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15章/共

装疯卖傻救玉娇

发布时间:2013-09-02 20:49

几个狱卒一愣,急忙要拦下来,领头的面有难色地说道:“秦统领,你可有太师大人的手谕?玉娇是死囚,而且是圣上钦点,没有太师大人的手谕,任何人不能见。”
秦风顿时面色黑下来,沉声道:“连我都要?”
几名狱卒不敢与秦风的目光对视,只是硬着头皮点头确定。
“哼,不用了,太师大人已经同意了,不信你们去问,好了,别烦我,我要去报仇了。”
秦风一把推开几人,以他的修为,这几人如何阻拦的住。秦风下手很有分寸,但还是一道劲风将所有的人推得倒飞出去。秦风大步朝着里面走去,死牢之中可不是那么好玩儿的。
几个狱卒进退不是,其中一个急忙跑了出去,明显是去向太师禀告了,其他几人急匆匆地进了死牢,试图追赶秦风,如此一来两边都不得罪。
秦风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来到了最后的死牢,只见牢房之中,玉娇狼狈的被铁链捆绑在木桩上,极其凄惨,双眼之中毫无生气,不过身上衣衫齐整,而且没有伤痕,应该是没吃多少苦头,只是哀莫大于心死,这次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她已经意识到,这辈子不可能斗得过秦风,她也不想再斗了。
玉娇进入斗魁大人门下,成为祭酒,本以为有机会报仇,把秦风这个无耻之徒杀了。可却一次次遭遇了失败,这次本以为是万全之策,可是依旧没能成功,反而将自己陷入囹圄,一股深深的挫败感,以及命运上的无奈让她几乎崩溃。
不如就此死去。
这是玉娇的想法。
嘭!
秦风一脚踢开大门,几根铁链应声而断,玉娇抬头一看,顿时一愣,眼中有不可思议,以及一点点的羞愧。
“哼!”秦风冷哼一声低声说道,“贱人,你以为你能害得了我?”
玉娇麻木道:“我做都做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你以为你可以一死了之?”秦风淫笑道,“我调教了你那么久,还没尝够滋味,怎么可能让你平白死掉。”
秦风的手伸出去,肆无忌惮的抚摸着玉娇的身躯,从大腿,一直到胸前的山丘,再到脸蛋儿。
玉娇面红耳赤,尖叫起来:“秦风,你这个禽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你这个无耻之徒,你一定不得好死!”
“哼,你是见不到那一天了。”秦风的手突然伸入衣服下面,摸上了玉娇的大腿,狞笑道,“我这就让你知道禽兽是什么样的。”
玉娇只觉得一只手掌在大腿中间毫无怜惜地探索,偏偏一股快感随着恐惧一起袭来,浑身颤抖,羞愤难当中大声骂道:“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说着就要咬舌自尽。
秦风突然一把捏住了玉娇的面颊,不让其咬舌自尽,轻轻地对着她粉嫩的小舌头舔了一下,玉娇立刻把要咬断的舌尖收回嘴里,两眼里都是怒火。舌尖上一股甜甜的感觉却已经吞下了肚里,让她觉得自己已经遭到了玷污。
秦风沉声道:“想死,没那么容易,玉娇,以后你就好好的活在我的阴影下吧。”
说着,秦风手中亮起一道光门。监牢早已被诸多法术禁制,但是在神器瑶光镜面前却是没用的。瑶光镜射出一道光辉,将玉娇笼罩其中,光芒一闪,玉娇消失不见,进入了瑶光镜中。
手掌一晃,瑶光镜消失不见,秦风装作左右疑惑地查看,大声地喊道:“玉娇这娘们儿在哪儿,你们藏在哪儿了?”
身后,几个狱卒急匆匆地追了上来,大口喘着粗气,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了过来,生怕自己来晚了,被秦风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可是,来到牢房之前,几人依旧目瞪口呆,心道,我们还是来晚了?
牢房之中空空如也,本来捆绑在木桩上的玉娇已经不见了。
“秦统领?”领头的狱卒满头大汗地道,“可不要和小的们开这种玩笑。”
他想质问秦风将玉娇藏在哪儿了,可是却不敢说出口,只能用祈求的语气道:“如此大事,太师会拿小的们开刀,只怕会生不如死。”
秦风双眼一瞪,喝道:“你难道以为是我把玉娇藏起来了?”
秦风站起身,双手张开,骂咧咧地道:“你们来看看,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的看看,我哪里藏人了?我还要拿你们是问,你们怎么看的牢房,人不见了,还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来帮你们发现了,你们岂不是到要问斩了都不知道?”
“快去向太师禀告你们的发现吧,不用谢我了。”
摆摆手,秦风装作很无奈的走了出去,几个狱卒也不敢阻拦,此时秦风在大营之中的威望,只怕无人能及。
“哼,不用禀告了。”
鸿钧太师的声音突然传出,带着几个人出现在拐角处,目光深沉地看着秦风,沉声道:“秦风,你可知如此做是多么愚蠢?”
秦风装疯卖傻地道:“太师,我恨不得掐死那娘们,您是知道的。但是你们的犯人逃走了,不要怪在我身上。好了,很晚了,我回去休息了。”走着突然又仿佛想起来似的,回身开口道,“哦,对了,太师,你们一定要尽快把她捉拿回来,我和她的仇恨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完的,如此让她跑了,真的是太便宜他了。”
说完,秦风逃跑似的直接跑出了牢房,有些后怕地看了看后面,见太师等人没有追出来,松了口气。
实际上,鸿钧太师此时也是无奈,虽然明眼人都知道玉娇不见了,肯定是秦风带走了,只是不知道如何带走的,除非是有自带灵虚境的上古神器。
如果不是青帝与太子殷洪都对秦风持欣赏态度,这事还真不好收拾,而且此番对玉娇的定罪,也是青帝对秦风的一次试探,看看此人心思究竟如何。
 
