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14章/共

玉娇入狱

发布时间:2013-09-01 03:00

当夜,整个大营都陷入狂欢,大战过后,尽情的享受胜利的喜悦。
秦风礼貌性的走了一个过场,与重要的将领挨个喝酒,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营地,经过这次大战,他似乎领悟到了更多,所以需要安静的消化领悟,说不定能彻底的踏入天龙之境。
第二日,玉娇独自离开,说是回云蒙向朝廷禀告此番大胜。
坤溟侯也派遣斥候将消息传回北部战线,向太子殷洪与大都督申隆霆说明情况,同时还要安排后续的事宜。
此番大胜,彻底的让坤溟侯掌握了南部战线的主动权,证明了即使没有云蒙的参与,即使申隆霆败退了,他坤溟侯依旧可以依靠自己在东海氏族的力量取得胜利,所以在向申隆霆以及太子殷洪汇报情况的信息之后,他的语气极为主动而且强硬。
整个大营的整顿,以及对周边的东海氏族的消息传递,还有对紫京防线的消息打探,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秦风对此毫不过问,经过这次经典的大胜,秦风这位奇迹创造者,几乎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内,血辰军也依旧照常训练。
此时,玉娇再次回到了大营,同行而来的还有云蒙太师鸿钧。
整个大营自然是一番震动。
云蒙将领们欣喜异常,虽然取得了大胜,可坤溟侯依旧是最高统帅,云蒙的将领对这个东海侯爷很不舒服。
如今云蒙太师来了,他们顿时仿佛走丢的孩子见到亲娘一般,纷纷来见太师鸿钧。
打发走了来见的云蒙将领,鸿钧留下了玉娇,面色看不出喜怒,玉娇却是心中忐忑。她此番回云蒙,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上报朝廷,秦风杀害了无瑕将军泽天等人,目的就是向秦风报仇。如今紫京大败,秦风能被利用的地方也已被利用够了,云蒙需要重新掌握对紫京战线的话语权。
云蒙朝廷派遣太师鸿钧来彻查此事,玉娇以为这是出于青帝的重视,在她的确凿证据之下,秦风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可现在看着太师鸿钧的态度,玉娇心中忍不住忐忑起来。
“太师?你可派人去查看?”
玉娇低声询问道,她禀告的信息之中,最重要的一条自然是无瑕将军泽天等人的埋尸之地。
鸿钧慢条斯理的喝完一杯茶,目光看向玉娇,淡淡地道:“玉娇,你确定你说的地点是对的?你确定上报的是确有其事,泽天将军等人是被秦风杀害的?”
玉娇娇躯一震,面对太师鸿钧语气随意的问题,一时间目瞪口呆,急忙稳定心神,秀眉微皱,道:“太师这是何意?我敢肯定我禀报的句句属实。”
“那为何我派人去你所说的埋尸之处,没有丝毫发现呢?相反,我们在战场上发现了泽天将军等人的尸体,这明显与你所说的被秦风杀害的消息不符。玉娇,你可知陷害主将是何罪过?”
太师鸿钧沉声道:“那泽天等人分明是临阵脱逃,不幸被尘坤军队杀害,你却要嫁祸于秦将军身上。此番大胜是建极将军的功劳,你意图陷害本军主帅,千龙岛都督,可知此消息传出去,众将士会如何想?众将士会如何看待我云蒙朝廷?”
太师鸿钧一拍桌案,厉声道:“你是何居心?”
一个个问题!都可诛心。
玉娇面色一次次苍白,娇躯颤抖,可是依旧不能掩饰心中的恐惧,太师鸿钧的威严的注视之下,她几乎不敢抬头。
“太师……我,我所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妄言与诬陷,一定是那秦风狡诈,提前做好了准备……还请太师大人明察……”
嘭!
太师鸿钧手掌轻轻地拍在桌子上,沉声道:“来人!”
两个侍卫从门外走进来,玉娇顿时面色苍白如纸。
太师鸿钧淡淡地道:“押入死牢,陷害主将,动摇军心,等候问斩。”
“喏!”
两个侍卫上来不由分说的将玉娇押了下去。
刹那间,玉娇仿佛明白了许多,没有丝毫狡辩的被押送了下去。
美女祭酒玉娇将被问斩,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军营。
许多人都不明所以,太师鸿钧只放出消息说玉娇犯了大罪,诬陷主将,所以处死,并没有说犯了何罪。
军中许多将士都还记得那娇艳动人的祭酒大人,在最危难的时刻,这位祭酒大人都不曾离开他们独自离去,与尘坤大军殊死一战时,祭酒大人就在大营之中。
此时,大胜之后,祭酒大人却是陷害主将的人?
