞价。这单子上每一个商会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所以就得做他们都想要的东西,而且必须是好到他们愿意抢。这太难了。

十大商会跟老百姓不一样,什么都见过。要他们特别想要,那就只能是云绣中的极致精品了。他们不就是在逼着两家一起拿出来吗?

云巧幽不知道,自己正是落入了算计之中。

秦风反倒觉得自己成了一个闲人,一会儿去看看玉白大少爷,一会儿去看看云巧幽,到了半夜想起云小琪来,忽然在想,这小妮子该不会还没吃饭吧?

走到玉衣坊的实验室,就听到里面轰隆轰隆的声音,然后咔嚓一声,稀里哗啦一阵乱响,云小琪哎呀一声。

秦风赶紧跑进去一看,一堆乱七八糟的架子、玉石塌倒下来把云小琪压在下面了。那些东西不沉,但是线轴很多,把她缠得够呛。

秦风乐了,瞅着云小琪两只小脚在下面乱蹬,绣鞋都掉了,露出一只白莲般的小脚。

秦风一把将小脚握在手里,真是盈盈可握,柔软得很。

云小琪吓了一跳,被拉出来见到是秦风,才松了口气,红着脸道:“公子,对不起,小琪没用,始终做不出来。”

秦风点点头:“这也没啥。哪有那么容易就做到了。”

云小琪吐了下舌头,毕竟自己比不了秦风,自己不是那样的天才,只是个蠢丫头,修为也低。

秦风笑道:“走,吃东西去。我觉得,你这没用的工夫才是正路子。固步自封的小作坊迟早要被大工厂代替,这是天道。”

云小琪很难过:“我吃不下。如果我像娘一样修为高一些,或许就能想得到了。”

真龙境界是个门槛,迈过了,很多事都懂了。云巧幽就是以专业修养成龙的典型,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可以修成真龙。

秦风在前世也经常听说酒仙啊,武神啊,哪行哪业到了至高境界,都可以超凡脱俗的。

秦风一笑:“是啊,我怎么忘了。”轻轻将她往怀里一抱,“你专精于此道,相公帮不了你。你想修成真龙,相公却是可以帮你的。”

“公子?”云小琪被搂住小腰,整个人都软了,特别是听到他自称“相公”。

她虽然是约定许给了秦风做侍妾,但是名不正,言不顺。秦风没有和玉大小姐公开成亲之前,谁也不能在先,不然岂不是越过了大夫人,她一个小小的侍妾,怎么敢有那个念头?所以一直对秦风都是公子称呼,也没有亲昵的举动。

这会儿,秦风却是已经吻了下来。

云小琪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嘴里闷唔道:“公子,不行……”人却软得丝毫力气都没有了。

“不行什么?”秦风的手已经探进了她怀里,把玩着青涩的果实。

云小琪羞赧中浑身缩进秦风怀里,奋力扯住秦风的手,颤声道:“不行!”

秦风纳闷了半晌,听她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才搞明白,顿时哈哈大笑,附耳对云小琪低声说:“我和玉大小姐早就……”

云小琪浑身一震,原来,怪不得!

秦风一把抱住她的小腰把她举了起来,然后便是深深一吻,这段时间可是把小妮子累坏了,得好好奖赏她才是。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7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