秦风此番大胜,真正的是震动朝野,许多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秦风的身上,将他的许多事情都挖掘了出来。
如此一个天才人物,谁都想控制在手中。
青帝与太子殷洪也不例外。
此时的结果不是青帝想要的。秦风居然不感激青帝,反而放走了玉娇,这真是意外中的意外。不论怎么说,此人的表现并不会让青帝满意。为了一个女人甘愿冒险,很是冲动,说明性格还不稳定,不具备成大事者的条件。
太师鸿钧也没有将秦风劫狱的事情追究到底,答案已经有了,青帝不会追究,但秦风也不会被重用。
鸿钧太师心中想了许多,对左右狱卒淡淡地道:“去写一份报告,罪犯玉娇逃狱。”
几个狱卒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心中的震动,没想到,秦风如此作为,竟然就如此简简单单地过去了。
几人连忙躬身应是,慢慢的退了出去。鸿钧一挥手,整座铁牢被轰成一个大洞,龙息所过之处一切都被销毁。鸿钧负着手也离开了这里。
秦风离开大牢,回到自己血辰军的大营之中。无须进入瑶光境,玉玲珑的声音已经传入脑海。
“玉娇我带走了。多谢相公!”
“赶紧带走吧!”秦风都快哭了,“二小姐真不是省油的灯。关起来,藏好,千万莫要再跑出来了。”
 
玉娇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件无关大局的小事。
此时,整个东海大营之中都是士气如虹。
刚刚在秦风的指挥之下取得了大胜,将尘坤五十万大军消灭干净,大家正在磨拳霍霍的准备一举直接攻破紫京。
给养运到,兵力得到补充,而太师鸿钧亲临战线,更是让所有将士都士气大涨。
兵贵神速,第二日大军便在太师鸿钧指示下开拔,重新压入紫京防线,前段时间才被赶回来的云蒙将士,此时有一种恍然如梦的不真实的感觉。
大军停驻在紫京防线外面,宝庆公主向紫京乃至整个东海国南部的氏族发出通告,主要的意思是:
“所有不效忠于本公主的氏族,全部革出敖氏宗祠,以后不得再贯敖姓。所有土地分发给农奴,表现出色者可以获得更多的权利,子女可受免费教育,更可从事新政下的工作。开明士绅带头表态,受朝廷保护。”
此通告一出,顿时整个紫京之中都是一片沸腾。
之前尘坤五十万大军大败,已经让这里人心惶惶了,许多东海氏族都在谋出路。毕竟尘坤已经失败了,紫京就要被攻破,如果再迟一些的话,说不定宝庆公主已经坐在皇位上君临东海。
秦风此时给宝庆公主出了一道计策。
“公主,你们之前去请人连个像样的请柬都没有。”
“请柬?”宝庆一怔,派朝廷的使者拿着节杖都不管用,发个纸片能有啥用?
“请柬要这样写,写明请谁,与某日到千龙岛赴会!重要的是在下面,写上来参加千龙大会的名单,尤其是要写上其他氏族的普为人知的人的名字。这样,收到的人就会以为其他的人都去了,只有他还没去。既然大家都去,他自然也得去。”
在场的几人听了都是微微一愣,随后都是沉思,接着都以异样的目光看向秦风。
此等计策当真是无耻。
“好!”
无耻的计策,自然一些人不想参合,不过语嫣却是大为赞叹,鄙视地看了秦风一眼,随后道:“公主,我们还可以故布疑阵,命人送请柬的同时,我们还可以派人假扮一些其他氏族的人匆忙来赴会。同时散播一些言论,公主现在威震天下,正是要立威的时候,谁来晚了,说不定就会被杀鸡儆猴。”
秦风哈哈一笑,道:“对,就是如此,语嫣还真是深知我心。”
语嫣白了秦风一眼,不屑一顾。
宝庆公主真受不了这种当众调情的调调,瞪了秦风一眼,点头道:“好,就依你们二人的计策行事。”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15章/共