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77章/共

云致和一败涂地

发布时间:2013-08-04 09:18

只见十条巨大的流水线,就像是十头望不到尾的巨龙,数不清的女工忙碌着,操作着发出噪音的机器,将各种材料变成丝,丝缠绕在数以十万计的线轴上,各种颜色的线轴就像是一排一排彩色富有活力的生灵随着丝线的抽动转动着,从机器另一头出来的已经是花色极为精美的布匹。还有不停旋转的巨大纺锤,将上好的、从没见过的丝变成结实的绳子。

在长龙般的生产线另一头,数百台缝纫机发出一片奇异的声音。一件件成品衣服已经在装包装盒,还有人专门负责将衣服熨烫齐整,叠得整整齐齐包好。

十大主事的脸都变色了。

这,这如何能清点啊?

手下满头大汗道:“还没来得及看清货单,成品就出来了!那边仓库里全是原料,染料就有四万桶!生丝搬了一天了都还没搬完呢!”

玉白大少爷挖着鼻孔道:“费什么事啊,到最后点成品得了。你们想对账,就赶紧把自己家里过年时候对千家账的掌柜、账房全找来,那还差不多。”

“哼。”一个蒙面的主事冷哼了一声,却是女子,声音充满鄙夷,“你们产量虽大,却是凡品。大少爷可以得意,但是布匹不是这样生产的。一块龙息布的价值,便是一千匹布也比不上。我劝你……”

“龙息布?”玉白大少爷哼的一声,“那算什么好布了?我们这里差一点儿的龙息布都当抹布了。”

随手召来一个女孩:“去把垃圾箱给这位……你是谁来着?”

那女子气得脸发青:“我是远霆商会的二当家雷晴。”实际上她也是织女,所以专门为这件事不远万里兼程赶来了。

“垃圾箱里都给你。不用算价值啦。”玉白大少爷牛逼得一塌糊涂,一挥手,立刻有人将半人多高的巨大垃圾桶拖了过来,往雷晴脚底下一倒。

雷二当家快气死了,但是其他九位主事都瞪大了眼,更有人伸手将里面的垃圾布头捡了起来:“这是……云绣?是龙息布刺的云绣!”这么大一堆,被裁衣服时候剪下来的布头,都是龙息布,都是云绣?

所有的人简直都要疯了。

雷晴难以置信地捡起一块布头,这,入手清凉,灵气微涌,确实是龙息布呀!往上面呵了口气,凝结成雾水喷向布头,没湿没冷,布头下面的手温暖依旧,丝毫感觉不到风吹雨打,是正宗的云绣!

雷晴望向那一片巨大的长龙一般的机器流水线,两眼发黑。

玉白大少爷拿出一本之前拿到的采购清单,一个一个用手指着,喷着响鼻挖苦:“你们这点儿货全加起来都还不够我们干几天的。而且档次太低了,你们一直卖那些破烂啊?听说过‘霓裳’系列吗?哟,还船缆,龙缰绳……这么粗个破绳子买一万斤,这是谁家,有病啊?来,拿几根捆龙索给几位高手回去上吊用,扯得断我白送给你。”

十大主事震惊得两眼发黑,有人晕倒,有人吐血。

或许旁人还不明白,但是对他们这些极为敏感的人来说,已经明白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了,如此巨大的生产力,如此高的质量,当货品流出,全布业的物价都会被冲击,垄断,控制在玉衣坊的手中……如果龙息布变成了大街上人人可以穿的布料,别的布庄还怎么活呢?只能送去贫民窟了啊。

玉白那胖子还挖着鼻孔说呢:“还有啊,我们这里是大工厂,懂吗?别老拿小作坊跟我们比,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

一个月过去了。

云致和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仿佛看到玉衣坊已经成了他的囊中物,“霓裳”成了他所有的品牌。而云巧幽,哼哼……

通天苑的名字意思很简单,货通天下。

拱着手走入园中,云致和惊奇地发现十大商会的主持人已经不是十大主事了,十大商会的大东家一个不剩,全来了。

而他们对面坐着一个女人,雍容华贵,身边陪着玉白那个白胖子。

云巧幽?云致和一愣,随即更加欢喜,看样子,云巧幽瞎了,那更不可能跟他对抗了。

“各位!”云致和假装不认得云巧幽,和十大商会的东主寒暄了一下,“我们德云坊已经准备好了。来呀,把货抬上来!”

“不用了。”忽然有人说。

云致和一怔。

雷晴说:“云当家的作坊有什么好东西,我们都晓得。”

云致和一乐,也是,每天有人在那里看着呢。既然如此……

另一位当家皱眉道:“对不住云当家的,我们签了独家协议。要玉衣坊的货,就不能买德云坊的。再说,也实在吃不下了。”

十大当家都一起苦笑,早几天他们就赶到了,离得远的都快哭了。

独家代理协议,每一种货物都只能从玉衣坊拿货,如果同种货物从其他作坊拿货,玉衣坊将停止供货,改为和其他商会合作。

玉白那胖子太狠了!但是没有办法啊!