许多人都在猜测,众说纷纭,更有小道传闻说祭酒玉娇和秦风因爱成恨,种种。
秦风听闻此消息,却是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太师鸿钧住处。
“太师!玉娇犯了何事?需要如此处以极刑?”
秦风低声道:“玉娇可是司天监祭酒,临阵杀之有伤天和。而且玉娇还是斗魁大人的关门弟子,如此处置,也怕是不妥吧?”
鸿钧瞥了秦风一眼,喝了一杯茶,平静地道:“秦风,你可知她密奏圣上说你私杀泽天等军将?你对她有情,她对你可是无义啊。”
秦风一愣,原来是这么回事,心头一震,对玉娇暗骂,恨不得立刻把她的小屁屁打成八瓣。心里惴惴不安,看太师的样子,似乎已经把事情查得一清二楚了。
鸿钧道:“如果不是圣上明察秋毫,只怕现在下大狱等死的不是她,而是你!”
鸿钧太师的一句话说的极其清楚。不管真相如何,青帝想让谁死,谁就得死。相比一个功臣,青帝自然更怒一个小女子敢跟他玩花样。
鸿钧未到军营,整件事就已经查的七七八八了,玉娇那点儿小阴谋诡异哪里瞒得过太师的法眼。
鸿钧望着秦风复杂的表情,淡然一笑:“如此的女人,你还来为她求情?”
秦风不敢说话。
太师鸿钧厉声道:“泽天嫡系副官早就回报于我,当日是玉娇带人邀请他们,随后他们死于非命。圣上亲口言道,督军泽天因美色而死,死有余辜,不予追究。不过,玉娇更该死!在此大是大非面前,却只顾及个人仇恨,正是祸水误国。所以你莫要求情了,这是圣上的口谕!”
秦风突然嘿嘿一笑,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道:“太师,督军大人的死的确是死有余辜,或许是那尘坤派人来杀害的呢?玉娇如此娇滴滴的一个女子,如何杀得了他们?泽天将军的实力可是比我都要强悍许多。”
“昨日我缴获尘坤的收藏之中,有许多好东西,其中就有东海著名的九寒茶,此茶出自深海极寒之地,吸收来自地底深处的极寒之气生长,喝之如甘饴,舒爽之际,我马上命人给太师送来!”
“还有,我听闻太师年事已高,房事不顺?”
“也罢,我将我珍藏十几年的北溟海域的天阳果给太师服用,此乃北溟海域的极阳之气凝聚而成,能补充阳气本源,我一直都舍不得用。”
絮絮叨叨,秦风胡说八道了一大通,将太师鸿钧说的目瞪口呆,不知道秦风要说什么,貌似似乎是在行贿。
最后秦风语气一转,嘿嘿笑道:“太师大人,你说,让玉娇这样的美女就这么死了?岂不是暴殄天物?而且此女子还如此陷害于我,没落到我手里,实在是太可惜了,太师您觉得呢?”
鸿钧太师急忙清醒过来,狠狠地瞪了秦风一眼,心道这厮还真的是什么样的话都敢说,什么样的事情都敢做,不愧是指挥十五万残兵击溃尘坤五十万精锐大军的奇异之人,行事非常古怪。
秦风一脸猥琐:“不瞒太师,她是玉家二小姐,我一直想要染指,都未得逞。今天都闹到这份上了,就别浪费粮食了。此事你知我知,太师可一定要成全小可啊。”
硬要说一个形容词,那就是下流无耻!太师鸿钧的脑子几千年来第一次乱了,被搞得不够用。
“秦统领,此时乃是圣上亲下口谕,你……”
还没说完,秦风急忙站起身,大声道:“来人呀,把我带来的好东西都给太师拿上来,好好的招待太师大人!”
外面,一群贝女莺莺燕燕地走了进来,每人手中托着一个托盘,其中装着各种奇珍异宝,每一个都散发出宝光,每个贝女也都以媚眼时不时地看一眼鸿钧太师,让鸿钧太师尴尬不已。
秦风却已经大声道:“太师你且慢慢享受,我现在就去牢中好好的招待一下那个小贱人。”
说完,秦风迅速跑了出去,鸿钧太师要阻拦都来不及,低声骂道:“这小子,鬼心思多的很。”他心里明白,秦风不缺女人,只是搞不懂,为啥玉娇这么害他,他还要救。
秦风已经一溜烟地来到了大牢之中,狱卒都认识秦风,秦风此时是整个云蒙帝国都英雄人物,谁不认识?大营之中的士兵都是以偶像来看待秦风的,几个狱卒看到是秦风,急忙巴结讨好地走上前来低声道:“秦统领来此有何事?”
秦风满脸怒色,沉声道:“我听太师说玉娇那娘们儿陷害我,现在关在牢里要等候问斩?”
领头的狱卒急忙道:“嗯,是的,祭酒大人想要陷害秦统领,夺去军功,太师目光如炬,一眼看穿她的诡计。”
“哼,这女人,枉我待她不薄,既然背后捅我刀子,你们都出去,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秦风沉声说着,直接迈开脚步朝着大牢深处走去。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1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