“你们……德云坊的货一件都不买?”云致和顿时犹如万丈高楼失足坠下,“你们,你们串通了?”

“怎么说话呢。”广通府的大东家重重一哼,“我们明说了,跟玉衣坊签了独家代理合同。可是,我们可没买货呢,合同过了今天才生效。你要是有什么玉衣坊没有的货,也可以拿出来。”

云致和就快喷血了,这还不是串通?声嘶力竭:“我有连城绣十匹,玉衣坊有吗?”

“你那也叫连城绣?”玉白大少爷的鼻孔明显比一个月前大了好多,每天用手挖的。

十大东主一起苦笑,广通府的东家叹了口气说:“按所知的鉴定品相,德云坊的连城绣根本不能跟玉衣坊的山河绣相比,不管是匹重、工艺、质量,山河绣都远胜了。而且……”咽了口唾沫,“玉衣坊织了一千匹,其中半数做衣服了。”

“不可能的!你们合伙谋我!”云致和疯了。

玉白大少爷用鼻孔喷气:“你那小作坊,我谋你干什么呀?你自己非得给我,我就笑纳了。”

云致和一口血喷出来,颓然倒地。

云巧幽感得到,仇人倒下了。可惜在这里,她看不见。

但是有个胖子正在用嘴给她形容:“他浑身失去了重量,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倒地,睁大了眼睛,在抽搐,左腿抽动了一下,啊,然后是右腿,手缩成一团像鸡爪子……打了个滚,站不起来——马勒戈壁,老爷们谈事,没叫你敢上来?”一记飞腿,把想要搀扶云致和的人踢飞,回来继续直播,“有人想要扶他,被老子一脚踢飞。云致和嘴里吐出了白沫,左边嘴角像螃蟹,右边脸已经歪了……来人啊,画下来!巧幽,回头你慢慢看。”

十大东主人人满脸黑线,这绝对是有仇,胖子太狠了。这种人不能得罪啊!

云巧幽笑了,多年的苦难,今天结束了。

玉白朝着远处一竖大拇指,建极公子支招就是高明,云巧幽笑啦,这女人一动心,接下来就好办了。

云致和输了。

德云坊没了,所有的一切并入玉衣坊旗下。

这其中包括着人手,所有被十大商会登记的人手都必须到玉衣坊去工作。云宗超过三分之二的织女、线娘从此被纳入玉衣坊旗下。剩下的三分之一,是太有眼光了,一开始就豁出去了没回云宗。

事实证明她们是对的。

云宗的祠堂里,云巧幽将先父先夫的灵位捧了进去。

从今天起,云巧幽就是云龙宗的第一百一十三代宗主。

“云致和,你当年对我们母女俩下毒手的时候,是否想到过今天?”

云巧幽看着颓废的云致和,淡淡地说道:“今日我也不要你做其他的什么了,滚出云宗吧,别让我们再看到你。”

云小琪有些不满地道:“这么便宜他了,他以前可是让我们都吃不起饭呢。”

云致和面色铁青。

绣坊对决是一种孤注一掷的赌徒般的对决,赢了就赢得了对方的一切,输了也自然就输了自己的一切。

本来赌注是不对等的,因为德云坊已经失去了所有,仅仅剩下一块招牌,可是玉衣坊却是如日中天,大有称霸制衣产业的架势。云致和亲自出手,本以为会有胜算,只要胜了,那他就能得回一切。

可惜,他依旧输了,如在生意场上的遭遇一样,输了一切。

“你们……”云致和恼羞成怒,目光狠狠地盯着云巧幽和云小琪母女俩。

这两个人得到了他的一切。他已经买了杀手,昔日云天啸的手下,云龙卫中的高手,因受到牵连失去前程,他只要一拍桌子,他们就会冲进来杀了云巧幽母女。十大商会高手如云,但是他们也阻拦不了。玉衣坊是云巧幽撑腰,只要云巧幽一死……

“哼!”

一声冷哼,云致和浑身一个激灵,心中的怒火如遇到冰雪的火焰一般冷了下来,旁边的秦风淡淡地道:“云致和,怎么,你又想耍赖,亲自动手了?果真是伪君子,今日如果不是本将军和玉龙宗大少爷在此,你可能又会抓住她们母女俩,不承认对决的结果吧?”

秦风一声大喝:“滚!”一道龙息狂暴地涌出,强横的威压令埋伏在后面的杀手屁滚尿流。

云致和面如土色。

“狗改不了吃屎。”玉白大少爷沉声道,“杀了你便宜了你,上街要饭去吧。从此以后,没有德云坊,只有玉衣坊。”

“滚吧。”

秦风没有让云致和再多说什么,淡淡地“滚吧”两个字重重的撞击在他的身上。云致和仿佛被巨龙撞到,身上凝聚的龙息瞬间瓦解,两人的修为差距很大。

“我,我一定会报仇,你们这些卑鄙小人。”

云致和低着头走了,不敢看云巧幽几人,害怕自己忍不住会露出仇恨的目光。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7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